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七四章 陷落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1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天渐渐亮了,捕快们已经能看清对方的身影,不由精神大振,穿山过林、紧追不舍。

对方二十几人中,不是清一色的高手,其中夹着好几个累赘,需要人连拉带拽,甚至背着逃命,这对他们的速度影响很大。

眼见着双方越来越近,令人无比震惊的一幕发生了,那几个踉踉跄跄的‘累赘,,竟挣脱同伴的手,挥舞着片刀朝捕快们冲来,口中高声道:“主人,臣来世再尽忠”

这几个毫无武功之人,手持利刃,挡在如狼似虎的捕快面前,却夷然不惧,满脸慷慨

这注定是螳臂当车,只一转眼,几人便被捕快们打倒在地,却仍状若疯虎,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。他们抱着捕快的腿,连撕带咬,也要阻止对方哪怕一刹,为主人赢得一点时间。

捕快们的小腿被生生咬下肉来,痛得哇哇大叫起来。无奈之下,只好改变捉活口的想法,将这些‘疯子,悉数砍杀……但那些毫无武功之人,却不知哪来的力量,双臂死死抱着捕快们的腿,掰都掰不开,最后只能将其手臂生生砍下……

灵霄已经不能看这一幕了,她紧紧蜷在王贤怀里,只要再看一眼,必然心神崩溃……

王贤也闭上眼睛,这些者,给他带来的震撼,比昨日那八位壮士还要强烈,他的内心已经强烈的动摇起来…

周新面似寒冰的看着这一幕,似乎心如止水,笼在袖中的两手却紧攥成拳,指甲嵌入肉中,血渗入甲缝……

那厢间,追杀仍在继续。

捕快们在解决了挡车的螳臂后,再次追了上去,但这次对方只背着一人,速度快了很多,以至于双方迟迟不能缩近距离,你追我赶越行越远,翻过一座山梁,一条滔滔大江便横在他们面前。

周新带着王贤登上山顶,眺望着江面,看到有数艘快船驶近,面现复杂的表情道:“看来,他们逃不过江了。”原来他早已安排了伏兵,从水路包抄对方。

话音未落,他目光突然一凝,只见河边芦苇荡中,又划出数艘快船,竟抢先朝江边驶来。

看到第二支船队出现,本已绝望的逃亡者大喜,八名劲装汉子齐齐朝被背着的那人跪下磕头,慷慨激昂道:“也是臣效死的时候了”又对背人的那个紫脸汉子,并另外几人抱拳道:“你们保护主人快走,我等来掩护”

那主人长发散乱,看不清面容,但泪水早就湿透了紫脸大汗的后背。

但那紫脸大汉却对八人笑道:“生当尽忠,不死何益?兄弟放心,主人还有我们呢”

八人也大笑起来,“还是大哥最解我等心意”

“那么兄弟们,永别或者稍后见。”紫脸大汉点点头,便背着主人,大步朝河边芦苇荡跑去。另外几人朝八人点点头,沉声道:“泉下再见”便赶紧跟上紫脸大汉,护着主人而去。

八人起身,在荒野中摆开阵势,截住追击的捕快。他们可不是前面那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他们个个都是太祖皇帝千挑万选,命人教以绝顶武功,结阵配合三十年的大内高手

昨日那八人与他们一样,但昨日的情形又与今日不同。昨日八位义士身陷重围,虑不得脱,虽然不肯就擒,却没有杀人的欲望……因为他们在深山隐居、听的是山寺晨钟、看的是高山流水、耳濡目染,修身养性,性情中早无十年前的怨恨和杀性。既然和那些大明儿郎无冤无仇,杀之无益,又何必造孽呢?战场上没了杀意,武功再高也要打折扣

但这次不同,他们为了让主人脱险,必须要杀人,是以看似相同的阵势,却发挥出十倍的威力他们以寡敌众却如虎入狼群,杀得捕快们败退连连,损失惨重。然而捕快们还是仗着人数优势,分兵绕侧翼继续追赶

这一招命中八位高手的弱点,他们只好放弃结阵,分头截杀起官兵来,这下全陷入以一敌众的危险境地,但将捕快们死死拦在江边。震慑于他们的神威,官军就算有绕过去的,也不敢继续追下去,他们都可看见了,对方还有好几个护卫呢,哪敢过去找死……

江面上,两方快船竟也发生了激烈的缠斗,船上的水手武士互相射箭、投掷长矛,但谁也奈何不了谁,不时有死伤者落水,江面上便汩汩出现一团血红……

这时候,芦苇荡中竟又划出一艘小船,趁着双方都顾不上它,悄无声息向岸边靠拢过来。

那背着主人的紫面汉子,藏在芦苇荡中,已经涉水齐腰深,看到船上的艄翁,大叫道:“快过来”

