第二九七章 女主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2-1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众人便进到正厅坐下,王贤夫妇在正位就坐,朱瞻基要隐瞒身份,只在右首拣一把椅子坐下,闲云等人也依次坐下。陈管家忙招呼丫鬟奉上茶点,见是杭州样式的点心,林清儿笑道:“原来京里也和咱们杭州人吃一样的东西。”

“嫂子此言差矣,我在京里过了十几年,就没吃过这些……”朱瞻基笑道:“这长条的是什么,怪好看的?”

“好叫叔叔知道,这叫桂花条头糕,”林清儿笑道:“不过杭州的粗了些,这个要细上不少,看着精致不少。”

“这是她们特意为你做的。”王贤有些含糊道:“细一些,一口一个,要比咱们那种吃相好看。”

“真是有心了。”林清儿赞道。

那边朱瞻基捏起一根送到嘴里,顿时眼前一亮道:“好吃,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了”说着看一眼陈管家道:“老陈,你从哪请的点心师傅,还能请的着么?”

“回……爷的话。”陈管家苦笑道:“这不是家里的面点师傅做的,是……”说着看看王贤,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

“还有啥好保密的么?”朱瞻基奇怪道。

“是小怜姑娘的手艺,”王贤笑道:“想不到吧?”

“吓,想不到,想不到。”朱瞻基笑道:“原来她不光会唱歌,还有一手好厨艺,你真是赚到了。”

“嘿嘿……”王贤笑的分外心虚,众兄弟也纷纷抱以幸灾乐祸的笑。

林清儿的表情淡定依旧,稍坐了一会儿,她便起身向众男宾道歉,在众女眷的簇拥下离了正堂,到后面去了。进了二进院子,只见这里竟是个是个花园子,两边是抄手游廊,当中是通往后宅的穿堂,穿堂内摆着各色花卉盆栽,挂着各色鹦鹉,画眉等鸟雀,叽叽喳喳,一片生机盎然。

今日天气晴好,穿堂的窗子都卸了下来,花园里的江南秋景一览无余,端的是富贵气象。“二哥这京城的宅子可真不错,”银铃大赞道:“这诗情画意的,最合二嫂的心意了”

“其实这宅子是我看中的,”朱瞻基竟没和男宾们在前头吃茶,跟着女眷往后头走,小声道:“还有后头的摆设,也花了我很多心血。”

银铃咯咯笑道:“想不到牛八哥哥,还真是不可貌相。”

“当然当然,我虽然黑了点,”朱瞻基自吹自擂道:“但是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,日后可以多交流一下”

“是么,真厉害”银铃大赞一声,话锋一转道:“可惜我什么都不会,勉强识几个字而已。”

“哦……”朱瞻基忙改口道:“其实我骑射拳脚也很厉害,改日可以切磋切磋。”他觉着银铃和灵霄关系那么好,看来是爱好相近。

“我也不会骑射拳脚……”银铃摇摇头。

朱瞻基愣了愣,怎还感觉不出对方似乎想跟自己保持距离。但他毫不气馁,快走两步跟上道:“那你有什么爱好?”

“玩。”被他缠不过,银铃只好羞羞的丢下一个字。

“太好了,”谁知朱瞻基却登时两眼放光道:“我也最爱玩了你爱玩什么?”

“你还要跟着进去么?”说话间到了垂花门前,在灵霄的提醒下,朱瞻基才恋恋不舍的站住脚,对进到内宅的银铃大声道:“改天再来找你玩啊……”

一副一见钟情的痴相,引得众女子笑成一团。

进了后宅,林清儿先到主人寝室中,在玉麝的侍奉下,除下头面首饰,重新梳洗一番,换上家居的服饰。

玉麝一边伺候她梳头,一边打量着房里的摆设,看着各色陈设器物,无不透着富贵之气,不禁咋舌道:“夫人,看来老爷是真发达了。”

林清儿脸上自然也有喜意道:“当年却是想不到有今日的。”玉麝是她的贴身丫鬟,林姐姐没必要在她面前掩饰自己的欣慰,当初富阳县谁不说,她跟了无赖王二,就算掉进火坑里了,就连她自己,也对将来没什么信心,只盼着他能改邪归正,一辈子吃糠咽菜,也心满意足了。

谁知道他非但改邪归正了,还迸发出无穷的能耐,不过两年功夫,便从一个小小的刀笔吏,变成了朝廷命官,又被招进京中做官,虽然不太清楚他现在是个什么官职,但看这份家业,便知道又混的极好。

这就好比买彩票只打算中个安慰奖,谁知却中了五百万的特等奖,饶是她这种性情冲淡之人,也不禁为自己的眼光和运气而骄傲?

