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章 空城计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0-0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蒋知县这一句,算是彻底捅开了窗户纸,员外们纷纷丢掉节操,开始你一言、我一语的商量起来。

起先还商量怎么跟王贤去谈,但没两句就说到,那帮商人正派人在码头扎彩楼,似乎要搞个欢迎仪式。众员外便一致认为,咱们也得搞一个。于是就到时候该怎么迎接、如何拍马屁的事宜,展开了热烈的讨论。

见一场大战前的筹备会,就这样变成了马屁会,而且对象还是个不入流的小官,季主薄不禁暗叹,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儿?

初二这天上午,众员外带人早早来到码头恭候,谁知商人们来的更早,已经在彩楼下彩排开了,他们雇了几十个乐户敲锣打鼓,还有持着乐器花篮的妓女,舞狮子的艺人,跟开庙会似的。

员外们也有准备,但时间太短太仓促,规模上小了很多。

“赶紧把锣鼓敲起来,咱们要用气势弥补人数”于员外吩咐自己这边的戏班子。

于是员外们这边的彩楼下,十几个乐人开始卖力的敲锣打鼓,也舞起了狮子。

两座彩楼下便唱起了对台戏,引得富阳百姓纷纷围观,纷纷打听道:“这是要唱戏么?”

“不是唱戏。”因为有开饭馆的兄弟,朱大昌消息灵通,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道:“这是咱们县的官绅富商,在准备迎接王老官人和王官人返乡省亲呢。”

“省亲是什么意思?”大部分人。

“省亲都不懂?”朱大昌优越感大增道:“告诉你,就是回老家探亲的意思。”

“探亲就探亲吧,还省亲,”众人笑道:“你个杀猪的拽什么文?”

“这就是你们不懂了。”朱大昌却理所当然道:“如今王家是官宦人家,高贵着呢,日常用词自然不能跟咱老百姓混为一谈。”顿一下道:“比如咱们说‘吃饭,,人家官人家却说‘用膳,;咱们说睡觉,,人家说‘就寝,;咱们说屎,,人家说‘更衣,。”

“瞎说,拉屎怎么会成了更衣呢?”众人不信道。“不嫌臭得慌么?”

“笨,官人家的茅房怎么会臭,比你家闺女的屋还香。”朱大昌知道什么?信口胡咧咧而已:“人家就是在里头更衣,出来也是香的。”

“我看你也是外行,官人家多讲究,怎么可能在茅房里换衣服呢。”众人却是不信的,但有一点他们深信不疑,那就是王家——真的大富大贵了

好吧,他们对富贵的标准忒低了点儿,但不妨碍他们感叹,当年王家是何等落魄,如今是何等风光。感慨自己亲眼看着他们父子两代奋斗起来,谁说太平盛世读书才有出路,人家两父子就没读书,不一样混得风风光光?

有道是眼见为实,但其实我们看到的东西,往往是有欺骗性的。

老百姓看到富阳县的官绅如此隆重迎接王家父子,就认为那爷俩混得极好。殊不知爷俩混得都算不上,更别说极好了。眼前这幕之所以会出现,那是官绅富商激烈斗争的结果。这会儿,双方更是毫不掩饰的针尖对麦芒呢

为了在气势上压倒对方,两边都在卖力的敲打吆喝、呼朋唤友,每当有士绅或商人赶来,加入一方阵营时,那一方就会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,好似多一个人就会多一份气势似的

快到辰时,李员外和他侄子李寓来了,士绅们的欢呼声顿时高了数倍。李家可是富阳大户的主心骨,他们来了,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,大家心里就不慌

谁知那边,商会的人也高叫道:“李会长,来我们这边啊,您可是我们商会的领袖啊”

“瞎说八道,李员外是我们的老大”

“李会长可是我们丝业会长”

两边竟然争抢起来,但其实谁都觉着,他还是会到士绅那边,毕竟人家是多少年的老伙计了,根子在那儿呢。

然而没想到的是,李员外左右为难了一会儿,竟朝士绅们抱抱拳道:“抱歉诸位,某现在是丝业商会的会长,不能不过去……”

士绅们登时傻了眼,商人们却兴奋的欢呼起来

看着商人们簇拥李员外,回到对面的彩楼下,士绅们的脸色都难看极了,这是大战在即,上将临阵投敌啊士气一下跌倒了冰点……

“真想不到,原来李员外早就是他们的人了”士绅们怒道:“亏我们那么信任他”

“怪不得,昨天他不肯来县衙,”于员外黑着脸道:“原来早就打算改头换面”

“竟然不打招呼就这么变节了”员外们真是气坏了:“这下咱们骑虎难下了,他却成了商号的领袖”

