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七五章 断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大兴,王贤已经与张軏的大军缠斗了大半日。

这时,两军素质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,王贤麾下将士远道而来、久战不休,却依然可以保持旺盛的战斗力,而张軏的军队只全力追击了大半天,就已经累得筋疲力尽,越发跟不上王贤的脚步。

王贤甚至可以让军队稍稍停下来歇歇脚,等一等后头的追兵,这势头发展下去,拖都能把张軏的军队活活拖死。

“公爷,可以趁机打他们一下了!”张义等人纷纷请战道:“打垮大兴的军队,以免腹背受敌!”锦衣卫已经将朱瞻基率军南下的消息,送到了王贤军中!

王贤却不为所动,继续不紧不慢的向东移动,似乎要和张軏缠斗到底。

将士们正大惑不解之时,便见数骑快马,打着许怀庆的旗号,从北面疾驰而至。

那几匹快马被引到王贤面前,马上骑士顾不得下马行礼,便大声禀报道:“公爷,杨荣带着十万大军,护送二十万民夫,已经开始将通州的粮草运往京城!”

“什么?!”王贤震惊的神情大变,失声问道:“许将军现在何方?!”

“我家将军已经率军杀上去了!”

“这个混蛋!”王贤破口大骂一声,便黑着脸陷入了沉默。

周遭众将全都不敢出声,唯恐打扰到王贤的思绪。

此时此刻,王贤彻底难以保持平静的心情。他不得不再次检讨,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太过轻敌冒进了!

“大人,您的策略是正确的,敌强我弱,我军没有别的法子,只有尽快破关而入,拿下通州,才能彻底扭转战局!”见王贤似乎要钻牛角尖,莫问连忙沉声说道:“如果我们不在第一时间攻破张家口,用十余万外强中干的大军,吸引住官军主力,星夜偷渡紫荆关,咱们就会被死死的困在河套!时间一久,将士思归,军心散乱、不战自败!”

“嗯……”王贤点了点头,叹息一声道:“我们确实别无选择。”

“而且官军也不可能全是饭桶,至少杨荣杨士奇等人,盛名之下无虚士。”莫问又劝慰道:“我们能想到通州是京城的命门,杨荣、杨士奇自然也能想到!既然,通州事关京城存亡,他们动用十万大军押运,也是题中应有之意!”

“是啊,我不该小瞧了天下英雄!”王贤说着,却笑了起来道:“这样才有意思嘛!逐鹿中原,怎能没有高手对局?!”

“公爷,您就下决心吧!上刀山、下火海我等眉头都不皱一下!”张义等人见主帅振作起来了,全都高声嚷嚷开了。

“抱歉诸位,是本帅太过冒进,才会让你们身陷险境!”王贤向众人歉意的笑笑,眼前的局面确实凶险无比,山东的援军尚未赶到,王贤却带着两万人马,杀入驻军二十余万的京城左近,无异于在刀尖上起舞!

众将闻言,刚要劝慰王贤,却见他眉头一挑,话锋一转道:“但要想以弱胜强,只能兵行险招!咱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只能行险到底了!”

“不和他们纠缠了,大军立即北上通州!”王贤咆哮起来,向他的将士们下达命令!

众将闻命一震,都明白主帅是要孤注一掷了!

因为一旦大军选择北上通州,若无逆转乾坤的神来之笔,很快就会被太子、张軏、杨荣的三路官军重重包围了!

然而众将却毫无惧色,反而兴奋无比的嚎叫起来:“是!”

在一连串不可思议的大胜后,他们所有人都坚信无比,自己的主帅有一双可以看透战局表面,直抵胜负根源的慧眼!一定可以指引他们击败强敌,取得最终的胜利!

在这股疯狂乃至盲目的信任下,一万五千骑兵立即调转马头,向北疾驰而去!

临行前,王贤让人给山东方面的援军去了口信,让他们见机行事……如今战局之复杂、结果之难测,已经不是凡人可以预料的了,他也只能给出这样一道模糊的指令,让二黑和邓小贤他们自己去判断了。

通州。

在杨荣的严令之下,李贤率领城中两万骑兵迎战许怀庆。

这下,护卫粮草的禁军将士,只消打起全部精神,护卫运粮队伍的安全即可。驱赶许怀庆五千骑兵的任务,全都交给了李贤的两万骑兵。李贤的军队由虎贲、骠骑等卫的精锐骑兵组成,纵使能力不如许怀庆的部下,但仗着人多、又是生力军,紧紧咬在他们身后,还是不成问题!

