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九一章 书房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饭后,众人各自去歇息,王兴业父子到书房喝茶。

话说老王平时只看两本书,床头摆着《三国志通俗演义》,看那些勾心斗角一会儿就迷糊,可以催眠。厕里放着《忠义水浒传》,看得痛快可以通便……没办法,老王看宋江,太有代入感了。

除这两本,其余的书老王看都不看,不过怎么也是官宦人家了,门面还是要装的,连个书房都没有,岂不让人笑话?王兴业将原先主人的书房重新装修,把破旧的书架换成黄梨木的,摆上一匣匣外观精美的书籍。又把原先的琴台撤了,安上宽大的卧榻,这样被老娘踢出卧房也有地儿睡。

父子俩直接脱鞋上榻,王兴业端个茶几上来,又打开身后的箱子,摸出个精致的小罐,得意道:“真正的明前龙井,市面上是买不到的,你老子到龙井村,亲眼看着采下来的。”龙井分为八品,最顶尖的是狮峰龙井,但那是贡品,整座山都被官兵把守,哪有老王的份儿。不过第二品就是这龙井村的了。

“爹当官后风雅了不少。”王贤笑道:“为了吃到正宗的茶叶,亲自去产地看人采下,古代的雅士也莫过于此了吧。”

“嘿嘿。”王兴业笑而不语。

“不过爹不是喜欢马尿似的酽茶么?”王贤一面洗茶杯一面奇道。“说这明前忒淡,连苦味都没有算什么茶。”

“放屁”要不是王贤拿着热水壶,王兴业就要一脚踹上了,怒哼道:“老子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,还抱个大茶缸子喝粗茶根子,岂不让人笑话?”接过儿子奉上的茶盏,他贪婪的嗅了嗅,没喝就先一脸陶醉状。然后才小口小口的呷着茶汤,舌头还不停咂呀咂。

王贤头一回见有人能把茶喝得这么猥琐,不仅暗暗奇怪,这是喝茶还是喝嫦娥的洗澡水呢?

“别愣着,品一品。”见他不动,老爹邀请道:“看看能不能品出好来?”

王贤看老爹的样子,对这茶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但见茶碗中汤色清洌,幽香四溢,芽芽直立、一旗一枪,确实是上等的龙井。嗅了嗅,茶香淡淡,尝了尝,香远益清、回味悠长,确实是顶级的明前……不过,至于这样么?不就是点茶么?王贤就不信老爹比自己还高雅,能品出滋味背后的禅意来。

何况这也不是禅意,春意还差不多。

终于,老爹忍不住得瑟道:“你喝不出好来,是因为心中没有画面。如果我告诉你,这茶叶是由未婚的少女采下来的,而且不能用手,而是用双唇所采,你有没有新的感觉?”

“啊……”王贤笑道:“好变态哦。”

“噗”老爹险些喷他一脸,怒道:“没有情趣的蠢货,不给你喝了”

“让孩儿好好体会体会。”王贤闭上眼,想象着美丽的采茶姑娘,轻启朱唇,啵得一下,衔下一片嫩叶,然后送到他嘴上……还是觉着好变态。只好咳两声,转换话题道:“爹,银铃和小谦现在是啥关系?”

“看不出来么?”王兴业的脸色有点不好看:“那小子对银铃儿有意思,三天两头往咱家跑,老子虑着他是书香门第的子弟,风评也好,倒也是个良配,就没拦着他俩来往。这么大半年下来,我看火候也差不多了,就跟那小子说,银铃明年就十五了。”女子十五及笄许嫁,这是多少年的风俗。

“那小子倒也没含糊,回去就跟他爹说了,”说到这,王兴业的脸色更不好看了,“谁承想他爹竟说,已经给他定了婚事。”

“啊?”王贤吃惊道:“那这混蛋还缠着银铃作甚?”尽管很喜欢于谦,但他要是敢耍银铃,王贤还是要把他丢到西湖里的。

“那小子……对银铃还是挺真心的。”王兴业皱眉道:“他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从老人那里打听到了,其实所谓婚事八字没一撇,只是他爹和人家当年的一句玩笑话而已。”说着黑着脸道:“竟用玩笑话来搪塞老子,这分明是瞧不起咱家层次低,真是气煞老子”也不顾品尝香唇的味道了,端起茶盏猛灌一口道:“老子闺女又不是嫁出去,干嘛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”王家虽然也算官吏人家,但于家是杭州的望族,排第一的书香门第,两家的差距实在不小

“咳咳……”王贤无奈道:“这个比喻很不恰当。”

“领会精神”老爹一个爆栗让他老实道:“我早就不让这小子上门了,他也就是今天跟你混进来了……”

“哦。”王贤不禁有些惋惜,本以为自己当不成民族英雄,能当民族英雄的姐夫,也很有面子……惜乎这下连姐夫也当不成。不过转念一想,对妹妹来说,嫁个普通人,安安稳稳过一生才是王道。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了。

“不说他了,闹心”老爹使劲抠几下脚丫子,才解了心中的烦躁之气道:“说说你吧,这半年在浦江都发生了什么?”

