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五四章 信仰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0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当夜,王贤宿在郑家,翌日天蒙蒙亮,便听到外面有钟声敲响,连绵不绝。他起床出去观看,便见郑家人已是纷纷起床,郑沿迎上来,歉意道:“吵醒大人了。’

“无妨。”王贤摇摇头,问道:“为何敲钟?”

“这是我郑氏的祖训,每天卯时敲会善钟二十四下,全族闻声起床。续敲四下,同时梳洗;再敲八下,男女列队,到宗祠的师俭厅前听族长训话。”郑沿介绍道。

王贤是体验过宗族生活的,他王氏一族便算是很讲究的了,却也远没这般规矩……不禁饶有兴趣道:“外人可以参加么?”

“外人不可以参加,”郑沿笑道:“但二老爷不算外人。”说着伸手道:“请。”

“请。”王贤稍事盥洗,便跟着郑沿先一步到了郑氏宗祠。宗祠是郑宅镇的核心建筑,规模可谓浩大。内分五进,第一进便是师俭厅,正中悬挂着太祖御笔的‘孝义家’匾额,两旁柱子楹联‘史官不用春秋笔,天子亲书孝义家’,左右墙上,还各有一个八尺高的大字‘忠’、‘义’!气势雄伟,正气浩然!

王贤不禁好奇问道:“能为天子配联的想必也是重臣名儒吧?”

“呵呵……”郑沿那张忠厚的脸上,闪过一丝紧张道:“年代太久,不记得了。”

“哦。”王贤心说,可能是宋濂所书,太史公尚未平反,所以不好提及。

他却不知道,这副楹联,乃被夷十族的方孝孺所题……郑家敢挂着,就已经是莫大的勇气了,又岂敢明说?

师俭堂前种着几株苍劲盘曲的柏树,旁有水池,一大二小,成‘品’字状。古柏水池,寓品行高洁,宗脉长青。

接下来,王贤便看到终生难忘的一幕……悠扬的钟声中,郑氏一族的男女从晨曦中走来,每个人都衣着整洁、意态肃穆,虽有数千之众、却多而不杂、忙而不乱、进退有序。院里院外,男女左右分立、各安其位,除了沙沙的脚步声,竞连咳嗽声都听不到。

待各就各位,堂前响起鼓声,郑沿悄悄告诉王贤,这是敲‘听训鼓’,敲响听训鼓,即表示族长开始训话,不过老族长上了年纪,如非必要,都是令子弟中出类拔萃者代为诵念家规。

王贤点点头,便见鼓声中全场肃穆,老族长中坐,一名青衿弟子立于堂前,朗声诵念郑氏家规:

“人家盛衰,皆系乎积善与积恶而已……积善之家必有余庆,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,天理昭然……”

“凡为子弟,必孝其亲;为妻者,必敬其夫;为兄者,必爱其弟;为弟者,必恭其兄……”

“卑幼不得抵抗尊长。受长上诃责,不论是非,但当俯首默受,毋得分理见兄长,坐必起,行必以序。子侄虽年至六十者,亦不许与伯叔连坐。”

“对祖宗朔望必参,四时祭祀;幼者必后于长冇者,言语亦必有伦……”

随着那弟子抑杨顿挫的音韵,郑老爷子便跟着摇头朗诵,族中数千男女亦齐声朗诵,声音琅琅,穿透天际,将天空和人的心灵,洗涤的一尘不染。待到朗诵完毕,静思己过片刻,族人便入左右两个偌大的饭厅食饭。左为‘同心堂’,是男人会膳处,右为‘安贞堂’乃妇女会膳处,都齐刷刷排着一排排长条桌,桌上的饮食皆是族人们劳作所得,虽不丰富,却吃得安心。

不是亲眼所见,后世人很难想象这种几千人会餐,热闹却不喧闹的场面。这是怎样一种敦睦熙熙、和哉适哉的场景呵?简直荡涤心灵,如沐春风……

王贤亦如痴如醉,陶然其中,他终于明白我华夏百姓真正的信仰,不是佛、不是道、不是儒,而是宗族。

在我华夏,宗族就是宗教,就是信仰!

王贤被请到后院的小食堂吃饭,这里是给孕妇和产后妇女准备的,偶尔也用来招待贵客。

饭菜自然丰盛,但王贤满心都是朝圣般的激动,对郑老爷子道:“我知道郑家家规是‘食不言、寝不语’,但有几个问题憋在胸里,不问出来,实在食不甘味。”

郑老爷子捻须笑道:“大人只管问。”

“这几千口人,如何能做到井井有条?”王贤问道,这是六百年后也很难不到的,除非富士康……

“说难也不难,有序则不乱,不乱则安。”郑老爷子缓缓道:“我郑氏数百年同居共食,没有序肯定是要乱的。为此我郑氏专设了有序堂,制定了一百六十八条家规,日日耳提面命,世代相传下来,自然也就井然有序了。”

