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四七章 金华火腿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3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起来吧。”王贤点点头,便大步进了西衙。

到署第一件事就是拜神。西衙西侧设有一座不太大、但香火很旺的衙神庙,庙门左右雕一副对联曰:

‘角虫法即欺买十恶不赦,.海过是从头一体宽容。,

我大明百姓显然是多神论的,而且随着需要会不断创造神仙出来,丰富庞大的神仙体系。比如佛祖菩萨、龙王瘟神之外,各行各

业都有自己的守护神,这衙门的守护神,便是汉代开国宰相箫何,也叫衙神。官品上任赴衙,必须祭拜。

说起来,箫何能当上衙神,是因为他出身小吏,跟王贤是同一起点。但人家最终成了大汉开国宰相,定下汉家百年法度,实在是

吏者典范、不.愧是吏中神仙……也是吏虽下而不可轻贱的最好例子。

所以六房三班都对这位神仙毕恭毕敬,王贤也不例外,他给箫大宰相上了香,暗暗祷告千万保佑自己平平安安,不要像在富阳那

样麻烦不断了。虽然自己如今能站在这里,多亏了那些麻烦,但谁敢说自己,一定能迈过下一道坎去?所以还是消停些的好。

拜完了神仙,王贤便对一众手下道:“本官还要去见大老爷,诸位先请回,我们明日排衙后再叙。”

众班头、捕头、牢头不禁面面相觑,还是由郑捕头小声道:“二老爷有所不知,本具向来是不排衙的。”

“呢……”王贤登时无语。

“因为大老爷说,起得太早会导致一买都没精打采,影响办差,”郑捕头小声解释道:“所以大老爷只有初一十五才会排一下过

过瘾。”

“哦。”王贤心说这是皇着县长当政协干啊。真是暴殆天物。但初来乍到,他也不好评论,便点下头道:“那将本县花名册给我

诸位明早过来点卯。”

“是。”郑捕头虽然不.嗜愿,但新官上任三把火,谁也不想引火烧身,只好应下。

稍事休息,换穿便装,王贤来到后衙赴室。

米知县虽然在礼节、在排场上很随便,但在吃上却很讲究,他准备的接风宴以浦江本邦菜为主,但都经过他悉心改进。什么冬瓜

蟹子盒、开屏白鳝片、菜干蒸牛肉、白鱼豆腐冻……当然少不了买下闻名的金华火服了。

“三年能出一个状元,三年却出不了一个好火腿。最正宗的火腿就数这金华火腿。”提起吃来,米知县眉飞色舞、如数家珍,浑

不仪谈正事儿时的昏昏欲睡。“除了本地特产的‘两头乌,,所腌之盐必台盐,所熏之烟必松烟,还有诸多讲究,十分繁苛……”说

着一指高边大瓷盘中的浩蒸火服,加重语气道:“但是值得的}”

米知县所改进的清蒸金华火腿,乃取火腿最精部分,切成半寸方块,二三十块矗亚于盘中。由醇酿花雕蒸制熟透,昧之鲜美无与

伦比。王贤虽不是老暮,却也是食指大动,举著连连。

见他吃得陶醉,米知具便很开心,让王贤只管吃菜,自个却只嚼几片生火服,一杯接一杯的吃酒。不知不觉,一坛子女儿红便被

他一人喝光,米知具才微配,兴致却也更高了,竟击案高歌起来:

“策勋万里,笑书生骨相,有谁曾许?壮志平生还自负,羞比纷纷儿女。酒发雄谈,剑增奇气,诗吐惊人语。风云无便,来容黄

鹊轻举。

何事匹马尘埃?东西南北,十载犹羁旅。只恐陈登容易笑,负却故园鸡黍。笛里关山,傅前日月,回首空凝伫。吾今来老,不须

浩泪如雨……”

老知具那沙哑低沉的声音,唱出这首《念奴娇》,满满都是高堂明镜悲白发、壮志来酬身先老的悲凉。

王贤看着敲著高歌的老知县,不禁暗暗感怀,连老酒兔都有‘壮志平生还自负,的时候,自己年纪轻轻,却没啥大志向,只想当

具里一霸,过得舒服点,实在是太让人汗颜了。

可自己该有啥志向?书生们追求的是治国平买下,武将们追求的是拓土开疆,这些对自己来说,实在太遥远了吧?

