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七零章 长驱直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兵贵神速,对王贤军尤其如此!大军在紫荆关稍事休整,第二日便出关杀向京畿!

王贤本打算留张义驻守紫荆关,但这家伙憋了这么多年,哪里还肯留在后方,死乞白赖非要跟着一起出发,说哪怕当个大头兵都行。

王贤只好把任务交给了张五和刘子进还有那马副指挥,让他们带着那帮土匪,领着投降过来的几千官军,驻守在紫荆关。王贤之所以敢用如此不靠谱的组合,是因为他根本没想过再回紫荆关,这跟楚霸王破釜沉舟是一个道理,横竖回来也是个死,还不如战死在北京。

张五和刘子进唯一的任务,就是阻止另外四座关城中的军队入关追击王贤。不过想来,那些家伙也不会吃饱了撑的没事找死,所以,两人等于没有任务。

这让刘子进感到很是挫折,他本以为自己能为王贤立个奇功,然后成为他麾下猛将,率劲旅直捣京城呢。然而,事情的发展与他料想的一点都不一样……

无限惆怅的目送着王贤率军远去,刘子进对一旁的张五幽幽说道:“你说,我要是当时对他恭敬点,会不会好很多啊。”

“哈哈,大哥你想多了。”张五却不以为意,放声大笑道:“如果公爷是这样小肚鸡肠之人,也不会走到今天。”说着他拍拍刘子进的肩膀道:“公爷神机妙算,你以为我们是闲子,但到时候就会派上大用场!”

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刘子进叹了口气,不抱多大希望。

王贤率军出了太行,眼前便是一马平川,在山路中受尽折磨的骑兵们,终于可以纵马疾驰了!

第二天,他们便到了一百五十里外的涿州。涿州城的军队,做梦也想不到,本该在居庸关的王贤,居然神兵天降到他们面前,登时吓得屁滚尿流。知府大人和指挥使大人已经做好了开城投降的准备,谁知王贤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,径直穿城而过,大军一路东去!

虚惊一场的知府大人和指挥使大人弹冠相庆,马上上表朝廷,说自己英勇作战,抵挡住了王贤的进攻,王贼见无法攻克涿州,现已绕道东去了!

王贤还不知道,自己已经成了人家的‘手下败将’,依然挥兵向东,一直到了固安,才进入县城宿营。像这种小县城,根本不需要攻打,士绅便会直接开门相迎,酒肉米面奉上,只求大军不要烧杀抢掠。

王贤治军素来严明,自然秋毫无犯。夜里,他住在县衙之中,与吴为并众将领召开作战会议。

虽然从离开大王城起,已经连续行军近十天,但王贤依然精神奕奕。非但是他,众将领和麾下将士也是一样,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。这当然不是正常的现象,但在赌鬼身上却很常见。说白了,王贤和他的部下,如今就是一群用身家性命做赌注的赌徒,不到开盅那一刻,那种全身心的亢奋都不会消退。

“山东方面,前几日就应该收到我的命令,”王贤站在一副京畿地图前,目光炯炯的说道:“按照时间算,他们应该已经到了德州,和我们在大兴附近汇合!”

“哈哈,二黑那帮家伙,估计早就按捺不住了!”许怀庆等人笑起来,他们并不是孤军深入,而是与主力部队汇合。众将看着地图,大兴标注了一连串的军营,那里本就是用来防备山东方向的。看来,公爷是要汇合山东大军后,一口吃掉大兴的五万官军,给北京的皇帝一个下马威!

谁知王贤顿了顿,却缓缓说道:“接下来的行军,由莫问全权指挥,务必在指定时间抵达指定地点。”

“公爷,那您呢?”众将愣了一下。

“我率五千兵马,另有要事,就和你们分道扬镳了。”王贤微笑说道。

众将见他又要分兵,心说咋还分兵上瘾了呢?便纷纷追问王贤的去向,王贤却笑而不语。

谁知此时,一直沉默的莫问开口道:“大人,恕末将不能从命,大军还是由您来统领,末将带那五千兵马!”

王贤神情不由一沉,他知道以莫问的军事天才,和对自己的了解,肯定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意图。

“通州乃是京城肘腋,且关系京城存亡,朝廷一旦发现大人的意图,必定会倾尽全力消灭大人!”莫问却不顾王贤使眼色,自顾自说道:“大人身为统帅,身系大军存亡,全局成败,绝不能以身犯险!”

“什么?公爷要去通州?!”众将一下炸了锅,通州在京城以东,他们在京城西南,王贤若孤军到了通州,随时可能会被切断后路,陷入重围之中!

