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六九章 一线天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用过早饭,三人便又出游了。

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,王贤暗暗一叹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。接下来,别说包围浦江县,血洗郑宅镇之类的大活儿,就连捕捉建文君这样的瓷器活儿,都不是他个小小的典史能插手的,何况他也不想插手。

不过接下来的两天,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心神不宁,每听到脚步声都会心下一紧,担心会有什么噩耗传来。更让人揪心的是,阴沉沉的天上,云层越积越厚,竟有要起风下雪的架势。

“唉……”王贤不禁叹息,莫非这件事惹得老天爷不高兴了?

“唉……”同样的叹息,发生在六十里外的深山里。虽然直线距离不足百里,但是在茫茫大山中,不知要翻多少道岭,爬多少山头,才能深入这几十里。

闲云、灵霄和韦无缺三人,已经在山里野营了一宿,今天继续往深山老林处行去。脚下的路虽然艰难,但更令人担心的是这鬼天气,一旦刮风下雪,气温骤降,别说找人了,怎么走出去都是问题。

“哥,怎么办?”看着天越来越阴沉,灵霄有些怕了。

“回去已经来不及了。”闲云沉声道:“前面应该有个老佛庙,我们加加紧,到那里投宿。”

“好咧!”灵霄闻言大喜,登时恢复了活力。

“离老佛庙还有多远?”韦无缺没有问闲云,为何会如此熟悉地形。

“十来里地吧。”闲云想一想遒:“翻过六座山,就可以看到了。”

“那还不抓紧。”灵霄一听,着急催促起来。

三人便加快了脚步,沿着越来越陡峭的山路向上行去。山径迂回曲折,山势愈发险峻雄奇。不知不觉进入一处峡谷,昂首望去,只见两面险崖绝壁,斜插云空,如同天公利斧将大山逢中劈开。透过疏藤密蔓、枝梢叶尖,露出蓝天一线,只容两人侧身而过。

三人一面仰首欣赏这罕见的一线天,一面进入两壁夹出的笔直小径,正走到一半时,一阵罡风吹过,有碎石哗啦落下,三人走惯山路,习以为常,忙贴着山壁躲避。

落石声尚未断绝,异变突起,几下令人头皮发麻的弓弦声起,竟有数十支黑色羽箭从天而下,箭势如电,转眼便射到三人头上。三人似乎稀里糊涂便要蒙难!

说时迟那时快,本来还仓促躲避的闲云突然暴喝一声,从背篓中抽出一面盾牌,将灵霄护在身后,灵霄则不知从哪变出两根紫金链,每根三尺三,舞动起来便如两把大伞,水泼不进!

兄妹俩配合默契,将七八支致命的长箭格挡下来,但在这种情况下,自保已经是极限了,根本无力顾及无缺公子…

两人用余光一扫,却见他竟奇迹般的躲过了箭雨,正撒丫子往前跑。

“退!”闲云却下达了相反的命令,灵霄急声道:“韦缺缺……”

“他冇死不了!”闲云说一声,便急速往入口处退去。

灵霄迟疑一下,还是跺脚退了回去,兔起鹘落,已经跟上了兄长。

头顶上轰隆一声,滚下一片西瓜大小的大石,但两人在危急中,将全部潜能激发出来,如两只猎豹般窜到了谷口,身后石块轰然落地,激起烟尘数丈。

闲云还没站稳身形,一柄长枪便如闪电般朝他刺来,身后的灵霄想也不想,右手紫金锁链飞出,正中枪头!

但那长枪势大力沉,竟只稍稍一偏,便刺向了闲云的肩头。闲云猛然闪身,还是被枪头划中深深一道。

谁知又一柄长枪从对面刺来,一样的势大力沉、一样的无声无息,闲云却像是背后长眼,反手举盾格挡。枪尖和盾牌重重相撞,火星四溅!闲云背后如遭锤击,当场吐血!

但借着兄长的掩护,灵霄顺利脱险,从闲云的肋下窜出一线天,眼前豁然开朗!

只见两个手持铁枪的蒙面人,眼中满是难以置信……他们之前从没失手过,不相信有谁能从他们手中逃脱!

