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九三章 礼多人不怪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2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本来忙年没王贤啥事儿,他唯一的任务就是关在书房背书,可谁知道来拜访送年货的人,几乎是络绎不绝……

最先来的是王贵他老丈人,来看亲家是一方面,但主要还是代表富阳茶业商会,来给王贤送点年礼。

年底了王兴业反而更忙得不着家,只好由王贤来招待侯员外,专门从醉月楼叫了席面与他吃酒。

侯员外如今是富阳茶业商会的副会长……之一,但也因此得了不少好处,茶叶不愁销路,还吃下几片上好的茶园。更让他开心的是地位的提升。原先侯家在富阳只是数不着的富户,现在他却成了有头有脸的乡绅,谁见了都要叫一声侯会长,那种得意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。

这一切,都是王贤带给他的,不说饮水思源,总之是感激不尽,是以侯员外除了商会的送礼之外,另备了厚厚的年礼来感谢他……

虽然没看礼单上写的什么,但王贤见他光挑礼的伙计就用了二十个,就什么都知道了。笑容愈发亲切,语气也更加和气道:“该是我去看老爷子才对,竟让老爷子亲来了,实在是罪过。”

“大人这么说就见外了,”侯员外笑容灿烂道:“您要是回县里,肯定要惊动一片,还是老朽过来合适。”

“让个舅哥来便是。”

“知道大人不待见他俩,老朽哪能大过年的给大人添堵?”侯员外笑道。

“老爷子这话说的,我哪有那么大气性?”王贤摇头笑道:“过去那点事儿早就过去了,过年请他们来,我请他们喝酒。”

“那感情好,果然是大人有大量,我倒是小人之心了。”侯员外高兴道,他知道这是王贤给他面子。

喝完酒,王贤把侯员外送到码头,看着他上了船才返回家里,就见老娘乐开了花。

王贤不禁暗叹,老娘就是这么见钱眼开,不过拿起礼单一看,确实也吃了一惊。只见侯员外送了鸡、鸭各二十对,鲜猪肉一百斤、牛羊肉各五十斤、鲥鱼、刀鱼、黄鱼各二十尾、各色杂鱼一百斤……还有各色干菜、干果各二十斤

这些差不多值百两银子,老侯还真是下血本。不过比起茶业商会送来的年礼,又小巫见大巫了。商会的年礼数量不多,但样样值钱大对虾五十对、鲍鱼五十头、海参二十斤、鱼翅十对、熊掌五对、鹿舌二十条、榛、松、杏仁各两口袋,除此之外,还有三十年女儿红五坛、二十年女儿红十坛、以及各色名酒二十坛

“我的乖儿子,”老娘笑得合不拢嘴道:“你咋调教的那帮家伙,怎么如此……知恩图报?”

“呵呵,这就是本事……”王贤笑笑便含糊过去,哪有那么简单,所谓事出有因,他们自然是有事相求了。

更夸张的还在后头。

第二天,丝业商会的会长李员外,和他侄子……那位高富帅李寓李秀才,也来王家拜访了,所带的年礼倒是不多,只有两车上等丝绸,但叔侄俩的态度极为恭谨,整个会面一直在反躬自省,尤其是李员外,把自个骂得狗血喷头,直说鬼迷心窍才跟您老作对,我现在醒悟了,真恨不得掐死自己云云……

“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。”原先高高在上的狗大户,这样谦卑的跟自己说话,王贤还真有点……爽咧暗爽之余他也做足姿态,大度道:“离开富阳才知道,原来咱们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父老乡亲,自己窝里斗有啥意思?咱们应该抱团打天下,在大明朝闯出一片天来”

“是极是极”李员外连连点头道:“之前我们确实是坐井观天了,眼里除了富阳没别处,是大人组建了商会,让我们开始放眼看天下,才发现自己原先实在狭隘了日后一定痛改前非、痛改前非”

“同改同改”

王贤留他们吃了顿饭,临别时李员外将一个信封塞到他袖里道:“一点心意,一定要收下。”

等回家打开信封一开,王贤张大了嘴,竟然是杭州的水田一百亩,田契上赫然写着他的名字……王贤这才知道,原来丝绸是幌子,送田才是真章

浙江一亩水田最贱也得二十两银子,一百亩就是两千两李家为了取得他的谅解,还真是下血本呢……

再一天,王贵又来了,不过他是陪着他原先的东家,如今富阳纸业商会的会长,来给王贤送年礼。纸业是富阳的支柱产业,商会的财力不是前两家可比的,尽管之前没有得罪过王贤,但出手依然大方

