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八六章 叛徒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2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当夜,王贤喝得烂醉,睡到中午才醒。起来后脑袋昏昏沉沉,喝了一碗酸笋汤,才下地洗漱吃饭。

吃饭时见灵霄嘟着小嘴,王贤奇怪道:“谁惹你了?”

灵霄撇撇嘴没理他,自顾自的吃饭。

“莫名其妙。”王贤胃口不好,吃了两碗粥,便搁下筷子道:“我再睡会儿去。”

“她醒了。”灵霄突然小声道。

“谁?”王贤一愣。

“你的狗头金呀。”灵霄白他一眼道:“别跟我说你忘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王贤还真忘了,宿醉伤神啊。“她没对你说什么?”

“她问我,自己怎么会在这儿,我说你把她捞上来了。”顿一下,灵霄恶作剧得逞般嘿嘿笑道:“还告诉她,你对她又摸又亲,当然是为了救她……”

“你是唯恐天下不乱。”王贤瞪她一眼,苦笑道:“我的意思是,她为什么要投江?”

“我没问她也没说。”灵霄道:“想知道自己问去呗。”

“让你这一搅和,我哪好意思去见她?”王贤白她一眼道:“待会儿给她吃点粥,再问问她怎么没上船。”

“要问自己问……”灵霄吃好了,在粥罐上扣了个碗,捧着去了后面。

王贤无奈的摇摇头,过去看了看闲云,却见吴为站在闲云的床前,一动不动。

“你起来了?”不自觉的,王贤的声音有些发紧。

“我又没喝醉。”闲云没回头,他太熟悉王贤的脚步了。

“过来干啥?”王贤干笑道:“想不到你和他还有交情呢。”

“没什么交情。”吴为摇摇头,冷冷道:“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不会杀他灭口的……”

营帐里的气氛霎时凝固。片刻之后,王贤却笑起来:“你也学着开玩笑了?”

“我从不开玩笑。”吴为沉声道:“你也不用再装了,我知道你早怀疑上我了……”说着他转过头来,一张胖脸上写满阴沉,一字一句道:“不错,向建文告密的就是我”

“胡说八道,建文是谁,都从没听说过。”王贤的笑容更灿烂了,摆摆手道:“我什么都没听到,对了,想起来牙还没刷,我先去拉屎了……”说着便一溜烟离开了营帐。

吴为紧紧攥着拳,看着王贤走出去……他觉着王贤是因为身边没有帮手,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,才会先装傻充愣离开去搬救兵。

但是既然自己主动承认了,又怎么会伤害他呢?吴为摇摇头,回身看了闲云一眼,便回自己的营帐静静坐着,等王贤带着锦衣卫来抓捕自己。身边传来帅辉和二黑的呼噜声,吴为听着却一点不烦,反而很享受……

他知道王贤一定会查内奸的,而且只要一查就会知道,自己跟他前后脚离开了县城……所以这事儿根本瞒不住的。他不想等到王贤查出来,所以要先主动说出来,这是他昨夜辗转反侧、难以成眠后的决定。

可笑的是,他竟没想过偷偷逃走,就算要走,他也得先当面给王贤个解释……当人被这种愚蠢的兄弟情义支配,行为自然会变得愚蠢。

愚蠢的人自然要受到惩罚,吴为等着官差乃至锦衣卫的降临,谁知左等右等,一直等到天黑,也没见个锦衣卫的人影。

这时二黑和帅辉醒了,两人揉着惺忪的睡眼,帅辉看看帐外道:“天还没亮啊……”

“那继续睡。”二黑倒头躺下道。

“天已经黑了……”吴为无奈道:“再睡就成猪了。”

“原来睡了一天,我说怎么这么饿?”帅辉摸着肚皮道:“开饭了么?”

“差不多是时候了吧。”吴为幽幽说一句,便起身当先离开了营帐。但是一直走进王贤的帐篷,也没见伏兵在哪里。

“什么,她一口都不吃?”营帐里,王贤正在和灵霄斗嘴,根本没工夫理他:“你不会强喂么?”

