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六四章 突破口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0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第二天早晨,王贤洗漱过后,让人请吴为一起过来吃早饭。

不一会儿吴为来了,只见他满眼血丝,神情憔悴,似乎是一宿没睡。

“怎么,睡不着?”王贤招呼他坐下,亲自为他盛一碗粥道。“吃点饭回去再补个觉吧。”

“不用了,”吴为低着头道:“我顶得住……”说着抬起头来,使劲搓搓脸道:“大人不是说过么,救灾如救火,请分配任务吧”

“呃……”王贤先一愣,旋即感动的看着吴为道:“小胖,你疯了么?”

“我没疯。”吴为低声道:“不只是大人才有兄弟之情,我也有。”顿一下道:“大人既然有危险,就是赶我也不走。”

“何必呢……”王贤低声道。“浦江县有江南第一家,没有你我也照样转。”

“至少我留下,能保护大人的性命。”吴为淡淡道。“大人是知道的,我拿定主意,便会不再动摇。”

“小胖。”王贤感动的有些哽咽,攥着他胖乎乎却极有力的手道:“我王贤必不负你”

“大人,你太偏心眼了,我们也没说要走啊。”帅辉不满的抗议道:“人家不是说了么,一世人两兄弟,就要生同一个衾,死同一个椁”

“变态……”二黑嘟囔道:“打死我也不跟你一个被窝。”

“喂,有什么不对么?”帅辉怒道。

“哈哈,当然不对了”王贤心中的阴霾为之一扫,放声大笑道:“这是形容两口子的”

“原来如此”帅辉怒道:“郑流那王八蛋,竟敢戏弄于我”

“也许他真对你有意思咧。”二黑咧嘴道。

“好了,说正经的。”王贤正色道:“小胖,在富阳时,你就是负责救灾,现在继续肩负起这差事来吧。”顿一下道:“我也不给你在衙门里找差事了,就算给你个户房司吏,也一样压不住浦江的地头蛇,还不如以我的代言人身份出现。”

“是。”吴为点头应下。

王贤还算是知人善用,富阳县救灾除了一开头,是王贤亲自盯着之外,后面大半年时间,都是吴为在负责。故而他的到来,可大大为王贤分担繁冗的事务,让他能将精力集中在重要的地方。

比如劝灵霄妹子,答应无缺公子的约会邀请……

话说从在衙门对门住下后,那位无缺公子韦无缺便风雨无阻的每天上门,不是给灵霄送花,就是献诗给她听,虽然每每被揍得鼻青脸肿,但无缺公子从不气馁,擦干鼻血,第二天又会准时出现。

连王贤都被他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坏了,替他游说灵霄道:“和他出去转转吧,寒郊漫步实在是江南冬日的恩赐……看在我难得说出这么有诗意的话的面子上,你就答应吧。”

灵霄像一只愤怒的小鸟,使劲摇头道:“再逼我,我就揍你”

“妹子,你还是去吧。”连最疼爱妹妹的闲云少爷,竟也劝说道:“放心,我会陪你一起去的。”

“你们……”灵霄这下反而不生气了,奇怪的望着两人道:“葫芦里买的什么药?”

“解药。”闲云少爷淡淡道。

灵霄白他一眼,看向王贤,她知道小贤子肯定会给个满意的答案。“其实我们是在钓鱼,”王贤果然不负期望,顿一下道:“综合历年失踪者的情况,不难推测出,可能是这些人无意中发现了那人存在的秘密,或者只是撞见过那人一次,便被那人的护卫灭口了。”

“好狠毒啊。”灵霄的大脑结构果然异于常人,关注的地方都和别人不一样。

“这是没办法的。”闲云淡淡道:“若非如此,那人也不能在浦江藏了多年,还没有任何消息。”是的,到目前为止,不论是朝廷还是明教,乃至王贤,对那人在浦江的一切都是猜测,他们甚至不敢保证,这人一定是在浦江。

“现在,那些流民被分散安置在本县各乡,包括郑宅镇在内,都有成千上万的灾民存在。”王贤接着道:“而且家家都得腾出房子安置灾民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?”