艄翁听到这一声,赶忙把船划过来,将船桨递向那汉子道:“快带主人上船。”

紫面大汉的武功极高,在背着个人的情况下,稍稍借力便攀上船去,其余几人警惕的注视着四周,见没人逼近,才接连跳上船……

“快去救他们”那主人终于出声了,指着江边陷入重围、疯狂厮杀的手下道。

“不行主人顾不得他们了船一靠岸就走不了啦”紫面大汉劝一声,吩咐道:“老郑快开船”

“嗯。”那艄公竟然是县里的郑教谕,他奋力撑篙,满载的小船便顺流而下。

江面上,官军自然看到了这一幕,然而截击他们的武装分子悍不畏死,双方正在进行血腥无比的接舷白刃战,竟分不出一艘船来追击,只能眼看着小船越行越远……

同样眼睁睁看着目标溜走的,还有王贤和周新,周臬台神态如常,对于异变他虽然意外,却并非无法接受。因为浦江县并非只有朝廷的人马,还有郑家、有明教,都有力量来搅局

周新甚至有些奇怪,为何对方来得如此之迟?

“他们溜走了。”王贤嘴上说着,心里竟有说不出的解脱,他竟祈祷这船就此驶入茫茫大海,再也不要回来。

“遛不走。”周新淡淡道:“为了万无一失,唐伯爷出动了浙江水师,谁也休想从水路离开浦江。”

“大人英明……”王贤的称赞有些违心。

“一点也不英名。”周新叹口气道:“麻烦在后头呢……”

江面上,两支船队失去了厮杀的意义,终于分开了。那来路不明的船队顺流而下,官军的船则向岸边驶来。官军不仅没有完成任务,还莫名其妙死了好些人,憋了满腔怒火,自然要找人发泄。

他们的目标是重又聚在一起的那八位高手。见主人成功脱险,八位高手很是高兴,尽管他们已经被捕快团团围住,没有逃脱的可能……而且船上的官军手持强弓,正是高手的噩梦。

“撤”周勇对手下下令,捕快们便倒步后撤,将包围圈拉大,以免被弓箭误伤

“放箭”船上的军官暴喝一声,便有十几箭同时射向一人。那高手疲惫已极,又无盾牌甲胄,虽然尽力格挡,还是被一箭射中大腿,闷哼一声,立而不倒

第二波弓箭又射出来,捕快们也配合着扔出短矛、朴刀等兵刃,那人彻底无法格挡,身中数箭、怒目圆睁而亡…

王贤不忍心看接下来的杀戮,先一步带着灵霄下了山,耳边似乎又响起那首‘男儿到死心如铁,……但当他定定神,那颗男儿心却猛地一颤,因为他看到县城方向,竟然浓烟四起

不一会儿,周新也下来了,面色铁青道:“县城出事了”

王贤重重点头,涩声道:“下官失职了……”

“这里是郑家的天下,到处都是明教的贼人,真要出事,你个外来的典史有什么用?”周新却摇头道:“你应该庆幸自己不在城里。”

王贤却苦涩道:“我的兄弟还在城里……”吴为、帅辉和二黑都在县里帮他维持局面……

“生死有命,不要做小儿态。”周新沉声道:“这种时候一定要镇静。”说着对身后的侍卫长道:“立即传信给唐伯爷,停止搜山,立即派兵进入浦江”

“是。”那侍卫长叫周泰,赶紧写好信,放出信鸽。

那厢间,战斗结束,八人全被射死,官军这边也损失惨重,来支援的五艘船,上面一共二百军士,折了一半。二百捕快也死了十几个,伤了几十个……这还是对方以阻拦为主,并没有以杀伤为要。

留下十几名官兵一条船打扫战场,周新便带着其余人四条船驶往县城去了。一路上见许多民船驶离县城,船上人大包小包、携家带口,十足的逃难架势。

周新让人拦住一艘民船,询问发生了何事。那船上人惶然道:“灾民突然变脸,打着明教的旗号,把县城给占了然后开仓放粮,还洗劫有钱人家”

“县老爷呢?”王贤沉声问道,按说灾民都不住在县城,只要及时关闭城门,仗着城里的民众和数百名乡勇,县城应该不会这么快陷落的……

“喝醉了呗,还能怎样。”对方苦笑道:“事发时,他正在郑教谕家醉得不省人事呢……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