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九二章 新宅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2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马车似乎是刚驶出东宫便停了下来,朱瞻基跳下车来,指着眼前的高门大院道:“快瞧瞧,还可心不?”

“有些过了吧……”王贤看这宅子的规制,虽然循着国初时的低调之风,但还能看出是高官的居处。“这似乎是四品官的宅第。”

“放心好了,这两天就让人把门脸改一下,去掉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不就得了。”朱瞻基笑道:“再说,是我送你的宅子,谁敢多说什么?”

“太不低调了……”王贤叹气道。

“你得考虑本殿下的面子啊,太寒酸的宅子我拿不出手啊。”朱瞻基臭屁道。

“没让你送……”王贤无奈道。

“我必须要送。”朱瞻基斩钉截铁道。

说话间,里头屋门敞开,出来个穿着青色直裰,头戴平定四方巾,面皮白净的中年人,一见到朱瞻基便赶紧跪倒请安。

“起来吧,”朱瞻基点点头,指着王贤对中年人道:“这是府里的管事,来见过你家主人。”

“小人陈发拜见主人。”中年人忙对王贤深深一揖道。

“呃,免礼。”王贤稍一顿,还是顺着朱瞻基的意思点点头。

“当然,这管家只是暂时在这边监督着于活的,等你入住后,若是不合心意,随便换了就是。”朱瞻基笑着对王贤道,又对身边的管事牌子陈芜道:“真到那时候,你少跟军师关说。”

“臣知道了。”陈芜忙应道。

“不知二位是……”王贤轻声问道。

“这是我三叔。”陈芜尴尬的笑笑道:“不过军师放心,我三叔要是不中,我也不会向爷推荐他,我三叔十年前就在安平伯家做管家,忠臣勤恳、得体有度是出了名的。他的好处,您用些日子就知道了……”

“好。”王贤点头笑笑,谈不上不高兴,也谈不上多高兴。

“好了好了,都是暂时不作数的,快进去看看你的新家吧,这里多好啊,离我那才一里多地。”朱瞻基不由分说,拉着他便往里走。边走边介绍道:“这里是个寺卿的宅子,那老倌儿也是你们杭州人,说起来你还可能认识,叫……”说着挠挠头道:“我也忘了叫啥了。”

“叫高贞,致仕前是鸿胪寺卿。”陈发忙答道。

“对,就叫这个名字,”朱瞻基笑道:“果然是贵人多忘事。”王贤心说,您拿这话来形容自个合适么?

说话间两人进到门内,见比起外头低调,里面是一点儿也不低调,前后四进的大院子,前院是会友宴饮之地,二进是个花园子,如今虽是深秋,但江南草木润泽,仍旧一片苍绿,还有个亭子掩映其间,不失为居家胜景。再往后是内宅和下人的院子,建筑装饰都十分的考究,一看就是下过本钱的,而且很有品味……就连王贤这种外行,都觉着处处让人舒服,至少比雕梁画栋、气象森严的太子府,让人舒服多了。

“那老倌儿家里本就是个大户,起居讲究着呢。不像寻常京官那样随便赁个宅子,不管孬好的就那么住着。人家几年前买下这处宅子,又花大价钱从苏州寻了工匠来修治过,本打算住上十多年的,结果因为说错话,提前致仕了。”朱瞻基得意笑道:“结果让我捡了便宜。”

“便宜?很便宜么?”就算是送的,王贤也不能不问问价。

“当然便宜了,陈芜,你跟军师说说。”朱瞻基这种甩手掌柜哪能说清楚,便推给经手此事的管事牌子。

“遵命。”陈太监轻声应一下,对王贤笑道:“好叫军师知道,这座院子占地四亩、九成新,又是在皇城里,按照京城现在的行情,多了不敢说,五万两银子是绝对好卖的。但那高老大人听说太孙要买,只要两万两银子,太孙殿下过意不去,执意要加价,怎奈老大人死活不肯,最后推却不过,也只好笑纳了。”

王贤看一眼这个眉开眼笑的死太监,心中暗骂道,人家不就是想卖太孙个好么?这傻货三万两就把太孙卖了,还以为自己有本事。

朱瞻基对此却不太在意,对王贤笑道:“看过还满意么?”

“满意。”王贤还能说什么呢?

