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七一章 失踪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1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队伍顺着时有时无的足迹追踪下去,然而直到天黑,仍没看见一个人影。

“大人,我们已经离开浦江了吧。”在一处山坳停下来歇脚吃饭时,王贤约莫着路程道。

“嗯。”周新点点头道:“我们一直在往东,现在肯定进入诸暨县了。”顿一下道:“再往前就要碰上唐伯爷的大军了。”

这种关乎国运的大事件,皇帝当然不会忘了他最信任的铁杆将领。这世上谁都可能心向旧主,唯独唐云这些靖难将领不会,他们是跟着朱棣造反的,绝对不会放过建文君

是以当初唐云才会派军舰护送胡潆,这次接到密旨,又以防备明教的名义,亲率大军包围了浦江县。毫无疑问,这次浙江军队倾巢出动的目的有三,一者防止建文君漏网,二者消灭郑家、三者剿灭汇集浦江的明教徒

虽然不能说唐伯爷的包围圈是铜墙铁壁,但建文君想要逃离浦江,确实是很困难了……

队伍已经连续赶路一天半,必须要休息了,周新下令原地宿营。捕快们便寻处避风的地方,挤成一团,裹着毯子,不一会儿便鼾声四起。

王贤的棉大氅早就给了灵霄,自个仅剩身上的棉袍。江南冬日温暖,穿多了会热,棉袍都是薄薄的,陡然遇到这种雪后露营,根本不顶事儿。冻得他蜷成一团,牙齿打颤。

一边仍和他闹别扭的灵霄妹子,听到声音,把裹在身上的棉大氅扔给他,嘟囔一声:“瞎逞能”说完不禁打个寒噤,冻得哆嗦起来。

王贤呵呵一笑,把棉大氅掀开一角,灵霄就倏地钻到他怀里,紧紧贴着他身子,哆嗦道:“怎么这么冷啊?”

王贤给她掖好大氅,确定不透风后,才搂住小妹子的肩膀道:“这是山里,又刚下过雪,当然冷了。”在他眼里,灵霄就像银铃一样,都是小孩子,并无一丝杂念。

灵霄也是一样,在他怀里使劲拱啊拱,找到个舒服的姿势,用大氅把自个全都包住,只露出鼻孔喘气道:“睡觉睡觉,昨天一宿没合眼……”

“嗯,睡吧。”王贤的身子终于暖和过来,把头往树干上一倚,便闭上了眼。刚要迷迷糊糊睡着,却听怀里有抽泣声,王贤打着哈欠,揉着灵霄的小脑袋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小贤子,你说我哥会不会死……”灵霄带着哭腔道:“我一闭上眼,就是我哥满身是血的样子,都要吓死我了

“放心他死不了,你哥阳寿还长着呢,阎王爷不收的。”王贤柔声安慰道。“不信等咱们回去,他就会转醒过来,到时候你问他,是不是阎王爷不收他。”

“净瞎说。”灵霄自然是不信的,但仍能感到丝丝安慰,小声道:“白天我一直在想,要是我哥有个三长两短,要不要跟你算账呢”

“呃……”王贤不知该怎么回答,他想说这笔账不能算到我头上,但这种话哪能说出口,只好不吭声。却听灵霄接着道:“想来想去还是算了吧,我不能一下没了两个哥哥……”

王贤初闻这话不禁感动,人心换人心啊,灵霄果然把我当哥哥了……但转念一想,又一脑门子冷汗,难道这丫头本打算让我给闲云偿命?靠,小娘皮还真是凶残啊

“小贤子你说咱们这是干什么?”很多话,灵霄并不需要他回答,只是想向他一吐块垒罢了:“原先在富阳时多好啊,大家尽情的玩,开心地笑。怎么非得到这深山老林里拼命呢?那个人真那么重要么?”

“对大明对皇上,都很重要。”王贤点点头道:“但跟你我没有一毛钱关系……”

“那为什么要让咱们拼命?”灵霄又想哭,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来说,这两天发生的事情,的确过于残酷了

“可惜我们这种小人物,都是棋盘上的棋子,怎么走都是别人决定的。”王贤轻叹一声道:“在大人物们看来,为了换来他们希望的结果,我们的牺牲是可以接受,甚至是必须的。”

“真可恶”灵霄恨恨道:“非得听他们的么?”

“不然怎么办?”王贤叹气道:“人生在世,多半时候,是要听别人的吩咐。”

“不听就是了。”灵霄不忿道:“他们还能拿刀逼着我们不成?”

