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五七章 怡红阁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1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怡红阁,好名字”看到那匾额上的大字,二黑阴阳怪气的赞一声:“杭州有个怡红院,金陵有个怡红阁,还真是登对呢。”

“何止是登对,本来就是一回事儿。”吴为看着门口那些戴绿帽子的龟公冷笑道。

王贤的目光望向帅辉,难以置信道:“你怎么会定在青楼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帅辉小声道:“酒楼的话,因为客人都有预定,人家不肯只做咱们的生意。就是这家,还是好说歹说才勉强同意的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王贤突然绽出笑脸道:“你误会了,我的意思是,于得漂亮”说着勾上帅辉肩膀,露出神往的表情道:“终于,终于可以逛一次青楼了”

众人绝倒……王贤之前确实没进过青楼,因为老娘不许他小小年纪就寻花问柳,是以每次别人去逛,他只能回家睡觉。现在人在京城,天高老娘远,他终于要放开狗胆长长见识了

千古秦淮,脂粉光影,每个男人的绮梦啊,今日终于可以圆梦,真叫人泪流满面……

不过进去之前,王贤没忘了闲云兄妹俩:“你们方便进去么?”

“我又不是道士。”闲云少爷翻翻白眼,原来连他那颗闷骚的心,都驿动了。

“那你们带灵霄回去。”王贤看向横云等人。

“我们要保护少爷”横云一连坚决道:“刀山火海也要跟他一起闯”

“好吧,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。那你们大小姐怎么办?”

“她已经进去了……”白云子指着里头,便见女扮男装的灵霄,已经被一群莺莺燕燕围上了。

“这,孙真人不会杀了我吧……”王贤这个汗啊。

“只进去见识一下无妨,也算一种历练了。”还是闲云想得开,也跟着妹妹进去了。

“你不说,就没人会说。”横云瞥一眼王贤,跟着进去。

“大人别操心了,人家哥哥在呢。”吴为含笑劝道。

“我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王贤深以为然,哈哈大笑道:“咱们进去奶奶的头一次进青楼,就带着二百多号兄弟,够老子吹一辈子的”这还没正是参军呢,他先变得比军爷还军爷了。

众人哄然大笑,簇拥着他进去大门。龟奴们尽管早知道今天被人包场了,但看到这么大阵势的集体逛窑子,还是都大张着嘴巴惊呆了。

“都愣着于什么,还不招待贵客”还是老鸨子先回过神来,呵斥群奴一声,转向客人时,却又换上一副亲热到家的笑脸:“哎呦,我的帅哥儿呀,奴奴盼星星、盼月亮,可把您给盼来了”

这老鸨虽然带了个老字,但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,眉目妖媚、风韵入骨,正是帅辉最受不了的类型,听这一声帅哥儿,,他身子便酥了半边,刚要开口,那老鸨又转向王贤道:“这位就是王公子吧,果然是器宇轩昂、大富大贵之相今天能得公子驾临,我们这怡红阁可是蓬荜生辉啊”

王贤看看楼里的罗绮满堂、宫灯璀璨的样子,笑道:“这可不是蓬荜,是金壁”

“公子可真会说话。”听他夸,老鸨欢喜的跟什么似的,忙招呼姑娘们赶紧把客人都安顿下,自己亲自服侍王贤入席。

这怡红阁虽然从外面看很轩敞,但毕竟主业不是酒肉生意,而是皮肉生意,客人都是房间里干活,因此楼上全都是房间,只有一楼大厅可供摆桌。尽管已经把全部不必要的陈设都移走,但摆上二十几桌,还是满满当当的。

见王贤眉头微蹙,老鸨忙小心赔笑道:“本来奴家说,一半贵宾在楼下,一半贵宾楼上进房间,可帅哥儿的意思是,分开就不热闹了,还是在一起吃酒才有意思。这不,费了好大心思,才摆下这二十多桌。”

“挤挤倒也能坐下。”王贤让兄弟们赶紧入座,同时想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:“可是兄弟们坐下后,再没空余座位了……”二黑会意的咳嗽一声,接道:“要是于吃酒的话,何必来你这儿?”

