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三四章 昨日重现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2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不好了,员外落水了,快救人……”船上人见状高叫道。
岸上杨品外的两个家丁,赶紧跳下去救人,剩下一个站在岸边却不肯下,便听有人在身后间:“你咋不下去?”
“我,我怕水……”家丁羞愧道。
“不要怕,我帮你……”那人话音来落,便听破空声响起,家丁的脑后便吃了重重一击,脆生生跌落水中。
收网”胡不留收起铁钎,低喝一声。
两个手下便合力摇动轱辘,将一张早就设在水中的渔网,一点点提了起来。
渔网中,五个人手脚纠缠在一起,全都一动不动,灌水过多,量过去了。
胡不留的手下先将杨品外绑进舱内,又将四个家丁绑好,扔到另一艘船上。
“开船}”胡不留沉声下令。
游船缓缓驶出码头,驶入富春江,逆流行驶了数里,便在河岔口附近的芦苇荡边下了锚。
“泼醒他们}”船上,胡不留看着四把椅子上的四个人,下令道。
手下便常了四人一人一桶冰凉的江水,最郁闷的就数刁主簿,他本来就醒着,也没少了那桶水。
除了被铁钎击昏的何常外,学晨相杨品外都幽幽醒转过来。待他们神智渐渐恢复,便看见胡不留那张阴冷的面孔,
两人不禁齐齐打了个寒嚓,也不知是冷,还是怕。
“你们今买来干什么,老子很浩楚。”胡不留冷冷扫过他们,一把揪起何常的脑袋:“因为这个死人又活了,还成了锦衣卫,你
们又看到对付我们的希望了}”
三人都要怕死了,但也感觉到,这不是要他们命的节奉,否则姓胡的何必跟他们废话?
“所以不要怪我心狠手黑,这都是你们应得的}但毕竟是多年的乡亲,老子也不想赶尽杀绝,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所有
人都送命,一个是只死一人。”胡不留心说,王贤还是太心慈手软了,统统全杀掉多省心,干嘛要多费周章?“选择前者的就摇摇头
,选择后者的就点点头。”
除了量菜的何常之外,其余三人都使劲点头。
“你们想让谁死?”胡不留又间道。
三人毫不犹豫的看向量厥中的那个……
“可以。”胡不留阴声道:“但你们如何保证,不会回头就反咬一口呢?”
三人这个无奈啊,你给我们堵着嘴,让我们如何回答这么复杂的间题?
但胡不留只是随便一间,根本不用他们思考,便接着道:“我有几句话,你们写一下,肯照着写的,就不用死。不肯照着写,就
跟姓何的黄泉路上做个伴吧}”
三人心说写啥东西这么管用?难道是咒符?管他是什么了,先活命要紧,便点头不迭。
胡不留便先将杨员外的手放开,塞支笔在他手里,又给他用镇纸压好纸,低声道:“建文正统、民心所向……”
杨品外惊得握笔不住,跌落地上,姓胡的真是疯了,竟然口出大逆不道之言,自己要是写了,那可是要抄九族的}
“这只是个防备而已,你不把老子往死路上逼,老子自然不会皇出来。何况也不硬逼你写,杀一个和杀一双,对我来说,没有任
何区别。”胡不留冷冷道:“写不写?}”
三人没咒念,只好依言写下‘……逆贼朱棣,篡位窃国,残暴不仁,赶尽杀绝}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,不是不报,时候来到}时
候一到,燕贼必死}”然后落款签押。
将几张要人命的纸吹干墨、收入怀中,胡言兑拉下脸道:“我放过你们,但老买爷放不放还来可知,生死有命,诸位求佛祖保佑

是夜,月黑风高,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候。
富阳具临近临安具的音草坞一带。
几名身穿布衣,头戴毡帽、背着裕涟、提着峭棒的男子,正快步走在离开富阳的小道上。
进到一处低矮的山沟中,走在前头的人突然被绊倒,后面的慌张去扶,一张大网从天而降,将他们罩在其下。
十几名黑衣人现出身形,见m里人胡乱挣扎,好几个的帽子脱落,露出铮亮的光头。
黑衣人大喜,正要细细盘间,突然听放风的低声示警,三长两短的鸟叫,意思是有大批官差接近。
尽管黑衣人不怕官差,但让钦差知道他们私自行动,还是会给千户大人惹麻烦的。于是扛起几个和尚撒往河边……
于是黑衣人在前面快跑,官差在后面猛追,双方一边跑心里一边嘀咕,这一幕好熟愚啊。
就这样一个逃一个追到了河边,黑衣人将几个和尚,像丢麻袋一样,往河里扔去,紧接着也跳上船……还是前日那艘无篷船}
一切如前日重现,无篷船没驶出多远,芦苇荡中便冲数艘快船,朝无篷船包抄过来。
无篷船上,黑衣人首领暗暗摇头,真不知该说富阳官府是执着,还是愚蠢了,上次锐羽而归,这次竟不长记性,卷土重来。
黑衣人首领便从怀中,摸出一枚皇宫巧匠特制的烟花点燃……
绚烂的红色焰火再次炸开在夜空,这次官差学聪明了,马上愚数趴在甲板上。
果然,一枚炮弹如期而至,砸起丈许高的水柱,将一艘快船上的兵丁,浇成了落汤鸡。
黑衣人的无篷船则趁机向那艘水师战舰驶去。
而富阳县的快船,在王典史的督促下,再次鼓起勇气,朝水师战舰冲去。
战舰最上层,十几名黑衣人拱卫着那位面孔焦黑,目光阴冷的九爷,每个人的脸上都满是怒气,富阳官差一而再的不知死活,也
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!
“九爷!开炮吧!”那名总旗怒道:“不给这些地头蛇点颜色看,他们就不知道,不是猛龙不过江}”
“嗯。”九爷点点头,冷漠道:“开炮。”锦衣卫的尊严不可襄津,挑衅者必须付出代价。
大炮轰鸣,炮弹呼啸落在一艘快船边上,险些将其掀翻。
快船上的官差吓破了胆,纷纷掉转船头,顺流逃跑。请大家记住本站。我们更新最新章节是最快的。
锦衣卫长刀出鞘,必要饮血而归,战舰全力开动,一边追击一边放炮。
战舰船头安设的两门洪武大炮轮番开火,激起朵朵水柱冲天,快船单薄细小,速度又快,虽然不易直接命中,却被浪头掀得团团
打转,船上的弓手全都趴在舱底,惊骇欲绝。看得战舰上的锦衣卫狂笑不止。
双方一追一逃,谏度极快,转眼便驶到入富春江的河岔口,此处河面仅宽数丈,水流湍急,还有一艘游船好死不死迎面驶来……
眼看双方迎面撞上,官府的快船终究轻便易操,如游鱼般有.凉无险的绕过游船。
但那艘锦衣卫的战舰过于笨重,本身就操纵不便,又进入狭窄湍急的河道,更是难以腾挪,只能被急流裹挟着,眼睁睁看自己,
朝那游船直挺挺的撞去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