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六三章 他乡遇故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老米没再搭理王贤,气呼呼的回到县衙,让人把郑教谕叫来,告诉他府里的赈交安排。

郑教谕闻言一阵头皮发麻道:“你怎么能答应这种事呢? ”

“我已经拼了命的抵制。”米知县那张老睑上,写满了痛苦道:“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,我要是再坚持下去,姓苏的非得停我职 ,再让别人署理浦江,不更麻烦? ”

“苏知府为何要这样做?”郑教谕皱眉道:“不像他平日的行事啊。”

“还没看出来么……”米知县闭上眼,喉头一抖一抖的艰难道:“朝廷想借这次机会,要冲一冲浦江县这块铁板! ”

“这么说……”郑教谕面色大变道:“朝廷果然对浦江产生了怀疑? ”

“定然如此……”米知县的眼圈红了,身子不自禁的微微颤动,他忙掏出酒壶灌两口,稳定下情绪道:“我们上当了,以为朝廷 派王贤来找人,孰料他只是个幌子!趁看我们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,人家: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! ”

郑教谕闻言暗悔不已,当初因为摸不清王贤的底细,小心过度的那老爷子下令家:里人偃旗息鼓,暂时不要活动,才给了朝廷可乘 之机……

“不行,赶紧通知大师转移! ”郑教谕仓惶起身道。

“不要在慌乱中下决定。”米知县摇摇头,恢复冷静道:“现在朝廷最多只是怀疑,不然来的就不会流民,而是军队了.而朝廷 的目的,八成是打草惊蛇,让我们仓皇间送大师转移,好撞入他们的天罗地网中! ”

“这……”郑教谕想想也是,站住脚道:“你的意思是? ”

“你告诉老爷子,千万镇定。”米知县沉声道:“郑家:是太祖钦封的‘江南第一家”,天下孝悌的楷模。燕贼既然处处以太祖遗 命为训,那么就箅确定大师藏在郑家:,也必须要隐蔽行事,不然軎愔泄露,他根本没法面对天下人.”顿一下道:“所以朝廷虽然有 千军万马,但不会踏足浦江这一亩三分地,只会派锦衣卫这样的厘犬,暗中勘察而已。”

“嗯。”郑教谕闻言心下稍定道:“说的也对,若只是暗斗,咱们是不怕的。”

“嗯。”米知县点点头道:“大师只要不动,谁也找不到他。而朝廷没有把握,是不会轻举妄动的。这时候千万不能乱,乱了就 要出大事! ”说看面色变得郑重道:“孔曰成仁、孟曰取义,为了皇上你我死都不怕,还有什么好怕的? ”

“嗯。”郑教谕重重点头,离开县衙,急匆匆赶回郑宅镇,与老爷子商议对策去了。

那厢间,王贤也简单安置好灾民,返回西衙稍歇。

马车上,闲云眉头紧锁道:“怎么会闹成这样?现在郑家:肯定什么都知道了。”

“是啊,”王贤叹口气道:“人心之莫测,可见一斑。”那苏知府明明是周臬台信得过的角色,孰料却对老米那般造作,恐怕是 暗怀示警之心•

“如果真是苏知府有心示警……”闲云不寒而栗道:“那就太可怕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王贤点点头,一府知府竟然早就对那人的下落知情,而且冒看满门抄斩的风险知情不报,却完全得不到任何好处…… 人心之向背,这才是最可怕的!

望着明显乱了套的大街上,老百姓开始排队买米,甚至发生了哄抢,闲云低声问道:“万一那人闻风出逃怎么办? ”

“天要下雨娘要嫁人。”王贤却面色沉静道:“我们这种小角色,尽力而为就好,何必强求结果? ”说看挂起一丝苦笑道:“何 况也强求不来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闲云不了解王贤的想法,他相对要单纯许多,只知道既然接了任务,便只许成功不许失败。“不到最后一刻,还是不能 轻言放弃! 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算是回应。

回到西衙,差役票报说,二老爷家乡来人了。

王贤来到客厅,便见是个风尘仆仆的小胖子,不禁大喜过望:“小胖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! ”

“惭愧……”那小胖子正是吴为,他起身向王贤行礼,汗颜道:“在富阳砸了饭碗,一气之下跑来投奔大人! 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 ! ”王贤这段时间哪有工夫关心富阳?闻言愕然道:“谁砸了你的饭碗? ”

