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九三章 试枪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2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你猜不着我见到谁了。”顾不上跟他斗嘴,灵霄一脸大惊小怪道。

“谁?无缺公子?”王贤一边和周勇忙活,一边随口问道。

“吓”灵霄吃惊的瞪着一双闪亮亮的大眼睛,“你咋知道的?”

“我掐指一算。”王贤得意的笑,灵霄白皙的小手便熟练的搭上他腰间软肉,才忙说实话道:“这不难猜,这世上你认识我认识,又能让你这么大反应的,除了那位玉树临风、人见人爱的无缺公子,还有别人么?”

“哦……”灵霄想想也是,说着粉拳轻抡道:“你就不能笨一点,让为师高兴高兴”

“徒儿记住了。”王贤赶忙点头,笑道:“您在哪碰见他的?”

“其实没见着他,是吴小胖看到他那个老仆人了,”灵霄道:“小胖说韦缺缺肯定来京城了,于是他和我哥跟上去盯梢,让我回来知会你一声。”

王贤心说,其实是怕你冒冒失失,引起人家的注意,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。把手里的图纸递给周勇,对灵霄道:“送你样好东西。”说着便拿起个檀木盒子,带着灵霄进了屋。

进了门,王贤便开始解衣襟的纽扣,惊得灵霄瞪大眼道:“你要跟我做坏事儿么?”却说王贤刚成婚那会儿,小夫妻初尝男女之事,食髓知味,几乎是整日足不出户。当时灵霄很奇怪,为啥他俩突然不跟大家玩了,要去敲门叫他俩出来玩,被银铃死死拉住。灵霄说你不让我叫他们也成,但得告诉我他俩在于啥吧?银铃比灵霄稍大,已经懂事儿,红着脸告诉她,他们做坏事儿呢……灵霄又问,为啥咱们不能进去一起做?银铃的脸都能烫熟鸡蛋了,狠狠掐她一把道,记住了,只有两口子才能做坏事儿,不是两口子不能做坏事

“做什么坏事儿?”王贤一愣,旋即明白过来,险些晕倒道:“再胡说八道,小心嫁不出去”

灵霄这才松口气道:“那就好,咱们又不是两口子。”说着又有些生气道:“为什么你和林姐姐是两口子,不和我是?”

“咱们……是师徒……”王贤彻底无语,自己在这方面就够白痴了,但跟懵懵懂懂的灵霄一比,简直就是情圣了。他不再说话,将身上那件黑黝黝的背心脱了下来,递给她道:“眼看入冬了,你回头当夹袄穿了吧。”

“这是……”灵霄虽然对男女之事无知,但却是识货的,一摸那非丝非毛的材料,便眼前一亮,低声惊呼道:“哪来的乌金丝?”

“你倒是有见识,”王贤笑道:“这是赵王殿下输给太孙的,太孙送给我的,我再转送给你的,你穿上吧,不然整天冒冒失失的让人担心。”

“我穿着太大了。”灵霄摇摇头道:“再说我比你武功高多了,你还是留着自己穿吧。”

“衣服软得很,稍为大一些,打个褶就可以了。”王贤温声道。

“那成什么样子了,我才不穿呢,”灵霄却不由分说,给王贤套回去道:“你还是留着保护自己的小命吧。”见王贤还要坚持,她咯咯笑道:“小贤子,你还真孝顺为师,实话告诉你吧,其实我身上就有一件,而且合身多了所以你就安心穿着吧,”说着甜甜的一笑道:“要不要我也脱给你看看”竟真作势要解衣襟的纽扣。

王贤看看她日渐高挑窈窕的身材,一脸黑线道:“不必了。”

“才不给你看呢。”灵霄的俏面上写满了开心道:“不过人家还是很高兴的,这说明小贤子是关心人家的。”

难得她能正确体会一次别人的心意,王贤刚要欣慰的表扬她几句,却听灵霄妹子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,花园子里那些女的是咋回事,她们怎么在我们家

“哦,那些女的啊…”王贤面现尴尬之色道:“跟这件甲一样,都是太孙送的。”

“吓,还有送活人的。”灵霄惊讶道:“送给你于啥,又不能吃?”

