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九零章 九九归一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2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短暂的休整之后,幼军又投入到热火朝天的训练中。因为在方山军演中取得了骄人的成绩,他们跟着太孙上战场已成定局。战场可不是军演,不做好万全的准备,这支新军一旦遇到状况,肯定会尸骨无存的。

如何让他们迅速成长,让幼军能在战场上不掉链子,就成了横在朱瞻基和王贤面前最大的难题。对朱瞻基来说,只要按照大纲,严抓训练,赏罚分明就成。王贤的担子就重多了,他不仅要给所有官兵建立档案,并进行追踪记录,还得思考在上次演习中暴露出的问题,并找出解决之道。没办法,谁让他已经在众人心中,种下了万事通的好印象呢?

结果王贤一回来就忙得四脚朝天,每日只睡两三个时辰,有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。不过他的努力也是有效果的,在他的带领下,十几个录事参军短短数日,便将一万多名官兵的档案建立起来,并制定了一套完整的管理办法,这样日后就会轻松很多。

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,王贤终于得空歇息一下了,他也不回在东宫的住处,便在营房中倒头大睡。

刚睡着没多会儿,他就听到有人进来,不用睁眼光听脚步,就知道是太孙殿下。

“起来起来,”果然是朱瞻基的声音,太孙殿下一把掀开他的被子道:“大白天的睡什么觉?”

“还有没有良心”王贤郁闷的睁开眼,用满是眼屎的眼睛瞪着他道:“要不是三天假期都耽误在你身上,我用得着赶工建档么”

“嘿嘿。”朱瞻基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知道你劳苦功高,那就不打扰你休息了。”说着可惜的咂咂嘴道:“听说我三叔的九九归一,已经送到府上了,我只好自己回去看了……”

“等等我。”王贤闻言睡意全无,一下从床上蹦起来,用最快的时间穿好衣服,脸也没洗牙也没刷,就跟着朱瞻基上了车。

“就知道你个财迷,肯定不放心我自己回去。”朱瞻基取笑他道:“我什么身份的人,能跟你赖账么?”

“我不过是想长长见识,”王贤讪讪笑道,“乡下来的,没见过什么好东西。”

“嘿嘿,这次就准备大开眼界吧。”朱瞻基笑道:“这可是九九归一啊,就算我三叔也得吐血”

“期待期待。”王贤兴奋的热血沸腾,什么疲劳什么困倦,统统一扫而空

马车离开军营,驶回东宫,拐入太孙府停下。

两人一下车,便见院子里满是人和箱笼,太孙府的管事牌子是个叫陈芜的太监,忙满脸喜气的迎上来笑道:“恭喜爷,赵王殿下派人送大礼来了。”

他身后跟着的,是赵王府的管事太监马陆,面色自然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朝太孙殿下行礼后,马太监瓮声瓮气道:“我家王爷自然是守信的,请太孙殿下验收一下吧。”

“怎么我三叔没亲来?”朱瞻基笑嘻嘻问道。

马太监心说这不废话么,来看你小人得志的嘴脸?看他的宝贝被你霸占?闷声道“我家王爷有事在身,不能亲至。但这些东西都是我家王爷亲点的,让臣给殿下送过来,殿下还有什么不放心?”

“我当然信得过三叔,”朱瞻基笑眯眯道:“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,那就验一下吧。”说着进了屋,大刀金马的在正位坐下,王贤立于他身后,赵王府的人便开始上呈宝物。

侍卫们小心打开第一口箱子,从中小心翼翼取出一口镶着珊瑚珠的楠木盒子,一个宫女捧上前,另一名宫女打开盒子,竟是一尊羊脂白玉雕成的九玲珑宝塔,一旁的马太监道:“烟云流动九玲珑宝塔一尊。”

朱瞻基和王贤看着那玉雕的宝塔,似乎真的氤氲在烟云中一般,显然是一件至宝。不光王贤,连朱瞻基都咽了下口水……

看到他们这样子,马太监心里轻蔑的笑笑,真是没见过世面。转念一想,这些宝贝就要全归人家了,又心疼的不能自已。

第二样礼物呈上来,是一棵绿叶白心的白菜,在白色菜心上落有一只满绿的蟋蟀,绿色的菜叶旁有两只黄色的马蜂……这看似平常的玩意儿,竟是用一整块翡翠雕出的,浑然天成,栩栩如生

朱瞻基和王贤的口水登时下来了,心里头满满都是‘我要我要,的呐喊声

第三样礼,是一尊三寸高的珍珠蚌佛……这蚌佛不是雕出来的,而是天然长成的,看得朱瞻基和王贤眼都直了,果然是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

