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八二章 城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2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老米,你可把咱爷们坑苦了。”念完了咒,秦中元转过身来,眯眼看着米知县道。

“唉,”米知县竟还能笑出来,虽然是苦笑:“虎王,有我这样坑人的么?连自己也搭上?”

“你也一大把年纪了,怎么这么不着调?”秦中元揪着米知县的老鼠胡须,怒道:“孩儿们拼得一身刮,正主却不下锅,结果我们成白煮了”

“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顺口溜,”米知县皱着眉头道:“现在大军围城,外面到底什么情形都不知道,兴许皇上他们只是晚了一步,没来得及进城罢了。”

“你还扯”秦中元一发火,扯下老米一把胡子来,痛得他哎呦直叫。秦中元大骂道:“以K家在浦江的势力,皇帝要是有心进城,怎么也会赶在官军前面”

米知县却大摇其头,他本来胡子就不多,这下被拔掉一半,摇头晃脑显得殊为可笑。但他心里其实是认同秦中元的……他和郑洽等人乃是建文臣子中的‘起事派,,向来主张皇帝亮明身份,与燕逆伪帝再战天下。但他们的同道,同样是忠心耿耿,追随建文君的‘保守派,臣子,却坚持认为目前起事没有胜算,必须等待时机成熟再说。

这一等就是十年,何其漫长煎熬的十年啊老米他们终于耗尽了耐性,不惜与明教联合起来,做局造势,逼迫保守派不得不起事

以老米看来,当明教攻占县城,当官军大军压境,郑家别无选择,只能与明教合流,打起建文帝的大旗,共守浦江城,等待浙闽赣粤湘各路义军前来救援此计虽然冒险,但是皇帝置之死地而后生,可以最大限度激发各路大军的军心士气,为将来的艰苦战斗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可是他们千算万算,仍高估了建文君的血性,低估了郑老爷子的固执,结果弄巧成拙,成了现在这个自寻死路的局面……那些答应起事响应的藩王和地方大吏,一个个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,建文帝不露面主持,别指望他们会出头。所以现在浦江城基本上已经从棋眼,变成了弃子。

米知县也只能煮熟的鸭子嘴硬,一口咬定坚持守住就有办法。秦中元虽然已经不信他的话,却也没烧死老米,毕竟还得靠他指挥县城里的民众,来帮着救治伤员、搬运辎重……虽然局面看起来还不赖,但秦中元和米知县都已经绝望了,己方的援军不会来了,朝廷的援军却会源源不断,固守下去是没有出路的,可又没有能力突围,结局早已注定

只是谁也没想到,转折会来的这么快。两天后的早上,红巾军正在吃早饭,突然听到轰轰的巨响、声如雷霆、震耳欲聋,还没反应过来,便是一阵地动山摇、土木飞天,把城头的守军全都震趴下……

一声接一声的巨响,城墙剧烈的晃动,碎石夹着残肢断体飞溅,守军全都懵了,趴在地上头晕目眩,只以为天神发怒,降下雷击了

“洪武大炮……”城门楼里的秦中元和米知县,却知道根本不是什么雷击,而是官军调来了大炮他们面色惨白的望着一里之外,一字排开几十门又粗又短的铁炮。

火炮从宋朝出现,到了元末明初,已经成为了攻城、水战中的利器。朱元璋平定天下,离不开大炮为其摧城拔寨。到了永乐朝,更是成立了专门的火器部队神机营。浙江都司负担抗倭重任,战舰上都装备着大炮,这次唐云老脸丢尽,彻底发了狠,竟命水师将船上的大炮悉数拆下,运到浦江城下

只见所谓的洪武大炮,口径极大,炮身却又粗又短,远远看去就像个铁桶。炮手往炮膛中填上药,再塞入西瓜大小的炮弹,然后点燃引信,那球型炮弹便呼啸着射向城头。有的炮弹是实心的,专门用来破坏城墙,还有一种是‘震天雷,,这种用两个半壳合铸,填有火药的言碗式,铁雷,是真正意义上的炮弹,落在城头就会炸开一片,伤人无算。

从早到晚,官军就用这两种炮弹轮番轰击城墙,杀伤守城士兵,城头上一片山摇地动、鬼哭狼嚎,十几里外都能听到……终于在黄昏时分,本就不结实的城墙,轰然坍塌了十几丈,将上面的百余士兵,全都埋在里头。

