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四五章 浦阳驿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等人下船上岸,来到距浦江县城五里的浦阳驿,彼时天已擦黑,驿站大门紧闭。但听说本县是新任典史前来投宿,驿卒赶紧把门打开,请众人进去,不一会儿,驿丞和驿吏也闻讯前来,向王贤行礼不迭。

尽管大家都不入流品,但典史是一县四老爷,驿丞却是‘苦辣酸甜’里的苦差事,那是根本不能比的。这位姓贾的驿丞,虽然年纪足以当王贤的大爷,却一口一个‘二老爷’叫着,弄得王贤很是错愕。

待熟络之后,他对贾驿丞道:“老兄,二老爷的称呼,切莫再叫了。万一被县丞大人听道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贾驿丞一脸惊奇道:“二老爷还不知道,本县不设县丞么?”

“啊?”王贤一接到任命,急急忙忙就赶来了,不着急不行啊,因为转眼就到九月了。老爹天天在他耳边念叨什么‘上任千万要避开正月、五月和九月,不然肯定要遭殃。’王贤只好简单处理了富阳的事情,就赶紧乘船上任了,好在有吴小胖子,才能几天就脱身。

不过他光忙着富阳的事儿,对浦江这边实在知之甚少。忙笑道:“那也还有主簿大人……”

“也不设主簿。”贾驿丞道:“除了大老爷,就是典史最大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王贤不禁吃惊道:“难道本县编户不足二十里?”他谙熟法律,知道按照《大明律>,‘县编户不及二十里者,不设县丞主簿。7

一里就是一百一十户,二十里是两千两百户,一万人左右……这种县在西北西南不发达地区比比皆是,但在人烟稠密的江南,实在是不太可能出现。

“本县有二百里。”贾驿丞笑道。

“那和富阳差不多。”王贤道:“两万两千多户,十余万人口,怎么会不设佐贰呢?”

“呵呵,朝廷设佐贰还要看事简事繁。”贾驿丞道:“本县自来事务清简,故而不设佐贰。”

“十万人怎么会清简?”王贤不禁笑道:“我在富阳都累成狗了。”

“因为本县有江南第一家啊。”贾驿丞不禁暗道,这王典史果然是年轻,啥都不知道。

“哦,浦江郑家么,这个倒听说过,”王贤恍然道:“听说是太祖皇帝封的。”

“不错。”提起郑家,贾驿丞与有荣焉道:“郑氏一门九世同居,忠孝信义,自南宋至今已二百余年,族众数万,却从无犯法之男、改嫁之女。出过一百七十多位官员,无一贪赃枉法,无不勤政廉政……也只有如此忠孝信义的世家,才当得起太祖皇帝赐封的‘江南第一家’。”

王贤听了不禁震撼,这江南第一家,可比自己这‘江南第一吏’强之百倍了。不过这么牛逼的家族,怎么毫无存在感?不然以他的敏锐,不至于疏忽到这种程度。

“不过郑家可够低调的。”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知,王贤忙打个冇哈哈道:“好些年没听到他们的动静了,”

“咳咳……”贾驿丞犹豫一下,还是小声道:“郑家人这些年,确实很安静。”顿一下,忙岔开话题道:“但至少在本县,他们还是说一不二的。官府有什么事交代下来,都会不打折扣的完成,根本不用操心。所以人家都说,来浦江当官也好也不好。”

“怎么个好也不好?”

“好处是不用官府操心,本县便税粮早完、盗匪绝迹、百姓和睦、秩序井然。”贾驿丞道:“坏处是,不管本县状况多好,外人都认为是郑家的功劳,跟官府没关系。”顿一下,苦笑道:“讨厌的是,府里省里也这样看。”

“好么,感情浦江县是郑家在管着,官员只是摆设,所以干脆不设佐贰?”王贤心说这个县还真奇葩。

“是,就连大老爷也深受其害……”贾驿丞苦笑道:“从……洪武三十三年,就在本县当知县,如今十二年过去了,还在本县当知县……”朱元璋洪武三十一年驾崩,建文帝次年改元。但朱棣篡位后,企图把建文的一切痕迹都抹去,就连已经用了四年的建文年号,也不过放过。

于是建文元年成了洪武三十二年,建文二年成了洪武三十三年……一直到洪武三十五年。

“是么……”王贤再傻也不会当着同僚的面评价上司。因为传言是会变味的,传到知县耳朵里还不知成什么样呢。想一想十二年不得升迁的知县,心里还不怨念逆流成河?他可不想成了人家的出气筒……

