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六七章 暗度陈仓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杨荣猜测的不错,王贤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居庸关下!

作为大明曾经的三军统帅,他十分清楚,居庸关防守之强,天下无双。而且连续在大王城、张家口、宣府打的官军措手不及之后,居庸关的守军已经不可能再懈怠了。硬着头皮强攻居庸关,只有死路一条!

所以,在通过张家口之后,他便分了兵,让柳升带着大队人马继续向居庸关挺进,做出佯攻态势,自己则准备带两万骑兵,借夜色的掩护,悄然穿过涿县,向紫荆关扑去。分手时,柳升忧心忡忡,虽然知道,这是如今唯一的选择,但王贤此举风险实在太大了。

“公爷,还是让属下带人去紫荆关吧。”柳升看着王贤,沉声说道:“两万人马实在太少,就算破了紫荆关,还得面对关内的几十万大军呢!”

“哪有几十万,满打满算三十万……”王贤笑笑,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他对大明军队的分布自然了如指掌,原本京城有四十万禁军拱卫,但朱瞻基连续派兵到大王城,还增援了宣府和居庸关,如今京城之中,差不多还有二十万兵马,另外大兴有五万是用来防着山东方向的。

另外,朱瞻基很可能把驻守辽东的五万军队撤回来,朵颜三卫已经成了历史,也没有必要派重兵驻防了。

“那还不是几十万……”柳升在风中凌乱,亏王贤还能笑得出来。

“行了,你那又不是什么好差事,我可不想跟你换。”王贤笑着摆摆手,说道:“在我看来,你这边儿才真是危险呢。”

“哎……”柳升竟无法反驳,因为王贤说的很有道理,他的军队一旦到了居庸关下,就等于自入牢笼。但他们别无选择。他们已经想尽一切办法搜集军粮,甚至把怀来城、独石城,这些辅城中的军粮也搜刮过来,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个月的军粮而已。如果王贤一个月内没法解决战斗,大军只有断粮的风险。到时候,乐子可就大了……

“那至少,再多带点人马吧?”见王贤主意已定,柳升知道无法更改,又退了一步道。

“两万人已经是极限了,带的军队太多,没办法隐藏行迹。”王贤却断然摇头道:“另外,接下来的硬仗,只能用忠诚精锐的老部队,而且,只能用骑兵。”说着,他叹了口气,有些心酸道:“经过草原上的连番大战后,咱们只剩下不到四万骑兵了,这还算上吴为那一万没上过战场的。”

说着他不好意思的朝柳升笑笑道:“其实,我已经把能派上用场的军队都带走了,留给你的是个外强中干的泥足巨人。你不问我要人,我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“就凭朱勇、徐景昌那些货,老子不打他们,他们就烧高香了,跟公爷要得着人吗?”柳升咧嘴笑笑,一副捡了大便宜的模样。但其实王贤知道,他这边压力并不比自己小。不说要牵制住二十多万精锐官军,单说只靠手里不到两万骑兵,加上两万多没上过战场的步兵,想控制住那八万降卒,让他们老实听命,已经是十分的吃力了。

所以除了聚集大军在居庸关外虚张声势,根本没有别的办法,能吸引住朝廷的二十万精锐边军。

“公爷放心吧,”见王贤一脸的忧虑,柳升哈哈大笑道:“老朽别的不行,把那帮小崽子训得服服帖帖,还是没问题的。”柳升这话绝对不是吹牛,说起带兵练兵,在他面前,就连王贤也甘拜下风。

当年永乐皇帝的三大营,还有如今王贤的主力四卫营,都是他一手训练出来,成为忠心耿耿的精锐力量的。

“千万不要死撑。”虽然对柳升有信心,王贤还是叮嘱道:“我这边要是进展不顺,或者你判断,军队快顶不住了,一定要毫不犹豫的向西突围,凭徐景昌和朱勇那两块料,是绝对挡不住你的!”

“公爷放心吧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柳升说完,嘿嘿一笑道:“唉?本来是我担心公爷,怎么说着说着,成了公爷担心我了?”

“算了,咱俩就别担心来担心去了,都干好自己这一摊,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!”王贤也哈哈大笑,朝柳升一抱拳道:“保重,后会有期!”

“公爷保重,后会有期!”柳升神情一肃,向王贤行以大礼。

气氛变得十分沉肃,两人都很清楚,此去皆是千难万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个满盘皆输!

