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九七章 过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0-0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大小姐也知道,几十万民夫在咱们山上大兴土木,掌教师公实在没法走开。”那领头的道士一见了灵霄,就像老鼠见了猫,大为紧张道:“所以叫我们来,看看少爷和大小姐……”

“然后呢?”灵霄的笑容渐渐敛去,小嘴却嘟起来。

“然后看看大少爷的情况。”道士说着拉过身后一个老道道:“先让云南子师伯给大少爷看看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灵霄这才点点头,对老道士还算客气道:“白胡子师伯,你快去看看我哥吧。”

“好好。”老道士宠溺的看着灵霄道:“大小姐请带路。”

“跟我来。”灵霄便带着一众牛鼻子进去了,倒把王贤晾在外头。王贤挠挠头,也跟着进去。

房间里,老道士给闲云号了脉,也说情况还不错,等他自己醒过来就好。“这段时间先不要动了,等少爷醒了再说。”

“跟没说有啥两样……”灵霄撇撇嘴道:“还有别的事儿么?”

“大小姐已经下山快一年了,是不是该回山了。”为首的道士小声问道的。

“这是你的意思,还是我爷爷的?”灵霄看他一眼道。

“是掌教师公的意思……”

“你让他自己来跟我说,别人带话不算。”灵霄断然道:“回去告诉我爷爷,我得守着我哥哥,不回去”

“大小姐……”为首道士硬着头皮劝道。

“少废话,”灵霄小脸一绷道:“不然我让小贤子饭都不管,就把你们撵走”

“大小姐你误会了”为首道士陪着笑道:“掌教师公的意思是,如果大小姐实在不想回山,就让我们留在这儿,保护大小姐和公子。”

“用不着”灵霄却气哼哼丢下一句、

“用得着用得着。”自从得罪了明教和锦衣卫,王贤就寝食难安,他坚持想考秀才,未尝不是给自己增加一层保护的意思,尽管这种保护聊胜于无。

王贤正愁着没处找可靠的高手呢,忙出声道:“诸位只管留下,我这就让人收拾住处,日后好吃好喝,绝不慢待

“你怎么又瞎掺和?”为首道士受气朝王贤撒,瞪着他道:“怎么还不走?”

“这是我家,我能去哪?”王贤笑道。

“你家?”道士们糊涂道:“你不是讨债的么?”

“是啊,没听说过,儿子是爹娘的讨债鬼么?”王贤笑道。

“你不是说,你是他大哥的二弟,姐夫的小舅子么?”道士们又问道。

“笨蛋,那不还是他么?”灵霄大感丢脸,朝王贤气呼呼道:“小贤子,你这个叛徒”一跺脚便跑掉了。

“你真是王贤?”众道士面色不善的打量着王贤:“那刚才为何戏耍我们?”

“诸位道长凶巴巴,在下怕挨揍啊。”王贤苦笑道。

“现在一样揍你”为首的道士举着醋钵大的拳头,恶狠狠道。

“现在不能揍了。”王贤却不吃他那套,笑道:“不然谁留你们住下?”

“呃……”道士们一想也是,大小姐已然不许他们呆这儿,要是再把王贤惹到了,那可真没办法了。为首的道士倒也痛快,对王贤道:“那好吧,咱们扯平了……”

“好,扯平了。”王贤笑道:“你们都知道我叫什么了,公平起见,是不是也自我介绍一下?”

“贫道横云子。”为首的壮硕道士打个稽首道。

“贫道白云子。”一个胖道士稽首道。

“贫道黑云子。”一个瘦道士稽首道。

“……”一共八位道士,除了那老道之外,七个都是一二十岁的年轻人,应该都是高手…王贤自然不是靠目测的,他是基于两点推测出来的,一者,孙真人敢放宝贝孙子一人下山历练,说明闲云的功夫很高,那么教他武功的孙真人,自然更厉害。那么派来保护自个孙子孙女的,肯定差不了。

王贤将八人安顿在前院四间客房,又嘱咐厨房给道爷们烧水做饭,这才回到后院,就见院中的一株紫葳花的枝于,被灵霄用剑砍得七零八散。

王贤眉头皱了皱,刚要说话,就见灵霄眼里满是泪水,心下一软,过去捡起一节花枝道:“凌霄啊凌霄,你死的好惨啊。”

“你于嘛咒我?”灵霄怒气冲冲道。

“我咒你作甚?”王贤说着,露出恍然的神情道:“哦对了,你也叫灵霄。”

“什么叫我也叫灵霄?”

