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六八章 仙云观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在明朝那个时代,真正修行的出家人,庙宇道观都是修建在人迹罕至之处的。因为只有远离红尘,才能真正的修行,而这样的庙宇道观,一砖一木都是僧道们不辞劳苦扛上山来,花费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修建而成的。其规模自然无法与那些建在城里、金碧辉煌、气势恢宏的庙宇相比,但僧道的真诚淡泊,又是城里的和尚道士远远无法比拟的,至少,不会变着法子让你布施,还会免费给你斋饭吃。

仙云观便是这样一座道观,一道低矮的围墙,一座简陋的大殿,殿后是更简陋的净室,住着几个穿着葛布道袍,头戴道巾的清瘦道士。

三人在大殿拜了道祖,便有小道士请他们到后院吃斋饭。斋饭十分简单,一人一碗酱汤、一碟咸菜,一碗糙米饭。不过三人也确实是饿了,风卷残云便将饭菜吃光了,老道士笑笑,又让小道士再上一份,这下三人才吃饱了。

道家用膳时是不能说话的,甚至碗筷都不能发声,是以直到小道士撤下碗筷,奉上香茗,三人才得以与老道士白云子叙话。

白云子是这家仙云观的住持,许是很久没有香客前来,他谈性很浓,从南宋末年,八百信众背石上山,修建这座位于仙云峰上的仙云观讲起,将这座道观一百多年来的兴衰一一道来。

只是几人却都心不在焉,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听人讲古,而是找人的。耐着性子听老道把话说完,闲云问道:“来上香的人多么?”

“不多的,”白云子摇摇头道:“官府把县城的道观修的金碧辉煌,善男信女都图方便,哪有肯走上一两个时辰山路,来我们这小破观上香的?”

“还有更远的庙观么?”韦无缺问道。

“自然是有的。”白云子笑道:“修行之人,看重的是洞天福地,并不以与村镇的远近为意。”

“你们之间会有来往么?”灵霄好奇问道。

“呵呵,有的。”白云老道捻须笑道:“静极思动便会外出访友,下棋论道,经月方还。”

“难道修行之人都要修庙建观?”韦无缺问道。

“当然不需要,”白云老道笑道:“没有外人帮助,想在深山老林中修建一座道观庙宇,非大宏愿大机缘者不可。方才说过,我这仙云观是因为当年祖师救治了镇上的瘟疫,老百姓感恩之下,才为师祖修建了这座仙云观。”顿一下道:“大多数人是没有机缘的,也没有那么大毅力,做一件终生做不完的事儿,所以很多僧道只是搭个茅屋,或者住在山洞中修行,而且绝不在少数。”

老和尚口若悬河,扯起黄瓜根也动,闲云知道再让他说下去,一个时辰也打不住,便趁着他喘气的功夫,对韦无缺笑道:“咱们参观一下这道观,看看前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吧。”

“好。”韦无缺点点头,老道士只好住了嘴,带着他们前殿后院转了一圈。灵霄眼尖看到殿后墙上,罩着一方碧纱笼,笑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白云子脸色一变,旋即镇定道:“这是一位高僧的题诗,怕遭风雨侵蚀,故而将其罩起来。”

“不知我们有没有福气瞻仰?”韦无缺大感兴趣道。

“有何不可。”白云子淡淡道。紧盯着他的闲云不禁怀疑,方才看到老道那一刹的紧张,莫非是我眼花了?

灵霄便将碧纱笼掀开,便见墙上写着一首诗曰:

“锡杖来游岁月深,山云水月傍闲吟。尘心消尽无些子,不受人间物色侵。

断绝红尘守法宗,清离不与世人同。牢锁心猿归定静,莫教意马任西东。”

是一首很有味道的禅诗,却没有落款,闲云反复念看了几遍,仿佛要将其印在心里,才问道:“这诗怎么没有落款,好有气魄的高僧,若能见上一面,此生便无憾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白云子摇头笑道:“一个疯疯癫癫的云水僧,题完了就走了,压根没有落款。只因贫道很喜欢这首诗,故而命人将其罩起来。”

“可惜,可惜……”闲云摇头叹道。

道观极小,不过盏茶功夫,便游览完毕,三人给道祖添了香火钱,便与白云老道依依惜别,下山寻到马匹,赶着回城去了。

白云子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山下,一个中年道士凑过来小声道:“师兄,这三人问东问西,怕是目的不纯。”

“嗯,好在离开了。”白云老道点点头道:“你禀报大师一声吧。”

