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三三章 后发者制于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2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(这个章节数,应该是大师搞错了。。我修正了下)  。
“九爷,今晚还去抓鱼么?”总旗笑问道。
“去。”九爷颔首道:“闲着也是闲着,全当给孩儿们练练手了。”
“好嘞。”总旗应声道:“回头我安排一下。”
“嗯。”九爷颔首道:“今天胡大人开始拜寺了,让孩儿们擦亮招子,别漏过可疑之人!”
“是。”总旗再应一声。
驿馆那厢间,胡潆正在和青年慢条斯理的用早饭,吃到一半,那个俊俏后生才出来,两眼笑成弯月道:“胡大叔早。”
“快坐下吃饭吧”胡潆笑着点点头。青年瞪那后生一眼:“又睡懒觉!”
“就晚了一小会儿么。”后生扮个鬼脸道:“哥,我要吃鸡笋粥。”
这让刚刚进来的王贤倒吸口冷气,他都没听说过,什么是‘鸡笋粥’。
“没有。”青年摇头道。
“有酥蜜粥也行啊。”后生降低要求道。
王贤这个郁闷,还是没听过……
“有二米粥吃就不错了!”青年训斥道:“什么鸡笋粥、酥蜜粥,在这小县城里,怕是听都没听过。”
“……”王贤本以为这青年还不错,原来也是个含着金汤匙长大,从不去考虑别人感受的贵公子。
“你来了。”胡潆打量着王贤,心里不禁打鼓,这小子实在是太年轻了,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要说特别,就是那双眼贼亮贼亮的……这种嘴上没毛的家伙,真能担当大任么?胡钦差深表怀疑。不过观其将接待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,至少也是个人才吧……
回过神来,见王贤在那里垂手听训,胡潆问道:“王大人,贵县有寺庙几何,道观若干?”
“这个,小人不信佛道,向来不关注这个。”王贤恭声道:“不过县城里有座永安寺、还有座水月观,小人是知道的。至于乡下,听说也有些民间设立的野寺之类……”虽然他知道本县还有九座庙,五座道观,但他绝对不能承认。因为按皇明祖训,一个县里只能有一寺一观。就算大家都知道不是这样的,但捅破这层窗户纸的人,绝对不能是自己。
“滑头!”胡潆板起脸来训道:“你既然是典史,有几座庙几座观,应当一清二楚才是。”
“小人这个典史,刚署理不到一个月。”王贤苦着脸道:“而且光管县里,还没顾上外面。”顿一下道:“要不我叫礼房的人来问问?”
“不必了。”胡潆心中暗笑,这小子还真是汤水不漏,浑不像是个雏儿,好奇问道:“你在衙门里几年了?”
“回大人,两年了。”王贤心说,确实是两年……去年和今年。
“不凡啊。”胡潆惊讶道:“两年从书办做到典史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要是知道王贤其实进衙门还不到一年,不知胡钦差会惊讶成啥样。
“主要是大老爷赏罚分明。”王贤心说你要招女婿么,问这么细。“恰逢多事之秋,小人立了几个功劳,大老爷才力排众议,让我当上了司户。”顿一下道:“小人这典史……”
“是署理的。”那俊俏的不像话的小后生笑嘻嘻道:“你这小子真有意思,人家都唯恐说自己官小被看轻了,你却唯恐人家以为你官大。”
“明明没有的事儿,”王贤淡淡道:“我不能欺骗钦差大人。”
“呵呵好。”胡潆笑道:“今天我去水月观和永乐寺,同时你让礼房的人,先把本县有多少寺庙道观查清楚,我也会派人去查,还有多少僧尼,全都给我弄明白,不许含糊,听明白了么?”
“是。”王贤轻声应道。

与此同时,刁主簿也要出门去了。自从被魏知县强制休养后,他便羞于见人,一直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,成了本县头号宅男,直到昨晚李晟和何常联袂而至……
从短暂的惊吓中回过神来,刁主簿听两人端出复仇大计,不禁怦然心动。毕竟对方是锦衣卫,想要干掉个典史,还不跟捏死个蚂蚁一样?
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答应,帮他们联络几个大户,来参与复仇大计。但两人离开后,刁主簿却夜不能寐,只要闭上眼,他就想起那个阴险狡诈的王贤,是那样的让人恐惧……
从王贤进衙门第一天,刁主簿就领教过他的阴险,之后他被砍去左膀右臂、被架空、被妖魔化,直到被赶出衙门……背后都有王贤的影子,偏生他还抓不住任何证据。
说实在的,刁主簿已经被王贤吓破胆了,回首过往的一幕幕,还不是每次他觉着有必胜的把握,却每次都输得一塌糊涂……难道这次能例外?
