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三五章 恶人先告状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2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马车缓缓向县城驶去,窗外夏虫啾啾,稻花飘香,王贤享受的闭上了眼,低声问道:“你觉着今晚怎样?”

对坐在车厢里的吴为闻言,淡淡嘲讽道:“大人是想听真话,还是假话?”

“都想听。”王贤懒洋洋的睁看眼道:“看来你不甚满意。”

“假话是,我对大人如此大胆疯狂的计划,佩服的五体投地,你真是天生的阴谋家。”吴为表情渐渐严肃道:“真话是你只要何常的命,却放过另外三个,太妇人之仁了。这世上,只有死人最保险!”

“李晟也死了……”王贤无法否认这点,他已经尽力让自己心狠了,但还是无法做到,同时要一船人的命……

“那不过是意外。”吴为沉声道:“大人如何保证,他们不会向锦衣卫告密?”

“不会的。”王贤让三人写那种东西的事情,只有他和胡不留知道,甚至连吴为都没告诉……这种掉脑袋的事情,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事实上,如果没有这种损招撑着,他纵使心再软,也只能将四人全都杀掉。

当然在可以掌握他们的前提下,留下几个活口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不然,这出戏就显得不那么真了….

吴为和王贤太熟了,见他说的肯定,便知道他定有后招,又见他不肯细说,便知道有些东西不便多言。遂不再多问,一路沉默的返回县城……

翌日清晨,富阳驿馆。

回来后只睡了一个时辰.九爷便按时起床,在院中打了一套游龙八卦掌,浑身汗津津的收功后,又感觉神完气足了。

接过总旗递上来的毛巾,九爷想起昨晚的猎物,沉声问道:“那几个和尚……”

“已经问明白了,是假和尚没错。”总旗郁闷道:“但他们是土匪出身,听说冷面铁寒成了浙江按察使,吓得藏到庙里,打算躲上几年。这次听说钦差要考试佛法,担心露了馅,才连夜逃走多,准备避避风头……”

“确定跟那人没关系?”

“是。”总旗点点头道:“几个草莽而已,不可能跟那人有关系的。”

“他妈的。”九爷啐一口,一夜又白忙活了。

“如何处置这些家伙?”总旗问道。

“宰了!”九爷眼都不眨一下,决定换个心情道:“叫孩儿们出操了!

一声尖锐的哨响,各房里酣睡的锦衣卫,便条件反射的爬起来,麻利穿衣提鞋,连带昨晚出夜班的,二十息内便在场中列队完毕。

总旗满意的看着手下,但看完一圈,突然骂道:“姓常的呢?竟敢连着两天不出操!”

何常这个小旗是光杆,跟寻常锦衣卫一样,住在大通铺上,和他一个铺的锦衣卫力士面面相觎,他们今早都没见着常在的身影……普通大明士兵称为士卒,但锦衣卫是皇帝亲军,按所属,有‘校尉’、‘力士’、‘大汉将军’等不同称号。

冇听了力士回报,总旗怒不可遏道:“太不像话了.竟敢夜不归宿。给我去把他抓回来!”

“是!”手下连忙应声,却不知到哪去抓….

冷眼看着这一幕,九爷已经拿定主意,不能光想着不得罪老六了,得果断出手,教训这害群之马一顿,然后送回京城去。

一个小插曲后,锦衣卫热火朝天操练开了。

那厢间,胡钦差也起床了,与那道装青年一边用早餐,一边商量再在富阳待几天。

“再待下去没什么意义,依小侄之见,明后两天敷衍一下,三天后就启程吧。”道装青年剑眉星目,浑身洋溢着一种名门之后的气度。

“呵呵……”胡潆吃一小口粥,虽然在笑,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上,却没有任何表情:“闲云忘了我们的真正目的?”

“当然记得,”被叫做闲云的青年摇头道:“但我观那小子不过一小吏尔,不可能担当重任吧。”

“人不可貌相。”胡潆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笑,“说不定今天,就能看到些不同寻常的东西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到时便知。”胡潆淡淡道。说完,两人便默默吃饭、不再做声。

正吃着,外面亲随进来禀报道:“富阳县主簿求见。’

“……”胡潆将口中饭咽下,拿起白巾擦净嘴,方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问他也不说,只说是一定要见到大人。”

“那就见见吧。”胡潆站起身,负手来到客堂。

“下官拜见钦差大人。”刁主簿在客堂中坐卧不安,显然惊魂未定。见胡潆这么快出来,他有些慌张的跪倒在地。

“主簿大人平身,听说你在养病,”胡潆在正位坐下,缓缓道:“不知此番前来,有何贵干?”

