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九四章 小怜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2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灵霄好一个咳嗽,王贤才回过神来,不好意思的咳嗽两声,才问道:“小怜姑娘还有什么事?”

小怜姑娘轻摇螓首,口中却低声道:“不知大人会如何安置我等。”

“这个么……”王贤道:“你们先在这里住下,过阵子夫人到了再说。”

“是……”顾小怜心说,看来那位林夫人,是这一家的河东狮,不过她相信自己的魅力,是这位年轻的大人不可阻挡的。便怯生生的偷望他一眼,如水莲花不胜的娇羞,看的王贤又是一呆,这才恭恭敬敬的告退出去,身姿如轻风浮细柳,怎一个婀娜多姿。

“我真佩服你”见王贤的目光一直收不回来,灵霄赞道。

“佩服我哪一点?”

“真有自知之明。”灵霄咯咯笑道。

“子曰,食色性也。”王贤这才讪讪收回目光。

一直忙到傍晚,才完成新宅子的安保布置,王贤总算可以略略放心了。明天还有训练,他是要回军营睡的,但那陈发已经备好晚饭,便在宅子里吃完了饭再回去。

见老爷忙完,陈发便请他到前厅吃饭,一边给王贤布菜,一边歉意道:“本以为老爷得过阵子才入住,还没来得及请厨子,只好去一品楼叫的酒食,虽然酒楼的食盒挺保温,但一路送过来,口感还是难免受影响。”

“老陈你过虑了,我个无品无级的芝麻官,吃喝上没那么讲究。”王贤摇头笑道:“别把这当成是伯爵府。”

“老爷将来肯定不只是伯爵,”陈发笑着恭维道。

“呵呵,托你吉言。”王贤笑笑道:“对了,我灵霄妹子去哪了?”

“方才看时,灵小姐在前院和小怜姑娘一起唱歌呢。”陈发恭声道:“方才小人已经去请过了,她说就来。”

“嗯,”王贤点点头道:“你要把她当成我亲妹子。”

“小人晓得了。”陈发道。

“小怜姑娘……和那个乐班的起居饮食,已经安排好了吗?”如果说美色是天赐女子的武器,顾小怜的美色便是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,男人只消看她一眼,心里便会留下深深的刻痕,久久无法忘怀。

“已经安排好了。”陈发道:“她们先住在前院的客人房,铺盖家什都是全新的,委屈不着。请到厨子之前,先请酒楼为她们送餐,跟小人吃一样的价钱。大人看看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

“暂时就这样吧,等夫人到了再定。”王贤点点头,看见灵霄蹦蹦跳跳的过来,那小怜姑娘却没有一起来,他不禁有些怅然若失,问道:“你不是和小怜姑娘在一起么?”

“是啊,我叫小怜姐姐一起来吃饭,她却是不肯,说不能坏了规矩,非要和筝儿、玉笛、丝竹、月琴她们一起吃。”

“和乐器一起吃饭?”

“不是不是,是另外八个女孩儿的名儿,都跟乐器有关呢。”灵霄叽叽喳喳的说着,紧挨着王贤坐下,看到桌上的菜肴,登时就激动了:“大闸蟹,大闸蟹,我最爱的大闸蟹”说着目光便在大盘中巡梭,挑了个最大的,笑嘻嘻的递到王贤手上。

侍立一旁的陈发心说,这灵霄小姐虽然不太懂规矩,却还是有大有小的。便见王贤一脸无奈的用随盘的蟹三件将螃蟹卸开……食蟹分‘文吃,和‘武吃,,所谓的‘武吃,就是手口并用,吃的是快意,但是这样乱嚼一气的牛吃蟹,自然是要被达官贵人笑话的。达官贵人们,都是文吃的。所谓‘文吃,就是用工具,吃的是高雅,有人专门创造了锤、刀、钳三件工具来对付螃蟹的盔甲,但这套工具才发明出来不久,只在京城上层流行,一般人是不会用的。

但王贤却可以操作自如,只见他先是用剪刀逐一剪下两只大螯,再用锤对准蟹壳四周轻轻敲打,轻松掀开背壳,然后用纤细的银刀,将金黄的蟹黄、洁白的蟹膏、鲜嫩的蟹肉一一取出,连蟹爪中的一点肉屑都不会剩下。

陈发见状暗叹,看来这位爷也是大有来头的,但更让他惊掉下巴的,是王贤解下一块蟹肉,便递给灵霄一块,灵霄甚至懒得伸手,直接张着小口来接,惬意的眯缝着眼,享受的摇头晃脑。

感情是让他开蟹子啊……,陈发这个汗啊,赶忙上前道:“让小人为大人解蟹吧。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王贤笑道:“她不吃别人剥的蟹子。”

