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七七章 敢叫日月换新天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3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北面的官军没料到,许怀庆居然在黑夜中发起进攻,明显有些准备不足。在他们看来,黑夜里王贤军最强大的两样倚仗,火器和弓箭都会威力大减,所以才想趁黑天来碰碰运气。

却不知,经过一天的激战,许怀庆他们已是弹药告罄、箭支也全都耗光……虽然捡回了一些箭支,但杯水车薪,根本不足为凭!

更重要的是,许怀庆要在今夜拖住杨荣,不给官军迎头痛击怎么成?!

“杀啊!”五千骑兵从黑暗中杀出,如饥饿的狼群一般,疯狂的冲入了手持火把的敌军阵中!

官军的火把只能照亮数丈近远,这才看清敌军杀过来,慌忙举起兵刃抵抗,却哪是挟带着千钧之力的斩马刀一合之敌。走在最前头的官兵,惨叫着被劈断了兵刃,砍成了两半!黑夜里看不到鲜血和残肢横飞,只听到那漫山遍野的惨叫声,还有兵刃相击的脆响声,血肉之躯被劈开的扑哧声……同样令人恐怖无比!

后排的官军还没反应过来,前头的同袍已经被斩于马下!他们这才看到,敌军已经冲到了眼前,连兵刃都来不及举起,就整个被奔驰的战马撞飞!

刚一交手,官军的阵势就大乱,许怀庆借着冲锋的势头,率军杀入官军阵中一里,死于他们刀下马下的官军不计其数,忽然眼前压力一空,原来已经破阵而出!

许怀庆哈哈大笑着,从背后取下长弓,拿起箭壶中一支特制的长箭,朝着西北方向射了出去!

鸣镝带着尖利的呼啸声,划破这血色弥漫的夜空,指引着将士们向西北方向疾驰而去!

通州城外数里,是杨荣的中军旗帜所在。许怀庆所料一点不错,杨荣根本不敢离开通州太远,若非天黑必须关上城门,指挥城外围剿不便,他甚至不会离开通州城。

哪怕到了此时,杨荣心中还是依然不能打消回城的念头,他实在是太矛盾了,一方面通州绝对不容有失,另一方面,又必须尽快消灭许怀庆。打通运粮的道路,早日将通州的粮草物资运回京城去!

杨荣想不到两全其美的法子,只能在离城指挥的同时,又时刻保持对通州城的警惕,直到得知许怀庆就在永通桥一带游弋,杨荣这才心下稍定。不用离城太远,就可以指挥战斗,实在是再好不过了。

谁知刚刚下令合围不多久,就传来许怀庆击溃了北面的军队,破阵而出的消息!

杨荣登时怒不可遏,质问前来报信的千户道:“老夫的命令你们听不懂吗?要步调一致、互相呼应,以免给敌军可乘之机!”

“这……”千户心说我就是个跑腿报信的,你跟我吆喝有啥用啊?

“一群废物!”杨荣气的直跺脚,王贤军已经破阵而出,自己煞费苦心组成的包围圈,还有什么用?!

其实杨学士也是书生意气了,他毕竟是文官,不知道事先谋划是一回事儿,实际带兵打仗又是另一回事儿。能保证个七八成不荒腔走板,就已经是极限了!所以为将者切忌计划太过,要留出足够的容错空间才行,像他这样,精确到每一支军队都必须步调一致,分毫不差的出现在相应的位置上,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。

杨荣以为许怀庆已经突围而去,正在那里懊丧检讨,突然又听斥候禀报道:“那支敌军又折了回来,再次对北路军发动了进攻,北路军已是溃不成军了!”

杨荣闻讯,却不惊反喜,一拍大腿道:“好!天堂有路他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!”在杨学士看来,王贤军不趁机逃走,是太小看官军的表现!既然如此,那就不用走了!

杨荣马上下令,让各路军队改变行军路线,迅速对北面的王贤军形成包围堵截态势!

黑夜里,根本看不清远处的战况,只有听斥候不断的禀报:

“报!敌军击溃了北路军,直插西北军侧翼!”

“报!西北路军阵型被横向击穿,陈副都督阵亡!”

“报!西路军没有遭到攻击,敌军又折回北面,攻击了刚刚赶过来的东北路军!”

“报!东北路军与敌军激战,损失惨重,两名副都指挥阵亡,敌军夺路而去!”

“报!敌军伏击了正北上的南路军,把他们赶下了永通河,永通河冰面破碎,溺水者不计其数!”

“报!东路军遭到袭击……”

“报!西路军遭到袭击……”

“报!西南军……”

两个时辰内,分成八路的近八万官军,遭到了许怀庆的十几次进攻,居然没有一次胜绩!仅被斩杀的官军指挥使以上将领就多达十余人,普通将士更是不计其数,黑夜里也无法统计!

