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九四章 大言不惭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书房里香气逼人,不过不是檀香脂粉香,而是酒香菜也香。

王贤和陆员外两个,围着一张小机,盘腿坐在榻上。小机上不是茶具,而是个紫铜的火锅。锅底下烧的是上等的银丝炭,无烟又无灰。锅里头以鸡鸭为汤,咕嘟嘟煮着鱼片、鸡片、玉兰片、里脊片、粉丝……香气四溢,让人口水直流。

“寒冬腊月,围着火锅,喝着三十年的女儿红,那真是给个神仙都不换”周洋夹一片肥嫩的鱼片,送入口中享受的吧唧起来。

“那倒是。”陆员外静极思动,如今把生药铺子交给儿子打理,自己专心往来湖广浙江之间,虽然吃了不少苦,但是眼界心境都比原先高了太多。“张邋遢这位陆地神仙,为啥迟迟不肯上山?不就为了这口酒肉。”

“哈哈,有道理。”王贤笑道:“老陆这嘴功真是大涨啊”

“比大人还是差远了。”陆员外稍显得意的呷一口酒,赞:“三十年的女儿红,果然是非凡,好酒好酒”

“我有点不懂了,”周洋奇怪道:“据说这女儿红是绍兴人家,在女儿出生的那天埋下的,怎么会有三十年的女儿红,难道绍兴人的女儿三十岁都嫁不出去?”

“那敢情好。”陆员外嘿嘿一笑道:“老周不就好这口么?”

王贤刚喝了一口酒,一下喷了出来,笑得眼泪花花。

周洋也很凑趣的笑道:“好这口就对了吃果子都知道捡熟透了的,找女人也是这个道理,才够骚够劲儿”

“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”陆员外也笑出眼泪道:“怪不得我家一凡说,你管家三天两头到我那沽三鞭酒”

“他那是自己喝”周洋怒道:“老子精壮着呢”见陆员外一脸不信,他下战书道:“晚上云香阁见真章”

“谁怕谁?”陆员外不屑道:“到时候怕不起来,我可不背你回去”

“放心,我背你”

见两人顶起牛来,王贤只好轻咳两声道:“两位,这里还有未成年人。”

“大人,你现在精关已固,可以和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了。”陆员外诚挚邀请道。

“去你娘的”周洋低声骂道:“让王大娘知道了,还不把咱们吊起来打”

“诚然诚然。”王贤擦汗道:“我爹尚且不敢,我哪有胆?”

几人一边喝酒吃肉,一边荤腥不忌的瞎扯,均感快活至极。待酒足饭饱,扯下火锅杯盘,换上香茗,才说上正题

“大人,咱们的计划可能要推迟,”陆员外沉声道:“粮号和县里发生了些不愉快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王贤点点头道:“昨天盐号的人来了,说过那事儿。”

“蒋知县太过分了”周洋笑容收了,脸上浮出怒色道:“年初魏大人在时,做过的保证,乃至签过的文契,他都要不认账,已经知会我们两家,过了年要解约重签”

“真没想到蒋知县是这种人,”王贤叹道:“当初他信誓旦旦保证,一定会萧规曹随,不改魏大人所定章程的。”顿一下道:“当初吴为和他闹翻,到浦江找我告状后,我便写信给京里,向魏大人告知此事了。”

“魏大人回信了么?”

“回了。”王贤道:“他说已经写信质问蒋县丞了,但因为外地官员很难理解商号、商会的重要性,他没法跟知府大人或者京里的官员说项,只能让我们自己想办法了。”

“哎……”周洋和陆员外齐齐叹口气,大明朝重农轻商之风还是很浓重的,江浙这边的重商风气,向来为官员所不喜,要不当初魏大人能理解他们,他们也不会感激涕零。

“这件事魏大人确实爱莫能助。”王贤为他们分解道:“其实蒋知县只是个幌子。人都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,他就是转性,也不可能那么快。”顿一下道:“这背后定然是那些不甘心的大户在捣鬼,说起来也怨我们,当初我和魏大人太着急提拔一批新贵起来,代替那帮狗大户了。可是我们又离开太早,还没等你们站稳脚跟,就被朝廷调走了,大户们反扑是正常的,不反扑才叫奇怪呢。”

“是这个理,”陆员外赞同道:“好似蒋知县有什么把柄被他们拿住了,这才被他们牵着鼻子走。”

“什么把柄?”周洋问道。

“这不重要。”王贤冷声道:“一群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东西,三天不打上就房揭瓦”

“霸气大人总是这么霸气”周洋佩服的五体投地道:“想来我们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,那帮家伙在大人面前,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而已,我们有啥好担心的”

“话虽如此,但你这比喻不通不通”见王贤霸气侧漏,陆员外也心下大定,笑道:“你想当太监只管去,可别扯上我”说着朝王贤讨好笑道:“不知大人计将安出?”

