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零四章 你摊上了大事儿了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0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来到客厅时,厅里已经掌灯了,一扫见,第一眼竟没看着人。再看时才发现,蒋知县一身便服,竟俯身跪在堂下

“哎呀,大老爷这是于什么?”王贤一脸惊讶的过去,把他扶起来:“你们老家兴磕头拜年么?”

蒋知县险些一口老血喷出,他盼星星盼月亮,终于盼到了王贤的身影。那一刹,他心里真叫个百味杂陈,既想朝王贤咆哮,我怎么说也是本县正堂,你怎么能如此折辱于我?又想抱着他的腿,哭着求他放条生路……

终究,王贤还是费劲的把老蒋拖起来,按在椅子上。蒋知县坐在灯影下,气色显得愈加灰暗,扶着椅子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,抬头便见王贤一脸关切问道:“怎么,病了?”

蒋知县满嘴苦涩道:“头疼,一半是受了风,一半是被吓得。”

“谁敢吓大老爷?”王贤双手一撩衣袍下摆,意态潇洒的坐在一旁椅上:“大老爷说笑呢。”

蒋知县心里暗骂,明知故问,不就是你个小王八羔子么等到现在,他也没心情绕弯了,直截了当道:“王大人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求您念在往日的情分上,饶过我这一次吧,我保证……”

“蒋大人什么意思?”王贤一抬手打断他,淡淡道:“我刚回来,正想问问县里一向情形如何?”

“这……”王贤连番造作下来,蒋知县已经笃信自己要大祸临头了,把心一横,坦白从宽道:“其他还安好,就是一些人撺掇着,想把县立粮号、盐号收归县里所有,再将经营权买扑出去。”所谓买扑就是承包,买扑人出钱购买经营权。

“原先的合股不好么?”王贤皱眉道:“官府保持对商号的控制权,也会获得更多的分红。”

“官府和商人搅合到一起,有些于碍物议。”蒋知县小声道:“毕竟我朝对商人的态度,大人也是知道的……”

“嗯?”王贤冷哼一声。

“是……”蒋知县套出手帕,擦擦冷汗道:“是那些个被大人排除在外的大户,不甘心就这么靠边站,才想了这么一出,要我收回商号后,转包给他们……”

“你怎么就那么听话?”王贤打量着他。冷声道:“怎么说也是一县正堂,当初信誓旦旦对魏大人保证,只要在任一天,就一切保持不变,这话是不是你说的?”

“是、是、是……”蒋知县吃了黄连似的,苦得泪都出来了:“是我对不起魏大人,对不起王大人你,可我也是迫不得已,不那么做,那些人就要整我啊”

“怎么整你?”

“他们手里有我的把柄,”蒋知县咽口吐沫道:“我若是不听他们的,他们便叫我身败名裂。”

“什么把柄?”王贤追问道。

“这……”蒋知县是万般不愿启齿,却又别无选择,只好吞吞吐吐道:“我当初中举人,是冒籍来的……”

“你不是云南人氏?”王贤略略吃惊道。

“不是,我是江西九江府人氏。”蒋知县颓然摇头道:“但我出生在昆明,家父是黔国公府上的一名属官,我生在云南,长大后回江西读书,但江西的读书人太多、科举太难。屡试不第后,家父帮我在云南办了军籍,这样可以在云南投考,那边读书人少,朝廷为了安抚边疆,录取名额却不少,我过去后也算是鹤立鸡群,不费力就中了举人……

对这里头的道道,王贤表示很理解,高考移民么,原来自古就有之……但就像高考移民一旦被查出,会被取消录取资格,冒籍被查出来,也要被取消功名的,那些当了官的,自然也会被一撸到底。

“我自问会说云南话,又在浙江当官,应该不会露馅。”蒋知县郁闷道:“但我那浑家是大嘴巴,竟跟人说我老家是江西的,说者无心、听者有意,被人家顺着打听过去,结果发现我在江西应过试……”说着满眼是泪道:“王大人,王兄弟,你说他们拿着个把柄捏我,我能反抗么?”