“是。”中年道士便到观中,树起一根长长的旗杆,上面悬着黑色的旗帜。

三人紧赶慢赶,才赶在城门关闭前回到县城。

“吁……”进了城,三人勒住马,人马都是气喘吁吁,闲云和韦无缺相视笑起来,灵霄却嘟着小嘴道:“太不过瘾了,还没玩开心,就得往回赶。”

“这个好办。”韦无缺马上扮起狗腿道:“赶明儿咱们带好干粮,再出去玩个够就是了。”

“好主意,好主意”灵霄开心的拍手道:“就这么定了,明早你就过来,咱们吃过早饭就出发。”

“这么急?”韦无缺张大嘴。

“不去拉倒。”灵霄撇撇嘴。

“去去去”韦无缺忙激动道:“小生只是担心小姐会累,既然小姐不累,小生自然赴汤蹈火相随了”顿一下,贱兮兮的问道:“小姐的意思是,我明早可以到府上吃早饭?”

“废话。”灵霄一夹马腹,和闲云回去衙门里。

韦无缺则立在旅店门口,良久良久。他竟然有想哭的感觉,这一级,升得太不容易了。转念便想抽自己,真被虐成贱骨头了

西衙里,王贤刚和吴为商量完救灾事宜,见两人回来,笑道:“正好一起吃饭。”

“快点快点,饿死我了。”灵霄抱着肚子团团打转道:“今天我得大吃一顿,后面好几天,要吃不着东西了。”

“当然当然,”王贤笑道:“今天正好有红烧羊肉吃”

“小贤子万岁”灵霄一听就口水直流,话说这段时间物资吃紧,衙门里为免物议,饭菜也简单了许多。灵霄虽然不说什么,嘴巴却早就淡出鸟了。

“怎么会杀羊呢?”闲云奇怪道。

“呵呵,是这么回事儿。”王贤苦笑道:“有灾民偷了郑家的几头羊,郑家告到官府,我派人去抓,结果已经宰了,只好连人带肉全弄回来了。”

“这肉不用退给郑家么?”闲云还是很纯洁的。

“案子还没问明白呢。”王贤笑道:“不能说这些肉到底是谁的。”

“那你就吃?”闲云无奈道。

“等到开堂就臭了,不吃浪费了。”王贤笑骂道:“给你俩改善生活呢,还真么多废话”

“唉。”闲云对王贤这套实用主义实在无语,不过话说回来,红烧羊肉真好吃他一人就吃了三大碗,比灵霄还多吃了一碗,

“还以为罪恶感会影响食欲呢。”分到的肉本来就不多,王贤尽量让兄妹俩吃个过瘾,他和吴为只取些肉汤泡米饭吃。兄妹俩都是那种不知道照顾别人的,吃完了都没发现,王贤和吴为几乎没动筷子……

“呃……”饭后,待吴为离去,闲云打着饱嗝,稍嫌不雅的向王贤叙述今日的见闻,待讲到那首诗时道:“那诗后面似乎还有两段,但被铲掉了。”

“光上半首,已经能看出问题了。”

“看出什么?”闲云无奈问道,心说那首诗我都背过了,却啥也没看出来。

“断绝红尘守法宗,清离不与世人同。牢锁心猿归定静,莫教意马任西东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这分明是初入禅门的僧人所作,算哪门子大师?仙云观却将他的诗珍而重之,只有两个原因,一他是文豪,二他身份贵重。”

“但老道士说,不知道那僧人的身份。”闲云恍然道:“这不摆明了骗人么?”

“不错,这首诗不算出色,作者若是名人,老道士肯定会宣扬的了。”王贤道:“所以只剩一种解释,就是他身份贵重,却又不能明言。”

“你是说,这首诗可能是那人所作?”闲云吃惊道。

“大胆假设、小心求证嘛。”王贤不负责任的笑笑道:“不过估计老道士知道点什么。”

“赶紧抓人?”闲云说完自己否定道:“不行,那样会打草惊蛇的。”

“哈哈,不错。”王贤对闲云的成长很是欣慰,笑道:“如果他真是建文的人,那咱们距离目标就很近了。”说着低声吩咐几句,闲云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第二天一早,韦无缺便背着包裹来西衙报道。

“你这一包什么呀?”王贤好奇问道。

“肉脯、还有蜜饯,都是令妹爱吃的东西。”韦无缺道:“我准备了十天的量。”

“唉,”王贤听了不禁暗叹,要是有无缺公子这份心劲儿,什么妞泡不到?当然,灵霄那种情窦未开的除外……

“快吃饭吧。”闲云招呼韦无缺,还给他舀了一碗香喷喷的米粥,把韦公子感动坏了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