看着镜子里满脸喜气的夫人,玉麝开心之余,又有些担忧道:“唯一的不好处,就是家里的女人多了些。”她这话其实是有私心的,一进家门,看到后宅中那些女子各个都不比自己差,还有个长得如天仙一般,比夫人还好看,她就感到了莫大的威胁。她还指望着哪天能被老爷收房呢,但是现在老爷身边这么多美女,哪还轮得到自己?

“呵呵,心急了不是?”林清儿促狭一笑道:“担心老爷不要你了?”这个年代,凡是有本事有身份的男人,谁不是三妻四妾?林清儿又是从小背《女驯》长大的,若夫君只守着她一个,她反而会担心旁人说自己嫉妒,,所以对玉麝的小心思,她从来都是持开放态度,要不也不会连小白菜一起带到京城来。

林清儿身为正妻,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,真正感受到威胁的其实是玉麝,被主母这么一说,她羞得小脸通红,低头声如蚊鸣道:“才没有呢,反正我打算侍奉夫人一辈子。”

“那些女孩子是太孙殿下送老爷的戏班子,老爷不能不要,但是老爷也没打算收她们,就当乐姬养在家里,过二年还是要在外头婚配的。”林清儿能保持淡定,还有个原因就是王贤来路上已经说明白了。“所以你也别担心,老爷可不舍得把你配给外人。”

“真的?”玉麝毕竟还小,一高兴就漏了底。但听夫人这样说,心里一块大石终于落了,这下真心实意的为夫人担心起来:“不过那个叫什么小怜的,长得可真跟神仙妃子……哦不,狐狸精似的,夫人不可不防啊。”

“小小年纪,哪来这么些古怪心思?”林清儿笑骂一句,但眼神确实划过一丝不自在,那个顾小怜实在是太出色了,尽管看得出来,她刻意穿得素淡不抢风头,但那份绝世风华是怎么也盖不住的。不过林清儿毕竟知书达理,把不该有的念头压下去,淡淡一笑道:“那样出色的女子,我确实第一次见,别说老爷了,就连我都心动不已,倒是奇怪老爷竟说,将来也要把她放出去。”

“怕是老爷担心夫人一来就不高兴,”玉麝小声道:“故意这么说哄夫人开心的。”

“瞎说,我是那种嫉妒之人么?”林清儿横她一眼,但心里却暗以为然,竟为丈夫顾及自己的感受而欣慰。这时候穿戴停当,她款款起身道:“好了,小八婆,我们出去吧。”便扶着玉麝的手,来到后厅与众女眷相见。

原先在杭州,都是一家子不分男女同桌吃饭的,但现在是在京城,家里用的又是原先伯爵府的管家,规矩自然要大些,男人们都在前厅吃酒,女人们则在后厅,是不在一起吃饭的。不然牛二兄弟也不会在垂花门前止步……

林清儿从卧房到了后厅,这里便是她日后居坐宴息之处了,此时厅中已有多人在此伺候了……带头的是陈管家的老婆,两口子一前一后,管着整个王家的下人。见夫人来了,陈发家的带着众奴婢齐齐请安,请夫人在正位上独坐,然后捧饭的捧饭、安箸的安箸,进羹的进羹,忙活停当,丫鬟们便持着漱盂,巾帕立在桌旁,虽然忙碌,但从头到尾,连声咳嗽都听不到。弄得玉麝暗暗惭愧……在杭州时,每次吃饭,仅她们两三个丫鬟布菜,却叽叽喳喳说个没完,自己要是再那么没规矩,怕是要被人瞧不起了。

其实林清儿心里也暗暗紧张,她家里虽然当年在富阳也算大户,但毕竟是在县里,家里平时跟嫁到王家以后没啥区别,哪有这么大的规矩?但她的书不是白读的,知道自己身为主母,绝对不能露怯,不然下面人难免有轻慢之心,日后肯定要生事端的。所以人家怎么伺候,她都只管安之若素,绝不流露出一丝不适。

待奴婢们忙活停当,林清儿看看两边两张空椅道:“再加两把椅子,玉麝,将小怜姑娘和绣儿姑娘请过来。”

“是。”陈发家的赶紧让婆子又加了两把,玉麝赶紧去请人。

这时候银铃和灵霄也携手过来了,一对姐妹花笑嘻嘻朝林清儿问声好,便挨着她坐下,林清儿对她俩笑道:“你们说什么呢?”

“说她在杭州有个小谦哥哥……”灵霄笑得岔气道:“如今来京城又多了个牛八哥哥。”

“好你个臭灵霄,”银铃羞得满脸通红道:“一见面就捉弄我”说着伸手去挠她的痒,灵霄最怕痒,赶忙求饶,两人笑闹成一团。林清儿宠溺的看着她俩,等了一会儿,顾小怜和小白菜跟着玉麝来了,林清儿招呼她俩坐下,两人都道不敢。

“自家姐妹,客气什么,还要让我差人把你们按在座儿上?”林清儿笑道:“快快坐下吃饭吧,一天都凉了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