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六九章 套路深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紫荆关。

关城上,官兵们见城门毫无征兆的打开,自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,纷纷询问上官,为何会深夜开门?上官们也同样一头雾水,想要找指挥使问个明白,却见不着他的身影。只找到在城头的马副指挥。

“大人,城门怎么打开了?”众将纷纷问道。

“管那么多干嘛,大人自有主张。”马副指挥板着脸呵斥众将:“该干嘛干嘛去,别在这大惊小怪的。”

虽然众将仍疑惑重重,也只能把问题憋回去,待看到一支大军开入城中,他们反而恍然大悟,心说原来是指挥使大人得到命令,开门接援军入城呢。

结果,城中守军就在这种懵逼的状态,眼睁睁看着那支大军入城,然后抢占要地,还要缴他们的械。

“哎,干什么呢?!”众将和他们的部下十分愤怒,心说这是哪来的军队,怎么还动起手来了?

守军官兵刚要还手,就听那些不速之客暴喝道:“都别动!我们是镇国公的军队,谁要是敢动一下,就要他的命!”

说着,那些不速之客手起刀落,将几名守军砍死在当场!

“妈呀!”守军官兵登时吓掉了魂儿,这才知道,原来放进来的是敌军!

关城中登时乱成一锅粥,大部分守军将士全都懵在那里,不过也有不少人,纷纷抽出兵刃,想要反抗一番。倒不是守军将士对朝廷有多忠诚,而是就这样被人家串门儿一样叩开紫荆关,实在是太他娘的丢人了!

王贤军顺利入城,将天险化为乌有,全军将士正是士气高昂至极,见状毫不迟疑,举起兵刃迎了上去,与那些胆敢反抗的守军厮杀在一起!

“不要打了!”指挥使大人出现在城头,对自己的部下吆喝道:“本将已经决定归顺公爷!诛奸臣、清君侧、自己人不打自己人!”

本来这时候,还有反抗心思的人就不多,听将军大人吼了这一嗓子,守军将士这下彻底没了斗志,叮叮当当丢下武器,跪在地上举手投降。

王贤几乎不费一兵一卒,便夺下了紫荆关,看起来比攻取张家口要塞,还要轻松十倍。但倘若没有柳升带着十多万人马替他吸引目光,没有艰苦卓绝的急行军,没有在二百余里的行军途中掩藏住了行迹,没有徐景昌配合的调走了绝大多数军队,没有城门突然敞开,他根本不可能胜的如此轻松,甚至有可能会被挡在紫荆关外,彻底陷入绝境!

要知道,仅凭王贤那点人马,而且全都是既无攻城器械、又无攻城经验的骑兵,哪怕关城中只有一千人,都能凭据这雄关天险,把他死死的挡在关外!

刘子进满脸庆幸、满心后怕的进了紫荆关,一下就看到那马老六,在那里接受几个锦衣卫的盘问。

看那些锦衣卫的架势,似乎并没有把马老六当成自己人,反而颇有戒备审讯之意。刘子进腾地就压不住火,走过去一把推开个锦衣卫,大声嚷嚷道:“你们怎么能这样?要不是马将军打开城门,你们还不知道死多少人呢!”

锦衣卫一脸奇怪的看着刘子进,那马副指挥苦笑着拍了拍刘子进的肩膀,“老六,你误会了,城门根本不是我开的。”

“啥?难道它能自己打开不成?”刘子进懵了。

马副指挥指着远处,站在王贤身边的一人道:“是我们指挥使大人打开的。”

“啊?”刘子进的下巴险些惊到地上。

远处,王贤负手站在城头,那指挥使毕恭毕敬立在他身旁,满眼崇敬的看着王贤道:“军师,幸不辱使命!”

“好,你很好。”王贤赞许的笑道:“这些年来难为你了。”

“幸亏定国公调走了紫荆关的一万军队,才轮得着末将做主。”那指挥使三十余岁,面庞白净,貌若女子,说话也细声细气道:“能像老许、老莫他们那样,为军师效力,是末将多年来的夙愿!”

这时,许怀庆和莫问也走过来,前者搂住那指挥使的脖子,哈哈大笑道:“张义小妹,你丫隐藏的这么深,我还以为你铁了心跟朱瞻基走,可把我伤心坏了!”

“****的许怀庆,你敢再叫我这外号,看我不宰了你!”张义涨红了脸,狠狠瞪着许怀庆,下一刻却也哈哈大笑起来,与他紧紧抱在一起。还没忘了问莫问道:“老莫,这孙子背后没少骂我吧?!”