灵霄笑着点点头,一脸算你识相,吱溜吸下一条蟹腿肉。王贤指指自己腮边,她便会意的用猩红的小舌头舔下自个嘴角的蟹黄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。陈发也发现自个多余了,只好退到一边凉快去了。

一边吃蟹,灵霄一边不住嘴的叽叽喳喳,告诉王贤自己下午的见闻,原来她见王贤忙着,便自个在宅子里到处转悠,路过花园时,听到有人在唱歌。她也喜欢唱歌,而且唱得很好很好,但听到这歌声,却感到自叹不如。便循声过去一看,见唱歌的是那小怜姑娘。

顾小怜也看见她,热情的起身招呼她,灵霄本来还记着,要替林姐姐看着她,但是小怜姑娘实在是个招人喜欢的女子,让她不由自主的便坐了下来,吃着她带来的精致点心,听她继续唱歌儿。知道灵霄也会唱歌后,小怜姑娘更是高兴的招来了筝儿、玉笛几个,为她们伴奏,两人合唱了好些歌儿。

灵霄从小就喜欢唱歌,可在武当山上,只能对着花花草草、小狗小熊唱,这下终于有人陪她唱歌了,自然开心坏了,要不是陈发来叫,她连晚饭都忘了吃

看灵霄两眼放光的样子,王贤暗叹,那顾小怜还真是男女通杀啊……

吃完饭,王贤便要回军营,问灵霄是留在这儿继续和她小怜姐姐唱歌,还是跟自己回去。灵霄好一个犹豫,才道:“我去跟小怜姐姐道个别。”王贤见这才半天就好成这样了。不禁暗暗叹气,看来指望她给自己当警报器,是不太可能了……

嘱咐陈发安顿好留在家里的二十名卫士,王贤便到马车上等灵霄回来,透过车窗,他看到顾小怜把灵霄送到前院,两人立在回廊纱灯下,一个巧笑倩兮,一个眉飞色舞,似有说不完的话。

王贤的目光,不自觉落在那顾小怜的身上,有道是月下美人灯下玉。灯光下的美人更添了几分朦胧神秘的魅力,就像瑶池里的仙子,让人愈加不能呼吸

似乎感受到他火辣辣的目光,那顾小怜抬起小指轻扫云鬓,秋波盈盈望过来,抿嘴朝他嫣然一笑,盈盈下拜。

“小怜姑娘保重。”王贤的脸不知怎么就红了,朝她打个招呼,便赶紧收回目光。

“姐姐我走了,改天再来看你。”灵霄脆生生道一句,便一蹦一跳的上了车,朝王贤笑道:“小怜姐姐一直在打听你呢。”

“注意你的立场。”王贤于咳两声,还是忍不住道:“她都问我啥子了?

“她问你……”灵霄笑嘻嘻道:“不告诉你”

“注意你的立场。”王贤毫无威胁的重复一遍,在灵霄咯咯的笑声中,马车驶出了家门。

回到军营,闲云他们已经回来了,都在王贤的屋里等他。

“怎么样?见着韦无缺了?”顾不上别的,王贤劈头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闲云摇头道:“但是我们最后发现,那老仆进了……清凉别业

“跟朱高燧勾搭上了?”王贤眉头皱了起来,虽然没有证据,但根据周新的猜测,那韦无缺应该是明教中人,而且是很重要的份子。不过之前王贤对此人并不在意,因为邪教见不得光,主动权总在自己手里。可要是明教跟赵王勾搭上,麻烦可就大了。

“怕的就是这个。”吴为面色凝重道:“靠赵王的势力,韦无缺可以轻易洗白,以后想对付他就难了。”顿一下道:“而且两股势力勾结在一起,对太子,对我们,都是极大的威胁。”

“是啊。”王贤有些头疼的点点头,自己如今靠上了太子太孙,自然就成了汉王赵王的眼中钉,何况和锦衣卫本来就有梁子,再加上明教……真真是破船又遇打头风啊

虽然敌人又多又强,但对方没出招之前,王贤也不知该做些什么,只能明天跟朱瞻基提一下,早作防备而已。

“唉,偏偏这种时候,太孙把清儿接来了。”王贤叹口气道:“其实她还是在浙江,有周臬台照看,更让人放心。”

“什么,嫂夫人要来?”“弟妹要来?”众人都有些意外。还是吴为心细道:“那得赶紧找宅子了,总不能让弟妹也住在军营吧。”

“不用麻烦了,太孙已经给我找了,刚才就是从那边过来的。”王贤道:“对了,今天还分赃了,给了我三十多样宝贝,回头一起过去,每人挑几样当传家宝,别跟我客气。”他虽然爱财,但从不吃独食,因为他知道,分享是团队强大之源,独占只能众叛亲离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