“我干嘛要逼人家。”灵霄郁闷道:“她又不是小孩子,还得人喂不吃就是不饿呗。”

“对于成人来说,不吃饭不代表不饿。”王贤无奈道:“身上不舒服、心情不好、乃至要绝食求死,都会不吃饭

“吓,她不会要绝食吧?”灵霄这才明白。

“不管怎样,晚上要让她吃点东西。”王贤道:“救人救到底,咱不能让她没成淹死鬼,成了饿死鬼。”

“那,好吧……”灵霄终于答应了。

“真乖。”王贤这才放过可怜的小姑娘,转头看见吴为道:“磨蹭什么呢,饭都凉了。”

吴为愣了一下,坐下。王贤盛了一碗汤,递到他手中道:“顶鲜的鳜鱼鱼片汤,这个季节可不容易吃到。”

吴为接过来,心事重重的望着汤碗,心说鱼汤的味道浓郁,可以下软筋散而不会引人怀疑……唉,这又何必呢?我已经打算束手就擒了……

“喝呀。”王贤喝完一碗,又给自己舀一碗道:“咱们都喝完,不给那俩家伙留”

“这样不好吧”帅辉和二黑到了帐门口,登时聒噪起来,也不客气,把汤罐里剩下的鱼汤瓜分了。“可真鲜啊……”帅辉还没出息的举起罐子往里看,见连汤都不剩,才意犹未尽道:“小胖哥,是不是不对胃口,我替你喝了吧

“不必。”吴为端起来一饮而尽,心说就让你如愿吧。

喝完之后,他便静静等着毒发,谁知等到半夜,还是好端端的,再一运内力,依然循环不息,屁事儿都没有

吴为懵了,这是闹哪样啊,怎么明知道我是建文党人,还不来让人抓我?

一夜又是辗转反侧,难以成眠,下半夜他实在撑不住,爬起来出了帐篷,在外面转了两圈,进了王贤的营帐。

王贤正在呼呼大睡,梦见有人站在自己床前,吓得他睁眼一看……果然有人站在自己床前,倒抽一口冷气道:“好汉饶命,不管劫财劫色,我都满足你”

悲壮的气氛登时破坏殆尽,吴为无奈道:“别睡了,起来说话。”

“说吧。”王贤披着大氅,盘腿坐在床上。

“你为什么不告发我?”这会儿吴为自然明白了,王贤肯定没有告发自己。

“我还想问你呢。”王贤白他一眼道:“大半夜的不睡觉,发什么疯?”

“我说的是真的,我是建文君的人,”吴为只好再次强调道:“你们的千里追魂之所以失效,是因为我抢在前头,向他们示警了。”

王贤这次不再装傻充愣,他在夜色中静静沉默,好一会儿才道: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?为什么不逃走?”

“我……”吴为一滞,闷声道:“自然有我的道理。”

“那,我也有我的道理。”王贤像是跟他打机锋一样。

“我也说不清是怎么想的,”吴为只好道:“我厌恶自己利用了朋友的信任,我不能让你承担任务失败的责任……”顿一下,他苦笑道:“最关键的是,浦江县如今还是天罗地网,我能走到哪去?”

“你总是这样心事太重,这样活着太累了……”王贤低声道:“其实没那么复杂,我是真打算当没听见的……我怎么可能告发自己的兄弟呢?”

“你是在讽刺我么?”小胖子道。

“你看看,又多心了。”王贤苦笑道:“既然你非要倾诉,那长夜漫漫,我就当个听众吧。”说着伸手往床下摸了好一会儿,摸出个小酒坛,笑道:“故事就酒,希望对味。”

“……”吴为郁闷道:“你这态度,太儿戏了。”

“人生如戏,何必那么认真。”王贤却满不在乎的呷一口酒,调整个舒服的姿势道:“开讲吧。”

“……”吴为无奈,调整下情绪,实在不知该怎么说,只好从头说起道:“你一定很奇怪,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,怎么突然成了建文党人,其实我也是一年前,才知道自己的身份……”顿一下道:“我父亲是原先给建文君看病的太医……”

“我就说么,你爹的医术咋那么高。”王贤一脸恍然道:“原来是传说中的太医啊,失敬失敬。”顿一下又奇怪道:“不对呀,你爹十几年前就回县里了吧?那时候建文君还没倒台呢。”

“不错,十二年前,我爹因为丁母忧回到县里。”吴为淡淡道:“也正因为此,躲过了那场浩劫。老一辈们怕我爹的身份惹麻烦,向来都讳莫如深,是以我们这一辈毫不知情。哪怕知情的人,也都以为我爹在县里行医,跟陆员外串通一气,卖高价药赚黑心钱,跟过去彻底没关系了。孰料我爹对建文君忠诚的很,一直在等待他们的命令。”

“真看不出来……”王贤道:“还以为吴大夫认钱不认人呢。”

“几个月前,我爹突然让我想法离开衙门来浦江……”吴为道:“不过蒋县丞闹得确实不像话,我借机和他大吵一场,离开了县衙,过来投奔你。”顿一下,神情黯然道:“只是,我是带着任务来的,我不是要帮你,而是要监视你……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