一夜辗转难眠,捱到天亮时,刁主簿的信心已经严重不足。但他还是打算出门,男人么,有时候就要明知山有虎、偏向虎山行,不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草草吃了早饭,他便让人备车,准备先去李员外的别业。
谁知刚登车坐定,座位下竟钻出个人来,刁主簿刚要惊叫,被那人一把捂住嘴,同时一柄匕首抵住喉咙,那人低声威胁他道:“不想死就闭嘴!”
刁主簿如筛糠一般,点头连连。
外面家丁听里面有动静,问道:“老爷,怎么了?”
“没事儿……”刁主簿颤声道:“出发吧。”在匕首的威逼下,他乖乖听话,让说啥说啥……
只是刁主簿想不通,吴为小胖子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?

李晟一天,都像陀螺似的转个不停,只觉着分外难熬。他不知看了多少次天色,才终于捱到擦黑,便丢下手头一摊杂务,换上身鼠灰色的衫子,在头上扣顶大帽,从后门离开驿馆。
何常早等在巷尾,见到他便不耐烦道:“怎么这么磨蹭?”
“当牛做马不自由。”李晟苦笑道:“我这还是提前走了呢。”
“嘿嘿。”何常转怒为笑道:“赶明儿咱们把姓魏的、姓王的、姓胡的一锅烩了,你翻身还不是易如反掌?”
“呵呵,但愿如此吧。”李晟勉强扯出一丝笑道:“走吧,去榆钱巷。”
“不去榆钱巷,改地儿了。”何常道:“刚才姓刁的派家人来告知,说今晚不在家里聚了。”
“那去哪?”李晟皱眉道。
“西桥码头,有他家的游船,姓刁的已经先行一步,在船上备好酒菜,恭候贵客光临。”何常撇撇嘴道:“胆小鬼,生怕在家里让人发现了……”
“还是谨慎点好。”李晟道:“咱们赶紧过去吧,西桥码头可够远的。”
两人便加快脚步,远离了住户密集的街巷,到了永丰仓附近的西桥码头……这码头主要是用来运粮的,平时没有任何船只停泊,自然也没有人活动,尤其是晚上。
看四周黑灯瞎火,还不时有夜枭鬼叫,两个大老爷们吓得腿肚子转筋,何常恶狠狠道:“姓刁的真混账,待会儿掴他两掌方能解恨。”
“这里也好,没人察觉。”李晟却觉着,越是隐蔽越好,他实在让王贤吓破了胆。见码头边泊着一艘高篷游船,船头船尾各挑一盏灯笼,上写个黑色的刁字,不由兴奋道:“看,那不亮着灯笼么,快过去……”
黑夜里看到明灯,犹如见到希望一般,两人加快脚步过去,便见个家丁在船头招呼道:“二位老爷当心脚下。”
两人不疑有他,大步踏上游船,何常抢先一步,掀帘进了船舱,破口大骂道:“姓刁的,你个囊球……”
话没说完,他就愣了,只见刁主簿被牢牢捆在椅子上,嘴巴还塞着破布头。
何员外暗叫不好,便要退出船舱,却只听一阵破风声,后脑便遭到沉重一击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为了对付这个高手,胡不留亲自出手……果然宝刀不老,闷棍敲得又稳又准又狠。
至于何常身后的李晟,手无缚鸡之力,被那个乔装伙计的手下,一掌砍在脖颈,软软瘫倒在地。
“麻利点,还有客人呢。”胡不留将铁棍放在门边,对两个手下下令。
两人赶紧先将何常绑了,如刁主簿一般,捆在椅子上,再将李晟也如法炮制,刚忙活完,码头又有人来了……
“坏了,这个带了家丁。”一个手下小声道。
胡不留眯眼一看,果然见两个汉子护卫着一顶小轿由远而近。加上轿夫这就是四个人……
胡不留暗道好险,幸亏王四爷算无遗策,不然这下非露馅不可。
小声嘱咐手下,按最终方案行事,他重新提起了铁钎。
来的是杨员外,他最近担惊受怕,时常想起王贤那个手势,虽然不明就里,但他能看懂那阴冷的眼神,那是要自己的命!
所以他出门都带着保镖的。
在随从搀扶下下了轿子,便见个刁家家丁在船头招呼道:“这位老爷当心脚下。”
杨员外不疑有他,吩咐其余三人在码头等自己回来,他则在一名重金雇来的拳师陪伴下,踏上了船板。
刚走到船板中央,便听喀嚓一声,那船板竟断成两截,杨员外噗通跌落水中,连那高手也猝不及防,一起落水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