这下子,许怀庆和他的五千骑兵再也不能如入无人之境了,他们甚至很难再接近官军的运粮队。两万骑兵实在太多,而且分成数队,包抄、阻截、支援各司其职,根本不给他们可乘之机!

看到战局的变化,官军的押运队欢呼起来,对许怀庆的畏惧一下子减轻了许多。在杨荣使者的催促下,纷纷准备再次上路……

“这样下去可不行!”许怀庆心急如焚,一时却想不到什么好法子。

正在此时,几十名锦衣卫从横刺里杀出,来到许怀庆面前。

许怀庆一看为首的是张栋,登时眼前一亮道:“你小子怎么来了?!”

张栋乃是葫芦谷幸存的锦衣卫新丁,时万的衣钵传人,数年来成长极快,已经成了锦衣卫的一名指挥使。王贤知道他本分谨慎,把吴为等人调出京城后,便留他在京里暗中率领潜伏下来的锦衣卫相机行事。

显然,张栋也知道最危急的时候到了,居然带着他麾下的密探,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!

“将军,俺来支援你了。”张栋向许怀庆呲牙一笑,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。

“你就这点人?!”张大海看着张栋身边那点人马,心说就算各个都是绝顶高手,也没什么卵用啊!

“还有五百人马,都是锦衣卫的精英密探,”张栋淡淡道:“俺让他们埋伏在远处,随时听候将军调遣!”

“还是杯水车薪……”张大海撇撇嘴。

“太好了!”许怀庆却大喜道:“你小子手里有多少炸药?!”许怀庆不问有没有,直接问多少,显然已经猜到张栋此行原本的目的。

“很多……”张栋果然答道:“原本,我们是想混入运粮队,狠狠的炸上一票!”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憨笑道:“谁知晚来一步,官军已经让将军打成了缩头乌龟……”

“够不够炸桥的?!”许怀庆打断张栋,沉声问道。

“什么桥?”张栋谨慎的问道。

“永通桥!”

“没问题。”张栋信心十足道:“那种桥只要在特定的位置爆炸,一炸就倒,用不了多少炸药!”

“有多余的炸药,就尽量破坏永通桥左右的冰面,破坏的范围越大越好!”许怀庆沉声吩咐道:“快去吧!半个时辰后,我就带军杀到!”

“呃……”张栋还想说什么,一听只有半个时辰,赶紧调头就走,争分夺秒的去准备了。

有了张栋相助,许怀庆信心大增,对麾下将士大声道:“孩儿们,打起精神来!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骑兵!”

将士们轰然应声,抖擞精神,纷纷回头望月,使出看家的骑射本领,朝身后的追兵射击起来!

李贤和他的两万骑兵,刚刚掌握了主动,正待一鼓作气击溃这五千骑兵,就突然遭到他们的迎头痛击!冲在前头的骑兵惨叫着连人带马摔倒在地,后头的骑兵猝不及防,还被绊倒了许多,这让他们恼羞成怒,拼命策动战马追上去,也用弓箭和火枪还击!

毕竟是大明的王牌精锐,李贤部下的火枪,虽然远不如许怀庆一方,但骑射功夫却不相上下。一旦发起狠来,许怀庆他们还真是棘手不已,只能拼命催动战马,和敌军拉开距离。

见不可一世的许怀庆居然被迫后退,让李贤等人分外振奋,亢奋的催促部下穷追猛打,就算不能消灭他们,能把许怀庆远远的撵走,也是天大的胜利了!

然而许怀庆却偏偏不肯远遁,只是沿着官道向东撤退,李贤无奈,只能跟在后头追下去。不过,他也不太担心,还有十里八里就到通州了,许怀庆能逃到哪去?

就这样一追一逃,到了永通桥,许怀庆的五千骑兵迅速过桥!李贤想也不想,便带着部下上了桥,谁知他是刚刚通过桥面,就听到身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几乎同时脚下猛的一颤,一股凶猛的气浪,裹挟着碎石冰屑,向他背后猛扑过来!

李贤身边的将士纷纷哀嚎着落马,幸亏周围全是亲兵,替他挡住了爆炸的冲击,让他没有被掀翻下马……

饶是如此,李贤依然被震得两耳嗡嗡作响,眼前一片漆黑。待他好容易恢复了视力,便见逃窜的许怀庆等人已经调头杀了回来!李贤不由自主仓皇回头一看,登时肝胆俱裂——只见身后十丈近远的河面上,飘满了人马浮尸和大块的碎冰……而那原本横跨河面的永通桥,只剩下两岸的桥墩,不见了河上的桥身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