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二五章 反敲竹杠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0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正说话间,班房门开了,众人脸色齐变,心说高兴早了……

几个番役黑着脸进来,目光扫了一圈众人,头目对个姓李的官人道:“李大官人,我们千户大人有请了。”

那姓李的支撑着爬不起来,小头目瞪一下手下道:“愣着于什么,扶一下”

两个手下忙上前,将李大官人扶起来,离开了班房。

番役一走,班房里众人面面相觑,这是怎么个情况?不像是要用刑的样子,莫非真有转机?

“是福不是祸、是祸躲不过。”钱老缓缓闭目养神道:“等等看吧。”

“也只能如此。”众人便继续卧草,但都望着牢门,再没心思说话。

过了足足顿饭功夫,番役又来提了个人出去,王贤仗着和他们还算熟,小声问道:“张大哥,李大官人呢?”

向日里趾高气扬的小头目,今日态度大变,客气答道:“千户所已经查明,李大官人是清白的,自然放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王贤点点头。

待番役们出去,众人脸上涌现出兴奋、忐忑、期待、激动之色,现在谁还不明白,在经过一两个月炼狱般的折磨后,他们终于要重见天日了

虽然都这么想,可没到最终确定,还是难免满心忐忑,在等待中煎熬了一天,只见班房的狱友一个个被提走,直到半夜还不停,一直到只剩下王贤和大个子两个,便突然卡了壳。

这一宿,王贤彻夜无眠。他身边的大个子倒是呼呼大睡。

睁眼捱到天亮,王贤刚要迷糊一会儿,蕃役再次出现,终于轮到他了。

大个子朝他咧嘴笑笑,目光却瞥向了酒坛子。

“不许偷喝我的酒”王贤瞪他一眼,跟着番役出去,来到千户房中。

千户房中,许千户和杜百户都在,两人满眼血丝,一脸疲惫,显然也是一宿没睡。

“你是王贤。”许千户双手搓搓脸,闷声道。

王贤点下头,也不说什么。

“来了多久了?”许千户又问道。

“半个月。”王贤答道。

“待够了么?”许千户又冷哼道,这样的话,他已经问了好几天、几百遍,所有人的回答都一样‘呆够了,,然后他就会再问‘想出去么?,犯人就会答‘想,……这都成套路了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想出去就……呃……”许千户说到一半,才意识到对方换词儿了,无比蛋疼道:“怎么,没捞着吃顿点心,心里不舒坦?”

“我当然想出去,但不是现在。”王贤老调重弹出了新意道:“你们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抓进来,已经严重损害了我的名誉,不给个说法,我宁肯不出去。”

许千户本来就憋了一肚火,登时压不住了,拍案而起道:“操你妈,给脸不要脸,来人,给我押到点心房”

外面的番役应声进来,凶神恶煞的要拿王贤

“王贤,好汉不吃眼前亏,你非得挨顿刑才舒服?”杜百户忙劝道。

王贤根本不鸟他们,一副任君摆布的滚刀肉模样,几个番役的动作却越来越慢,就跟八九十的老头儿似的,眼看就能碰到他身上,却迟迟就是不落下。

“住手。”见王贤不吃晃,无奈,杜百户只好出声:“你们先出去,”

番役们毫不意外的停下手,闪身出去。

房间里的气氛变了,许千户的威势烟消云散……要是到现在还看不出,他们是在虚张声势,王贤这二世为人就都活到狗身上了。

通过老爹藏在酒坛子里送进来的蜡丸,王贤已经知道,胡钦差进京去告状了,看现在这情形,显然是胡潆成功了,锦衣卫在紧急擦屁股,这时候撇清还来不及呢?他们哪敢再动自己一指头?

搞清楚形势,他骨子里的无赖精神登时发作,你想跟我算完,抱歉,我还不算完呢

千户房里,许千户面色变幻,一时狰狞一时苦逼,半晌不知该从何说起,他身边的杜百户只好说话了:“因为你是秀才,按照《大明律》,我们不动你,可你也别太嚣张。关你个三年五载,你一样比死还难受。”

王贤听了不禁哂笑,自己进来的时候,跟他们提王法,哪个肯放在眼里?现在又拿《大明律》遮羞了。“大不了把牢底坐穿,反正我也没脸出去见人了。”

“王贤,你别太过分”许千户重重拍案道: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“大人这话说岔了,是你们想怎样?”王贤两手一摊道: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哪有刀俎问鱼肉想怎样的?”