莫问微笑站在一旁,点点头道:“那当然,他这张臭嘴除了军师,谁不敢骂?”

“还是有的,他婆娘也不敢骂。”张义一针见血戳破许怀庆惧内的本质,惹得许怀庆脸成了大红布。

三位同入府军前卫,接受王贤训练的昔日同袍,爆发出畅快的欢笑声。

王贤欣慰的看着三人,仿佛回到了多年前,他奉命组建府军前卫时,这些当时还青春正盛的家伙,那时是那样的桀骜不驯、却又那样的满腔热血……

张义与许怀庆、莫问一样,都是最早的一批府军前卫军官,但不同的是,后两位出身武举,他却出身将门。当然,他不是靖难功臣之后,而是开国功臣的子孙,到了他这一代,不仅爵位全无,而且饱受靖难勋贵排挤,所以他训练中特别刻苦严格,平日里也与武举出身的军官为伍。

他们在府军前卫一起出生入死,参加了王贤前期所有的战役,立下了赫赫战功。但镇江保卫战后,他们遭到皇帝冷置,数年都不给他们补充兵员,使威名赫赫的府军前卫成了空架子。

许怀庆和莫问等人,就是这个时期离开府军前卫,加入到王贤的山东军中的。

在当时,王贤和朱瞻基虽然貌似亲密,但这些亲近将领都已经感觉到,两人之间的裂痕已经无法弥补了。

所以,要不要去山东,就成了这群将领站队的方式。从感情上,他们自然更亲近,把他们一手训练出来,带领他们东征西讨的王贤。但太孙乃是储君,也是他们名正言顺的主上,是以那些将门子弟出身的军官,大都留了下来。

而那些武举出身的军官,从心理上对和他们同样出身微寒的王贤更加认同,而且太孙殿下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功利思想,对勋贵将门百般拉拢,让他们着实寒心。所以大多数武举军官,都决定去投奔王贤。

不过这也不是绝对,比如秦押等人虽然出身武举,却依然留在了朱瞻基身边。而一些将门子弟,则毅然决然决定去山东……这些人基本上是开国将领的子弟,许怀庆等人满以为张义也会同去,然而他却留了下来。

张义的说法是,自己不舍得丢下府军前卫,但在许怀庆等人看来,他这是分道扬镳,之后便兄弟交恶、老死不相往来。后来王贤成为大都督,天下武官陟罚臧否,皆由他一言而定。王贤似乎还记恨张义当年的选择,三年里将他连降三级,从副都督降为了指挥使,远远的发出京城……

在所有人看来,两人这下肯定结下死仇了,朱瞻基自然对张义放心无比,将紫荆关交给他把守。还想要升他为都督,却被张义以寸功未立、不敢受赏为由拒绝了,让太子殿下对他赞不绝口,许诺战后将为他封爵,恢复他祖父的荣光!

谁知,就是这样一个,让朱瞻基放心无比的将领,居然是王贤的人……

紫荆关城头上,王贤亲自为张义解释道:“当年,他曾经写信给我,希望我能把他弄到山东去,我却希望他留在朱瞻基身边……”说到这,王贤干咳两声道:“当时想的是,未来君上面前,总要有人替自己说话的……”

“嘿嘿……”许怀庆等人怪笑起来,他们跟了王贤多少年,怎会不知道他心机深沉、布线千里的德性。恐怕在当时,他就已经预料到,将来说不定会有和朝廷交恶的一天了……

“好吧,我是为了以防万一。”当着一众老兄弟,王贤也不再遮掩,两手一摊道:“但我确实没想到,会在洪熙朝发生这些事……”

三人让王贤的话,一下子从美好的回忆扯回了现实。是啊,朝廷的动作来的太突然,几乎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,哪怕到了这会儿,许怀庆和莫问还会不时搞混自己的身份。难以相信,怎么转眼自己就成了叛军?

“哎,上了我的贼船,想要下去可就难了。”王贤笑着看看三人道:“希望你们不要后悔。”

“公爷上不负天地良心、下不负百姓华夏,待我等如手足,我等自当追随公爷,百死无悔!”张义毫不犹豫昂然说道。

“百死不悔!”许怀庆和莫问也沉声说道。

“我希望你们一个都不要死……”王贤满含神情的看着这班兄弟,他这一生,福也兄弟、祸也兄弟,但他却始终没有后悔过。说完,王贤神情一沉道:“我们虽然兵不血刃拿下了紫荆关,终于可以顺利挺进内地,但不代表接下来还会轻松,真正的血战在前头等着我们!”

“是!”众将齐声应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