“那许怀庆带的是天兵天将吗?!”杨荣彻底抓狂了,他摘掉了官帽丢在地上,解开了碍事的腰带,提在手里临空挥舞、张牙舞爪的样子,哪还有半分国老风范?

“黑夜给了许怀庆最好的掩护,我们又分兵多路,让他可以各个击破。”一旁的众将忙解释道:“不过阁老放心,他毕竟只有五千兵马,这会儿应该已经折损的七七八八了……”心里却感到十分解恨,暗道你丫终于明白,为什么许怀庆区区五千兵马,就可以把运粮大军死死按在路上。为什么李贤能被硬生生撵回城去!不是咱们不努力,实在是敌军太凶残啊!

然而,杨荣的懊丧并非来自许怀庆表现出的非人战斗力,而是因为自己犯了致命的错误!之前,杨荣认为许怀庆在大军包围下一定会逃走,所以才会布了这么个天罗地网的阵势。现在他终于明白,许怀庆根本没有逃跑的意思,人家根本就没把他的天罗地网放在眼里!要用区区五千兵马和他一决雌雄!

这一刻,杨学士再也顾不上什么通州,什么大局,心里只剩一个念头,就是一定要干掉许怀庆和他的部下,以解心头之大恨!

这样实力悬殊的一战要是输了,不仅自己会成为天下的笑柄,还会让文官永远被隔绝在兵权之外!这是杨荣绝对无法接受的!

纵然圣人教诲在心,杨荣还是被无边的业火烧的失去了理智,他终于亲自上马,率领压阵的一万骑兵上前督战,他就不信近九万大军,干不掉许怀庆的区区五千人马!

在杨荣的驱赶之下,官军终于组成了他理想中的莲花阵型,每个位置遭到攻击,立即会有四面八方的增援,再不用担心孤立无援,惨遭许怀庆的蹂躏了!

只是,组成这阵型的代价,实在是太高昂了……

但无论如何,兵多就是硬道理,官军开始收缩阵型,随着他们阵型越来越紧密,给许怀庆的可乘之机也就越来越少了……

不知第几次把敌军打成了筛子,许怀庆不知第几次射出了鸣镝,只见汇聚到他身边的将士越来越少,放眼望去,就是最乐观的估计,也已经不足三千之数了。

尽管有夜色的掩护,尽管敌人分兵夺路,给了他各个击破的机会,但这样不要命的冲锋,是要付出代价的!十几次攻击下来,一半的将士已经壮烈牺牲,剩下的一半人马也个个带伤。不只是将士们流血不止,战马也伤痕累累,吃力的喷着响鼻,已经到了耗尽体力的边缘……

但所有人的脸上都满是骄傲的神情,尽管看不到敌军尸横遍野、狼奔豸突的场景,可他们都无比清楚,这一战足以让他们在青史留名,可以和任何传奇比肩了!

“敌军的阵型越缩越紧,我们已经没有突围的能力。”许怀庆的右臂中了一刀,露出森然的白骨,只能改为左臂提着宣花大斧,却依然豪气冲天的对他的儿郎们笑道:“但是谁在意呢,我们他妈就没想着活着出去!”

“对!”将士们明明已疲累欲死,听了许怀庆的话,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,力气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。

“现在我们只剩下最后一个目标,就是一定要撑到天亮!”许怀庆昂然说道:“等到天亮,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!到时候哪个命大的要是还活着,只管逃命就是……”顿一顿道:“不过,估计也逃不出去。”

将士们轰然笑起来,便跟着许怀庆发起了再一次的进攻!

作为王贤军中开山铺路的急先锋,他们的字典里只有进攻,进攻,再进攻!

哪怕是在这漫长寒冷的冬夜里,哪怕是深陷层层敌军重围之中,哪怕已经生还无望,他们还是坚持着自己的信条,就是死,也要死在进攻的路上!

敌军的阵型已经越来越密,无数长枪组成了专克骑兵的大阵!许怀庆的将士们则人数越来越少,速度越来越慢、攻击的威力也越来越小,但他们依然跟随着自己的将军,在敌军阵中杀进杀出!

战马被敌人的长枪刺死又怎样,他们还可以下马步战!手中的兵刃被磕飞又怎样,还可以拳打脚踢!手臂和双腿被砍断又怎样,还可以用牙去咬,用头去撞!就算是把他们的头颅砍下来,也要用满腔的鲜血喷敌人一脸!

官军将士彻底胆寒了,这是一群什么样的疯子?!是什么支撑他们如此不死不休的疯狂作战?!

官军将士彻底明白了,怪不得他们可以横扫草原,把不可一世的鞑靼、朵颜斩尽杀绝!原来根本不是朝廷宣传的那样,根本没有半分侥幸!

官军将士彻底迷茫了,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必须和这些民族的英雄死战不休?难道这些人誓死追随的王贤,真如朝廷宣传的那样,是大奸大恶的窃国盗贼吗?!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