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一四章 被捕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0-1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我能帮你的,就这么多了……”深深看一眼王贤,徐提学用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道。

“多谢宗师”王贤深深一揖,诚心诚意道。他确实要感谢徐提学,不只是提前暗示了他题目,今日他能避开锦衣卫进入考场,也是因为徐提学给开了后门的缘故……王贤是混在监考的官员中提前入场的,因为他有官职在身,单独接受搜查也说得过去。

“还是等他们掩护你出去吧?”徐提学知道,出去这个门,王贤将会面对什么。

“这次不用了,”王贤摇摇头,笑道:“学生不能一直躲下去,总是要面对的”

“你好自为之。”徐提学拱拱手,目送着他离去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院试也是十人一组放人,鸣炮声中,王贤和另外九名同年出了科场,在空荡荡的大院里分外显眼。

要是到现在,还不知道他已经进了考场,那锦衣卫就不用混了,杜百户亲自带人等在科场门口,等了整整一天。望穿秋水,终于看到了王贤的身影。

杜百户们就像枯等恋人一天的少年,竟感到了雀跃和如释重负,马上把王贤团团围住,惊得其余九位考生鸟兽四散。

“姓王的,叫我们好等啊跟我们走一趟吧”杜百户上下打量着王贤,这次可不能让他跑了。

“凭什么?”王贤既然决定出来,就知道必然是这种情况。空荡荡的院子里,虽然被十余名锦衣卫围着,他的声音却出奇的沉稳。

“凭什么?凭我们是锦衣卫,抓你个芝麻官还要理由么”杜百户断喝一声道:“带走”

手下就要给王贤套刑具,他们恨极了王贤,给他准备了一套‘金步摇,,这种锁链从头披到脚,手脚全铐在一起,两只脚镣间被锁链牵着,只能一步一步挪动,走起路来就像女人的金莲碎步,因此得此雅名,但却是不折不扣的折辱。

却听王贤淡淡道:“我已经是生员了,按例不得用刑具。”这也是他要冒险进考场的原因,虽然都说是穷秀才、酸秀才,肯定没有未入流的杂职官混得好,但在社会地位上,却恰恰相反。

官员队伍多途并举,泥沙俱下,尤其是未入流的杂职官,大都出身卑微,地位低下,锦衣卫随便打杀也无妨,没人会放在心上。而秀才则不然,有了这个身份,你就被承认是士大夫的一员,虽然是最底层的士,但谁也不会否认你是读书人,这是质的不同。

大明朝优待读书人,士大夫可杀不可辱,朝廷规定,在没革去功名前,不得对秀才用刑,不得上刑具,这是天下皆知的。

锦衣卫旗校不禁动作一滞,回头望向杜百户,杜百户也不禁有些踯躅,想不到王贤进去一圈,竟然摇身一变成了秀才。要是一般的秀才,还敢跟跟锦衣卫大爷摆谱,肯定要日他祖宗。但王贤可不是一般的秀才,他是武当教和浙江按察司力保的人,还是不要节外生枝、授人以柄了。

“是咱们疏忽了。”杜百户垂下眼皮冷冷道,当务之急,是将王贤押回千户所,关起门来还不随便蹂躏?何必急在一时?“你不反抗,就不用上刑具了。”

王贤点点头,便在数名锦衣卫的包围下,缓缓往栅门走去。

栅门外,灵霄目睹了这一切,就要翻过栅栏去救他,却被闲云死死拉住道:“仲德早晨怎么跟你说的”

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灵霄想起早晨,王贤的千叮咛,万嘱咐,这才没有发飙。

“相信仲德,他说没问题,就一定没问题。”

“要是有问题呢?”

这是闲云几个月来,第一次出门,一个冬天不见阳光,一张脸白的吓人,但那双眼睛却恢复了锐利:“为兄闯不进锦衣卫的诏狱,区区一个千户所的牢房,还挡不住我”灵霄这才放下心。

隔着栅门,锦衣卫便看见武当教的一于人在外头,自然如临大敌。刀出鞘、弓在弦不说,竟将刀架在王贤脖子上,以防这群牛鼻子劫人。

栅门外,本来就人山人海,都在等着院试结束、考生出来,此刻却见到锦衣卫剑拔弩张的场面,呼啦啦全都退到一边,还站着没动的闲云灵霄和一于武当山道士,登时无比显眼。

闲云少爷身形一动,拦住了锦衣卫的去路,他身上穿着永乐皇帝御赐的白色麒麟服,手持七星宝剑,目光冷漠的吓人。

“你是孙真人的孙子吧,”杜百户对这群屡屡坏自己好事的家伙,自然了若指掌。他推开左右,让自己的脸露出来,毫不示弱的盯着闲云道:“要劫锦衣卫的人犯么?别给你爷爷惹事儿”先把一顶大帽子给他扣上。