王贤狠狠瞪了莫问一眼,无奈苦笑道:“不错,此战的胜负就在通州,一旦朝廷获悉我们越过紫荆关,一定会第一时间将通州的粮秣物资运到京城,如果让他们顺利完成转运,咱们的麻烦就大了。”

“所以,您想带人去通州,截断朝廷的粮道?!”众将这才明白王贤的打算,纷纷嚷嚷道:“那怎么行?太危险了!”“不行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“我不是要当拦路虎,只是对他们进行骚扰,拖延一些时日,等山东的大军一到,便合兵一处,攻下通州城!”王贤摇头说道:“只要攻下通州,此战的主动权就牢牢握在我们手中了,但前提是通州的粮草基本都在,如果让朝廷运去了京城,那攻打通州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”

“……”众将消化一阵王贤所言,这下都明白此举虽然十分冒险,但却是胜负的关键手,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办到。下一刻,所有人争相请命:“大人,还是让我去吧!”“我去我去!”

“本帅主意已定,你们不要再多说了!”王贤一摆手,示意众人停止聒噪。

往常,他这样一说,所有人就算有意见,也只能接受了。但这回他们却异口同声道:“绝对不行!”

“是啊大人,老莫说的不错,”许怀庆高声说道:“我们就算赔上命,大人还可以另选贤能,不会影响大局!你绝对不能冒险,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全都死路一条!”

“就是,这个账公爷能算不明白?!”张义笑道:“您的这个决定,可不是爱护我们,而是把我们都推到了悬崖边!”说着他一拍胸脯道:“这差事谁也不能跟我抢,我都憋了多少年了,怎么也该轮到我风光一把!”

“你在紫荆关还不够风光啊?”许怀庆断然摇头,不肯相让道:“大人南征北战,俺老许都是先锋官,这是俺的本职,谁也不能捞过界!”

“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,这事儿是我提出来的,你们瞎掺和什么?!”莫问皱眉道:“而且论起智谋来,你们加起来也比不了我,我去才能更好地保存将士,完成大人的任务!”

其余几个将领也脸红脖子粗的,非要把任务抢过来不可。

这里头,唯一置身事外的,便是吴为了,他是文职,带兵打仗的事儿,轮也轮不到他。看着众人争执不休,他悄悄出去了一趟。等他回来时,王贤问道:“你去干嘛了?”

“我跟闲云道长说了几句话。”吴为轻声答道:“大人如果非要去的话,他就把您绑起来。”

“你!”王贤登时发火道:“你还想做我的主?!”

“手下不敢,此事之后任凭发落。”吴为根本不怕他,淡淡说道。

“公爷,吴为办的对!您要不答应,不用闲云道长,我们就把您绑起来!”许怀庆等人却公然说道。

“你们!”王贤瞪着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,众将也毫无畏惧的和他顶牛,最终还是王贤败下阵来,长长叹了一声道:“你们是要让我,一辈子良心不安啊……”

“嘿嘿,能让大人歉疚一辈子也值了!”众将见他终于松口,嬉皮笑脸一阵,然后又脸红脖子粗的争起来。

这种事情,王贤也不好开口指定,只能任由他们自己定夺了。

结果,这帮家伙谁也说服不了谁,最终决定采用抓阄,让老天爷来确定人选。

许怀庆便拿起桌上的纸来,裁成片片,在其中一张上用毛笔做了标记,然后全都揉成纸团,摊在手里,让众人挑选。

众将神情严肃的从许怀庆手中各拿一个,然后迫不及待的摊开……

“他奶奶的,没有……”第一个摊开的将领,见纸上空空如也,丧气的把纸团一扔。

“也没有……”第二个将领的纸上也没有标记,恨恨的啐了一口。

其余众将也陆续摊开了,全都白纸一张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张义的手中,只剩下他掌心的一个纸团没有打开了。

“不用看了,就是我了。”许怀庆把纸团往袖里一收,呵呵笑着朝众将拱手道:“承让,承让。”

“你出千了。”张义狐疑的看着许怀庆,众将也纷纷点头,“拿出来看看!”

“看就看。”许怀庆把纸团从袖子里掏出来,一边展开一边笑骂道:“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去了哪里?!”

众将死死盯着他手中的纸片,赫然看到上头一个墨点分外刺眼!一时无人再说话。

“这下没话说了吧。”许怀庆把纸团一丢,对王贤拱手道:“公爷,末将何时出发?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