“他们虽然不会拿刀逼着我们,但很多时候,杀人是不用刀的。”王贤又轻叹一声道:“我就不用说了,无品无级的芝麻官,人家要捏死我,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。就算你爷爷那样天下敬仰的真人,也不敢对圣旨有丝毫违抗。何况皇上发动三十万民夫大修武当山,要让武当山取代龙虎山,成为道家第一山。就为这个,你爷爷孙真人能不肝脑涂地?你哥哥能不竭诚报效?”

“可讨厌他们在武当山上大兴土木了丨”灵霄郁闷道:“到处都是民夫,到处都乱糟糟的,小鹿啊,小熊啊什么的都跑不见了,我就是受不了才跑下山,找我哥哥来了。”顿一下道:“没想到山下一点都不好玩,要是在山上,我哥哥就不会受伤了。”

“这次过后,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鬼地方。”王贤轻声坚决道:“宁肯辞官我也要回杭州过安生日子去。”

“嗯。”灵霄重重点头道:“我支持你”

王贤不禁失笑,你支持有个啥用?

“我还没见过林姐姐呢,”灵霄的思维是跳跃性的,说好听叫天马行空,说实在的,就是脱线少女:“她一定很温柔、很漂亮、很让你中意吧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王贤奇怪道。

“你一提起她,嘴角就会咧起来。”灵霄笑道:“要是不满意,嘴角应该垂下去才对。”

“鬼精灵。”王贤呵呵一笑道:“说起漂亮来,林姐姐不如你……穿女装,扮淑女的时候。但是她对我来说,已经是癞蛤蟆吃天鹅肉了。能得她垂青,我这辈子都知足了。”其实林姐姐对他真不错,早就想来浦江和他一道了。但王贤现在这种处境,尚且需要别人保护,再来个林姐姐,不是添乱么?所以他坚决不许,让她继续在苏州待着

“唉,小贤子你话说太早了,”灵霄却像小大人似的叹口气道:“我娘说,男人靠得住,老母猪都上树。能喜新不厌旧,女人就要烧高香了……”

“去去去”王贤羞恼的拍她脑瓜一下,骂道:“多大点娃娃,脑子里净是些什么乱七八糟?”

“不信走着瞧。”灵霄却自信道:“我哥说,你见到小寡妇就走不动道,还是很好色的。”

“闭嘴闭嘴闭嘴”王贤恼羞成怒,喜欢人妻御姐熟妇是我的错么?那是上辈子看多了一本道,养成的不良癖好

“还有你可不是癞蛤蟆,我看你比韦缺缺顺眼多了……”说了这么多话,灵霄困意渐浓,小声嘟囔道:“那家伙对人的关心都太假了,你的才是真的……”

王贤不禁小吃一惊,怪不得灵霄那么不喜欢韦无缺,女人的直觉实在太可怕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其实自己之所以真心关爱灵霄,不过是将银铃投射到她身上,不自觉把她当成妹妹罢了。不过相处日久,感情渐深,也就无所谓什么投射不投射了……

胡思乱想一阵子,他也沉沉睡去,两人依偎在一起,都感到很是温暖。

可惜刚睡了没多久,才四更天,周新便将他们都叫起来,吃了点干粮就继续追踪。

走了好长一会儿,天光才亮,小猎犬朝着远处的山顶狂吠不已。灵霄赶忙牵着狗寻路上山,曲曲折折爬了好一阵子,才终于来到山顶,便见一棵歪脖树上,倒挂着个人形物体。

待走近了一看,发现果然是个人……

“韦缺缺”灵霄惊呼一声道:“都快冻成冰棍了的韦缺缺”

只见韦无缺被倒吊在树上,双目紧闭,从头到脚,浑身上下,都罩了一层白霜。

一名捕快探一探韦无缺的鼻息道:“还活着。”

“放下来”周新眉头紧皱,难道之前的猜测全是错的?这韦无缺根本就是个二百五?还是说,这是他的脱身之计?

捕快将韦无缺从树上放下来,然后三下五除二,扒光了他的上身用雪搓。这才发现他身上伤痕累累,竟无一块好皮。不过,这些都是旧伤,并非新近造成的。

得经历怎样的残酷环境,才会留下这么多伤疤啊?

好半天,韦无缺终于幽幽转醒,但是对这两日的遭遇一问三不知,他告诉周新,自己在一线天便被打昏了。等醒过来,发现被扛着在雪地里赶路,后来那帮人可能是觉着自己太沉,就把自己挂在树上。

明明是不靠谱的答复,周新却说不出什么来,毕竟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太离奇,已经不能用常理推测了。沉默片刻方问道:“那些人讨到哪儿去了。”

“把我捆上就往东去了……”韦无缺不太确定道:“应该是往东吧,倒吊着晕乎乎的,看的不太清楚。”

请记住我们的网址,我们更新最新章节,全网最快。请要看大官人的朋友,记住我们的网址哦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