跟自己老爹自然没啥好隐瞒的,王贤便把经过一五一十道出来,除了吴为那段……尽管他只是平铺直叙,还是吓得王兴业口干舌燥,连喝了六杯茶才能说话道:“早知道是这样,我打死也不让你去。”

“早知道这样,我就把自己打个半死了。”王贤苦笑道:“过去的事儿不说也罢,估计转过年来,浙江的官场要遭殃了,老爹你可得留神。”

“是啊。”王兴业点头道:”那人在浦江藏了这多年,这次又在天罗地网下脱身,显然浙江官场上,有很多人在暗中帮他。锦衣卫腾出手来,肯定要查个底朝天的。”说着郁闷道:“希望千万别波及到你老子……”

王贤刚想说老爹你过虑了,这种事儿跟你这种芝麻官有啥关系……却一下想到了吴大夫想到吴为,不禁有些后背发凉。

见他面色有异,王兴业问道:“怎么?”

“没事儿。”王贤不知该怎么和父亲说,只好先不说:“没别的事儿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王兴业点点头道:“对了,这间书房就是给你准备的。我已经给你报上名了,你这阵子不要乱跑,在家专心读书,准备来年的院试。”

“真要考啊?”王贤挠头道:“我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了,跟一群童生进考场,就够丢人的了。万一再考不上,就更丢人了”

“不能考不上你爹可是下了血本了”王兴业让他站起来,跟自己走到书架边上,指着那些书的封皮道:“你看,杭州城各大书铺的程文选集、状元心得、名儒指点,我都给你买好了”说着一脸肉痛道:“这些玩意儿真贵啊,一套就十几二十两银子你可得给我考出来,不然对得起这么好的房间这么贵的书么?”

“咳咳”虽然没外人,王贤还是有些害臊道:“考个秀才而已,整个状元心得作甚?”

“状元也是从秀才考起的”老爹说着也觉着不靠谱,干咳两声道:“我传给我孙子成不?”

“王金?”王贤兀然想起自己的便宜儿子。

“他算个屁。”老爹道:“得是你生的才算数”

“还有我哥呢……”王贤提醒道。

“唉……”老爹叹口气没应声,似乎对王贵和侯氏的智商,不太抱希望。说着不耐烦的挥挥手道:“滚吧,再不放你回去,清儿要背后骂我了”

“哪能呢。”王贤如蒙大赦,刺溜窜了出去。

离开书房,王贤便急匆匆往后院走,王家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宅院,前后三进四水归堂的双层回字形建筑,可以不下楼就从二楼回廊穿行其间。

王贤来到后院那间挂着珠帘的门前,一颗心变得火热滚烫起来,缓缓撩起门帘,他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
这时候,虚掩的屋门开了,林清儿扶着门框,螓首低垂,轻咬朱唇、柔情似水的看着他,毫不掩饰自己的思念和爱恋。

王贤也深情似火的看着她,把林清儿看得通体发软、面红心跳,不胜娇羞的侧身道:“快进来……”

王贤迈步进去,反手关门,散乱的珠帘尚在啪啪作响,他已经将林清儿紧紧搂在怀里了贪婪的嗅着她的发香,摩挲着她光洁如玉的面颊……

林清儿也动了情,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,任君采拮。

真切感受到林姐姐的体温和肌肤,王贤缓缓抬起了双手,像要捧住一轮月亮似的,将她的面颊慢慢抬起。

林清儿柔顺似水,依着他的手掌缓缓抬起螓首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王贤的喉头颤了颤,将自己发烫的唇凑向掌里那对同样滚烫的唇。两张年轻的唇轻轻碰了碰,触电似的飞快地分开了

下一瞬,林清儿睁开了春水氤氲的双眸,两人眼睛看着眼睛;心跳连着心跳;呼吸叠着呼吸。双唇与双唇再一次相触,这一次,如磁石般再不分开

这一吻天长地久,这一吻春暖花开,这一吻永不分开……我们永远全网同步更新最快,请大家记住我们的网址。第一时间阅读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