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四三章 青山隐隐水迢迢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秋日的天空格外蓝,格外高,淡淡的白云点缀期间。大雁南飞,凉风送爽,让旅行者的心情也格外开朗。

在这样的天气,乘船缓缓逆行在浦阳江上,非但不会觉着太慢,反而正有杜牧之‘青山隐隐水迢迢,秋尽江南草未凋。’的意境。

此时立在船头,临水临风,望着远处的连绵青山,看着两岸金色的稻浪,红黄绿交叠的树丛、还有那夹杂其间的绚烂秋花……你才能真切体会到什么叫‘荡舟清波上,人在画中游”。

美景又岂是图画可以比拟,非但更生动,还有沁人心脾的香气。那是金桂在飘香。更有歌声悠悠,清亮脱俗,一如这无边的秋色,令人深深沉醉……

“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山映斜阳天接水,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

黯乡魂,追旅思,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……”

听着这歌儿的下半阙,王贤这样粗线条的家伙,竟然颇为感怀。‘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……”他真的思念起远在苏州的林清儿来了……此番自己到浦江县上任,林清儿要照顾病重的老母,自然不能跟随。非但如此,王贤还让人将玉麝送到苏州,伺候林姐姐起居。他自个只带了帅辉和二黑,还有闲云、灵霄兄妹俩上路。

这唱歌的正是灵霄,离开富阳县,她也没必要再易容.毕竟那些药膏之类的,用久了会损害皮肤。

此时只见她穿一身淡绿色的衣裙,长发如瀑、肌肤胜雪,一双眼珠黑如点漆,虽才是豆蔻年华,却已清雅秀丽、一派脱俗之气。第一次看到她女装的样子,王贤惊艳不已,想不到这假小子,比我林姐姐还好看。他都这样了,一众船夫伴当自然更是神魂颠倒,干脆以‘小仙女’称呼。

一曲唱罢,众人在回味那美妙的歌声,却被一阵鼓掌声打断。

循声望去,原来一艘游船被歌声吸引、靠近过来,鼓掌的是船上一个白衣翩翩,丰神俊朗的佳公子。

“在下杭州陈瑛,舟次无聊,正感旅途恹恹、忽闻仙音袅袅,风吟鸾吹,不足喻其美。一时情不自禁,抱歉抱歉。”见对方不满的看着自己,那公子忙和气解释道。

“好酸好酸。”王贤船上,灵霄朝王贤和闲云挤眉弄眼道:“不过比你俩俊多了。”

闲云盘膝坐于船尾,闻言不动声色,王贤却笑道:“说我也就罢了,你哥长得不比他差。”

那翩若惊鸿的白衣公子,见对方好一会儿都不应答,只好又拱手道:“不知贵主人何在,请就敝舟中一酌,少领清诲,聊表歉意,万望不拒。”

“公子,人家问你话呢。”灵霄朝王贤挪揄笑道。目下她扮演的身份,竟然是王贤的丫鬟。但这丫鬟大牌的很冇,平时都是一口一个‘小贤贤’,有时候气他就叫‘臭王贤’,这‘公子’称呼还是头一回。

王贤白她一眼,掀开帘子从舱里出来,看着那白衣公子,不禁愣住了。

那白衣公子也一愣,竟下意识的展开折扇,挡住半张面孔。旋即意识到欲盖弥彰,徒惹人笑,便合上扇子,朝王贤抱拳道:“想不到竟然是故人,王司户别来无恙啊。”

“呵呵,韦公子贵人多忘事,竟还记得下官的名字,难得难得。”王贤挪揄道。那白衣公子,正是当初富阳县逮捕明教中人,殃及的那个书生,这种绝世美男的面容,哪怕是记性再差的人,也会过目不忘的。

王贤清楚记得,他自称韦无缺,宁波人氏,这下却又自称陈瑛,杭州人氏,是以有此挪揄。

“在下确实叫韦无缺,方才实在是浮浪了。”那白衣公子尴尬笑道:“只因家教甚严,若想寻些快活时,便用表兄的名字,还请王司户不要揭破。”

“怕啥,我又不认识你爹。”王贤大笑道:“咱是个粗人,生平最恨跟秀才喝酸酒,韦公子就饶了我吧。”

“王司户有所不知,我也最恨喝酸酒。”那韦无缺也朗声笑起来道:“咱们喝花酒,总可以了吧?”

“我妈不让。”王贤一句话,把韦无缺憋得险些内伤,闲云、灵霄等人却觉着理所应当……只要见过临别时,王贤老娘的耳提面命、暴龙似的可怕威胁,就知道他这句话,绝对是发自肺腑。

两次邀请都告失败,韦无缺有些怏怏,终于说出真实目的道:“不知方才唱歌的是……王司户的什么人?”

