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一九章 关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0-1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解缙以‘无人臣礼,下狱,对太子的打击超乎想象,最致命的就是父子间有了猜忌。

之前,永乐皇帝一直不愿折腾着换太子,一是觉着不吉利,二是虽然不喜欢太子,但也只是认为他肥他蠢,却相信他心地纯良,至诚至孝,也不忍心毁了他。但现在,太子在解缙的事情上,犯了致命的错误,连这最后一点好处,也被朱棣否定了。

这下皇帝对太子再无怜惜,易储的念头愈发强烈,幸亏阁部重臣极力保存,朱高炽才没有被废掉

汉王不愧是权术高手,他跟随朱棣多年,深知父皇陛下虽然绝顶聪明、权谋无双,却有一个极大的弱点——多疑。这个毛病一半来自遗传,一半来自得国不正的后遗症,先天后天集于一身,‘多疑,二字已经刻到了朱棣的骨子里。

而自永乐七年起,由于朱棣要北伐蒙古,还经常巡边视察,每当父皇外出时,太子便时常监国,这也正是朱棣疑心病大爆发的时候——虽然因为出征,不得不将权力交给太子,但这是迫不得已的。离开京城的皇帝,总是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取代

朱高煦正是利用这一点,让他买通的人不断蛊惑皇帝,散布太子联结大臣,抢班夺权,急于登基的谣言。尽管只是些捕风捉影的消息,却足以⊥皇帝陷入焦虑中,任何消息都会被他过度解读,身边人都能感到气氛高度紧张。

去年九月,永乐皇帝圣驾返京,征尘未洗,便对居心叵测,的太子,展开了疾风暴雨般的反击,,他审查了太子监国期间的各项政令,并将其逐条批驳,一一推翻,其中不乏刂闹,、‘荒谬,之批语,甚至斥太子为‘蠢材,

严厉训丨斥太子之外,朱棣又令纪纲抓了一大批太子党官员,并下诏废除了太子颁布的多项政令

但是非自在人心,太子监国期间兢兢业业,谨慎规矩,这是有目共睹的,对于朱棣这种鸡蛋里挑骨头、纯粹找茬修理人的行为,大臣们表现的极为不满。他们必须要有所行动,因为皇帝的行为,严重的削弱了太子的威信,动摇了太子的地位。

太子乃国本,国本动摇,社稷不安

大臣们纷纷上书,其中言辞最激烈的,是大理寺丞耿通,他直言劝谏‘太子事无大过误,可无更也,奏章被通政司退回来,他就反复上本,几次之后,终于被朱棣盯上了。

但朱棣心机深沉似海,绝不会马上发作,那样会引起文官书呆子们更激烈的反弹,而是暗中命纪纲查他的过失。

很快,锦衣卫举报,耿通曾受人请托开释罪犯,朱棣登时‘震怒,,命都察院会同文武百官鞫之午门,亲自怒斥耿通的罪行……其实只是模棱两可的一点小事,就被皇帝借题发挥,上升到他玷污国法,罪大恶极的高度。最后朱棣斩钉截铁的对百官道:“必杀通无赦”

说完,皇帝那阴沉的目光缓缓扫过百官,所有人都噤若寒蝉,但法司的官员们,还是有点硬骨头的,小声提醒皇帝,耿通的罪名,如何也不足以定死刑……

皇帝如毒蛇一般,冰冷的盯着法司官员,终于说出了心里话:

“这确实是件小事儿。但是他为太子说关说,坏祖宗法度、离间我父子,这样的行为绝对不能宽恕,所以我一定要杀了他”终于图穷匕见

替别人说情是小事,替太子说情就不行

就差指着鼻子对太子和百官咆哮,朱高炽,老子还没死呢,你给我老实点

当天,太子自然是在场的……

结果百官再没有出言辩护的,最终,耿通被永乐皇帝五马分尸……

自此,日渐壮大的太子党彻底偃旗息鼓,一大批骨于被打下去,太子的地位也危若累卵。朱高炽本来就身体不好,经过这场打击,更是大病一场,将养了一冬才好转,但已经心灰意懒,竟生出了出家避世之念……

杨溥一听,心说不好,以后不能再讲这些道家的玩意儿了,不然把太子发展成道士,我们罪过可就大了,正要想法正向引导一下,外面宦官进来禀报说:“胡潆胡大人奉旨来了。”

“哦,他回来了?”太子心中一动,但脸上毫无表情变化。

“听说是昨天晚上进京的,”杨溥轻声道:“这个时间来,应该是皇上不见他。”

“唉,胡大人风餐露宿多少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”太子叹口气道:“快快给孤更衣。”

