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八章 逆转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2-0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玩蟋蟀的规矩是,一时落了下风的蟋蟀,可以有一次补草的机会,鼓励其再燃斗志。方才朱高煦已经用了,现在朱瞻基这边也要用了。

但朱瞻基没有亲自动手,而是让身后的随从……也就是王贤来代劳,王贤从人参中抽出芡草,下草的动作如老牛舔犊一样温柔,仅是丝须拂过黑寡妇的身周。黑寡妇有些依恋的用仅剩的触须,汲取着主人由芡草传来的脉脉温情。一根纤细的芡草,在王贤手中变成了和虫儿沟通的桥梁,将他的心意传递给了黑寡妇。

黑寡妇饮清水而有醉意,不仅重新恢复了生机,还似乎领悟到些什么

行家看门道,高明的芡草功夫,可以⊥蟋蟀重振旗鼓,反败为胜,据说还有顶高明的,可以将主人的心意传递给蟋蟀,指导它如何打斗……王贤这手芡草功夫,显然已经在顶高明的行列了,引得一些个老玩家暗暗点头,怪不得太孙殿下不亲自动手,原来是有高手操草啊

王贤也没想到,斗蟋蟀的本事还有登堂入室的一天,王二泉下有知,也该瞑目了。

当闸门再次缓缓开启时,黑寡妇似乎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命运,要么于掉那个要撞死自己的疯子,要么被那疯子杀死,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了。到现在它还有些委屈,自己只不过吃了一口食物,这金翅膀的疯子于嘛跟疯了一样,不给吃早说嘛

女人发起疯来,那是很可怕的,母蟋蟀也是如此。当闸门打开时,黑寡妇便一反常态,朝金翅王扑了上去,它要教训丨这个摔疼自己的疯子

金翅王早就按捺不住,见黑寡妇冲过来,迎着便冲了过去,就要故技重施。这次黑寡妇也不躲闪了,竟迎着金翅王对撞上去。两只虫猛然撞在一起,体型小的自然吃了亏,只见黑寡妇一下被弹出老远,直摔到垫在盆底的草纸上。

众人一看,这下比刚才那下只重不轻,都说它不会再起来了,谁知黑寡妇晃晃悠悠,又翻身爬起来,朝金翅王扑过去。

这次金翅王不再冲了,也缓缓迎上去。却是这虫见连赢两招,以为对方不是对手,便生出了骄意,脚下的步伐也虚浮了,外行看来气势逼人,其实却露了老大的破绽。

两虫碰到一起,猛然接口,金翅王身经百战,突然发力,先夹住了黑寡妇左边的单钳,便发力去掀,黑寡妇却六足摊开,爪花牢牢勾住盆地铺的草纸,那金翅王使了使劲儿,竟掀不动它,反而被黑寡妇趁机反剪住。

结果成了四只钳子紧紧纠在一起。金翅王左扳右扳,也摆脱不了黑寡妇的钳制。按照行话说,这叫攒夹,这时候就看谁的口硬,谁的劲儿大,谁够狠,能把对方咬得先松口了

看到这一幕,朱高燧暗暗松了口气,金翅王的钳子猛不可当,合钳即头开项裂者不计其数,这母蟋蟀的小钳子一看就弱不禁风,怎么可能顶得住?

谁知看了好一会儿,那黑寡妇的双钳依然宛若神助,死死箍住金翅王,让它挣脱不开讨不到半点便宜

双方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,金翅王毕竟身经百战,那颗硕大的脑袋,突然向左一偏,仗着自己钳子大,频频以自己的牙外盘,敲击黑寡妇的牙根。黑寡妇没料到这一招,一时疼痛难忍,本来紧咬的钳子,忽地就松开了。金翅王立马趁势一顶,撞向黑寡妇的颈子,黑寡妇又结实吃了一击,重重摔倒在地。

金翅王趁机爬上去,一口咬住黑寡妇的翅膀,谁知黑寡妇彪悍异常,竟拿头撞向金翅王的屁股。两只虫儿同时用力,金翅王拽下了黑寡妇的半截翅儿,黑寡妇却也趁机逃开了。

在连遭打击后,黑寡妇终于学乖了,知道不可力敌。围绕着金翅王不进正门一步,小心保持着距离。金翅王虽然原先比黑寡妇快,但屁股挨了重重的一击,伤口有崩裂的迹象,虽然没出血,仍难免步伐不稳,速度大受影响,竟追不上对手。黑寡妇也发现了这点,任对手如何张钳邀斗,也不上前交一口,只是瞅着偏门游走,伺机攻击对手的六足和两肋,如见金翅王回头也不恋战,主动退却一边……