王贤光在那惊叹,朱瞻基心里却转动开了,他记得父亲说过,建文皇帝有一尊这样的蚌佛,一直奉为至宝,靖难之役时,还每日对其膜拜,后来金陵城破,皇宫大火,那尊蚌佛也随着建文帝不知所踪了。朱高炽以为,蚌佛被建文帝带出宫了,原来是落在了赵王手里。只是不知为何,三叔将其送给了自己。

沉吟间,已经过去了五六样礼品,什么拳头大的走盘珠、天竺红宝石佛手、大食心形天蓝星、金绿石猫眼,都是些让人口水直流的奇珍异宝,不过朱瞻基并不喜欢,他喜欢的是稀罕玩意儿,而不是值钱的东西。

不过从第十一样开始,他的眼睛又亮了。

“第十一样,四尺千金剑。”马太监报一声。

朱瞻基盯着那柄金色剑柄,黑色剑鞘的古样长剑,沉声问道:“这是李龟寿的千金剑?”

“不错,正是唐晋公王铎送给李龟寿的千金剑”马太监沉声道。

朱瞻基伸手握住剑柄,抽出宝剑一看,那剑身虽经数百年,仍寒气逼人如一泓秋水,信手刷得一甩,便将桌上一个瓷茶碗一劈两半,切口处十分的齐整,连点毛边都没有。

“好剑好剑在古代名剑谱上排第三十七,也是有原因的。”朱瞻基说着,却脸色一变道:“不过我三叔那柄湛卢呢?那可是排前十的名剑”

“那是我家王爷的随身之物,前些天练剑时不小心崩了个口子,不敢拿来糊弄太孙”马太监闷声道。“所以这把千金剑,算是最好的了。”

“不糊弄我?”朱瞻基睥着他道。

“不糊弄。”马太监就差指天发毒誓了。

“下一样。”朱瞻基勉强接受道。

“第十二件,是龙血木手杖”

“愈发敷衍了,”朱瞻基不悦道:“拿跟拐棍敷衍我”

“殿下息怒,紫檀木、花梨木、楠木算宝贝吧?”马太监忙解释道。

“当然算。”

“那就是了,这种龙血木不产自中土,是我叔叔从西洋最远的地方带回来的。据说即使在当地,也是一种奇木,刀砍不断,火烧不着,实乃天下最顶级的木料,可惜带回来的数量太少了,只够做这根拐杖,也是我家王爷,对太子殿下的一番心意。”说起来,马太监是还郑和的远房堂侄。

“那好吧……”扯到孝道上了,朱瞻基也就没法说啥了。

接着是一张硕大的神臂弓,这又戳到了朱瞻基的兴奋点上,按捺不住上前把玩道:“神臂弓,实弩也以山桑为身,檀为峭,铁为枪膛,钢为机,麻索系札,丝为弦,可射三百步,透重札可谓天下第一弓”

“第十四件,乌金软甲”随着马太监一声唱,宫女奉上一件黑黢黢的软甲。

王贤一听,眼就亮了,心说总看小说里讲,古代有软猬甲、金丝甲之类的东西,想不到今日还真见了,不过怎么这样不起眼,不会是糊弄人的吧?

朱瞻基却是识货的,拿起那件黑黝黝的软甲,仔细一看道:“确实是十层乌金丝编成的软甲,只是不知道效果如何。”说着拿起来,给马太监穿上,然后从侍卫腰间拔出长刀。

“殿下,您这是……”马太监吓得脸都绿了。

“穿着天下第一的软甲,你有啥好怕的?”朱瞻基笑着举刀道。

“饶命啊……”感情真是要拿自己试刀呀,马太监吓得拔腿就跑,却被侍卫死死按住,眼睁睁看着太孙殿下一刀捅了上来。

“哎呀妈呀”马太监肚子一痛,竟吓尿了裤子,但低头看时,却见自己毫发无伤,这才松了口气,面似火烧道:“殿下,臣,臣换条裤子去。”

“去吧。”朱瞻基见终于教训丨了这个傲慢的家伙,哈哈大笑道:“瞧你这点出息。”

马太监灰溜溜的下去,朱瞻基把那软甲递给王贤道:“穿上,保命的好东西。”

“还是殿下穿吧。”王贤谢绝道:“你的命比我珍贵。”

“哈哈,我功夫比你好,身边又满是高手护卫,穿这个除了捂痱子,没啥用处。”朱瞻基说着,亲手给他套上,沉声道:“本来你应该上府学、考举人的,是我把你硬拉上战场,就得让你多几分保命的把握。”

“殿下……”王贤不禁生出些感动,不管朱瞻基对别人多腹黑,对自己还算是真心的。不过也不能大庭广众解我的扣子吧“您能让我自己穿么?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