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一八章 太子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0-1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大明开国,天下定鼎后,太祖皇帝朱元璋,立志要立万世之基、建千古雄城,遂在前代的基础上,大力营建金陵城,用了二十年时间,上百万人力,建成了这座天下第一大城

是的,天下第一大城它号称城周九十六里,城高五丈开设十三座城门,城内纵横交错十几条大街,条条极为宽广,虽九轨亦可并容

在这都城的核心部位,自然是宏伟威严的皇宫禁内,宫殿楼阁达上万间皇宫四周,星罗棋布着繁多的百官僚署,分布着王公勋贵的豪华宅第,构成了这个皇城,乃至大明朝的上层世界

但真正闪耀无穷魅力的,是内城之外,那属于大明百姓的花花世界。当年为了提高京城的实力,朱元璋一声令下,从苏州、松江、嘉兴、湖州等富庶之地,迁来富户三十万,命其永居京城。又在全国范围内,征调工匠轮班到京师的官营厂局服役,城中的固定人口便超过百万。

看那蜿蜒的秦淮河畔,道观、佛寺、官衙、戏台、民居、牌坊、水榭、城门,层层叠叠;茶庄、金银店、药店、浴室,乃至鸡鸭行、猪行、羊行、粮油谷行,应有尽有。河中运粮船、龙舟、渔船往来穿梭,街上街市纵横,店铺林立,车马行人摩肩接踵、彩楼招牌林林总总,好一幅繁华、富庶、热闹的市井生活画面,流动在雨花台、鸡鸣寺、玄武湖、清凉山、莫愁湖、朝天宫、夫子庙……那一系列钟天地灵秀、夺鬼神造化的美景之中

紫禁城中奉天门前,召集百官上殿的钟鼓齐鸣声;

秦淮河上的画舫花船中,名妓才子的浅吟低唱声;

夫子庙前的街市上,商贾百姓叫买叫卖的嘈杂声;

鸡笼山麓的国子监里,过万太学生的朗朗读书声;

还有那码头酒楼中,各国使节商人的外语藩言声,

千百个声音汇成一个声音——江南佳丽地、金陵帝王州

这就是大明朝的都城京师城

这座完全由太祖心意建造的都城,自然充满了太祖皇帝的意志。朱元璋将京城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三个区域,东城是皇城,北城是驻军防区,南城是百姓的活动区域。四十年过去了,尽管市民自发的变迁,已经将这种人为的划分,侵蚀的七零八乱,但越是靠近皇帝的地方,就越严守着祖宗的制度。

到了皇城内,则一切按照礼法、布局严谨,虽一砖一石、也绝无丝毫逾矩乱法之处,历经四十余年没有任何改变

皇城内的核心,自然是大内紫禁城,其次便是皇宫东边的子太子府,因为位于内宫之东,故而又称东宫。

东宫子太子府恢弘尊贵,规制仅次于大内,高于诸王众公侯,体现着此间主人,一人之下,万万人之上的高贵

然而子太子爷的脸上,却已经很久没有展露过笑容了,取而代之的是忧谗畏讥、战战兢兢,虽在书房安坐,心中亦不安稳。

为了让子太子心安,几位东宫的讲官每日轮流为他诵《黄庭》,讲《内景》,今日值讲的是子太子洗马杨溥,他性情儒雅、冲和淡泊,讲些黄老道经最合适不过。

“上清紫霞虚皇前,太上大道玉晨君。闲居蕊珠作七言,散化五形变万神。

是为黄庭曰内篇,琴心三叠舞胎仙。九气映明出霄间,神盖童子生紫烟。

是曰玉书可精研,咏之万过升三天。千灾以消百病痊,不惮虎狼之凶残……”

檀香悠悠,杨溥的声音也悠悠,果然让子太子不再那么焦虑,还露出神往的表情,轻声重复道:“是曰玉书可精研,咏之万过升三天。千灾以消百病痊,不惮虎狼之凶残……小杨师傅,这《内景经》真有如此神奇,可使人白日飞升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杨溥是儒者,子不语怪力乱神,现在为了给子太子解忧,才念些黄老的东西,也没法否认,只好硬着头皮道:“回殿下,臣观古书,常见白日飞升、立地成仙之事,想来或许有高明道士,毕生勤修苦练,得以超脱苦海。”

“真让人羡慕,”子太子体型肥大,双耳垂肩,面似银盆、慈眉善目。其实他才三十六岁,比杨溥还小两岁,但因为肥胖和忧虑,反而显得要比对方老不少:“真想学学啊……”

“殿下切不可生此念,要知道修道成仙只能度自己,于世人无补,”杨溥断然摇头道:“殿下修的是圣道,救的是天下人,这份功德仙道远远无法比拟。”

“修圣道,救天下人?”朱高炽的脸上,浮现出悲哀的神情道:“孤连身边人都救不了,还奢谈什么救天下人?”

