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五二章 失踪的人口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9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帮你……”闲云淡淡道。

“少来。”王贤白他一眼,转向灵霄道:“你信不?”

“不信。”灵霄摇摇头,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珠里满是笑意,‘大义灭亲’道:“我哥一看书就犯困,何况翻那些没头没脑的卷宗?”

“……”闲云瞪妹妹一眼,对王贤道:“心血来潮而已

“呵呵。”王贤根本不信,笑笑道:“是不是胡大人给你的?”

“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闲云眼中闪过一丝惊异,马上垂下眼睑道:“我要回房练功了。”

“哥,你晚饭还没吃呢。”灵霄说着,见王贤也起身,不禁无奈道:“小贤子,你怎么也走了。”

“我欲将心比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”王贤一脸黯然的摇头道:“伤心,不吃了。”说着也转回房间。

“还耍小性子呢。”灵霄伤脑筋道:“这么多饭菜,我一个人可吃不完啊……”

跟着王贤回到主卧,二黑小声道:“大人终于决定把窗户纸捅破了。’

“是呀。”王贤点点头道:“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,实在是糟透了。”说着摸摸自己的面颊道:“你看,起了不少青春痘,这就是思想压力过大的表现。”

“这么说,”帅辉指着自己满脸的粉刺道:“俺要被压成肉泥了。”

“然后再擀成一张肉饼……”二黑接话道。

“去你的。”帅辉瞪他一眼,对王贤道:“大人,您怎么能肯定,有人在算计你?”

“这不废话么。”二黑打击帅辉道:“闲云少爷是武当山少主,灵霄大姐头是掌教真人的掌上明珠,胡钦差竟把他俩甩给大人当护卫,从此不闻不问,你觉着这有可能么?”

“此中确有蹊跷……”帅辉想一想道:“大人当时还是小吏,用我们这种人当护卫,才符合身份。”

“再联系到,大人原先钱塘典史的差事,竟被吏部尚书改成了浦江典史。人家吏部尚书是管郑方伯、周臬台那样的大官的,竟然亲自过问一个未入流的杂职官,”二黑接着道:“不是吃饱了撑的,就是别有深意。”

“我只是觉着,你好像很看不起大人,”帅辉笑道:“说不定是大人名震天下,连吏部尚书都听说过,所以才亲自为大人安排差事,以示器重的。”

“把前途光明的钱塘典史,换成升迁无望的浦江典史,有这样器重的么?”二黑翻白眼道:“你少在这抬杠,说正事儿呢。”

“嘿嘿……”帅辉呲牙笑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是说,胡钦差留下闲云兄妹俩,和吏部尚书将大人调到浦江来,是一个阴谋的两个步骤,对吧。”

“大人。”二黑却不理他,转而对王贤道:“您是认为,这次是胡大人或者什么人,假闲云少爷之手,让您调查那些失踪案么?”

“……”王贤却也不理他。

“怎么大人?我说得不对么冇?”二黑奇道。

“什么都让你们说完了,我还说个屁。”王贤大翻白眼道:“都出去,让我安静一下!”

“哎。”两人赶紧出去,谁知一开门,就见一身青布道袍的闲云公子,悄然立在门口,月下清辉洒在他的身上,更显得飘逸出尘、清贵莫名。

估计方才的话,都被闲云听到,两人缩缩脖子,赶紧溜掉了。

闲云迈步进了屋子,大袖一拂,屋门便紧紧关上。

王贤看看闲云,挪揄道:“我以为你会憋到明早。”

“心有杂念,无法静气。”闲云淡淡道:“看来逃避不是办法,所以我来了。”

“看来你准备告诉我真相了。”王贤也淡淡道。

“问吧,能说的我自然会说。”闲云缓缓道。

“不能说的呢?”王贤问道。

“自然不会说。”闲云道。

“什么不能说。”

“你问了就知道。”

两人打机锋似的一番对话,不禁相视一笑,心中那层隔阂,便消弭了不少。

“那好,我问了。”王贤道:“我当这个浦江典史,是胡大人意思么?”

“是。”闲云点点头。

“为什么?”王贤追问道。

“有事让你做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已经交代给你了。”闲云轻声道。

“你是说,这些人口失踪案?”王贤问道。

“是。”闲云颔首道:“胡大人离开富阳前的夜里,将这些东西交给我,要我到了浦江后,将这些东西给你看。”

“嘿,我说胡大人当初,为何要替我消灾,”王贤苦笑道:“原来是要把我当棋子用。“

“我何尝不是棋子呢?”闲云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道:“哪怕胡大人,也是一样的。”

“胡大人到底是什么差事?”王贤沉声问道:“我特意去查了查书,张真人要是活着,得一百七十岁了现在。当今圣上何其英明,怎么会数年如一日劳师动众,派人明察暗访呢?”