两只蟋蟀就这样纠缠着,一盏茶的工夫却未交一口。一边的观战者不由啧啧称奇,看了半辈子斗蟋蟀,什么惨烈的场面都遇上过,今天这一幕却是前所未见。

“这只黑寡妇不凡啊……”这是废话,到了这一步,谁看不出黑寡妇的神奇?虽然个字不高,力气不大,速度也不快,但忍耐力出奇得好,出奇的彪悍坚韧,还有出奇的打不死。“这步法有点八卦游龙的意思”

不过金翅王毕竟是金翅王,终于又被他抓住破绽,趁黑寡妇转身慢了点儿,倏地蹿上去,照着它右侧腰鼓爪就是一口,黑寡妇闪避未及,或者说它就没打算闪,竟就势朝着金翅王的右翅咬去,完全一副T你的,我打我的,的气势金翅王不愿受伤,只好松开钳子,闪身退开。

垫着盆底的粗草纸上,已经是水迹斑斓,蟋蟀虽然生于土中,但据说却是水凝成的。黑寡妇折了右侧的腰鼓爪,白色的血水溅了一地,而且好巧不巧,伤了的右爪偏生被血水粘在了草纸上,试了几次就是脱不得身。

眼看着金翅王再次运劲儿朝自己扑来,黑寡妇竟然于了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——只见它蜷缩成一团,将头颅探到身体下侧,一发狠,将还连着身子的半截伤腿,硬生生咬断了血水一下从断肢处涌出来,顺着它的身体淌下……

观众都惊呆了,就连憋足了劲儿来看笑话的朱高煦,都顾不上取笑,嗟叹道:“奶奶的,这还是斗蛐蛐啊,分明是你死我活的大战啊”

众人闻言纷纷点头,汉王说得不错,他们从没见过这样残酷的厮杀场面。但其实真有你死我活之心的,只是黑寡妇而已,金翅王并没有这份心。因为向来二虫鏖战,战败一方或是逃之夭夭或是退出争斗,鲜有‘战死沙场,的情况,因为雄虫是为了保卫自己的领地或争夺配偶权而相互撕咬,并不以杀死对方为目地。

所以金翅王凶则凶矣,却也没打算死在这一场,还有那么多的美食美女、奢侈的享受等着它呢这个可怜的孩子,并不知道就算自己赢了,也跟美女彻底绝缘了。

而自断一臂的黑寡妇,却彻底陷入了疯狂,带着伤痕累累与金翅王周旋。每当金翅王抓住机会,要给黑寡妇狠狠打击时,黑寡妇总是摆出自损一千,也要杀敌八百的架势,金翅王便会缩手缩脚,殊不知越是这样,局面就对它越不利,非但没有趁势于掉黑寡妇,反而被对方连咬了好几口……

黄色的草纸上历历遍是战役的余劫,凝结在空气中的斗志,逼得观战者都不得喘息。就像汉王说的,明明是两只小虫在争斗,但在人们的眼力,却分明是两个武士在决一死战

这时候,金翅王被黑寡妇的气势所撼,竟突然跳出了战团想要逃走,全然没了占上风的模样。但是,已经彻底疯狂的黑寡妇,哪肯放过它,竟纵身一跃,跳到金翅王的背上,朝着它的颈子,狠狠就是一口。

全场一片惊呼,只要懂行的都知道,颈项乃蟋蟀发力之所在,全身蓄的力量全凭这里转移到牙端,这里要是受伤了,蟋蟀就空有一身力气使不出来,只能任人宰割。

“下风补草”见势不妙,朱高燧大声道。

“你们已经补过了”朱瞻基登时不于了。

“方才我没有叫,”朱高燧的手紧紧捏着扇骨,那张冠玉般的脸上满是冷笑道:“是你们不追击,怨谁?”

“你无耻”朱瞻基怒极了,他的黑寡妇根本不是金翅王的对手,是凭着一股勇烈之气,和对方的轻敌傲慢,这才熬到了胜利。现在朱瞻基已经把黑寡妇当成自己最大的骄傲,它已经遍体鳞伤,流血不止,岂能让三叔再用一次千年人参,给那金翅王恢复实力?

但这是赵王的场子,何况还有汉王,最后仲裁判定,可以补草

栅门落下,分开两只虫,朱高燧忙给金翅王疗伤,朱瞻基还在抗议,不过王贤也已经在给黑寡妇疗伤,他的百年人参虽然不如人家,但黑寡妇的体质极为特殊,流血少,元气损失的也慢,战意却愈发高涨

这就是古冢蟋蟀的特异之处,常年的阴寒使其一开始行动迟缓,但也使其知觉麻木、血流缓慢。而且随着打斗愈发惨烈,其身手会越发敏捷,那股子狠劲儿爆发出来,是地上的蟋蟀无法比拟的。

到了此刻,王贤根本不担心胜负了,因为他知道,那千年人参治得了金翅王身上的伤,治不了它的心病——它已经没有战意了

对于公蟋蟀来说,没有战意就会退走,这是自然法则,但在这有进无退的竞技场上,一心想逃的结果,就是被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对手杀死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