但灵霄哪会体谅前辈的心情,她怒叱一声,手中剩下的一根紫金链,便如灵蛇般直击左侧一人的天灵盖。

右侧一人忙举枪刺向灵霄后背,却被一柄长剑格挡住,那是趁他们惊诧的功夫,重新调整好气息的闲云。

来不及惊诧这小子怎么还有力气再战,黑衣人忙打起十二分精神,与闲云战在一处。那边他的同伙,却被怒气冲天的灵霄打得左支右绌,毫无还手之力。

其实论起武功,黑衣人比灵霄要强,但他手中长枪需要施展空间,而这里偏偏十分狭窄,根本施展不开。灵霄的紫金链却长短皆宜,加上她灵动的身法,牢牢占据了上风。

一招不慎,黑衣人被锁链抽中手指,痛得他松手撤枪,中门大开。另一人与他情同手足,赶忙挺枪来救。那边闲云受伤之下,无心恋战,叫一声-陕走!’便率先撤出战团。

灵霄虚晃一招,也紧紧跟着大哥,往来路疾奔出去。

这时候,方才在山上发动机关的两人也下来了,没受伤的那个带着他们紧紧追了上去。那个受伤的撕一段衣带,将被抽裂的手指紧紧捆住,也跟了上去。

武当的轻功天下一绝,灵霄和闲云全力施展开来,竟有缩地成寸的感觉,不一会儿便和追兵拉开了距离。灵霄心下刚要放松,却听身后一声闷哼,回头一看,便见大哥身体晃动,面如金纸,地上一滩血迹触目惊心,肩头更是暗红一片

灵霄转身便要扶他,却被闲云一把推开,低声嘶吼道:“别管我,不然都跑不掉!”

“我不会丢下大哥。”灵霄却倔强道。“反正我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了,要死一起死!”

“放屁!你想让爷爷没了孙子又死孙女么?!”闲云一翻手,长剑便架在自己脖子上,“你是逼我自戕么!”说着怒吼一声道:“快走!”手一动已经割破了脖颈,鲜血染红了剑刃。

“哥……”灵霄咬碎银牙,一声悲呼如杜鹃泣血的,深看一眼闲云,一路洒泪飞奔而去。

闲云终于放下心来,长剑一转,锋刃直指迫近眼前的追兵,苍声一笑道:“王贤,你笑我没杀过人!看我今日破戒!”

雪花悠悠飘落在剑尖上,闲云低吼一声,便挺剑迎上四名追兵。他虽然受伤,却依然从容不迫,一招一式都有风雷之声,正是武当山不传之秘真武剑法!全力施展开来,四名大高手都无法近身!

费了好大功夫,直到闲云内伤加剧、动作稍迟,一名黑衣人才趁机挑开他的长剑,另一名黑衣人趁机一枪刺入他的小腹……

鲜血喷涌而出,闲云意识渐渐模糊,苦笑着摇摇头,轻声道:“还是没破戒……”

料理这小子花费时间太多,待黑衣人来到山顶时,只见漫天飞雪,惟余莽莽,哪里还有那小姑娘的影子。

“怎么办?”三人望向他们的兄长。

兄长眉头紧锁,没有说话。但大伙都明白他的意思……天色渐黑,风雪渐大,已经看不清山路,再追下去太危险了

“我俩顺着路追追看。”但是绝对不能放过这些图谋不轨的闯入者,两名黑衣人主动请缨:“三哥和十二弟先回去和六哥他们会合吧。”

“嗯,多加小心。”三哥冇点点头,便和伤了手的老十二转回了,没走几步,便见躺在地上的闲云,身体已经被雪花覆盖,唯有口鼻处没有雪花。

“没死?”老十二一惊,便要一脚踢爆他的脑袋,却被老三拦住道:“把这小子带回会去,看看能问出点什么。”

“哦。”老十二倒是很顺服,闻言便将闲云提起来,扛在肩上,跟着老三返回一线天去了。

另两个黑衣人则继续追踪。天黑了,又下着雪,轻功再好也白搭,还不如熟悉地形来的实在。两人便仗着对山路熟悉快速前进,追过两道山梁后,终于看到浅浅的脚印,尚未来得及被落雪掩盖。

这说明离目标越来越近了。两人大喜,循着脚印加快了步伐,孰料走着走着,竟到了一处山崖边。黑咕隆咚的,两人险些摔下去,不禁面面相觑:“难道走错路掉下去了?”

正愣神间,其中一人只觉脚下一紧,便被一根锁链缠住脚踝,猝不及防,被拽下山崖。另一人赶紧抓住他的手腕,紧紧拉住他。却不防身后空门大开,被人背后偷袭,吃了重重一掌,震惊无比的与同伴一道坠落山崖。

坠崖前,他回首望去,看见偷袭自己的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后生。

待将两人击落山崖,那青年抓着紫金链将灵霄拉上来道:“臬台大人不放心你们,让我跟在后面接应。”他正是周新的贴身保镖。

“你为什么不早点来,我哥,呜呜,我哥……”灵霄却已经哭成泪人,脸上手上满是伤,她方才确实迷了路,失足坠落悬崖,好在反应迅速,抓住崖璧上的草木攀爬上来,结果那两个黑衣人,也正好到了悬崖边……如果你想跟书,如果你想比你的小伙伴更快看到最新章节的连载,那么请记住我们的网址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