“唉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王贤突然又想起另一句俗话: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,不禁暗叹道:‘古人真扯淡,横竖都是理啊。,

“他们都指使你于什么了?”定定神,王贤把悲伤逆流成河的蒋县令拉回来。

“就商号的事儿……”蒋县令小声道。

“朝廷会为这种事查你?”王贤往椅背上一靠,冷冷道:“你应该很明白,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我你要是不说实话,我也只好公事公办了”

“是。”蒋县丞涕泪横流道:“大人救我,我什么都说”说着又要跪下。

“别介。”王贤摆摆手道:“你坐着说话,我没压岁钱给你。”

“是……”蒋县丞瘪瘪缩缩的应道。

“说说吧。”王贤幽幽一叹道:“别让我再问了。”

“唉……”犹豫好一会儿,蒋县令小声道:“贱卖官田……”

“嗯?”王贤眯眼看着他哼道。

“盘剥灾民……”蒋县令的声音更低了。

“还有呢?”王贤缓缓闭上眼,‘不用我提醒了吧?,

“还有就是……”蒋县令是虱子多了不咬,把自己这半年来,半推半就于的那些事儿,竹筒倒豆子,交代了个明明白白。

“还有呢?”王贤闭目问道。

“真没了……”蒋县令苦着脸道:“我就算于尽坏事儿,也得一件件的做,这才大半年功夫,真于不了太多事儿

“好吧。”王贤心说,这些也够他脑袋搬家了,便啪地一声打个响指,倒把蒋县令吓一跳。还没回过神来,便见屏风后转出吴小胖子,手里还捧着个托盘。

吴为面无表情的将托盘,搁在蒋知县手边的茶几上,上面摆着一摞墨迹未于的供词,还有一盒印泥。

蒋知县面色大变,这是要让他签字画押啊

“大人……”蒋知县哀求的望着王贤:“别……”

“别激动,这只是为了防止你再反复。”王贤轻声安慰道:“只要你以后都老老实实,我保证你平平安安。”

“真的?”蒋知县可怜巴巴道。

“真的。”王贤点点头,温声道:“来,我的耐性是有限的。”

“是。”蒋知县把心一横,颤抖着拿起笔来,蘸蘸墨,写下自己的名字,又按了手印。

王贤点点头,吴为便吹于墨迹,将状纸收起来。

“大老爷,还没吃饭吧。”王贤那张阴沉的脸,竟渐渐笑容灿烂起来,亲切问道。

“没。”蒋知县小声道,不知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。

“那正好,后面刚开席。”王贤亲热的拉着他的手,笑道:“大老爷不嫌弃就在这儿用点吧。”

“不嫌弃,荣幸,荣幸。”无论如何,从阶下囚成为座上宾,总是件好事。魏知县忙挤出一丝笑道。

“哦对了,忘了大人还头疼。”王贤促狭道。

“好了,全好了”魏知县忙笑道:“我现在能吃下一头牛”

“哈哈哈,那太好了,”王贤这才不再捉弄他,揽着魏知县的脖子,大笑着往后面走去:“去年一别,今日终有机会重聚,定要不醉不归。”

“当然,当然。”蒋知县很不习惯他突如其来的热情,但也只能任其圈着脖颈,跟着他往后走。小声问道:“现在大人可以说了么?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朝廷到底要查我什么?”蒋知县快要被这个问题憋死了。

“这个么……”王贤故作神秘的笑笑,心说,我也不知道啊……但面上还得一脸高深道:“过去的事儿,就不要提了。总之把心放在肚子里,一切包在兄弟身上”

“多谢大人……”蒋知县感激涕零,心里却快要憋爆了,到底他娘的啥事儿啊

可王贤就是不告诉他,转眼到了后厅,见知县大人来了,众人忙起身相迎。

一番推让之下,王贤坚持让蒋知县上座,自己紧挨他坐下,端起酒杯道:“大老爷能来,兄弟实在是受宠若惊,我们一起敬大老爷一杯,祝大老爷官运亨通,长命百岁”

“多谢多谢。”蒋知县只好把疑问埋在心底,提起精神与众人应酬。

酒过三巡,陆员外继续讲起运社的筹备工作,已经基本就绪,唯独资金仍不到位,他苦着脸道:“运社初期的本钱太高,几家凑不出那么多现银,不得已,想卖掉粮号的股份,全力维持运社运转,恳请大老爷同意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蒋知县说着,目光看向王贤,等他发话。

“我出个两全其美的主意如何?”王贤笑道:“你们的股份不如由县里买下来,县里完全拥有粮号,然后转包出去,每年固定收钱,也可避免物议。而陆员外你们,也能有钱维持运社,怎么样?”

“好主意”就是王贤让他白送,蒋知县也没二话。然后才小声问道:“得多少钱?”

“知道县里不容易,也不要县里出钱,”王贤笑道:“今年粮号的利润还没分吧?就拿县里应得的部分,买下陆员外他们的股份吧。”

“好……主意。”蒋县丞浑身肉痛,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那可是十万两银子啊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