“我家的丫鬟。”王贤看一眼灵霄,意思是,果然是你招来的。

“在下有个不情之请,还望王司户成全。”韦无缺再次抱拳道。

“既然是不情之请,还是不要说了吧。”王贤淡淡道。

“还是听听吧。”韦无缺面皮忒厚,自顾自道:“在下平生不喜读书而喜好南曲,这些年寻访天下歌姬,却无有称心者。遂有亲手调教一名歌姬之念,却苦于良材好遇,仙音难寻。”顿一下,他目光痴痴的望着灵霄道:“方才乍闻这位姑娘的歌声,在下顿有山重水复疑无路、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。我的歌姬非她莫属,非她莫属!”说着朝王贤深深施礼道:“倘司户能忍痛割爱,见机而作,在下愿以千金相赠

此言一出,满船皆惊,王贤等人见灵霄的一张玉面,已经气得铁青,暗叫不好。帅辉和二黑都准备要跳水逃命了……这年代买卖姬妾实属正常,可是灵霄是姬妾么?

王贤赶忙给灵霄妹子降火道:“刚才是说笑的,其实这是我亲生妹子,你还不赶紧道歉。”说着使劲朝那韦无缺挤眉弄眼。

但已经晚了,灵霄姑娘乃武当山孙真人之掌上明珠,哪受过这份折辱,只见她身形化作一道绿影,竟越过一丈宽的水面,跳到韦公子的船上。

身影再一晃,她已经站到韦公子对面,吓得这公子哥脸色发白、手脚发软,结舌道:“你,你要作甚?”

“你不是要本姑娘过来么?”灵霄妹子黑着脸,将裙角系到腰间丝带上,然后便拳打脚踢,将韦公子暴揍一顿。船上韦公子的家丁上来相救,却被灵霄妹子一一揍飞……

对面船上,王贤等人大张着嘴巴,看着灵霄姑娘如穿花蝴蝶般,将文字由一品江山吧提供七八条汉子打倒在地,然后回身又将韦公子那张俊脸,揍得面目全非,才拍拍手,一个纵身回到船上,连发型都没乱……

这也是王贤为什么对这兄妹俩,千依百顺的原因。实在是因为不想死的太难看……他不禁担心的看着那韦公子,这小子虽然不着调,但肯定是个大户子弟,要是这么死掉的话,麻烦可就大了……

好在那韦公子在家丁搀扶下站了起来,似乎有话要对王贤说,但嘴巴肿肿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……

“要找麻烦的话,只管到浦江县衙,”王贤本不打算理会他,谁知一直闷瓜的闲云,此时竟开口道:“找闲云即可,随时恭候。”

韦公子听了忙使劲摇头,还是他的家丁翻译道:“我们公子说他错了,请令妹原谅。”韦公子这才连连点头,冇又哇哇哇哇说了几句,家丁起先不敢翻译,后来在主人的逼迫下,才一面吩咐水手开船,一面硬着头皮道:“我家公子说,今天就此别过,他得去杭州找大夫疗伤,以免毁容。日后他会堂堂正正追求令妹的。”

等他说完,两船已经相距十余丈了……亏得王贤和闲云及时拉着,气得火冒三丈的灵霄妹子,才没跳水游泳追杀过去!

那厢间,韦无缺一瘸一拐进了舱室,对含笑坐在里头的黄发老者,呲牙裂嘴道:“还真疼咧,不会毁容吧?”

老者摇头笑笑道:“少主看不出,那姑娘下手是有分寸的?”

“当然,”韦无缺呵呵一笑,虽然样子很惨,却没了方才的轻浮放浪,目光变得清冷起来:“不过她是无疑个高手。方才跃到我面前那一刹,我才反应过来。”

“是啊。”老者点点头道:“轻功要比公子还好,内劲也已经收放自如……”顿一下道:“更可怕的是她的年纪,不过才十三四岁,必是几个那几个老鬼的后人。”

“……”韦无缺叹气道:“不可思议,这样的名门之后,怎么会跟那个小吏扯上关系呢?”

“确实不可思议,”老者捻须道:“这个王贤,怕不简单。”

“据那死鬼马典史交代,王贤原先就是个混混,靠着他爹平反,才进了衙门,谁知道一发不可收拾,到现在才不过一年时间,他已经连跨数级,竟跨过了从吏到官的鸿沟……”韦无缺说着,话锋一转道:“但无论如何,他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芝麻官,能有什么不简单?”

“老奴想到一种可能。”老者突然眼前一亮道:“你说他会不会是,锦衣卫?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