显然知道丝业商会已经把年货送齐了,他们只能更费心机来筹备礼物……缂绣、呢羽、绸缎、皮张各一车,还有端砚、徽墨、湖笔、鸡血石、和田玉等各色文玩。当然更少不了富阳元书纸

这是给王贤父子到上司家拜年所备的礼物。绸缎皮张是给上司女眷的,文具文玩是给上司子弟的。之所以要准备这么多,自然是因为杭州衙门多了。

这真是善解人意,去岁王贤跟着魏知县到杭州拜年,人家知道他们是富阳来的,开口就是:‘京都状元富阳纸,十件元书考进士。什么时候帮我们买点,让家里不成器的小犬也沾沾吉利?,

结果魏知县根本没备礼物,空着手转一圈下来,人家都笑他二百五,弄得好生尴尬。王贤回县里赶紧买了五车,又专程跑了趟杭州,才把这事儿圆了。

有了这些,王贤爷俩过年就不用再备礼物了,而且去年买的元书纸还不是贡品级的原因无它,物以稀为贵。元书纸是朝廷公文和科举考试用纸,而贡品级别是给皇上写字作画时用的,价钱可想而知。这次纸业商会不惜工本,专门给王家生产了一车贡品级别的,还有四车上品纸,其心意根本不用多说。相信在王兴业这个送礼狂人手中,这些宝贝一定会发挥出超强的作用来

王贵回富阳之后,没两天又第三次转回来了,这次他代表的是富阳县立盐号。当初王贤从便宜老哥杨同知那里,取得了允许富阳县‘以银买引,的批文。这其实是很荒谬,因为虽然朝廷体恤百姓,规定‘两浙僻邑,官商不行之处,,允许‘山商每百斤纳银八分,给票行盐,,而富阳虽然确实是山区,但距离省城不过三十里,且有富春江相连,怎么也算不上偏邑

但两浙盐运司的大佬一个招呼,富阳就算上了……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会造就各种荒唐事儿,实在没必要大惊小怪。而且王贤当初,确实没想着赚钱,只是想着尽量多从便宜老哥那敲点儿什么,以解心头之气罢了。

富阳县立盐号一成立,盐价立马降了一半,私盐贩子直接没法干了,但老百姓确实得到了实惠,可以安心吃到便宜的官盐,再不用担心买私盐被抓了。

百姓得到实惠的背后,县里和盐商也赚翻了。不到一年,盐号便盈利将近万两白银,这个钱县里拿四成,剩下的几个东家分,王贵在里头也有份……

当然盐号的年礼没法跟商会比,商会是十几甚至几十家商户联合起来,比如给王贤准备礼品,商会摊牌一下,每一家的负担不太重。盐号却只有一家,诚心竭力也只拿出五百两银子……好吧,这个‘只,是老娘说的,王大娘已经被前面几家把胃口吊起来了,五百两银子都不觉着多了。

不过盐号也很是花了些心思,他们早早向杭州的金银店,定制了一批押岁锞子。五百两银子买了一百个金银锞子,有梅花式的、有海棠式的、有笔锭如意的、也有八宝联春的。杭州城的金器师傅,水平不亚于京城,把一个个锞子打造的造型逼真、栩栩如生,令人爱不释手。

商号送这份礼物的本意是,让王家过年拿这个当压岁钱给出去,高端大气上档次,倍有面儿。

但他们高估了王大娘的大方,最后这一百个压岁锞子她只给小孙女两个,其余九十八个都被她送回铺子,打成了金银饼子……

前后脚的,陆员外和周粮商也来了,两人自然是代表县立粮号而来。虽然只差了一个子,县立粮号可比盐号强大多了……因着在赈灾中的功劳,省里将从湖广运粮的差事,交给富阳县立粮号,赶上大灾之年,省里从湖广进了超过两百万石粮食,粮号净利超过二十万两

虽然这里头王贤没有股份,但是周粮商和陆员外算他的铁杆了,按说吃水不忘挖井人,致富不忘领路人,哪能亏了王贤?不过两人就带了一袋东珠过来,价值不过千把两银子……尽管着实不少,但比起他们赚的来,只能算九牛一毛了。

可王贤却将他俩请到书房说话,这是前面一波波人都享受不到的待遇,让老娘暗骂这小子交友不慎还不知悔改… 记住我们的网址,更新速度最快。你值得拥有的好地方看书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