“哈哈满意就好,”朱瞻基笑道:“看起来用不了两天就收拾完了,到时候,再进点懂规矩的丫鬟婆子厨子之类,嫂夫人来了就能过日子。”

“殿下太费心了。”王贤一脸感激道:“臣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”

“什么也不用说,”朱瞻基哈哈大笑着拍拍他道:“你我之间还用说什么

“殿下,臣。”王贤眼泪都快下来了:“肝脑涂地,无以为报”

“我不要你肝脑涂地,我要你安安稳稳活着,给我当一辈子的兄弟。”朱瞻基有些动情的笑笑,说完话锋一转道:“行了,别婆婆妈妈了,我要去看我小姨奶,你去么?”

天香庵里的徐妙锦么?王贤一时有些失神,脑海中浮现出那个‘寂寞烟花空绽放,有谁倾心有谁怜,的绝世美女,竟有点头答应的冲动。好在他脑海中始终有根红线,悬崖勒马道:“我去于什么?”

“是啊,这次没理由了,”朱瞻基挪揄笑道:“行了,见过一次就够本了,再说你家里这个叫什么小怜的,还不够你美的么?”

“我可不敢碰。”王贤大摇其头道。

“要碰,不仅要碰,还要大碰特碰”朱瞻基却荡笑道:“非要让我三叔偷鸡不成蚀把米不可”说着便大笑着走了。

王贤和那叫陈发的管家,目送着朱瞻基的马车远去,便见一队侍卫护送着十几辆大车缓缓而来,这是给王贤送他的三十五样礼的,其中也包括那个叫‘小怜,的女子,还有那个女子乐班。

不过那叫小怜的女子,戴起了厚厚的幂罗,遮住了那惊魂动魄的容光,显然她也知道自己的样貌,有何等杀伤力。另外八个乐女没有遮面,美丽的容颜,苗条的身段,引得侍卫们频频偷瞧。心里自然对王贤这个‘享尽艳福,的家伙,各种羡慕嫉妒恨

殊不知那个‘享尽艳福,的家伙,却一阵阵的头疼……家里多上这么群妖精,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

“老爷,”陈发本来在一旁垂首候着,但看王贤面色一阵青一阵红,这才恭声问道:“请问这些姑娘是……”

“咳咳,殿下打赌赢的。”一声‘老爷,,叫得王贤暗爽不已,“又转送给我了。”

“那小人如何安顿几位……姑娘?”陈发请示道。

“先收拾出后院让她们住着吧。”王贤叹气道:“等我夫人来了再说。”

“这……老爷,恕小人多嘴,”陈发小声道:“是不是等夫人到了,再启用后院?”作为一个老道的管家,他早将王贤家的大事小情,弄得清清楚楚。按说双方才刚开始接触,他不好太多嘴,但眼见着自家老爷出昏招不说,就是失职了。

“什么意思?”王贤一愣,旋即醒悟过来,确实,就算林姐姐大度不计较,自己也得注意维护她身为女主人的地位。说着赞许的看看陈发道:“说的不错,你看着安排吧。”

“小人先将她们安排在客房如何?”陈发轻声询问道。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又看向那装在八口大箱子里的三十三样宝贝,同样也是大麻烦啊放在家里不是招贼惦记么?“这个,你有什么主意?”

“老爷担心这些箱子的安全么?”陈发小声问道。

“是啊。”王贤点头道:“这都是殿下的赏赐,不敢丢,但京城藏龙卧虎,赵王爷说不定也心有不甘。”

“其实老爷不必担心,”陈发恭声道:“咱们可是住在皇城根下,巡夜金吾从不间断,闹不起毛贼的。”

王贤想想也是,每天夜里皇城是关门的,能够居住在皇城里的,也都是达官显贵,巡夜的金吾从不间断,遭贼的可能性很小。

“还是小心为妙。”王贤想一下,暂时也没有好办法,退给朱瞻基他又不甘心,只能先搁在家里,日夜加强警备吧……好在他现在手下就是不缺人。

王府侍卫正将一口口箱子小心搬到库房中,王贤则和周勇一道,在一丝不苟的进行警卫设计,一个好的安保系统,不仅可以保卫人的财产,还能在危机时刻救人一命。所以丝毫马虎不得。

“好啊臭小贤你敢撇下我”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,听得王贤心头一紧,“这么热闹不叫着我”这么说话的自然是他的小师傅灵霄大姐头了。今天本来是休息半天的,当时王贤要睡觉,灵霄和闲云他们便出去闲逛,给王贤个睡觉的机会。

结果朱瞻基急匆匆来,急匆匆拉他回去,王贤没来得及通知他的小伙伴们,就跟着朱瞻基回去坐地分赃了。看完九九归一又来看房子,却不叫着灵霄大姐头,这罪过得多大?

“我哪知道你上哪去了。”王贤苦笑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