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七三章 为有牺牲多壮志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圆木上,几位和尚纷纷挥舞兵刃格挡箭支,但他们身体丝毫不敢晃动,只要一动就会掉下壕沟!

虽然挡住了大半弓箭,还是有几支箭射到了他们身上,两个和尚要害中箭,猝然摔落壕沟。就连心严也肩头中了一箭,身子猛地一歪,但他反应极快,居然从圆木上纵身一跃,一个追云赶月,便稳稳的落在了壕沟边。

心严也不管身上的箭伤,带着肩膀的箭支,怒吼一声,挥舞着金刚禅杖,将面前的官军扫倒一片!其余几个和尚也纷纷落地,协助心严一起,与百多名官军战在一处!

恼羞成怒的副千户,指挥射手拼命攻击那几个可恶的和尚,心严等人应付眼前的敌人已是十分吃力,哪里还有躲避弓箭的余地。转眼间,几人都身中数箭,全身鲜血直流,却仍然屹立不倒,死死挡住了官军的去路!

虽然他们只有寥寥数人,却让那些官军无法前进一步,只能眼睁睁看着明军架设起桥梁,大队兵马冲了过来!

这时,那一卫兵马也杀到了!但王贤军已经过来,干掉残存的敌兵,便背对浮桥,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,用弓箭和火枪攻击敌军。对冲过来的敌军,则有长枪和斩马刀伺候,把那一卫兵马,死死挡在防线之外!

他们身后,又有几道桥梁架设起来,大军正加紧时间,源源不断的过桥,越来越多的王贤军将士加入战团,彻底稳住了防线!

这时,许怀庆和他的五千骑兵也过了河,在马上向王贤重重一抱拳,便带着部下向东北方向杀去!

莫问组织着将士们用最少的兵力缠住那一卫敌军,让尽可能多的骑兵上马,去拦截已经近在咫尺的敌军后续部队!

骑兵只有骑在马上,才会发挥出战场王者的威力来!

有莫问在,王贤可以暂时不理会战局,来到一众师兄面前。

只见心慈满面哀容坐在地上,心严躺在他的怀中,全身上下都是鲜血,气息微弱游丝,已经到了圆寂的边缘。

“师兄……”王贤悲怆无比,他万万没想到,才刚踏入京畿,就猝然折损数位师兄。尤其是面冷心热的心严师兄,多少年来,一直默默的守护在他的身旁,不知多少次保护他于危难,谁能想到,竟要就此永别了。

王贤跪在心严身旁,两行热泪夺眶而出道:“是我被胜利冲昏了头,轻敌冒进,都是我害了你啊……”

心严却吃力的绽出一丝微笑,嘶声道:“师弟不必如此,这就是战争……”说着,他的脸上竟浮现出满足的神情道:“师傅的徒弟们,终究六根不净,青灯古佛坐化圆寂,不如这样战死沙场,马革……裹尸……”

说完,心严合上了双眼,气息全无。

心慈等人神情一哀,双手合十,默默地诵念着佛经,送他们的师兄最后一程……

这时,莫问已经指挥骑兵,冲垮了那一卫兵马,将他们下饺子似的赶到了壕沟里,之前下马阻击的将士们,抓住机会脱离战团,纷纷上马。没有时间给他们过多的哀伤,王贤等人流着泪水,带上心严和几位师兄的遗体也上马而去。

张軏率大军赶到,王贤和他的骑兵部队,已经摆脱了那一卫残兵的纠缠,远远地横亘在张軏大军和京城之间!

王贤将悲伤掩在心底,指着远处的数万大军,对手下将士高喝道:“把他们死死缠在这里!”

将士们哄然应声,敌军虽多,但局面已经不复之前的凶险。骑兵的机动能力,是步兵远远无法企及的!他们有一百种办法,能把这些官军折磨的生不如死!

其实,根本不用王贤操心,张軏也绝对不会理会那夺路而去的五千骑兵,自打看见王贤的身影那一刻,他的眼里就再也没有其他人,抽出宝剑指着前方,满目狰狞的咆哮道:“杀了他!”话音未落,便率领数千骑兵朝王贤扑了上来,步军将士紧随其后,向王贤发起了猛攻!

迎接他们的,毫无疑问是铺天盖地的箭雨和火枪,官军士兵割麦子似的,倒了一茬又一茬,张軏却毫不理会,依然率军猛冲,眼看就要冲到近前。王贤的军队却潮水般向后退却,一般退,一边用弓箭和火枪对他们继续射击,张軏再悍不畏死,却始终无法摸到王贤的影子,反而膝盖还中了一箭。

“将军!”亲兵见他中箭,赶忙围了上来,却被张軏一把推开。只见他伸手握住箭杆,居然猛地将那雕翎长箭拔了出来!