“还能有谁? ”吴为看看闲云,听王贤道 <但讲无妨’,这才闷声道:“蒋县丞……蒋知县呗。大老爷和大人离开富阳后,那帮 子乡绅看到机会,撺掇姓蒋的,将大老爷和大人的新政全都推翻了,灾民们新开出的五千亩梯田,也被他贱卖给了大户,我不忍看到 大老爷和大人的心血,就这样付诸东流。与他据理力争,却被他打了板子,还敝了我的户房司吏! ”说看他晈牙切齿道:“我气不过 ,就跑来找大人告状,大人一定要阻止他的倒行逆施啊! ”

“混账! ”王贤闻言火冒三丈道:“在县里时,没看出姓蒋的这么阴险啊! ”

“狐狸尾巴藏得好。”吴为恨声道:“其实他和刁主簿是一丘之貉,那些贪赃枉法的事情,没有他点头,刁主簿也干不了。原先 大老爷在时,别看他唯命是从,心里早恨透了大老爷,现在轮到他当家:,自然要全都推翻了! ”

“王八蛋!老子要把他剁了喂狗! ”想到自己费尽心血打造的富阳新政,竟转眼就被消灭,王贤目眦欲裂,恨不得这就提刀杀回 富阳去。

可惜只能说说而已,且不说现在是什么时候,怎可能节外生枝。单说姓蒋的现在是一县正印,自己不过一个外县典史,哪是说灭 就能灭了他的?

“大人息怒。”倒是吴为,一吐心中块垒后,便恢复了惯常的冷静,劝解道:“此事还需从长计议……”

“新政等不起! ”王贤痛心疾首道。

“当务之急,是大人赶紧写信给大老爷,大老爷现在虽然是词臣,但在京里总能想办法,给县里施压的。”吴为道:“坯有大人 的父亲,请他老人家:在杭州府也想想办法,都比大人冲动强。”

“唉……”好说歹说,终于把王贤劝下,待写了信给魏源和王兴业,天已经黒了。王贤命人设宴为吴为接风,却被他劝住道:“ 小人来的路上,见无数灾民涌入浦江,想必大人已经领到赈灾的命令了吧,这时候宴饮的话,难免招惹物议.”

“还是你考虑的周全。”王贤闻言大感欣慰道:“这段时间你不在身边,我真不习惯啊。”顿一下,指看帅辉两个道:“他们俩 忠心可靠,可惜早年不务正业,连字都不识,遇到事儿是干着急帮不上忙! ”

“大人过奖了。”吴为见火候差不多,便对王贤道:“其实属下这次来告状之外,也有投奔之意,大人要是不收留,属下就走投 无路了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帅辉闻言大喜道:“小胖哥来了,我们再也不用挨骂了。”

“骂你还不是为让你长劲? ”王贤瞪他一眼道:“不知好歹的东西! ”却对吴为的请求不置可否。“先吃饭,吃完再说! ”

晚饭是简单的四菜一汤,没有喝酒。王贤亲自为吴为安排了房间,嘱咐他早点休息。刚要离开,却被吴为叫住道:“大人能给个 明确的答复么,到底收不收留属下? ”

“这个……”王贤苦笑道:“我本想考虑一晚上,再答复你的。”

“这又何必呢? ”吴为的几根傲骨又痒了,淡淡道:“若是不方便的话,我是不会让大人为难的。”

“不是不方便。”王贤一阵纠结,长叹口气道:“唉,从私心讲,我当然想让你留下来帮我,可是……我不能害了你! ”

“怎么会害了我呢? ”吴为不解道。

“浦江这边的愔况,可以说是万分凶险,”王贤无奈道:“我已是釜底游鱼,无可奈何,但不能让自己兄弟也陷进来。”

“发生了什么事,会这般凶险? ”吴为奇怪道:“浦江不是出了名的政务清简么?就箅有灾民涌入,也不会比当初富阳更麻烦吧

“呵呵,有那么简单就好了……”王贤不再往下说道:“总之你没必要掺和,也就没必要知道。在我这住两天,歇过来就回去吧 。”说完拍拍他的肩膀,竟眼角泛泪道:“我还想让你把帅辉和二黒带回去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我没法跟他们家:里交代。”

“真至于此么?大人! ”吴为瞪大眼道:“真有性命之忧? ”

“是。”王贤点点头,转过身去,走到□口才低声道:“我爹妈心大,我倒不太担心。唯独林姐姐,接连两次婚事不成,我怕她 受不了,你转告我娘,千万做主给她另找户好人家:……”说完便黯然出去,背影是那样的凄凉。

看着他离去的方向,吴为呆立了良久,半晌才缓缓低下头,双手使劲揉搓着头发,好像那不是他的脑袋,而是一团乱麻似的.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