然后老爷子如数家珍的为王贤举例,除了长幼有序、尊卑有序、男女有序这样的伦常之序外,郑家甚至规定了起床时间、三餐时间、至于衣服、鞋帽按季节准时发放,什么时候穿什么质料的衣服,女子几岁戴什么样的首饰,都有规定……又如弟子教养上,年满五岁就要学习礼仪,八岁读书至二十岁,学习上进者继续读书,无希望在家学习理财。不准赌博,成年之前不准饮酒,三十里路之内必须步行,不得看不正当的书……

听得王贤目瞪口呆,这种风格为何如此熟悉?待老爷子自豪的介绍说,当初太祖皇帝制定大明规章时,便是以郑氏家规为蓝本,他才恍然大悟,原来太祖皇帝那种连拉屎放屁都要管的龟毛大法的源头在这里啊!

如此细致入微的规矩,在一个宗族内部还有推行的可能,但放在一个国家,就纯属一厢情愿了。所以郑家的辉煌令人崇敬,所以太祖的规定大都成了摆设……

吃过早饭,王贤谢绝了郑家父子的挽留,要回县里去了

郑老爷子将他送到镇口,见王贤对那些牌坊很感兴趣,便自豪的为他讲解起,一道道牌坊背后的故事。听得王贤一脸感佩莫名,带着满心的崇敬,晕乎乎回县里去了。

望着一行人离去的背影,郑家老爷子立在‘江南第一家’的牌坊下,他依然拄着龙头拐,却腰杆挺直,再无老态龙钟之相。

郑沿垂手立在一旁,一脸轻松释然道:“太嫩了。”

“可是省里来信说,这个王贤原是要任钱塘典史的。”郑老爷子却满含忧虑道:“却被蹇义亲自改成了浦江典史,蹇某人任吏部尚书十年,向以持重无私自诩,怎么会为了他破例呢?”

“不过是自诩而已。姓蹇的要是真忠义,就不会附逆燕贼了。”郑沿冷声道:“指不定有人行贿,想当钱塘典史,才把王贤挤到浦江来。”

“歪理……”郑老爷子微微摇头,问道:“他一行人昨晚如何?”

“都老老实实睡觉,没有任何动静。”郑沿不禁笑道:“父亲是多虑了,还以为他会夜探郑宅镇呢。”

“小心无大错。”郑老爷子心下稍安,却正色道:“事关大师的安危,事关我郑家上万老小的性命,容不得一丝疏忽。”

“是。”郑沿忙恭声应下。

“唉……”郑老爷子轻抚着朱漆斑驳的牌坊柱,半晌方低声问道:“大师最近起居如何?”

“寝膳还好,只是有些烦闷。”提起那位大师,郑沿肃容道:“孩儿上次去请安,说想出去走走。”

“请大师再等几天。”郑老爷子缓缓道:冇“过去这阵子,确定是虚惊一场后,定安排大师出去散心。”

“是,孩儿回头就向大师禀明。”郑沿点点头,郁闷的小声道:“不知道七哥他们有何进展,如今这般真是憋气,连个小小的典史上门,都能让我们风声鹤唳。”

“谈何容易。”郑老爷子面现忧虑道:“我大明的忠义之臣,已被燕贼几乎斩尽杀绝,纵有心怀先君、愿意生死相随者,亦不成气候。时机不成熟,强行起事不过让忠臣白白流血……”

“听说明教最近势头很猛,”郑沿轻声道:“其实和他们联手,也是个办法。”

“愚蠢!”郑老爷断然道:“大师乃是天下正统,岂能与那些邪教妖人搅在一起?”

“当年太祖皇帝,还不是靠明教发家?”郑沿小声道、

“那不一样,太祖出身布衣,无拘无束,一切以壮大实力为要。”郑老爷低声道:“但大师是我大明的正统皇帝,天下百姓臣民心中之共主,一旦逢到机遇,振臂一呼,便可天下归心,万民响应,山河变色!所以保全圣体、等待机会才是最重要的!”顿一下,叹道:“若是跟明教妖人搅在一起,还有何正统可言?”

“父亲说是的。”郑沿不禁出了一身冷汗,哥哥险些误了大事。

“怎么?”知子莫若父,郑老爷目光如剑的盯着向儿子道:“你有什么瞒着我的?”

“没有,七哥只是在信里一提,”郑沿轻声道:“我回信告诉他父亲的意思就是了。”

“嗯。”郑老爷子点点头,长叹一声道:“其实,我何尝不是有私心?大师安好,我郑氏一门便可安好。为父常常想,若能一直这样下去,其实也是个不错……”

“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……”郑沿看着西风卷动镇口大柏树的树冠,低声道。

(未完待续。我们更新同步最新章节永远是最快的,请记住收藏本站网址,第一时间观看。。不然你会后悔的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