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五五章 过河卒子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0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回去的路上,王贤几个也在谈论郑家。

“震撼啊,”王贤感慨道:“江南第一家,果然是名副其实!”

“有什么好的?”灵霄侧骑在马背上,荡着一双修长的小腿,撅嘴道:“什么都被规定好了,一点自由都没有,比我们武当教还过分。”

“是啊,你要是生在郑家,就必须要安详恭敬、奉公婆以孝、事丈夫以礼、待妯娌以和、无故不出中门……”王贤笑呵呵道。

“真是可恶!”灵霄愤怒道:“别得也就罢了,竟然不让出门,要把人活活憋死么?!”

“有什么不对么?”闲云见她这样子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话说能让闲云子道心波动的事情不多,这个不省心的妹妹绝对算一个。忍不住出声呵斥道:“总比你这样疯疯癫癫、没规没矩强,看将来有谁敢娶你。”

“不用你瞎操心!”灵霄一吐鲜红的小舌尖,朝闲云扮个鬼脸,气呼呼的转向王贤道:“小贤子,你也觉着女人该这样么?”

“我不这么看。”王贤忙撇清道:“在我看来,女子能顶半边天,哦不,大半边。”

“口不对心。”灵霄不相信,但还是很开心,“不过比我哥强多了,以后鸡腿咱俩分,没他的份儿了。”

“喂。”闲云怒道:“本来就没我的份儿好吧!”

“那你就吃鸡屁股吧。”灵霄又扮个鬼脸,策马跑到前面去,似乎是真生气了。

王贤不禁摇头轻叹,这万恶的旧社会啊……

“仲德兄。”闲云却对另一件事耿耿于怀,抓住个机会便质问王贤道:“好容易得到个夜宿郑宅镇的机会,你为何不让我一探究竟?”

“我不知道你要找什么,”王贤低声道:“但我知道,昨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们,你一动,人家就知道我们动机不纯,日后肯定会防着咱们。”

“那你干嘛还要留宿?”闲云一想也是。

“喝醉了呗。”王贤咧咧嘴。

“……”闲云板下脸。

“好吧,”王贤只好笑笑道:“兵法云,要‘出其不意、攻其无备’,但我们在明对方在暗,想要出其不意,只有先让他们以为,我们并不关注他们,才能放松他们的警惕,继而攻其无备。”顿一下道:“我们一到浦江,就大张旗鼓的要查失踪案,虽然是应了分巡道之命,却也会引起郑家的警惕。这时候,我要不赶紧让他们放松下来,恐怕剩下的线索也会被他们掐断。”

论武功,闲云一只手就能揍王贤八个,但论智谋,十个他绑一块,也不是王贤的对手。

“我们一到郑宅镇,他们的心便提起来,以为我们要查案乃至生事。谁知我们是为了结案而来,他们自然会感到庆幸。晚上我故意喝醉留宿,他们又以为我们要趁夜做些什么,谁知咱们却规规矩矩,如此一来二去,再紧的心防也难免松弛下来。今天冇他们又看到我对郑家的敬仰,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……”王贤对骑马不在行,昨天还好,今天骑了不一会儿,便感觉大腿内侧一阵阵销魂噬骨,别扭的挪一挪大腿道:“你说,会不会感觉放心多了呢?”

“会。原来是这般用意。”闲云恍然,但仍有些可惜道:“可惜机会难得,却别无收获。”

“有收获的。”王贤却淡淡道:“至少我确定了三件事

“哪三件事?”闲云惊奇道,闲扯淡也能确定事情么?

“第一,那伍绍元之死,与郑家脱不开关系,那父子俩至少是知情的。”王贤便竖起一根手指道。

“为何?”闲云不解问道。

“道理很简单。”王贤道:“昨天我只是说‘此案搁置下去不是办法,如何处理还请他俩给个主意’,你如果是死者家属,会如何反应?”

“我肯定希望继续找下去。”闲云道。

“不错,就算猜到我是来劝他们结案的。以人之常情,他们也不会在我没开口前,就先说‘不能再给官府添麻烦’。”王贤沉声道:“除非他们早知道人肯定找不回来,巴不得这案子赶紧了结……”

“……”闲云想了想,不禁赞同道:“有道理。那第二个呢?”

“第二,你们要找的那个人,不在镇上。”王贤淡淡道

“你怎知……”闲云一愣,旋即明白道:“是啊,镇上人烟稠密、鸡犬相闻,他不可能藏身于此。”顿一下道:“那第三呢?”