“王公贵族送什么的没有?”王贤忙岔开话题,把那檀木盒打开,“不要宝甲,那就送你这个吧。”

灵霄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过去,看着躺在墨绿丝绒面上的玩意,好奇道:“这是火铳么?”“不错。”王贤点头道。

“还有这么小的啊?”灵霄说着使劲张开双臂道:“我以为火枪都那么长呢。”

王贤探手拿起盒中的一尺短铳,只见其以象牙为柄,以精钢为膛,镶金嵌玉,端的是华贵异常,“据说这是大内的匠作造出来,给龙子龙孙们防身用的,但能造得这么小,威力又大的,没有第二把。”

“快给我,快给我,我要打一枪”灵霄兴奋的两眼发亮。相处这么久,王贤还是很了解她的,知道她不喜欢一般女孩子喜欢的珠宝玉器,反倒喜欢这种男人才喜欢的东西。

于是两人便七手八脚配合着,从枪口中塞入火药,用铁条桩实火药,再放入几颗铁弹,王贤取火刀火石点燃纸媒,递给手持火枪的灵霄,躲到她背后道:“往外打,千万别往有人的地方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就听轰得一声大响,一股白烟扑面而来,灵霄没留神,竟被震退了两步,好在有王贤这个肉盾才没跌倒。顾不上别的,两人先往外看,就见门外的大水缸四分五裂,里头的水哗得淌得满院子都是。

灵霄靠在王贤怀里,揉着有些酸胀的胳膊,小脸写满惊讶道:“这火枪真厉害。”

王贤点点头道:“这一枪若轰在身上,凭你武功再高,那也抵挡不住。”

“那练武还有什么用?”灵霄喃喃道。

“哈哈,放心吧。”王贤扶正她的娇躯,笑着安慰道:“至少咱们这辈子,练武还是很有用的。”

这时候,周勇听到枪声跑过来查看,见大人安然无恙在和灵霄姑娘调情,这才放了心……两人的姿势看上去有些暧昧,也难怪人家会瞎想。

“真神奇啊,”灵霄有些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火枪,却又递给王贤道:“还是你留着吧,你武功稀松,正好用这个防身。”

“不是有你保护我么?”王贤笑道。

“也是。”灵霄便喜滋滋的收下了,“以后倘若撞到有人想要害你,我便砰得一枪,哄得他哭爹喊娘。”

“正是,徒儿这条小命,就全靠小师傅了。”王贤笑道。

“你今天嘴可真甜。”灵霄笑着笑着,突然意识到什么道:“不会是想买通我吧?”

“买通你什么?”

“不让我跟林姐姐说,”灵霄狐疑的看着他道:“你收了个比她还好看的大姑娘。”

“咳咳咳,我是那样人么……”王贤郁闷道:“再说,你林姐姐马上就要进京了。我能瞒得住么?”

“那你要我于什么?”灵霄好奇道。

“两件事。”王贤道:“第一,等你林姐姐来了,你要帮着证明我的清白

“男人也有清白么?”灵霄又不明白了,“不是女人才有么。”

“就是我进京这几个月,从没碰过女人,当然也包括花园子那些女的。”王贤郁闷道。

“瞎说,你刚才还碰我了呢……”灵霄羞羞道。

“我去,这不叫碰”王贤要被她弄抓狂了:“呃,好吧这也叫碰,但这是纯洁的身体接触,我指的是……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。

“做坏事那种?”灵霄提点道。

“对”王贤忙点头。

“还有第二个呢?”

“第二个……”王贤叹一声道:“就是在我被那女的勾了魂去之前,你得把我拉回来。”他已经想清楚了,虽然朱瞻基撺掇自己收了那小怜姑娘,但他实在没法接受,有朝一日有可能要杀死自己女人的结局。所以只能和她始终划清界限,可对于能否在小怜姑娘面前把持住,他实在是没信心,只能给自己戴上个紧箍咒了。

“你不是发烧吧?”就连灵霄这种粗线条的,都觉着不可思议道。

“当然不是。”王贤一脸严肃道:“我要对得起你林姐姐。”

“怎么拉回来?”灵霄马上变得认真许多。

“随便了,比如给我一拳,大喝一声,甚至泼一盆冷水……”王贤的声音越来越小,因为他看到,那个美到沉鱼落雁的女子,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。

女子显然听到了两人的对话,神情有些黯然,娥眉轻蹙的样子,叫人分外怜惜……果然是人如其名。

王贤的心跳,不自觉的开始加速,声音变得无比温柔道:“小怜姑娘有事么?”

“小女子听到后院巨响,”女子朝王贤敛衽一福,声音柔柔道:“斗胆过来看看,冒昧之处,求大人见谅。”

“呵呵没啥,”王贤本来的性子就比较随和,此刻更是变得和蔼可亲道:“我们刚才试了下枪,对了,小怜姑娘,你贵姓?”

“小女子姓顾。”女子本来听他和小丫头的对话,以为遇到了个柳下惠,正在哀叹自己的命运,被人转送来转送去,越送越低不说,还落到个道学先生家。但看到王贤这副样子,她登时松了口气,暗笑自己多虑了,猫儿不吃腥,难道吃素不成?

顾小怜眉头一展,面上便绽出浅浅的笑容,秋波婉转,勾魂摄魄,叫个王贤看直了眼。

“咳咳”灵霄实在想不到,自己的职责竟是这样的刻不容缓,使劲佯咳两声,提醒这家伙口水都要下来了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