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三章 王之战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1-3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一听说赵王爷所向无敌的金翅王,要和定国公万金求来的紫袍大帅下场了,各桌都罢了斗,整个秋魁堂的人,呼啦一下,全围到正中这张主桌上来。得亏朱瞻基和王贤早就在边上,不然准挤不到跟前来。

这时候,两边交换蟋蟀盆子,互看对方的战将。王贤紧盯着朱高燧的盆子,只见里头细草上蹲着一头战虫,头圆牙大、腿长项宽、红钳赤爪、金翅燥毛,困在笼中火气十足,辗转腾挪,恨不能一头撞破笼壁。其他人的目光却都投向定国公的那只,好像欣赏绝世美人一样,齐声啧啧称叹,‘果然是一副王者之象,定是古书上的真紫虫王,

王贤再看定国公的那只紫袍元帅,紫头、紫牙、紫翅、紫肉、紫尾、铁锈色项,斗线金红,浑身如披紫袍,艳如玫瑰,原来是一条数年难得一见的真紫虫王

“这下可金翅王有对手了。”玩家和赌客们都是识货的,知道同样是虫王,定国公的紫袍元帅颜色还要比金翅王更纯一些,单从品相论,似乎更胜一筹。不过颜色生得再纯,再有帝王之相,能不能称王,还得下场斗过才知道。

看过了虫,两人把盆子送还对方,朱高燧笑道:“表哥下注吧。”

“一万两。”徐景昌道。

“抱歉表哥,那是金翅王月初的价码。”朱高燧笑道:“现在起码两万两才会下场。”

“我说的是黄金。”徐景昌闷声道。

“好魄力”看热闹的没有嫌事儿大的,听说定国公爷出了有史以来的天价,全都兴奋地好似钱是给他们一样。

“看来表哥是要连本带利一起翻回来啊。”朱高燧也是吃了一惊道:“只是,你有那么多钱么?”国初,太祖皇帝规定一两黄金抵四两白银,称作‘四换,,不过这个比价很快就升到六换、七换,现今更是到了八换。一万两黄金,也就是八万两白银,虽然徐景昌是皇亲国戚、荣宠至极的国公爷,但一年俸禄加赏赐,不过两万两。再加上田庄产业的收入,怎么也得不吃不喝两三年才能赚到。

“你别咸吃萝卜淡操心”徐景昌哼一声,从怀中摸出一摞金票拍在桌上,“数数”

见他真拿出钱来了,朱高煦更吃惊了,拿起来点了一点,一万两金票,如假包换。沉吟片刻,他让人去后面账房提了口箱子来,当场点出相应的数额……八万两白银虽然是巨款,但光金翅王给他赢的,就差不多有这个数了,加上开场子的抽头,他这一秋已经赚了十多万两银子,八万两还出得起。

十六万两银子的票据摞在桌上,待会儿将全归胜者,这差不多是几十年来最大的一把了,观者都跟着激动起来,庆幸能够目睹这一巅峰之战。见状,秋魁阁里的荷官扯着嗓子高喊起来:“各位公子爷赶紧下注啊,紫袍元帅挑战金翅王,可是百秋一遇的天王山之战”

大厅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,各位赌客纷纷解囊掏出金银票……这是秋魁斗场的规矩,不论是玩家还是赌客,都要事先兑好了金银票再来,不见真金白银。而且最低面额是白银百两,上不封顶。

赌客们在专门的下注台上押注,荷官收下钱,当场写一张下注券,盖上印章给客人,待会儿若是押中了,便凭此兑钱。

王贤和朱瞻基都是好玩儿的,也忍不住各自下了注,拿到下注券,朱瞻基问他:“你押的谁?”

“你押的谁?”王贤反问。

“还用问么,当然是我表叔了。”朱瞻基晃一晃手中的下注券道:“一千两,我押紫袍元帅”

“哦。”王贤点点头,便赶紧往回赶,却已经再也挤不进去,只好踮着脚、探着头往里看。

朱瞻基也是一样动作,问道:“难道你押的是我三叔?”

“金翅王,一千两。”王贤只好承认。

“你这个叛徒”

“我不能跟钱过不去啊。”王贤叫起了屈道:“一千两银子,我得挣几年啊”

“这么说,你不信我表叔能赢?”朱瞻基道。

“谁知道呢”王贤耸耸肩道:“开始了,看吧”

一声锣响,大厅中瞬间安静下来,数百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桌上那个口阔一尺的青花浅底蟋蟀斗盆,盆子上架了半圆金丝罩,罩子左右各开了一个小门。朱高燧先将靠自己这边的小门打开,拿起竹筒抽开浮草,金翅王便迫不及待一跃而出,落入盆中,顿时上蹿下跳活泼非常,剽悍之气赢得满堂喝彩。