“第三。”王贤缓缓道:“伍绍元之死,多半与那人有关……”

“什么?”闲云变了脸色,又是一句:“你怎知?”

“郑家这样的孝悌人家,竟然赶出毁尸灭迹的事情,”王贤看他一眼,目光幽幽道:“除了因为那个人,我想不出别的原因。”

“是……”闲云不得不佩服胡潆的眼光,他选择的这个王贤,竞能如此的见微知著。想到这,他紧紧盯着王贤道:“你猜到那个人是谁了?”

“没猜到,我也不会去猜,”王贤断然道:“如有可能,我打算闭门读书,等明年考秀才,还是这条路比较安稳,至少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“你错了。”闲云摇摇头道:“我说过,你我既然被选定,除了一心办差之外,没有别的出路。”

“我辞官还不行?!”王贤突然愤怒起来,这算什么事儿啊!自己当官不过是想舒服的混日子!不是要提着脑袋闯天下的!

“不行!”闲云断然道,“胡大人有令,退缩者死!”

“我又没入伙!”王贤愤然道。

“没用的,棋子入局,何需它自己同意?”闲云低声道:“仲德兄,我不想杀人,更不想杀的第一个人,就是你。

“……”王贤郁闷的闭上眼,他现在只想把胡潆的菊花,爆上一百遍啊一百遍!但也不能改变自己过河卒子的命运。良久,他吐出长长一口浊气,闷声道:“你竞没杀过人?

“很奇怪么?”闲云对王贤的不信任颇为气愤道:“我武功再高,也得守王法!无故杀人,是要偿命的!”

“跟着胡大人,还需要偿命?”

“我跟胡大人光寻仙拜佛去了……”闲云郁郁道:“杀人放火的事情,都是锦衣卫在做。”

“好吧,菜鸟,”王贤深吸口气道:“除了那人的身份之外,你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我。”

“嗯。”闲云想一想,同意了。

回到县里已近中午,一进西衙,门子便迎上来道:“二老爷,有位秀才相公,自称是您朋友,小的便请他在客厅用茶了。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便往客厅走去,心里却嘀咕道:‘我哪有什么秀才朋友?’

进去客厅一看,便见个穿着裥衫、头戴皂巾的男子,正背对门口欣赏墙上的字画。

听到脚步声,那男子转过头来,眉目秀美、意态潇洒、足以倾倒世间女子!自然是那大美男韦无缺。

见王贤回来,无缺公子深深施礼,风度翩翩令人心折:“学生拜见大人。”

“我道是谁呢,原来是韦相公。”见韦公子又完好无损出现在眼前,一张脸白璧无瑕,看不到一点伤痕,王贤心说怎么还不毁容?赶紧轻咳两声,挪揄道:“你的伤好得够快的。”

“多亏令妹手下留情。”韦无缺说着,目光便瞄向立在王贤身后的灵霄,冇又赶紧收回道:“学生是来向大人禀报,我已经在本县赁了住处、略备薄酒,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,请大人光临寒舍,聊补当日之憾?”

“呃,你租了房子……打算在浦江县常住?”王贤惊讶道。

“是啊,这里山清水秀,正是用功读书的好地方……”韦无缺恳切道:“抬脚就到,请大人务必赏光。”

“行啊,横竖没什么事儿。”王贤也想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“去就去。”便叫闲云一起。灵霄正生闷气,自然不会跟着去,倒让无缺公子好生失望。

两人跟着韦无缺出了县衙,就到了韦无缺的住处……果然是抬脚就到,这厮竟然跟县衙住对门!

“这……”王贤大汗道:“你竟住在客栈里?”

“是,”韦无缺答道:“学生包了个清静的院子,虽然稍稍贵了些,但是住着安全。”

看着身后热热闹闹的大街,再看看身处的吵吵嚷嚷的客栈,王贤道:“你确定这种地方能读书?”

“学生是为了磨练自己的专注。”韦无缺道:“听人说这法子不错,便打算试试看。”

“……”王贤彻底无语。

跟着韦无缺进了客栈后院,推开一扇门,是个小巧精致的院子,待院门关上,外面的喧闹一下小了很多,颇有闹中取静之意。

“原来是大隐隐于市。”王贤终于明白人家秀才的心思,拍拍脑袋道:“是这个意思吧?”

“大人说的是。”韦无缺笑道:“但记得大人说,不喜欢喝酸酒,所以没那些措大调调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王贤不禁笑道:“你这小子,有趣!”记住我们的网址,最快更新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