“天机不可泄露,说了就不好使了。”王贤一脸笃定道:“你回去告诉他们,让他们安心过年,我过年回乡祭祖,自会料理此事”

“好嘞”人的名树的影,想到王贤过往的辉煌战绩,周洋和陆员外两个都心下大定,不再担心此事。

“不过二位不能歇。”王贤又道:“要加紧运社的筹备,如今各家商会都在翘首以盼,咱们的计划可不能推迟,正月初八必须挂牌开业”

“大人,这不妥吧。别的都好说,但蒋知县那关过不了,咱们就强行开业,日后肯定遗患无穷。”陆员外皱眉道

“他肯定会到场剪彩的,你们回去就可以给他下请柬了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总之把心放到肚子里,步子迈得更大点,不要怕扯到蛋,天塌下来,我顶着”

周陆二人闻言倍感振奋道:“好”

走马灯似的客人,就跟约好了一样,你方唱罢我登场,却谁也不跟谁打照面。

送走了周陆二人,三叔公带着十几个族人来了,这下王贤不敢自己招呼了,赶紧让人去衙门,把老爹叫回来。

王兴业急忙忙赶回来,给三叔公磕头道:“叔公,您老怎么亲自来了,这不乱了礼数么。”

“在家闷得慌,来你这串串门,”三叔公把他拉起来道:“快起来,快起来,你父子如今是官身了,为民父母,叔公也得敬着。”

“那都是外人说的,咱们自家还是论辈分长幼。”王兴业不敢托大,陪着笑请三叔公上座,老头坚决不肯,两人推让了半晌,最终还是东西昭穆而坐,王贤等人在下首陪着,再低一辈的就只能站着了。

“他们这次来,是给东家交账的。”三叔公点点头,他儿子便将一份禀帖和账目奉到王兴业手中。“种了你家一年的田,你仁厚不问,他们不能不吭声。”

王兴业却不接,笑道:“叔公说笑了,田还是弟兄子侄们的,我不过是个挂名,看什么账目?”

“亲兄弟还得明算账,就算是寄名,也得按照契书上来,不能乱了规矩。”三叔公却非让他接。

王兴业只好接过来一看,账目上密密麻麻十几户佃户,,一共交给他三石的稻米……以老王今时今日之胃口,还不够塞牙缝的,要不他也不会这么大方。而且族人们回去的时候,自然少不了大包小包的回礼,没来的也得照顾到,那么多族人一分,二三百两银子的东西也看不上眼……

但自来就有吃官人,一说。这年代,宗族是一体的,你当了官,就得让族人沾上光,别想着倒过来。而且禀帖上还开列了族人们凑的年礼……各色杂鱼、野鸡、兔子、风鸡、腊肉、各色干菜……还有给银铃捉来玩的小白兔、小鸭子,也算是心意十足。

又是一番好生招待,酒足饭饱之后,三叔公让族人们到外面去待着,要和王贤父子说点私房话。

“叔公有什么事儿,只管吩咐”老爹被捧得晕晕乎乎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道。

“转过年来,又要开科考了。”三叔公双手拄着拐杖,和蔼的望向王贤道:“听说仲德已经报名了?”

“是,”老爹点点头,吹牛皮道:“这孩子现在上进哇我说你都是官身了现在,还考个什么劲儿?”说着看看王贤道:“但他说不,老王家还没出个秀才呢,为了给咱家争个脸,也得考”

“……”王贤这个汗啊,是这么回事儿么?说反了吧您老。但那是他爹,也只能任由信口雌黄了……

“好孩子,真是好孩子。”三叔公赞不绝口道:“要是王金他们几个混小子,有仲德一半的聪明,咱们王家光大门楣也就指日可待了”

“呃……”老爹咂咂嘴道:“王金几个也要考秀才是吧?”

“你看你这当爷爷的。”三叔公笑嗔道:“光顾着自己儿子,都忘了三个孙子也要考的。”

“没忘没忘,”老爹的酒醒了一半,讪讪笑道:“叔公的意思是?” 我们是全网最快同步更新章节的哦。站长手打章节。请记住,保存,我们的网址。第一时间观看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