正在反省呢,突然歌声戛然而止,王贤只见米知县头一歪,竟坐在椅子上酣然大睡起来……

王贤赶忙去搀扶,一旁伺候的长随却习以为常道:“二老爷日后就知道了,大老爷或是两买醉一回,或是一买醉一回……”

王贤不禁哑然,他终于明白米知具浩醒时,说得那句‘你来了就太好了,我可以安心喝酒了。,}以乎不是客套话……

既然长随们都轻车熟路,王贤也不在这儿添乱了,离开后衙回到自个的西衙。这西衙是典史办公起居之所,分前后院,前院是公

署,后院是官舍。此时买已黄昏,公署里只有个值班的书吏,王贤向他取了花名册,便回后院去了。

后院分两进,前面是客斤、客房、以及下人居处,后面则是家眷的住处。王贤回来时,见他们已经安排好了,帅辉和二黑带几个

下人,住在前面,王贤和闲云兄妹住在后头。

话太

后头有正屋五间,还有东西厢房,虽然有些旧,但已经比王贤住的吏舍要强太多了。至少,他不用再跟闲云少爷睡一屋了……

说王贤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了,半夜一睁眼,必定看见有人盘腿坐在对面的情形。殊不知人家闲云公子也很烦,他整晚上打呼噜,

影响入定了……

此时,}洞云和灵霄正等他回来吃晚饭,王贤摆摆手道:“我吃饱了,喝点茶就行了。”

“你不早说,饭都凉了}”灵霄瞪他一眼,便运筷如飞,一边吃一边开心道:“单就饭菜来讲,浦江具比富阳具强多了。”

闲云端着碗粥,看灵霄一眼道:“斯文点。”

“饿。”灵霄有充分理由大吃不误。

闲云无奈的摇摇头,不再理会她,转向王贤道:“这个典史,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

“吓。”王贤搁下茶盏,吃.凉道:“}洞云少爷怎么关心起俗事了?”

“我不过随口间}司。”}洞云淡淡道。

“那我就随口说说。”王贤答道:“我在富阳县,代理过一段时间的典史,当时主要是缉捕盗贼、安抚流民、管理监狱、宵禁查

夜、押解钱根、处理词讼……当然这一项得县老爷授权。”按规定,县令之外的官员,是不能擅理词讼的,但知县可以署任手下官员

来代理。以王贤对米知县目前的认识,自己八成逃不了这项。顿一下道:“本县没有县垂和主簿,很可能我还要干佐贰的差事。”

“峨……”}洞云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他本来觉着胡浦只给王贤个典史当,实在是小气,且于完成任务无盖。听了王贤的话才知道

厦来胡大人的安排用心良苦。要在浦江找人的,还有比浦江典史更便利的差事么?

绝对没有。

见闲云又恢复成闷葫芦,灵霄又光顾着吃,王贤便翻开本县六房三班的花名册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一一他一页页翻页,只

见满眼都是郑字打头}

他发现本县的几十名经制吏,

蛋吏花名册,而不是郑家家谱之类

几乎愚数姓郑,就连下头的书办、白役,也十有八九是这个姓……王贤甚至翻到了封面,见确实是

看完之后,王贤便知道米知县为什么说,自己这个知县,是‘聋子的耳朵一一摆设,了。他的下属统统都是一家子出来的,试间

这些人到底会听郑家家主多一些,还是听他多一些?更别说串通一气,欺瞒于他了。

也难怪米知具当了十几年浦江父母官,都没什么存在感了,厦来是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了……

合上花名册,王贤也有些头大。有了富阳经验,他很清楚外官在对付盘根错节的地头蛇时,所采用的手段,无非就是打一片拉一

分化他们,挑动他们内斗,这样他们都指望着知具站在自己这边,生怕知具帮对方对付自己,他们才会乖乖听话,争相向知具献

片媚

这规律对王典史也适用,但当地头蛇全是一家子时,自己这个外人,想要挑拨他们反目的话,实在是希望渺茫。

“小贤子怎么愁眉苦脸的?”灵霄大姐头吃饱了,见王贤一脸便秘状,便笑道:“是不是担心明天会吃不消?”

“呢……”让她一说,王贤才想起昨日帅辉打探回来的消息……昨日,浦江具竟有人在走街串巷,律掇人告状,说什么王典史上

任了,终于有替老知具宙案的了。

王贤人地两生,一来就要宙理积压尸.久的案子,他能行么?灵霄兄妹俩不仅为王贤捏把汗……

“车到山前必有路。”王贤却沉声道:“一个具哪有那么疑难案件?宙理完了就是}”

“小贤子说的太好了。”灵霄开心笑道:“我大哥跟胡大人,学了不少本事,你千万别客气。”

闲云无奈的瞪她一眼,却没有否认,淡淡道:“要我做什么只管提。”

多谢。”王肾真心实煮道谢道。请大家保存,记住我们的网址,更新我们最快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