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一零章 老娘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0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啥麻烦?”老老娘从桌上簸箩里,拿起鞋底子,一锥子一锥子纳起来。这是老老娘缓解紧张的方法,就像有人紧张时会喝水、有人紧张时会啃指头,老老娘更中意那种尖锥刺入厚鞋底的刺激感

“应该是为何常的事儿。”王贤低声道。人可以不信善有善报、恶有恶报,但不能不信因果——锦衣卫此番前来,是因为何常之死,何常之死因为他想找王贤报仇,他之所以要报仇,是因为王贤把他送进监狱;王贤之所以把他送进监狱,是因为他陷害了王兴业,让王家的日子过不下去;而王兴业之所以会被陷害,虽然看似是无妄之灾,可要是没跟李晟结梁子,那货也也不一定会给何常出主意,以何常那种简单的脑袋,根本参不透官场的玄机,更没有陷害他的能力。

而王兴业和李晟的梁子,是从他抢了人家心仪的姑娘开始,可倘若不结这个梁子,这世上就没有王贤……虽然有点绕,但至少让王贤明白了,由他来面对今日的危局,也算理所应当。

老老娘对何常的事情了解不多,只知道那货突然摇身一变,锦衣还乡,又突然莫名其妙死掉了。但以老老娘对自己男人和儿子的了解,却也能猜到八成是他们先下手为强了。

现在见锦衣卫来登门算账了,老老娘便知道自己猜对了。但她并没有像一般妇女那样惊惶,因为她知道嫁给那样的男人,生出这样的儿子,就必须时刻做好准备,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。就像五年前那次一样,她知道自己要做的,就是接受、忍耐和支撑

都说男人是家庭的顶梁柱,但在最危急时,支撑一个家的,往往是女人……

“别哭丧着个脸”老老娘的鞋底重重敲在王贤头上,大声训丨斥道:“咱家再惨能惨过当初?当时你爹蹲大牢,你躺着跟死人一样,咱们不一样挺过来了”说着霸气的一挥手道:“最坏也坏不过上次,还有啥好怕的”

王贤一想也是,点点头,又听老老娘沉声道:“何况我儿今非昔比了,你把自己当死人,跟他们拼了,也不一定非死不可”说着一双圆睁的眼睛,深深望着儿子道:“就算是非死不可,也得拉上几个垫背的,男子汉大丈夫,人死屙朝天,放心大胆去吧,老老娘给你收尸”

林清儿和小白菜听了,险些晕过去,她们这种大户人家的小姐,实在没法根上老老娘的思路。但知子莫若母,只有老老娘最清楚王贤最需要什么,她能给他破釜沉舟的勇气

果然见王贤重重点头,推金山、倒玉柱,给老老娘磕了三个响头,然后毅然决然转身而去。

“等等”王贤刚走到天井里,林清儿追了出来,他刚转过身,便见她如乳燕投林,扑到了自己怀里。

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王贤轻轻吻一下她白瓷般的额头。

林清儿仰起头,大大的眼睛里溢满了泪水,脸上却带着笑容,写满了认真道:“我想告诉你,我和娘一样,做你的支柱,不拖你后腿”

“嗯……”王贤的心肝,都被满满的感动占据,他也不管场合了,捧起林清儿吹弹得破的小脸,便痛吻下去。林清儿起先还挣扎,但旋即便不管不顾的回应着他,两人热烈的吻着,看得跟出来的几女都呆了。

院中落英缤纷,一对人儿在热吻。

玉麝捧着滚烫的小脸,目不转瞬的看着。心说,少爷能这么亲亲我啊?不用这样,随便亲亲就好……

银铃捂着眼,心说好羞人啊,小谦要是这样,非踢死他不可……要是他当众的话。

小白菜别过头去,没羞没羞,林姑娘不是大家闺秀么?怎么能这样呢?一定是那坏人强迫的,嗯,一定是?我怎么腿有点软,心好慌……她罗裙下的两条白皙而优美的腿,悄悄交错摩擦起来,脸上更是滚烫滚烫,能把鸡蛋都烫熟

灵霄瞪大眼看着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两人又没练过内功,怎么气息如此悠长?莫非是传说中的渡气?