徐景昌也把自己这边的小门打开,紫袍元帅便步履沉稳的进去盆中,正在自个儿闹腾的金翅王,突然发现盆子中又来一个同类,立刻兴奋异常,就要扑上去,却被仲裁用斗栅拦住。朱高燧便和徐景昌各自抽出芡草,轻轻的撩拨起各自的虫儿来。

若光是两个虫儿傻斗,这斗蟋蟀的魅力定要失色不少,事实上从找虫、养虫到斗虫,都有高深的绝活在里头。好比这斗之前的芡草,就是为了撩拨蟋蟀的斗性,让双方都进入厮杀的状态,这样比起来才好看,也公平。

好的芡草功,不仅能让蟋蟀发挥最大的战力,还可以⊥眼瞧着就要退夹败走的蟋蟀,卧马回身反败为胜。当然没有多年的苦功夫是练不好的。王贤就时常见朱瞻基,没事儿就拿一根芡草上下左右的拨,捻,挑,撇,在那儿练基本功。

定国公的一手芡草功,可比朱瞻基强多了,众人只见他开始对着自己的紫袍元帅牵草,从头到尾,自肋及腰,只是尽力的撩拨,却不让蟋蟀近得草来,那蟋蟀初时是焦躁,后转为愤怒,最后竟然是狂态尽出变得癫狂无比,徐景昌才手势一沉将草尖在它马门上一领,那蟋蟀顿时杀气毕显,浑身涌上紫色,周身像环绕着紫气一样。

“紫气东来果然是真正的虫王这下金翅王有难了”看客们惊呼起来,那些押金翅王取胜的,都有些担心。

再看朱高燧的手法,如挥毫作画般写意,动作快到让人看不清,那金翅王在他的撩拨下,也变得金光大作,一对巨齿却变成血红色,也露出虫王的本相

“斗”仲裁低喝一声,将闸打开,金翅王便疯狂的扑向紫袍元帅,叉叉叉三个平口交夹,接着就是一记‘黄犬掐鸡,,将其摁倒在斗栅角落里。那紫袍元帅被压得绻成一团,挣扎着想退出口来,却被夹了单钳,怎么也松不了夹。六条腿一阵扑腾,才勉强的逃脱。

金翅王占了上风,顿时意气奋发,当即在斗栅中央起翅鸣叫,声响中带着锵锵的金属碰撞的尖锐,两根赤龙长须不断往四周扫描,赳赳作寻斗状。朱高燧手指一粘,点一记冲锋草,引着金翅王勇追穷寇,不给紫袍元帅喘息之机。

朱高燧点草的工夫,徐景昌也抓紧芡草,这关头,他的草芡得极猛,每一下都铆足了劲,草到之处,紫袍元帅也是凶相毕露,虽是刚受了重口,却怯意全消,迎上金翅王便冲上去。

两虫接口,金翅王落口快,先行下手夹住了对方的左钳,正要发力,却见那紫袍元帅六足摊开,爪花牢牢的勾住斗栅下铺底的草纸,金翅王急切间掀之不动,反被对方一记喷夹弹出老远,直摔到斗栅对面,撞上了壁才落在一角,水须也翘了,左边长须也折了一截,似乎伤得不轻。

观者要么惊呼,要么欢呼起来,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金翅王吃亏,就连买它赢的都大声叫好

按说金翅王受此重击,应该好一会儿才能缓过劲来,谁知它扑棱一下,弹起身来,疯了一样朝那紫袍元帅又撕又咬,紫袍元帅不愧是百秋难遇的真紫虫王,毫不示弱的与它战在一处,四牙相对,铮铮有声,一时间钢夹铁锉,光影闪摇。虽然只是两只小虫在打斗,观者却无不心旌摇动,目眩神迷,仿佛在观看两位绝顶高手过招一般

两只虫儿足足斗了半柱香的功夫,这已经比寻常的虫斗的耗时长出数倍了,那紫袍元帅虽然是虫王,却也筋酥骨散,无以为继。然而那金翅王却仍不见疲态,继续疯狂的攻击,紫袍元帅招架不住,被咬断了一条腿,喷着汁液落荒而逃。金翅王还要追击,仲裁却落闸将二者隔开,大声道:“输赢已定金翅王胜”

徐景昌霎时面如土色,朱高燧想压住脸上得意的笑容,但嘴角仍微微上翘道:“真紫虫王确实不同凡响,承让了。”赵王殿下嘴里谦虚,他的随身太监却伸手就把桌上银票一扫而光。

众赌客也渐渐从方才的盘肠大战醒过来,那些买了金翅王赢的,自然兴高采烈,金翅王十九连胜,果然没让我们失望

那些迷信《促织经》,买了紫袍胜的,自然沮丧非常。不过不管输赢,各桌重新开战后,看着那些虫儿厮杀,直觉着索然无味,颇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