闲云根本不搭理他,手缓缓搭上剑柄,就一个动作,便把锦衣卫吓得纷纷举起刀箭,对准了一干道人。

“你们敢射么?”闲云缓缓抽出雪亮的宝剑,语带嘲讽道:“不怕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“放下兵刃”杜百户闷声下令,给他们十个胆,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,伤害孙真人的孙子。

“但我敢杀了你”谁也没看见闲云是如何出剑,那柄三尺青锋便如流星般直刺杜百户的咽喉,他和众锦衣卫甚至毫无反应

动如流星、静若处子,剑锋刺到杜百户皮肤上的汗毛,才倏然停下,便稳稳抵住了他的咽喉。

“大胆”“快住手”锦衣卫们惊慌的喝声才响起来。

“我孙闲云对真武大帝发誓,”闲云根本不理他们,只把凌厉的目光盯着杜百户,字字如刀道:“若我这兄弟少了一根汗毛,孙某必将让你和你那千户,以、命、相、抵”

“你敢威胁我?”杜百户的脸色,难看的吓人。

“是的。”闲云缓缓点头,长剑微微一晃,割下杜百户颌下长须,回鞘,冷冷道:“我说到做到,不然叫我神魂俱灭”道家认为,人的肉体不是本源,灵魂才是,故而身体死了,灵魂还可以借尸还魂,但人要是神魂俱灭了,就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,这是道家最重的毒咒了,说出来,那是拼了命也要做到的。

杜百户脸上的愤怒,渐渐掺杂了恐惧

他也是练武之人,知道方才孙闲云亮的这一手剑法,已经到了剑道宗师的境界,被这样一个高手惦记着,绝对无法让人愉快,何况这个高手,还是武当教的少掌教

“哼”见闲云收起剑,杜百户感觉压力大减,本想说几句找回场子,却提不起劲儿头,知道气势被对方压倒,他狠狠的一甩袖子,丢下句,“我们走着瞧”便带着手下撤离了。

“小贤子”灵霄看着王贤被抓走,心里感觉像被撕裂了一样,一下就哭出来道:“你可不能有事”

王贤朝灵霄笑笑,做了个放心的手势,便被锦衣卫塞上了马车。

一段插曲,没有影响结果,王贤还是被带回了锦衣卫千户所。

“下来吧”一个锦衣力士,一把将他从马车上扯下来,亏着王贤身手敏捷,才堪堪站住,没有摔个大马趴。

稳住身形,他扶正官帽,便见院子里布满了锦衣力士,两侧的厢房里里传出一声声惨叫,令人毛骨悚然。一个穿黄色飞鱼服、生一双金鱼眼的锦衣卫首领,站在正屋月台上,睥着自己。

“你就是王贤?”那首领正是许千户,他负手腆肚站在那里,眼神就像在看蝼蚁一样。

“正是下官,这位大人请了,不知传下官来前何故?”王贤缓缓施礼道。

“你不是不知道,你是明知故问。”许千户冷哼一声道:“我问你常在是怎么死的?”

“常在?”王贤一脸迷茫道:“下官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“他还有个名字叫何常。”杜百户道。

“何常下官认识,他是一名死囚,现在应该已经被处决了。”王贤故意把语速放慢道。

“你别想拖延时间,进了千户所,就叫天天不灵、叫地地不应了”许千户冷笑一声道:“你不用装傻,何常就是常在,你肯定知道,而且他也是你杀的”

“下官确实不认识此人,而且就算何常,也是被解到了按察司大牢,下官根本接触不到”王贤辩解道。

“就知道你不会承认。”许千户冷冷笑道:“不过不要紧,咱们锦衣卫还没有撬不开的嘴”说着咧嘴一笑道:“正好今日新添了几道点心,便宜你小子尝尝鲜吧。”

说完,他便让人打开一扇厢房的门,惨叫声登时大了十倍,还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。

“这道点心叫驴打滚,驴打滚吃过么?就是把年糕往黄豆面上一滚,这道点心也是这意思。”许千户让人把王贤带到那间点心房门口,便见里头一口青烟直冒的大缸,缸里头盛满了黄豆大小的石子,每一粒都被烧得乌突突、热气灼人。两个差役用铁锨,将缸里的石子铲出来,洒在地上,一股股灼人的热浪,便顶的人站立不稳。

石子一落地,那边两个差役,便将个被困住手脚的男子,丢到了上面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