众将士震惊的目光中,张軏血红着双眼,撕心裂肺的吼道:“继续追!”

受到主将的激励,所有将士抖擞精神,继续穷追不舍,王贤的骑兵依然坚定不移的敌进我退,只用弓箭和火枪杀伤敌军。虽然造成了不小的伤亡,但大兴的军队陆续赶到,官军反而越来越多,依然死死咬在他们身后!

王贤便带着他们在大兴县内兜起了圈子,却也不敢太过靠近北面,虽然不知道朱瞻基会带军增援,但经过方才的惨痛教训,王贤已经不敢再有丝毫大意!他要尽量保全自己的军队,就不能再让他们冒任何的风险……

不过无论如何,在这广阔的华北平原上,王贤这支骑兵总是有辗转腾挪的空间,所承受的风险,远远不能与北上的许怀庆相比……

想到许怀庆,王贤一下愣住了,看这边苦战的情形,恐怕通州方面,也绝对不会如料想的乐观……

王贤死死缠住大兴的军队,许怀庆则率领五千骑兵长驱直入,转眼便到了距离通州二十里外的马房寺,就看到官军的斥候成群结队。再往前,更是烟尘漫天,显然敌军的数量超乎想象!

“将军,坏了。”前来接头的锦衣卫,印证了许怀庆的担忧:“昨天杨荣和李贤,带领十万大军,驱赶二十万民夫,连夜赶往通州,向京城转运粮草。”

许怀庆和一旁的将领,登时阴云密布,他的副将张大海咬牙切齿道:“杨荣这个老狐狸,坏我们的大事!”

虽然他们已经预计到,朝廷可能已经开始转运通州粮草,但万万没想到,居然是这么大的阵势——十万大军护送,这是要把全程都变成铜墙铁壁!二十万民夫运送,恐怕三天不到就能把通州的粮食搬完!

“将军,怎么办?”将领们纷纷看向许怀庆,因为按照上峰的命令,如果出现眼前这种极端情况,他们应该毫不犹豫的撤走……

许怀庆面沉似水道:“怎么办?用蒜拌!”

众将跟他南征北战多少年,知道这是自家将军准备拼命的口头禅。

“如果让官军把通州的粮草都运回京城,”许怀庆阴沉的目光扫过麾下将士,洪声说道:“整场战争,我们必败无疑!”说着他双眉一挑,重重捶一下自己胸口道:“这就是公爷派我们来这里的原因!”

麾下将士呼吸渐渐粗重,脸上的恐惧犹豫渐渐退去,听他们的将军怒吼道:“这个差事,是老子拼命争来的!所以我就是死,也要把它完成!”说着,许怀庆对面前的锦衣卫沉声道:“替我告诉公爷,俺老许去也!”说罢,双腿一夹马腹,提枪高喝道:“是汉子就跟我上!”

许怀庆没有王贤那么多大道理,更不懂莫问那些玄奥的统兵之道,他就只有简简单单八个字‘同甘共苦、同生共死’。但简单不代表不好用,甚至更合士卒们的胃口,多少年来,他一直秉持这八个字,从来没有丝毫违背,麾下的将士早就视他为父兄,心甘情愿跟着他赴汤蹈火!

见自家将军冲出去,将士们也争前恐后的紧随其后,朝着烟尘腾起的方向杀了过去!

官军斥候见到许怀庆的兵马,压根儿就没想到是敌军,还傻乎乎的上前盘问:“你们是哪部分的?”

话没说完,就被滚滚铁骑碾成了肉酱,远处的斥候这才知道大事不妙,赶忙纷纷逃窜,分头向京城和通州方向禀报。

许怀庆根本不理会那些斥候,率军直插官军中路!

永通桥东距通州八里,西距京城三十里,是由通州入北京城的咽喉要地。通常,粮船是由桥下的永通河入京,如今天寒地冻,河水结冰,运粮车队只能走陆路过桥。因为桥面狭窄,桥上仅容两辆粮车并行,自然拥堵不堪,大量粮车在桥西聚集等候过桥。

此刻,一万余官军将士驻守于此,一面警惕的守卫着这条咽喉要道,一面气急败坏的疏通桥面。可是,就算民夫听他们的,拉车的牲口可不怕他们,咴咴叫着尥起了蹶子,把桥面堵得更厉害了。

正乱成一锅粥,忽然又有斥候狼狈疾驰而来,厉声禀报道:“敌军杀过来了!”

顷刻间,桥上桥下的军民全都愣在那里,齐刷刷朝斥候奔来的方向望去,果然看到一支铁骑裹挟着滚滚烟尘,朝他们杀了过来!

“妈呀!”第一个回过身来的民夫,丢下大车,抱头就跑。下一刻,所有民夫全都惊慌的抱头鼠窜,运粮的车马歪的满地都是,还把官军冲得七零八乱!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