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六章 钢铁是这样炼成的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2-0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小心翼翼把那宝贝带回城,王贤便亲自精心伺候起来,主要是得让它适应地面的气温。得亏现在已经是霜降了,不然这虫从冷沁沁的地穴来到热气腾腾的地上,一下子热不可耐会生病的,更别说打斗了。

王贤在养蟋蟀的罐子外面,又套了一个罐子,每隔一刻钟,便会用冰凉凉的井水,不断浇淋罐的外壁,以保持冷沁沁,却不会极寒的环境。然后他于了件很让人发指的事情……他把雄虫和黑寡妇放在一起,趁着雄虫起唧时,突然一剪子,将其屁股剪下来,然后夹到黑寡妇嘴边。

“每隔一个时辰,都要喂它吃一次雄虫的蛋门。”看着黑寡妇狼吞虎咽,吃掉了一只雄虫的屁股,王贤淡淡吩咐道。

许是心有戚戚,在场的所有男同胞,不约而同的蛋蛋一紧。

王贤又让人拔了根老鼠胡子,小心粘在竹签上,用煨浓的茱萸狗肾汤泡过,再收入破开的一支肥大人参中浸着。做完这一切,他便蒙头大睡。朱瞻基虽然也很疲累,但心里实在不踏实,摇着他的膀子问道:“你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?”

“到时候就知道了。”王贤含糊一声。

“你想憋死我呀”

“实在想知道,你就子时过来……”王贤闷声道一句,便倒头呼呼大睡起来。

朱瞻基还待问,但见他已经睡熟了,只好作罢。

太孙殿下的瘾头实在是大,半夜不用人叫,就自己爬起来,到了王贤的房间,见他已经起来了,正秉烛望着蟋蟀罐子里。朱瞻基刚要开口,却见王贤竖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忙闭上嘴,蹑手蹑脚走进去。

凑近了借着微弱的烛光一看,只见盆里一雌一雄两只蟋蟀,雌的自然是黑寡妇,雄的那只竟然是他的金青麻头

大将们似乎都对小巧玲珑的对象情有独钟,看到黑寡妇,金青麻头的眼都直了,一面用须子频繁扫着黑寡妇的须子,一面使劲竖起翅子起唧,黑寡妇却懒洋洋不肯动弹。金青麻头精虫上脑,直以为自己的魅力已经征服了这个绝色美女,便转过身去,请美女上马……

下一刻,朱瞻基目睹了一场人伦惨剧——只见那黑寡妇懒洋洋抬起头,在金青麻头的屁股上嗅了嗅,然后毫不犹豫的一口,就咬掉了它的子孙根……金青麻头痛得蹦了起来,黄汤飞溅而出,然后摔在角落挣扎几下,虽然不会速死,但显然是死定了……

看着黑寡妇津津有味的吃着金青麻头的蛋门,朱瞻基不忍的闭上眼,心里头兀然蹦出五个大字——实在太变态

好半天,他才回过神道:“原来黑寡妇是这样炼成的。”

王贤点点头道:“要是觉着变态可以不用,反正我已经尽力了。”

“用,怎么不用”朱瞻基却没有精神洁癖,反而露出兴奋的神情道:“用这种法子赢我三叔,实在是再好不过了”说着看一眼已经死翘了的金青麻头,叹气道:“不过你于嘛用它做实验?这一口就是上千两银子啊”

“对方可是虫王万一黑寡妇要是把持不住,从了那金翅王,你的脸还往哪搁?”王贤白他一眼道:“不用金青麻头做实验,你给我找只虫王来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太孙殿下终于无话可说。

决战那天,王贤只让上午喂食,吃得依然是雄虫发情时的屁股,过了中午便不给黑寡妇吃喝了,让它空着肚子来到了清凉山下的促织斗场。

三天来,这场决战的消息,已经传遍了全城,大家都想亲眼一睹这场,一年前就约定的巅峰决战。尤其是连定国公的真紫虫王也败下阵来,人们都很清楚,如果太孙殿下的红袍大将军,也打不过金翅王,那这只虫的全胜神话,就要彻底铸成了

抱着各种心态,这天人们早早就来到了斗场,想要一睹为快。当王贤他们抵达时,发现清凉别业外的大街上,已是水泄不通,车轿比那天多了十倍,还有很多赌场在街上设起了摊子……专供无缘进入斗场的赌客下注。

他们不得不下车,步行进入斗场,进去后一看,京师城里的公子王孙,基本上尽数到齐。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朱瞻基腿肚子有些转筋道:“今天可是现眼了……”他是茶壶里煮饺子——心中有数,这回不管是胜是败,自己都会被传为笑谈的。不过事已至此,也只能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了