两人又简单聊了聊浦江县的风土人情,见天色不早,贾驿丞起身告辞道:“二老爷早些歇息吧,下官一早就让人去县里报告。”

“有劳了。”王贤点点头,露出无奈的笑道:“千万别这么叫,小弟受不起。”

“习惯就好了。”贾驿丞笑着退出了房间。

“二老爷……”等他走了,王贤却自己轻声重复起来,面上笑容略略自得。

“不就叫你声二老爷么,高兴成这样。”灵霄一屁股坐在一旁。为了保护王贤,她决定还是委屈一下,继续假扮他的侍女。不过谁要指望这位侍女端茶倒水,肯定会失望的。

“你懂什么。”王贤乐呵呵笑道:“这就好比玩牌九,本以为抓到的是杂七、杂八,谁知却抓到一副双红头!”

凌霄不懂牌九,眨眼看着王贤,不过大致知道他的意思,不就是赚到了呗。

王贤确实很开心。虽然短短一年时间,实现了从吏到官的大飞跃,但谁不想尽善尽美呢?金华府浦江典史,能比得上杭州府钱塘县典史么?他真不知道那位大明天官是吃饱了撑的,还是跟自己有前世冤仇。竟然嘴里说‘功臣另有重用’,下手却把自己发配了……真是没处说理去。

为此魏知县安慰他,典史多好啊,权力大、手下多,而且不入流品。

王贤险些郁闷死,哀怨的看着老师道:“前几条也就罢了,最后一句有什么好的?”

‘按照《大明律>,’魏知县,哦不,现在是魏修撰了,开心道:‘官员未入流者,是可以参加科举的!一旦入了流品,你今生就与科场无缘了。’

王贤对那个秀才身份还是挺在意的,便仅以此自慰。谁成想,原来自己这个典史,竟然是浦江县的二把手!不说的别的,一想到再不用伺候三尊神了,他就开心坏了。

第二天等到傍晌,才有两个书吏姗姗来迟,拜见了二老爷,又传达大老爷的口信……何时上任,王典史自己决定就好。

“那就明天吧。”王贤想一想,赶早不赶晚,也能给上司个好印象。

“这个……”两个书吏一个姓郑、另一个也姓郑,浦江县大半都是这个姓。长脸郑是礼房司吏,闻言劝道:“二老爷还是再晚一天上任吧,也好让弟兄们准备充分点。”

“这有什么好准备的。一切从简即可。”王贤淡淡笑道

“二老爷……”另一个圆脸郑,是本县的胥吏班头,闻言小声道:“官场俗话说,‘上官初四不为祥,初七十六最堪伤,十九更嫌二十八,愚人不信必遭殃。任上难免人马死,满任终须有一伤’……明天就是二十八了。’

“这都是无稽之谈,本官是不信的。”王贤板起脸道:“就这么定了,明天上任冇!”

见他如此坚持,两人只好应下,又交代几句,说明早有轿子来接,两人便告辞了。

两人一走,灵霄奇怪道:“小贤子你要是不信俗话,为啥赶着九月之前上任?”

“第一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两人编出来诳我的。第二,就算不是编的,我话一出口,也不能随着他们改。”王贤叹口气道:“胥吏如何对待长官,我最清楚不过,每有新官上任,胥吏们必要先称斤两,甚至有嚣张的,直接给下马威。

“放心啦。”灵霄很仗义道:“他们敢欺负你,我就揍他们!”

“好意心领了……”王贤无奈的看她一眼道:“忘了咱们的约法三章?”

当初他是不想让这大小姐来浦江的,但灵霄哪里肯听他的,王贤只好跟她约法三章,第一要听我的话,第二不要随便使用武力,第三,有外人时要给我点面子……王贤说不然打死我也不带你去。

“记得……”灵霄倒是很守信用,当时答应了,就不再违背,除了气炸了肺的那次。她郁闷的撇撇嘴,朝王贤扮鬼脸道:“他们要欺负你,我也不管了!”说完不再理他。

王贤无奈摇摇头,对帅辉道:“我今天不出门,你和二黑去县里看看地形,明天心里也好有个数。”

两人应一声,便结伴出去了。后晌才回来,跟王贤嘀咕了许久,王贤似乎面色不太好看。

晚上,王贤借花献佛,回请贾驿丞吃酒,待酒酣耳热,方直截了当问他:“县里似乎有作弄典史的惯例?”

“没有的事……”贾驿丞忙摇头道,无奈碰上王贤这个厉害角色,没几句话,就让他全撂了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