唐云见状大喜,这才停止打炮,亲率养精蓄锐憋了一天的官军冲上去。那厢间,秦中元也带着部下增援过来,双方在这段缺口处展开了血战。天黑下来,官军仍没有罢手的意思,继续猛冲猛打之前一直悍不畏死、毫不示弱的红巾军,却一下子撑不住了……

唐云能得永乐皇帝器重,自然非易于之辈,他知道红巾军出身流民,因为长期营养不良、大都患有雀蒙眼,,又叫夜盲症……官军则没有这毛病。所以天将将黑下时,官军仍然能看清眼前,红巾军却不行,这正是制胜的良机

结果正如所料,天一黑,红巾军一下子不能视物。尽管这时候米知县想出办法,点燃了守城用的火油,将城墙上照得亮如白昼,但红巾军仍然大受夜盲症的影响,战斗力大打折扣,士气也低落下来。

此消彼长,那边官军却士气大振,非但夺下了这段坍塌的城墙,还趁势攻上城头,与守军展开激烈的争夺。待到天亮时分,官军彻底控制了城墙,红巾军则退入城中,企图依民居街巷而战……

杀红了眼的唐云,知道巷战的损失会很大,竟下令放火烧城。他要把浦江城烧成一片白地,把里面的人都烧死拉倒,还巷战个屁。至于百姓的死活,他根本不在意……

一见官军从城头向城中发射火箭,米知县的脸色登时煞白,望向秦中元道:“虎王,不能让儿郎们被白白烧死…

秦中元也是面色铁青,双目喷火道:“怎么办?”

“投降吧。”老米道:“毕竟没有天下大乱,唐云再狠毒,也不能把儿郎们都杀了……”

“投降?”秦中元暴怒起来:“你把我们坑到这般田地,才想起来投降?我先杀了你”说着拔出宝剑。

“虎王且慢。”米知县看一眼架在脖子上的利剑,淡淡道:“我这个朝廷命官既是建文余党,又和明教勾结,攻陷县城,与官军作战哪一条都够把我凌迟的,投降对我来说,比战死要痛苦多了?”

“那你为何?”秦中元低声问道。

“算我补偿一下虎王吧。”米知县轻声道:“这次是我们犯了大错,才害得虎王落到这般田地。”说着压低声音道:“我带着儿郎们出降,对官军说虎王已经被烧死……我想虎王肯定有办法,避开官军大索全城吧。”

“……”秦中元沉默一会儿,方点头道:“有。”顿一下又摇头道:“但我不能丢下弟兄们”

“留得青山在、不怕没柴烧。”米知县低声道:“虎王日后可要吸取这次的教训丨再也不能把希望,寄托在别人身上了。”

“唉……”秦中元收起剑,叹口气道:“你跟我一起走吧。”

“我走了谁来担罪?”米知县缓缓摇头道:“唐伯爷抓不住到首犯,是要胡乱杀人的。”

“想不到,你还有这好心。”秦中元把手伸进嘴里,轻轻一拔,竟将后槽牙拔了下来,递到老米手里道:“装到嘴里,受不了就使劲咬破,立时死翘翘。”

米知县也不嫌他脏,接过来,点点头道:“可惜日后没有酒喝了……”

“你这酒鬼。”秦中元骂一声道:“等你杀头时,我给你送酒。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米知县笑道:“后会无期了。”

“后会……无期。”秦中元喉头有些哽咽,深深看一眼老米,转身便带着几个亲信,消失在巷子里……

“白旗”城头上,官兵们看到红巾军打起了白旗,一下都兴奋起来。

“他娘的,”唐伯爷在昨夜的混战中伤到了胳膊,已经打上了夹板,吊在胸前,却仍不改凶性道:“不是说明教妖人都不怕火么?”

“都是有些有肉的,能不怕火么?”唐云的幕僚苦笑道:“伯爷,他们能投降是最好,伤及平民太多,那些文官肯定要生事的。”到时候皇帝虽不会怪罪唐云,但为了平息众怒,肯定要降他职的。

“球”唐云骂道:“惹毛了老子,一人一板斧,全砍成血窟窿”不过他也就过过嘴瘾,朝中浙江人太多,仅次于江西帮,让这帮人记恨上,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。

“可以接受投降。”发完火,唐云面对现实道:“不过必须听从安排,一次百人出来投降。”说着对身边立着的几个身穿飞鱼服,腰挎绣春刀的锦衣卫道:“你们能保证认出那人?”

距离浦江事变已经过去六天,朝廷的命令早就下达,锦衣卫也到了。记住我们的网址,第一时间看书,更新听说比别人快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