“下官是来报案的。”刁主簿却不起身。

“报案?”胡潆轻笑道:“那应该去县衙,或者府衙,找我这个寻仙访道之人作甚?”

“因为涉及大人身边侍卫。”刁主簿道:“下官不敢不面陈。’

“哦,”胡潆敛住本就极淡的笑容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昨日夜里,下官与本县几位士绅,与大人的一位侍卫在富春江上饮酒叙旧,”刁主簿说着泪眼满眶道:“突然一条巨舰直冲过来,撞沉了我们的游船,下官和那位士绅幸得本县巡检司船搭救,但……大人的那位侍卫,和本县驿馆的李驿吏,却一死一失踪!”刁主簿放声大哭道:“请钦差大人做主啊!呜呜……”

“你先别哭,跟本官说个明白。”胡漾皱眉道:“我那护卫叫什么,为何与你等有旧?还有那巨舰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大人的侍卫叫常在,但他原先叫何常,是本县的一位粮长,因为犯了死罪,被押到杭州候斩……”刁主簿便将李晟的身份告知胡钦差:“前日夜里,本县驿卒李晟,携一位故人造访寒家。我一看竟是去年就该死的何常,他告诉我,自己已经是锦衣卫了,现在改名叫常在!”

胡潆闻言面色变了变,打断他道:“你们为何会在游船上叙旧?”

“他现在是锦衣卫,说出的话,我们岂敢不从?”刁主簿道:“他要我找个稳妥的地方,说有要事相商。我想着县里全是熟人,看到他终归不好,便让他们到我家的游船上相见。”

“你说巨舰是什么样子的?”沉默片刻,胡潆沉声问道。

“夜黑也没看清,大概有三层两丈高。”

“你说巡检司救了你们,”胡潆皱眉道:“深更半夜,巡检司怎么会在那里?”

“据说巡检司的船,正被那艘巨舰追逐……”刁主簿低声道。

胡潆闻言长吁一声道:“想不到昨晚这般热闹:”沉吟片刻,方下令道:“将朱千户请来,再将本县王典史和马巡检请来。”

“是。”长随应声出去,不一会儿,三人便前后脚进来。

“二位来的够快。”胡潆看看王贤和马巡检道:

“启禀钦差大人,”王贤唱个肥喏道:“我等前来有事禀报,在门口碰上了贵使。’

“嗯。”胡潆淡淡道:“你们所为何事?”

“本县巡检司昨晚执行公务时,”王贤回禀道:“遭遇不明身份巨舰追击,途中,巨舰撞毁民船一艘,然后消失无踪。今晨,巡检司在码头发现,大人船队中的一艘,船头有撞击过的痕迹,伤处十分新鲜,应该就是冇昨晚……”

“胡说。”那朱九爷进来后,便黑着张脸坐在左首边,此刻断然道:“昨晚五艘船都停在码头里,没有擅自行动的。”

“那就奇怪了,昨天船头还完好无损。”王贤淡淡道。

“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也许是跟前艘船尾碰的。”朱九爷睁着眼说瞎话道。

“那就得报告唐伯爷了,有战舰在内河行凶,可不是小事。”斗嘴皮子,王贤从来没输过。

朱九爷果然面色一滞,锦衣卫可没有战舰。这次的五艘船,都是浙江都司派给他们的,船上的水手自然都是唐云的手下,如果唐伯爷相询,水军们是不会隐瞒的。

“好了,先别说这个。”胡潆摆下手道:“千户大人,昨晚沉船死者中,有一个叫常在的,据说是你的手下。”锦衣卫千户是正五品武官,胡潆是正六品文官,这年代还没有重文轻武,相反是武贵文轻,故而胡潆虽是钦差,仍以大人相称。

“哦?”朱九爷脸色更黑了:“本官麾下,确实有这么一号人,怎么会跑到富春江上去?”

“你跟千户大人讲讲。”胡潆转向刁主簿。

“是。”刁主簿便将方才的话复述了一遍,连常在就是何常也没落下。

“……”听了刁主簿的话,满堂一片沉默。朱九爷更是满脸黑线,这常在怎么这么倒霉?竞让自己人的战舰撞死了?难道这就是该死之人逃不脱?

好一会儿,胡潆方悠悠道:“此案非同小可,而且看来不是一县之力可以查明的,本官准备知会浙省,同时上奏朝廷,干户大人以为如何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胡千户面现难堪神情道:“不妥吧。” 请大家记住收藏本站第一时间看书.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