“李家是高官显贵,却甘心与商人为伍,丢人不丢人”有人一脸痛惜道,心里却大喊着‘带我一个,

那厢间,李员外对昔日伙伴们的骂声充耳不闻,他已经进入富阳商界领袖的新角色,大声向商人们讲解待会儿注意的事项。商人们听得很是认真,明朝开国以来,商人就各种靠边站,到现在处境虽然大大改善,却依然上不得台面。所以李员外能站过来,让他们感到无比振奋,甘心让他当老大。

李员外心中也是暗暗自得,跟那些笨蛋不同,李家吃一堑长一智。去年他们囤积居奇,险些被王贤搞得倾家荡产,还落了一身埋怨,老爷子气得大病一场。

李家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,李员外便写信给京里做官的兄弟,想让他出手整治一下魏知县。在他看来,王贤纯粹是为虎作伥,只要魏知县倒了,王贤也就随意揉捏了。

他兄弟便找到吏部的同年,想看看有没有法子黑了魏知县,谁料吏部的同年告诉他,魏知县已经高升了,不日就会进京入翰林院,前途一片光明最好不要与他结怨

同时他兄弟信里,还有个让人震惊的消息——王贤竟然被吏部天官亲点为浦江典史,不管这背后有什么故事,这小子都已经进入朝廷的视线了,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。

是以王贤离开富阳之后,李员外虽然一直在挑头闹,同时他又和商会私下接触,就是怕那小子杀回马枪,自己也有个退路。结果王贤就真回来了,一得到消息,他就当机立断,接受了丝业商会会长一职,并带着侄子、备了厚礼去杭州向王贤谦卑道歉,终于取得了王贤的谅解。

士绅们却信了他的话,以为他只是去探探口风,当商会会长也不过是麻痹对方。孰料假作真时真亦假,他竟然在关键时刻,真站在商人一边了

码头上,商人们气势如虹,士绅们却如霜打茄子,彻底被压住了。

辰时中,王家父子的座船,缓缓驶入富阳码头。船上人看到岸上扎起了彩楼,楼下站满了人。还有锣鼓声声、唢呐阵阵,真是热闹非凡。

“今天有社戏么?”老娘问一声身边人。

扶着她的林清儿掩口笑道:“这才年初二,哪有戏看?”

“那这些人在于啥?”老娘问道。

“接我们的。”王兴业像大尾巴狼一样,缓缓捻须道。他看到许多相熟的面孔,其中好些人原本是他得仰望巴结的,如今却颠倒过来仰望他、巴结他。这是两年前在盐场晒盐时,他决计想不到的。

“怎么看上去,像是两拨人呢?”老娘又一看,发现了奇怪之处……人群以彩楼为界,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拨,一拨人多一拨人少。

“咳咳,不然怎么体现是各界人士呢?”王兴业咳嗽两声,转而小声问王贤道:“没问题吧?”

王贤正和新儿玩耍,小侄女一岁多点,粉粉嫩嫩,叫人爱不释手。他闻言笑道:“人都来了,能有什么问题?”

“也是。”王兴业点点头,暗骂王贤一声道:“现在可以『垠我说,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了吧?”

“我说了,真没办法。”王贤苦笑道:“我现在都不是哪个衙门的人,让我如何下手?”

“真的?”老爹闻言惊呆了,要不是码头上那么多人候着,他早就用鞋底抽上了,低喝道:“你个小王八蛋,原来是空口白牙的吓唬他们”

“是啊。”王贤摸着新儿的小手,不负责任道:“我就是说说而已,信不信由他们。”

“原来是诸葛亮的空城计计”老爹恍然道,刚要大赞,却面色一变,怒道:“司马懿疑心病重,才会上当。要是他们不吃你这套呢?”

“那就天下雨娘嫁人,随他们去吧。”王贤耸耸肩膀道:“要用空城计计么,就必须做好被人家不费吹灰之力进城准备。”

“你个小疯子”王老爹哭笑不得道。

“呵呵,父亲大人息怒。”王贤亲一口新儿,笑道:“不管黑猫白猫,抓住老鼠就是好猫,看起来,他们这不都信了?”

其实王贤的空城计计,是诸葛亮的升级版,诸葛亮那个,是建立在司马懿的性格弱点上,但王贤这个,与其说是空城计计,不如说是威慑力。其实更像是当年霍去病单骑入敌营,赤手空拳收服匈奴人

虽然两者无法相提并论,但靠的都是过往的辉煌战绩,由此建立起了强大的心理优势霸气四射之下,才会让让对手胆寒,继而臣服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