“师祖已成陆地神仙,一百七十岁只是壮年。”事关信仰,闲云自然要维护张三丰道:“你不要以凡人看待!”

“好吧好吧,”王贤自然要尊重人家的信仰,忙改口道:“那寻找张真人,和让我查人口失踪有何关系?”

“这,”闲云顿一下,低声道:“我不能说。”

虽然闲云不肯回答,却让王贤对他的好感大大增加。因为闲云分明可以用不知情来搪塞。但他却不肯骗王贤,而是老实告诉他,自己知道,只是不能说……这是多么可贵的诚实啊。

只是对节操满地的王典史来说,老实人就是用来欺负的。便听他追问道: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

“方才说过,不能告诉你的,我自然不会说。”闲云道

“那好,换个问题,胡大人为何会对浦江感兴趣?”王贤沉声道:“现在想来,他这次的行程,其实特意绕过了金华府。”

“不错。”闲云对王贤的敏锐,已经习以为常。“大人故意背道而驰,就是为了放松那些人的警惕。”

“哪些人?”王贤的心都揪起来了。

“……”闲云少爷沉默片刻,终是低声道:“胡大人要找的人。”

“谁?”见他终于承认,胡潆其实是另有目标,王贤的心一紧,他朦朦胧胧想到一个人,登时变了脸色,道:“这个又不能说吧?”

“是。”闲云点点头。

“那我就不问了。”王贤勉强笑笑,道:“你还有什么能说的?”

闲云想一想道:“你查人口失踪案,可能会……遇到危险。”说着不禁歉意道:“所以大人让我保护你。”

“谁会伤害我?”王贤不禁暗骂,本以为得到钦差青睐是中了头彩,谁成想是倒了血霉。

“这个真不知道,如果知道的话,”闲云道:“也就不用你查了。”见王贤面色郁郁,他低声道:“你我既然被选定了,就没得选择可言,只能认真办差,争取早日超脱。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心说别事后被灭口就好。

“早点休息吧。”把能说的都说出来,闲云少爷感觉舒服多了。

“吃晚饭先。”王贤却笑道:“饿死我了都。”

“我也有点饿。”闲云赞同道。

两人便回到饭厅,却见桌上杯盘光光,灵霄捧着肚子,坐在椅子上呻吟道:“撑死我了……”

当天晚上,王典史饿得睡不着,便拿出那些失踪人口的卷冇宗来翻看。话说这浦江县的治安,简直好得出奇,几年出不了一起人命案子。而且百姓不爱到衙门争讼,是以鸡毛蒜皮的小案子,也少得出奇……所以刀笔吏的水平远远比不上富阳的胥吏,当初才能被王贤一眼看穿。

在这种情况下,那几起人口失踪案,就显得格外突兀。王贤打开年代最久远的一份档案。记录十分简单,只有寥寥数语,永乐三年四月,一名叫田五的樵夫,入仙华山砍柴,便再不见踪影。其家人遍寻不着,只好报官。官府也寻找了一番,无果。至今仍无音讯。

第二个失踪者叫吕诲,建德县人,是个不第举子,科场失意后,便转而寻仙问道,永乐四年九月,入本县天灵岩寻仙,失踪。

第三个失踪者叫郑迈,是本县一名茶商,永乐五年元旦,在自家茶园中失踪。

王贤翻到最近的一名失踪者,叫伍绍元,竟是郑宅镇郑家大小姐的丈夫。这伍绍元是名赘婿,去岁秋收,被家里派去乡下收租子,夜宿农家,第二天旁人便发现,他已经失踪了……

从头看到尾之后,王贤合上卷宗,闭目寻思起来。这八起失踪案,看起来平平无奇,但细思之下却透着诡异。以经验来看,这些失踪者大都是成年男性,这就排除了拐卖人口的可能。而且他们要么有养家的重任,要么生活富裕,要么新婚燕尔,不大可能离家出走。

退一步说,就算是离家出走,以大明朝之路禁森严,每一处县界、每一个城池,都有官差查验路引。没有路引休想离开浦江。就算离开了,也很快会被外县的官差查到。

所以这些人应该是在本县,要么已经死了,要么被藏了起来。而且自杀或被虎豹虫豸吃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有道是活要见人、死要见尸,哪怕被虎豹虫豸吃了,还有骨头有衣裳呢,到现在一具尸首没找到,差不多可以推断出,应该是被人所害,才能够毁尸灭迹,让官府找不到。

作者有话要说:抱歉抱歉,昨天晚上写着写着睡着了。不过好消息是,鼻炎基本上好了,大脑缺氧的状态大大缓解,提速提速了!天才一秒钟记住我们的网址,更新章节我们最快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