“这花也叫凌霄花,”王贤笑道:“你别看它现在丑丑的趴在地上,但是待到来年春天,它会果敢地把枝头伸向蓝天,朝向太阳。无论是粗糙的山石,无处抓挠的光溜溜的墙壁,抑或是枯死的树木,只要有可以借助的东西,它都会攀援而上,乘势而上,到最高处开出一片片火红的花朵,那么明艳照人。”顿一下道:“你们道家有乘云凌霄之说,想必就是这花名的来由。”

“这花可不真简单。”灵霄不禁对这丑丑虬节的枝藤刮目相看。

“是啊,比起另一个灵霄,是不简单。”王贤笑道:“都这么大姑娘了,还在这儿耍小性子,像个长不大的孩子

“就知道你拐着弯的骂我,”灵霄嘟起小嘴道:“小贤子最坏了。”

“嘿嘿,我只是有感而发。”王贤温和一笑道:“好了,别耍小脾气了,你爷爷肯定是身不由己,真离不开。”

“嗯。”王贤的话,灵霄还是听的,点点头,轻声道:“十年前,我没了爹娘,是爷爷把我带大的……”说着眼圈有点发红道:“虽然没爹没娘,但我一点没受委屈,整座武当山都是我的乐园,山上所有人都对我很好很好。”顿一下,她蹙着眉头道:“可从去年开始,武当山成了个大工地,到处尘土飞扬,所有人都忙得团团转,都没时间搭理我……尤其是爷爷,动不动就一个月不见人,回来就待在工地上,我跟他抗议,他却凶我,”说着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道:“我一气之下就跑下山来了……”

“本以为爷爷会很快来找我。”灵霄虽然觉着自己也有点任性了,但提起这茬来,还是生气道:“谁知他快一年了都没来,连我哥快死了也不来看看他真忙得连自己孙子孙女都不要了”

“这也是没办法的。”王贤柔声道:“皇上竟派三十万民夫兴修武当山,不管什么原因,都说明他极重视此事。你说你爷爷三天两头进京,肯定是向皇上汇报……如此大的工程,如此重的责任,他怎么走得开?”顿一下,他轻轻拉起蜷在地上的灵霄妹妹:“你也说了,武当山上有三十万民夫,这些人谁没有私事?可是谁能擅自离开?你爷爷是工程总监,若不能以身作则,又如何服众?”

灵霄觉着他说的也有些道理,嘟着小嘴道:“算了,爷爷忙他的,我玩我的。”

“这又不对了。”王贤摇头道:“我就问一句,你爷爷欠你的么?”

“不欠,”灵霄冰雪聪明,一下就明白王贤的意思了,低头道:“是我欠爷爷的。”

“亲人之间,没什么谁欠谁的。”王贤想到自己的家人,会心一笑道:“亲人么,就是要互相关爱。你爷爷一大把年纪了,还不得不挑那么重的担子,你难道不心疼么?”

灵霄从小被娇惯没边了,向来只注重自己的感受,这还是第一次换位思考,不换不知道,一换就觉着自己忒任性了,泪珠子便噼里啪啦掉下里。

“他老人家心里肯定很担心你哥哥的安危,也很记挂灵霄还任性么?”王贤笑着握住她的小手道:“于嘛不写封信向他报个平安,让他放心你俩,祝他元旦快乐呢?”

“嗯。”再厉害的小老虎,也敌不过高超的驯丨兽师,王贤终于把灵霄安抚下,还顺道帮她解开了心结。

当然他才不会承认,自己也有通过灵霄,让那几个道士听话的想法……

过了二十三,再没有客人上门了,因为大家都要正式忙年了。正所谓二十三,送灶王;二十四,写对子;二十五,扫尘土;二十六,割年肉;二十七,宰年鸡;二十八,剪窗花;二十九,把面发;大年三十贴窗花

不到年三十这天,这年就总也忙不完,直到除夕日才各色齐备。家中请了门神、对联,新油了桃符,焕然一新。王贵也带着老婆孩子来一起过年年,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,全家团圆,欢度春节,比去年可热闹多了。

仿佛听到了鞭炮声,闲云竟缓缓睁开了眼睛。守在一旁的道士,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好半天才大喊大叫起来:“少爷醒了,少爷醒了”

众人正围坐一桌,在吃年夜饭,闻声全都丢下筷子跑去看他,只见闲云果然睁开了眼睛,虽然声音很微弱,却清楚的对众人小声道:“过年年了么?”

爆竹声声中,众人使劲点头,王贤抹泪道:“你还真不肯吃亏,就怕少了你的压岁钱么?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