“王大人,王相公,您老行行好,别再逗我们玩了,”杜百户终于确信,对方对如今的形势了若指掌,只好改变计划,像泄了气的皮球,朝王贤作揖道:“请坐请坐,咱们好生说话,成不?”

“早该如此。”王贤哼一声,一撩衣袍下襟,潇洒的坐下道:“上茶。”

“上茶上茶。”杜百户都被气笑了,什么人啊这是。见自家大人还拉不下脸来,他忙轻声劝了几句,许千户长出几口浊气,点了点头。

茶水端上来,王贤呷一口,搁下道:“贡品狮峰龙井,千户大人好口福。”

“你要是喜欢,走的时候拿一些。”许千户脸上硬挤出的笑容,比哭还难看。

这话已经很明显了,但并不出乎意外,王贤脸上也没什么欣喜道:“千户的意思是,我可以回家了?”

“随时,这次你运气好,有贵人替你说情。”许千户闷声道:“但你得答应,出去后不准胡说八道,也不许跟着瞎掺合,这不是你能掺和的”

见王贤不吭声,杜百户只好唱红脸道:“有什么要求你只管提,能答应的我们一定答应。”他是聪明人,既然服了软,那就没必要再嘴硬。

“我进来的案子总要有个说法,”王贤便如数家珍的提要求道:“另外大人如何保证,贵司日后不再找我麻烦?还有,我家里花了那么多冤枉钱,都要倾家荡产了,大人是不是给解决一下。再者,院考有两场,我只参加了初试,没捞着参加复试,这损失怎么算?以及我的名誉和身心健康受到的严重损害,也得有个赔偿吧;而且……”

听王贤巴拉巴拉一二三四,许千户气得七窍生烟,霍得站起来,大步走到王贤面前,怒目而视道:“而且什么?”

“没了。”王贤擦擦脸上的唾沫性子,绝无唾面自于的觉悟。

“好……”许千户深吸口气,平复下汹涌的气血道:“你和明教的案子已经查明了,你是冤枉的,我会给提学道写信说明,你自然就清白了。至于你怕日后算账……我向佛祖保证,只要我在杭州一天,我们锦衣卫就跟你井水不犯河水,怎么样?”

“要是大人不在杭州了呢?”王贤道:“听说是朱六爷下的命令,他老人家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不用担心,六爷何许人也?这次既然放过你,就不会回头再找你麻烦。”许千户挥挥手,杜百户从袖中摸出一张金票……金票是杭州府金器店的提货单,因为价值昂贵,时常被商人大户们用作大额支付的手段。

杜百户手里这张金票,是杭州最大的‘金源祥,所出,价值黄金百两。

“这算是给你压惊了,你收下这个钱,咱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,然后就回家吧。”杜百户把金票搁在王贤桌边。

王贤看一眼那金票,淡淡一笑,不带烟火气的收入袖中,道:“这是退还我家的花销,还得再来一张,好补偿一下我受伤的心灵。”

‘噗……,许千户险些吐血,他竟然被手里的囚犯敲竹杠了,可惜形势比人强,他也只能闷哼一声,点了点头,杜百户只好再抽出一张。

王贤接过来,收入袖中,这才站起来,却不抬脚。

“怎么?”许千户都怕了他了,“还没完?”

“还有件事,这是最后一件了,你们答应我就走。”

“讲。”许千户已经麻木了。

“牢房里关的那个大个子,也把他放了。”

“他跟你们不一样”杜百户沉声道:“他打死我们七个手下,还有十几个人到现在还下不来床

王贤也不吭声,又把袖中的金票掏出来,搁在桌上。

“……”杜百户这个郁闷啊,怎么碰到这么个臭不要脸的小赤佬转头看看许千户,只见千户大人已经被王贤折磨的快要崩溃了,烦躁的摆下手道:“答应他,让他赶紧走”千户大人本想说‘滚,的,可怕这小子再生事儿,话到嘴边又改成了‘走,。

“告辞了。”王贤这才拱手笑笑,转身出了千户房,对门口的几个番役道:“都听到了么,赶紧放人啊”

番役们巴望着千户和百户,杜百户臭着脸挥手道:“都聋了?快去”

“是,”番役们赶紧打开班房们,对喝得醉醺醺的大个子道:“算你走运,赶紧走吧”

看看大个子那两条惨不忍睹的大腿,王贤冷声道:“他走得动么?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抬着”王贤哼一声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