良久,王贤才放开星眸迷离、樱唇微微发肿的林姐姐,大步离开了后院。

二进院子里,醒来三个多月的闲云少爷,已经开始恢复练功了,当然还需要些时日,才能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。

此刻他盘膝坐在床上,却没有开始运功,因为横云子几个正在小声跟他报告,与锦衣卫发生的冲突。末了,横云子那张粗豪的脸上,挂着忧虑之色道:“掌教师公肯定也不愿意,与锦衣卫发生冲突,毕竟那锦衣卫都指挥使纪纲实在太凶横,保不齐他会怎么报复。”

顿一下,见闲云没有说话,横云子暗道,看来少爷要比大小姐理智多了,便趁热打铁道:“少爷还是劝劝大小姐吧,咱们还是少管这闲事,为了个王贤给武当山树一大敌,实在是不智。”

“嗯。”闲云点点头,几个道士见他通情达理,顿时马屁如潮,却见他缓缓下地,穿上靴子,然后走到墙边,将佩剑取下来。

“少爷,您这是要于啥?”横云子几个大惊失色,忙把他拦住道:“您的功力还没恢复呢”

闲云缓缓道:“我也不勉强你们,但你们也休想拦我。”

“少爷要去于啥?”横云子几个惊道。

“去保护他,”闲云淡淡道:“让开。”

“少爷……”横云子几个,仗着闲云少爷向来好脾气,想把他拦下。

“让开”见他们挡道,闲云突然舌绽春雷,怒瞪着几个道士道:“我劳动不起你们,自己去总可以了吧”

“这……”几个道士忙道:“万万不可我们去就是”心中难免呻吟的,怎么兄妹俩一样长不大?

“劳动不起”闲云冷哼道:“万一再给武当山树一大敌怎么办?”

“没问题,咱们怕过谁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”道士们忙表决心道,这时候前头说大小姐来催,其中四个忙拔腿就往外走道:“少爷放心,我们保证他一根汗毛都不会有失”

“唉……”看着他们急匆匆去了,闲云终于不再坚持,他重新盘腿打坐,缓缓道:“他衣不解带照顾我一冬天,虽然是吃喝拉撒的小事,但已经胜过亲兄弟。”

“是。”横云子几个肃然起敬道:“少爷早这么说,我们不就明白了。”

“现在知道也不晚。”闲云闭上眼,加紧搬运周天,求人不如求己,他得赶紧恢复实力。

灵霄留下五个道士看家,自己带着另外四个,护送王贤往臬台衙门去了,她小脸一直紧绷着,目不转睛的盯着王贤,唯恐一眨眼,他就被锦衣卫抓走。

但她真不是杞人忧天,因为王贤家门外,已经布上了锦衣卫的暗桩那卖杂货的小贩,街上游逛的无赖,都是锦衣卫的探子,随时关注着王家的一举一动。

被锦衣卫给盯上,压力真的很大,但王贤并不后悔,如果当初不当机立断,于掉何常,自己肯定要被他折磨的家破人亡,而且是叫天天不灵、叫地地不应。至少现在,还有闲云和灵霄护着自己,周臬台也不会袖手旁观。

人生就该他娘的先下手为强,下次遇到这种情况,他还会该出手时就出手,就像老老娘说的,男子汉大丈夫,人死鸟朝天,爱谁谁

王贤突然意识到,每个牛逼闪闪的人物,基本上都有个英雄母亲,自己虽然不够牛逼,但老老娘绝对称得上英雌了。王仲德,不要给老老娘丢脸呀

一路上胡思乱想,马车平平安安到了臬司衙门,张佥事径直把他带到臬台大人的签押房。

签押房里,周新双眉紧蹙,心情沉重的阅看一份份状纸,眉宇间的怒火越积越浓,经久不散。直到长随的禀报声,把周新从愤怒中拉回来,他才吐出长长一口浊气,沉声道:“有请。”

等王贤的时候,他不禁又把目光投回到那一份份状纸上。一个月来,臬司衙门就不断接到百姓的控状,这写状纸有的来自杭州城内,也有的来自远郊乡村,控告对象几乎都是锦衣卫镇抚司浙江千户所。这都是浙江老百姓,和着血泪写成的控诉啊,张张泣血,字字含悲,看得周新怒发冲冠,直欲拍案长啸

何止是他?任何有良知的人,在闻听这些惨剧后,都会拍案只是还得看敢不敢对凶手拍案?还是关起门来自己拍?

现在,老百姓把他当成救星,期待着他来拍案,是因为他嫉恶如仇、不畏强权的性格,是因为他过往执法如山、维护正义的经历就像当初他上任时,浙江老百姓说刂廷派了冷面寒铁来,我们就有活路了。,今天,百姓们在再一次走投无路之际,又想到了向他求救,他岂能见死不救?

然而,在这雪片般飞来的状纸面前,周新却感到了为难,他迟迟不肯表态,很多人都说他不鸣则已、一鸣必定惊人,但其实他真是举棋不定了。

等他再次从内心的矛盾中挣扎出来,便见王贤早就立在那里,调整下心情,周新轻声道:“坐下谈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