至于秋魁阁里,那更是比上朝的档次还高,家里是伯爵以下的,甭管你多有钱多有权,请外面待着去。当然王贤是朱瞻基的随从,自然不受阻拦。进去阁里才发现,竟然连汉王也来了

只见朱高煦在朱高燧的陪同下,与众王公贵戚谈笑风生。若你以为他只是个武夫,那就大错特错了,不趁这个机会拉一拉感情,加强一下人脉,他就不是汉王了。

朱高煦的几个儿子也在,一看到朱瞻基进来,朱瞻壑和朱瞻坦的脸色就一变,两人还记恨着被俘的耻辱,咬牙切齿一番,才走上前,阴阳怪气道:“大哥终于来了,还以为你临阵怯场呢”

“怎么会呢。”朱瞻基笑笑道:“是骡子是马,总得拉出来遛遛,大不了临阵被俘,没啥好丢人的。”他一张嘴是真毒,揭两人伤疤一点不留情。

果然兄弟俩脸一阵青、一阵白……败军之将不足言勇,全都没了话说,只好闷声道:“我们兄弟一人下了一万两银子的注,大哥猜猜买的是哪边赢?”

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,肯定是我赢。”朱瞻基淡淡道。

“好大的口气,”兄弟俩冷笑起来道:“可惜,刚才我们问了问,这里里外外,十有八九,都是买三叔赢的。”

“那你俩更该买我了,买它赢赚不着多少,买我赢才会大赚。”朱瞻基给他俩出主意。

“赚的少也是赚,押你却一定会赔光。”看到他这张总自以为是的脸,朱瞻壑就气不打一处来,终于忍不住揭穿他道: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你那只红袍大将军,已经死了吧。”

“呃,不错。”朱瞻基心中一凛,看来自己身边还是有长舌头,回去一定要查

见他神情有异,朱瞻壑以为朱瞻基被戳中了痛处,别提多解气道:“那你拿什么和金翅王斗?”

“自然还有备选,不过肯定不是拿你斗,你就不用瞎操心了。”朱瞻基冷笑一声道:“还是担心你的赌注吧”说完便径直往正桌走去。

汉王也看到朱瞻基了,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,等着侄儿来向自己行礼。哪知朱瞻基好像没看到他似的,越过他就在斗桌边坐下,然后闭目养神……军演上的梁子结大了,朱瞻基不拿刀砍他就不错了。

朱高煦心里明白,大侄子这是在给自己难看。面色阴沉了一下,哈哈大笑起来:“三弟,大侄子已经到了,你还在那磨叽什么。”

朱高燧今日一袭白袍,头戴纶巾,腰间悬着块绿油油的玉佩,面如冠玉、丰神俊朗,端的是一尘不染的佳公子。他轻摇折扇走到桌前,朝朱瞻基抱抱拳,客气行礼。

“二叔三叔有礼了。”朱瞻基这才欠身向两人行礼,又团团一揖道:“叔叔伯伯哥哥们有礼了,想不到我和三叔的一场游戏,把大伙儿都招来了。”

“可不是游戏。”朱高煦哪能让他下台阶,走过去重重拍着朱瞻基的肩头道:“这是的成王败寇战争来,二叔给你们当一把荷官。”说着扯着嗓子对众人大声道:“各位爷们,赶快抓紧时间下注呀,金翅王大战皇太孙……对了大侄子,你的斗虫叫啥?”

“……”听到吃吃的窃笑声,朱瞻基知道他是故意说成‘金翅王大战皇太孙,,来埋汰自己的。闷声道:“黑寡妇。”说完就后悔,准备的太仓促了,竟忘记换个响亮的名字了……

“嘿……”朱高煦嗤笑道:“咋起这个名儿?莫非是个雌?”

“名字俗,好养活。”朱瞻基笑道:“正是个雌。”

此言一出,厅中一片惊诧,从来只听说过二雄争斗,没听过一公一母还能打起来。

“这就怪了,两只公蛐蛐打仗,是为了争母蛐蛐,”朱高煦笑道:“你弄成一公一母,哪能打得起来?莫非是你输不起,想用这法子赖账?”

“谁规定斗蛐蛐,一定都得是公的?”朱瞻基板着脸道。

“这倒没人规定。”朱高煦道:“但斗蛐蛐落在个斗字上,你斗不起来还叫斗蛐蛐么?”

“二叔怎么知道斗不起来?”朱瞻基冷笑道:“你又不是黑寡妇,怎知道我家的母蛐蛐,是不是想揍那野汉子一顿”

两人说话夹枪夹棒,火药味渐浓,朱高燧忙接过话头道:“没人规定不能公母斗,但毕竟好男不跟女斗,万一斗不起来,怎么办?”

“一炷香之内,斗不起来算我输。”朱瞻基一字一句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