老鸨闻言笑得花枝乱颤道:“公子爷说的对,可姑娘们还是有地儿坐的。”说着招呼一声,那些花枝招展的莺莺燕燕,便娇笑着鱼贯入席,竟翩翩坐在周勇他们的大腿上。久经战阵的姑娘们倒是大大方方,周勇他们一个个却脸红地忸怩起来。

“公子这下不担心了吧?”老鸨掩口浪笑道:“不过姑娘们坐他们大腿上,可不能嫌累得慌啊。

金陵脂粉甲天下,这家怡红阁虽然不是太祖皇帝开的天香十二楼,但里面姑娘各个容貌上佳、娇柔可人,听了老鸨的调笑,全都娇笑起来,一时莺声燕语,乱花迷眼。

只是周勇这些人,也不知被周新如何操练的,虽然都面红耳赤,竟依然正襟危坐,目视王贤等待他的命令。这不是蔑视我们的魅力么?他们越是这样,姐儿们就越被激起好胜心,纷纷使出浑身解数,勾引这些憨实的小伙子。

“他们在等什么?”王贤见他们都在看自己,问一旁的周勇道。

“等大人的命令啊。”周勇颇为尴尬道。

“这还需要下令?”帅辉扑哧笑道。

“弟兄们都是农家子弟,被周臬台招到臬司衙门,便整日训练,规矩严得很,从没经历过这种阵仗。”周勇一脸理所当然道:“不知道该怎么做,也是正常。”

“弟兄们都放松,今晚就是出来放浪形骸的”王贤只好端着酒杯起来,对众人道:“要是不懂该怎么办,就让身边的姐姐们教你,好了开始吧”

“喏”众人一起应一声,吃了这杯酒,才活动活动身子,纷纷把目光转回坐在怀里的小妞,小声问道:“请姐姐赐教。”“姐姐你能不扭么?我那好难受。”“姐姐,你怎么这么香……”

大堂上的气氛终于热闹起来,老鸨又带着一帮容色更胜一筹的姑娘,到了王贤这桌前。贵宾自有贵宾的待遇,是可以点将的。按说应该王贤第一个点,但他却顾不上,因为灵霄的大小姐脾气犯了。

虽然灵霄一进来时兴致盎然,但被一帮女子围着吃豆腐,还拆穿了她的性别,心情自然晴转多云,待看到厅堂里乱来的场面,更是拉着小脸,在桌下伸手掐王贤,杏眼圆瞪道:“你不是好人,好人不会来这种地方”

“饶命饶命,”王贤呲牙道:“早先就让你回去了”

“我不是好奇么”灵霄嘟着小嘴道:“听帅辉他们把青楼说成极乐世界,我还以为多好玩呢

“这位姑娘,你是女孩子家的看不惯,不过对男人来说,青楼可不就是天堂么。”老鸨眼多毒,早看她是个雌儿了,估计是王贤的妹妹之类……京中公侯贵族家的小姐,胡闹学男人逛窑子的事儿,也不是没有过。她赶忙替金主解围道:“公子爷,咱们怡红楼的四大头牌,十大红姑娘,都在这儿了,看看哪个有福,能入得了您的法眼。”

“呃,都好……”王贤刚想好好看看那些姑娘,却感觉到,灵霄手上加劲,痛得他呲牙裂嘴。又听她在耳边道:“我要告诉王大娘,看她怎么收拾你”

“都好,但是……”双重威胁之下,王贤只好苦着脸道:“我不、不好这口,还是让他们来吧……”说这话时,他心痛不已。自己怎么会蠢到带着个女子逛青楼呢?还是说潜意识里把灵霄当成女汉子了?

于是他只能巴巴的看着别人点了姑娘,然后亲热的依偎调笑,心里尽是欲求不满的强烈幽怨道:“为什么你不管你哥,只管我?”

灵霄一脸理所当然道:“他是我哥,管我还差不多。”

“我也是你哥。”王贤怒道。

“不不不,从你拜师那天起,你就是我徒弟了,我当然得管着你。”灵霄摇摇头,说出实话道:“要是你也跟他们一样,我岂不无聊死了。”

“问题是,我现在无聊死了。”王贤满腹郁闷的指着大厅道:“你看,二百多人,都有姑娘陪着,就我一个人,陪着你。”

“那不正好,我也是女的呀。”灵霄瞪大杏眼道:“而且咱们那么熟,难道你宁肯和生人说话,也不愿陪我?”

“那,不是一回事儿啊。”王贤挫败道:“我天天在家、从早到晚跟你说话,出来了想换个人说点儿新鲜话,难道不行么?”

“不行。”灵霄很于脆道,桌下的手却搭在王贤腰下软肉上。

“……好吧。”王贤只好低头吃菜。

看着两人的样子,老鸨小声问帅辉道:“你家公子有些惧内啊。”

“第一,她不是他内人,第二,我们所有人都惧她,不单我家公子。”帅辉口里替王贤解释,目光却落在老鸨那浑圆雪白的半球上,咽口吐沫道:“我猜,姐姐肯定常吃雪蛤炖木瓜吧。”

老鸨见这小子对自己的痴迷模样,心里又好笑又得意,刚想调笑他几句,突然听身后砰地一声,杯盘碎裂飞溅,紧接着是女子的尖叫声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