“他们要骂死你了。”灵霄眨着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道。

“呵呵,这不是重点……”王贤苦笑一声道:“重点是人烟稠密的地方,已经没了那人的藏身之处。”名声是一把双刃剑,有时候为盛名所累,你不得不被人牵着鼻子走……比如郑家,带着孝悌无双名头的江南第一家,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看到灾民入境,却还要第一时间开设粥厂赈灾,而且施的粥厚得可以竖起筷子。

但这也不是重点,因为如果施粥能解决问题,就是直接上干饭,郑家都一万个乐意。重点是要了老命的淆安置,,尽管郑老爷子老谋深算,官府一声令下,也只能命每家每户乖乖腾出房间,自家更是以身作则,将前三进全都腾出来供灾民居住,而且不要租金郑家是江南第一家啊,怎么好意思不腾房子呢,怎么好意思跟灾民要钱呢?最终郑宅镇安置的灾民,是其他镇的两倍还要多……

整个郑宅镇,乃至所有的县城、乡镇,都已经对流民不设防了,哪还有那人的藏身之处

如果没有离开浦江县,那人只能藏身于乡野山间。浦江的茫茫大山,是他最后的屏身之处,而从郑桧那里得到的消息,让王贤确定那人没有离开。是的,郑桧已经被王贤秘密逮捕,这还要归功于那位被王贤蛊惑的郑伍氏……这闺名绣儿的小娘子,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和祖父,担着什么样的天大干系。郑家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,将她彻底摒在核心机密之外,是以她的一颗芳心里,只有查明真相四个字。

郑绣儿当然也有顾虑,那就是如果将郑桧交出去,可能会影响到郑家的声誉。但是她被王贤的三寸不烂之舌骗到了,相信官府不会再追究此事,王典史只是想查明真相,解开她丈夫之死的谜团,仅此而已。于是她将郑桧的行踪,着贴身丫鬟暗中禀报了王贤。

尽管郑桧深居简出,官府根本找不到,但在同住一家的亲人眼里,他的行踪是没有秘密的。郑绣儿发现,这厮虽然被勒令禁足,但其实并不安分,每隔上七天都会趁黑天偷溜出去,天快亮才会回来。

有了这条线索,闲云这个胆大艺高人,在郑桧又该溜出家门的日子,只身夜探郑宅镇。三更时分,果然见一条黑影窜出郑家,轻车熟路的绕过巡夜,出了镇子,上了条等在镇口小溪边的小船。

闲云大喜,待那黑影上船,船儿缓缓驶离岸边,他悄无声息的下水,如游鱼般潜至船底,将一块面团似的东西,粘在船舷的吃水线以上,又悄无声息的潜回。上岸后,闲云脚不沾地,疾驰到数里之外……在那里,王贤以抓贩私盐为名,当夜临时集结起一百余弓手,分乘五艘快船,前往接应闲云。两人约定,一旦遇到危险,闲云便会释放烟花,王贤则带手下前往营救。此时已是四更天,却一点动静都没有,这让王贤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
突然,灵霄低声道:“我哥回来了。”

王贤顺着她指的方向,却黑咕隆咚啥也没看到,但过不一会儿,满身大汗的闲云,就从黑暗中走出来,呼吸依然平稳的告诉他经过。王贤大喜,命手下开船,顺流而下,直奔那艘小舟的方向而去。只是江面宽阔,水网纵横、芦苇成片,要想在茫茫黑夜中找到一叶扁舟,真不比大海捞针轻松。

但武当山下来兄妹俩,却能牢牢锁定那艘小舟的方位,他俩带着快船穿过几条河道,很快便找到了藏身芦苇丛中的那艘小船。这是武当派的不传之秘——千里追魂。闲云粘在船上的‘面团,里,加了一种特质的香料,人闻不到味道,却可以被猎犬在很远的距离准确的找到。因为对狗狗来说,这种气味简直太强烈了,甚至连水气都掩盖不了。

决定要这样干后,灵霄不知从哪弄来一只经验丰富的小猎犬,今夜果然立下奇功,带着他们准确找到了那叶小舟。郑桧和船上人正谈得入巷,听到有动静才发现有船驶来。船藏在芦苇荡里,根本来不及驶出来。两人当机立断,赶紧出舱跳水,想要借芦苇荡的掩护逃走。但一直不显山、不露水的闲云、灵霄兄妹,竟真是高手中的高手,兄妹俩从怀中各摸出一个弹弓,几乎没有瞄准便同时发射。

满天的星光下,两声闷哼传来,紧接着又是两声巨大的噗通声,两人竟还来不及入水,便在半空中中弹

快船冲刺过去,将两个被击晕的家伙打捞上来,只见他们虽然口鼻冒水,但肚皮一股一股,还都是活着的……

“撤”担心生变,王贤一声号令,五艘快船便飞快驶离了事发地点,却没有返回县城,而是继续顺流而下,离开了县境,进入诸暨县的地界。

王贤根本不信任县里的所有人,他要在这诸暨县的河面上,连夜突审两名珍贵的俘虏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