除了几位讲官师傅,太子是不会在书房见大臣的,尽管腿有残疾、行动不便,他依然坚持在前殿会见臣子,以示绝无阴私勾当……宫里的太监宫女中,不知有多少人家的暗探,他在前殿讲话,不出盏茶功夫,至少皇帝、汉王、纪纲就都知道了。

就是这么小心,还会被找茬,给大帝当太子,就是这么悲惨。

朱高炽缓缓起身,穿上明黄色的太子袍服,便两名宫人的搀扶下,缓缓来到前殿。

“臣胡潆叩见太子殿下”胡潆一身朝服,跪拜太子。

“胡大人免礼平身,一年多不见了,你辛苦了。”朱高炽看着他,用那种想尽力示出安慰又不能过于亲切的语调缓缓道。

“谢殿下。”

宫人搀扶着太子坐下,朱高炽对胡潆道:“你也请坐吧。”

胡潆并不推辞,在此谢过,便在宫人搬过来的杌子上坐下。

“胡大人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朱高炽温声问道。

“回殿下,昨天下午。”胡潆答道。

“可拜见过皇上了?”朱高炽问道。

“微臣昨天递了牌子,今早去宫门听宣,”胡潆神色有些黯然的答道:“但皇上传口谕说,今日不舒服不见了,让微臣来拜见太子,便回浙江去。”原先胡潆回来述职,皇帝都会亲自接见,但这回设下天罗地网,还是让建文跑了,永乐皇帝自然对他不满。不亲自见他,让他向太子汇报,算是个警

“父皇日理万机,或许正好没空,”朱高炽安慰他一句道:“下次还有机会。”

“臣有自知之明,这次办砸了差事,皇上不降罪,已经是天恩浩荡了,臣岂敢再得寸进尺?”胡潆正色道:“唯有肝脑涂地、将功补过”

“你能体会天恩就好。”朱高炽缓缓道:“这几个月在浙江,可有收获?”

“微臣无能,并未找到那人。”胡潆说着,不自觉的压低声音道:“但也并非全无收获,我们已经把嫌疑的对象,缩小到三人身上。但这三位位高权重,臣不敢善做主张,是以向皇上请旨。”

“哪三人?”既然是替皇帝问话,朱高炽自然要问个明白,何况他本身也挺好奇的。

“回殿下,是浙江的三大宪。”胡潆并不讳言,因为这件事朱九也知道,自然纪纲和汉王都知道,还有什么好瞒的?但他也得替周新他们解释两句:“并不是说他们行径可疑,只是因为梳理当初在浦江时的情形,发现只有浙省三大宪,才有条件将那人带出郑宅镇,乃至送离浙江。这是当初疏忽的地方,臣有罪,但是三大宪里的两位,应该是清白,这是确定无疑的。”

“既然事关三大宪,就不是孤能置酌的了,”太子缓缓道:“你把条陈给我,孤转呈吧。”

“是。”胡潆从袖筒中掏出手本,双手作奉上的动作,又迟疑一下道:“手本中还有另外一事,必须向太子说明。”

“什么事?”太子目光一凝。

“是臣在浙江的所见所闻。”胡潆深吸口气道。

“你是钦差,代天巡狩,汇报各省风物民情也是本分。”太子缓缓道。

“事关重大,还请太子一阅。”胡潆将身子躬下,把奏本奉到太子面前。

“哦?”朱高炽接过来,展开看起来。开头是说建文案的,已经知道了,翻了两页后,便见胡潆笔锋一转,竟通篇讲起了锦衣卫在浙江胡作非为,于的那些天怒人怨之事

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文字,太子一阵阵眼晕,额头突突冒汗。

宫人见状,赶紧奉上手帕,太子接过来擦擦汗,又喝了一碗安神汤,才定下心神,颤声道:“这都是真的?”

“锦衣卫权势滔天,臣岂敢凭空捏造,自取灭亡?实在是眼见着许应先等人在浙江肆意荼毒百姓,民怒如沸,再下去非要酿成民变不可臣身为天子耳目之臣,不能不据实以报,使皇上知情”胡潆大声道。

“这……”太子嘴唇哆嗦两下,才轻声道:“孤会代你转奏的。”

“谢殿下。”胡潆深深施礼道:“太子还有何吩咐?”

“没了,你辛苦了,回去歇着吧。”太子点点头。

“微臣告退。”胡潆再次叩首,退出前殿,跟着引路的小太监,沿着长长的回廊往外走。

走着走着,却发现不对,这不是离开太子府的路啊?但他并不慌张,神色如常的跟着太监,转到了一个院子里。

院中,一名身材魁梧,面庞黝黑的青年,正在操练拳法,一招一式都带着凌厉的破风声,虎虎生威。记住我们的网址。章节更新我们永远最快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