不过,既然踏上造反这条路,本来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再也没有任何退路可言,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……

王贤最终,还是只带了两万骑兵,消失在太行山的峡谷之中,。

太行山延袤千里,百岭互连,千峰耸立,万壑沟深。白居易诗云‘太行之路能摧车’,车行太行道,如浮沧海、帆长江,身居危险之境。王贤率军入太行,固然千辛万苦、危险重重,但可以借着茫茫群山的掩护,躲避官军的耳目,而且能沿着峡谷一直行到太行八陉之一的蒲阴陉,由此而出太行。

所谓太行八陉,乃是亿万年来由山西境内的河流,冲击太行而出的八条东西向横谷,历来就是晋冀豫三省穿越太行山相互往来的咽喉通道,是三省边界的重要军事关隘所在之地,号称太行八陉。其中第七陉是便蒲阴陉,陉上有紫荆关,其地峰峦峭峙,仄陉内通,是山西大同通往直隶的军事要隘。

另外,第八陉为军都陉,陉上便是居庸关。

蒲阴陉作为大同通往直隶的咽喉要道,自然是大同镇驻防的重中之重,在蒲阴陉上,遍布敌楼、烽火台,一有风吹草动,常驻蔚县和涞源的两卫兵马,便会以最快的速度杀到。

而蒲阴陉上的防御重点,自然还是在紫荆关上,紫荆关位于紫荆岭,扼于蒲阴陉之上,有‘一夫当关,万夫莫前’之险,而且与居庸关类似,也有长城和五座城堡组成了紫荆关防线。

正常来讲,率军攻击紫荆关的难度,虽然比打居庸关小,但也小不到哪去。然而,雄关再险,体系再完善,制度再健全,也得靠人来执行。王贤之所以敢冒奇险,率两万人突袭紫荆关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,它的最高指挥官乃是大同镇总兵、定国公徐景昌。

对大明仅存的这几位公爷,王贤自然了若指掌,英国公张辅能征善战、治军严谨,能力直追靖难名将。成国公朱勇勇略不足,就算不上合格的将领了,但至少还能带带兵、打打仗。至于这位定国公爷,就完全是个酒色财气样样精通、胆魄谋略半点全无的废物点心了。

由于名将凋零,大明朝能带兵打仗的勋贵已经不多了,完全值得信任的更是寥寥无几,朱瞻基只好点了自己这位表叔的将,让他到大同坐镇。要是由着性子,徐景昌肯定不愿离开京城的安乐窝,但他要是不接这个差事,就别想恢复爵位,只好满腹的不情愿到了大同。

徐景昌与朱勇和王通是同时上任的,无论如何,后两者都尽心竭力的修缮防线、调兵遣将,防备王贤的到来。然而,这厮上任之后,却把精力全都用在重修自己的官邸,调兵遣将,将自己京城公爵府中的器用陈设、歌姬侍女运送到大同来。他甚至动用驿传系统,为自己运送每日的吃喝用度,颇有‘一骑红尘妃子笑、无人知是荔枝来’的古人之风。

一个月来,徐公爷全都在忙活如何让自己过得更舒适些,哪还有心思管大同的兵将城防,接到朝廷的命令,让他们自己看着办。大明的军队已经懈怠多年,主帅如此,下面人上行下效,哪里还会用心备战?所以,紫荆关防线的松懈程度,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徐景昌对此还振振有词,他对左右说,王贤就算是回来,也只会去宣府,不可能绕到大同来,咱们没必要太紧张……如果人死能复生,他的爷爷,那位伟大的军事家徐达,一定会从坟墓里蹦出来,把这个孙子活活掐死,省得他给老徐家丢人。

一接到宣府的警讯,徐景昌就慌了神,按照皇帝的旨意,他必须第一时间增援宣府,集合宣大兵力将王贤围于居庸关下。不去是绝对不行的,那就只能尽可能的多带兵,才能防护周全于万一。

但皇帝的旨意,并没有说就不让他管紫荆关了,结果徐景昌把蒲阴陉的兵力几乎抽调一空,还从紫荆关带走了一万人,凑起了十万大军,保护着自己去支援宣府。

在徐公爷看来,自己的命多金贵啊,带走十万大军一点都不算多。

结果就是,王贤的军队从大同镇的防区直穿二百里,居然没有暴露行迹!当然,这里头有太行山的掩蔽作用,有王贤夜行晓宿的谨慎因素,更有先行的锦衣卫高手,拔除了沿途的敌楼哨所,可要不是徐景昌把兵抽调一空,锦衣卫的高手就是各个如闲云道长一般,也不可能连下十八处烽火台,都没有引起风吹草动。

三天后的深夜里,王贤率大军穿越重重峡谷,终于抵达了蒲阴陉。只见那山峡上的小径,取道于峭壁岩石间,路裁容骑。右壁峭插千霄,左则绝涧数百丈,下有怒湍以晴雷起于足下!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