“殿下”杨博痛心的望着子太子,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,殿下还没从沉重的打击中走出来

给一位强势皇帝当子太子,很难,要是还有个更优秀、更受宠的兄弟在一旁虎视眈眈,就更是难上加难了。这话绝不是矫情,而是朱高炽十年子太子生涯的真实写照……

虽然早在永乐元年,他就被立为子太子,但朱高炽很清楚,他的父皇想立的是自己的弟弟汉王高煦,而不是自己。这也很容易理解,父皇朱棣是勇武非凡的马上皇帝,年过五十,仍如壮小伙一样,能开硬功、驯丨烈马,远征万里、威震天下

而自己不但是个大胖子,还是个瘸子,连走路都得两个人扶着,更别说骑马射箭了,简直就是个废人,怎么可能入得了父皇的眼?弟弟高煦则不然,不但生得与父皇一样魁梧高大、一表人才、有万夫不当之勇,带兵打仗更是有一套。父皇会偏向谁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事实上,两人的储位之争,从一开始就火星四溅

当初朱棣欲立子太子时,按例征询百官意见,结果武将们清一水支持朱高煦,毕竟大家靖难时并肩奋战,那是一起扛过枪……甚至还一起嫖过娼的铁哥们啊

而文官们则齐刷刷支持子太子,他们的信念很坚定——自古废长立幼,国家必有大乱

双方陷入了僵持,还是解缙一句圣孙,,才让朱棣倾向于立朱高炽。

然而除了外貌和身体,朱高炽在性格上也和父皇截然相反。他性情温和,忠厚仁慈,朱棣却雄才伟略、豪迈千古朱高炽一直很尊敬甚至崇拜自己的父皇,但朱棣还有残暴变态的一面,尤其对建文大臣的残害,令他很不齿,时常出言劝谏,这让朱棣对他很生气。

道理很简单,老子痛下杀手,不就为了你将来能坐稳江山?你坐享其成还想装好人,让老子背负骂名,实在不当人子所以天下人都可以劝谏,就是子太子不能劝谏。但朱高炽还是没忍住劝谏了,结果惹得父皇勃然大怒,准备废子太子

危急时刻,解缙又立了大功,他让京城的名画师做了个屏风,上面画着一头老虎带领一群幼虎,作父子相亲状,然后献给宫里。朱棣闻讯亲自去观看,陪同他的解缙突然站了出来,挥毫泼墨,在屏风上题了首诗:

虎为百兽尊,谁敢触其怒。惟有父子情,一步一回顾,

解缙不愧是大明第一才子,又一次深深打动了皇帝。永乐望着那幅画、那首诗,久久不语,之后便不再提废子太子之事。

朱高煦的期望再次落空,但他也不是没有收获,为了补偿这个屡次被自己放鸽子的儿子,朱棣几乎是无原则的宠爱他——朱高煦不愿就藩,好,那就先不去,跟我远征漠北去打蒙古鞑子吧

朱高煦是属于战场的,在跟随朱棣出征时,表现的非常好,深得朱棣欢心,竟让他自己选择去留之地。这是绝大的恩典了。但朱高煦更绝,他说我哪也不去,就留在京城侍奉父皇。朱棣也舍不得和儿子长久分开,竟同意了他的要求

这下彻底鼓舞了汉王一伙的士气,从此他们大肆联络党羽,广收朝中大臣为爪牙,对子太子党发起了一连串打击

第一个被打倒的,就是解缙出头椽子最先烂,这是一定的。加上解大才子不拘小节,事事为子太子力争,久而久之,皇帝也不喜欢他了。朱高煦看准机会,嫁祸解缙,终于让父皇将其先贬广西,又贬交趾……险些就发配到天涯海角去了。

三年后,皇帝气消,将解缙升为广西右布政使,解缙认为自己重获圣眷的机会来了,便借机进京奏事,其实是想让皇上把自己留下。谁知他路上走得慢了点,等到京城时,朱棣已经巡边去了。解缙只好觐谒了子太子,便怏怏而返。

谁知道此事被汉王侦知,又进谗言说他‘伺上出,私现子太子,径归,无人臣礼,

趁着皇帝出巡,跑到京城偷偷见子太子,然后偷偷回去,说没有阴谋都没人信……这这让朱棣勃然大怒,以‘无人臣礼,罪,将解缙下了诏狱

汉王深谙权谋,这一手把解缙整垮还在其次,对子太子的恶劣影响才是关键。别忘了,这是一个双方动作,当时子太子并没有把自己的恩公、头号谋臣拒之门外,而是与他私下见面,如果解缙有罪,那子太子呢?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