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六一章 势如破竹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葛峪堡和万全右卫差不多一万军队,其中绝大多数是无马的步兵。这些可怜的家伙,气喘吁吁赶到张家口时,正撞上冲破张家口要塞,顺着山坡往下冲的王贤骑兵!

这下还有个好儿嘛?在占据地利,以雷霆万钧之势俯冲的大队骑兵面前,这一万官军哪敢挡其锋芒?完全是一触即溃,前军连反抗都没有,就被敌军冲杀干净,后头的军队见势不好,赶忙调头就跑!

这一逃跑,军队直接就失去了建制和指挥,彻底丧失战斗力,场面那叫一个乱啊!葛峪堡的参将和万全右卫的指挥使,居然跑着跑着,跑到了一起。

哥俩儿一照面,不由苦笑,然后啥也不说,赶紧骑着马往回跑。跑着跑着便看到了宣府城头的狼烟,两人不禁破口大骂:“这不是坑爹吗!”

他俩确实被坑得够苦,等他们狂奔出四十里,和聚集到宣府城外的大军汇合时,身边已经不剩几十人了……

宣府城外,此刻聚集了七个辅城的四万兵马。至于余下两个辅城的一万多兵马,因为距离太远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

四万兵马背靠着宣府城,朝张家口方向列阵,看上去好一副誓死保卫宣府城的架势。可上至参将下至普通士卒,全都骂死了城内的成国公!这龟孙子居然不开城门,让他们在城外送死!

当看到葛峪堡和万全右卫的军队被王贤一口吃掉,只剩两位将领逃回来,骂声更是到了顶点,恐惧也到了顶点!

“妈呀,这可怎么打,咱们这不是送死吗?!”士卒们惊慌失措,握不住手中冰凉的兵器。

“镇国公的军队怎么这么厉害,呜呜,我想回家……”

“妈了个巴子,朝廷吃饱了撑的,非要招惹镇国公干嘛?有种让他们来送死啊!”

“赶紧开城门,让我们进去!”

“对,凭什么让我们送死?!”渐渐地,士卒们把矛头一起指向城头,山呼海啸的吆喝道:“开门!开门!”

城头上,成国公头疼无比,他下命令的时候,万万没想到王贤会来的这么快。本来他以为,王贤攻下张家口,怎么也会修整一下才会继续进攻。正常来讲确实是这样,但王贤的军队却是一支已经适应了高强度连续作战,意志力突破天际的非正常军队……

结果,这些军队刚刚出现在成国公的视线中,疾驰而至的斥候也带来了王贤大军杀到的消息!这时候城门一开,大军斗志全无、蜂拥入城,若被王贤趁势掩杀,就是个全军覆没、城破人亡的结局!

“真应该让他们各回各家……”副将忍不住小声嘟囔道。他的人品不说,水平还是有的,对朱勇在恐惧之下做出的决定,颇不以为然。

“闭嘴!”朱勇狠狠瞪他一眼,转而命人向城下开了一炮。

轰的一声炮响,十几名城下士兵被掀飞上天,登时全都惊呆了。

“敌军近在咫尺,城门是绝对不能开的!”朱勇恶狠狠的对城下将士喝道:“项羽破釜沉舟、韩信背水一战,绝境中反而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战斗力!你们有四万大军,而且还有一万人马马上赶到,本帅相信你们,一定能战胜敌军的!”

“说的好有道理……”城下将士纷纷点头,下一刻,却齐刷刷指着朱勇大骂道:“你丫怎么不下来?!”

“本帅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!”朱勇的脸皮比这宣府城墙可要厚多了,把手一挥,不以为意道:“看,敌军已经到了……”

“曰你大爷!”城下将士们这下也顾不上骂娘了,赶忙转过身来,硬着头皮列阵迎敌。

“兄弟们,为了我们自己,咱们也只能豁出去了!”众参将交换一下意见,然后便做起战前动员道:“我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,大家同不同意……”

盏茶功夫,王贤的前军便已经到了宣府城外,看到四五万军队在城外列阵,杀红了眼的将士们眉头都不皱一下,便纷纷举枪张弓,饿狼一般朝着对手扑了上去。

远处的四万大军整齐列队,在潮水般扑来的骑兵面前稳如磐石,没有任何动摇的意思。

“看来是一场恶战啊……”城头上,朱勇叹息道。

眼见着两军距离越来越近,马上就要进入王贤军队的射程了!这时候,官军一方出招了!

只见几名千户纵马上前,高高举起了一面面白色的旗帜……

“白旗?!”城头的守军和进攻的一方全都呆住了。

只见独石城的军队打起了白旗,怀来城的军队打起了白旗,永宁城的军队打起了白旗……一二三四五六七,七面白旗相继举起!

伴着飘扬的白旗,还有嘶哑的喊叫声:“不要进攻,我们投降啊!”

王贤军队的将士面面相觑,纷纷望向带领他们冲锋的先锋官,先锋官抬起手来,将士们勒住马缰。经过短暂的请示后,大军停住了进攻的步伐。

城头上,看到下面的军队是真的要投降,朱勇气的直跳脚,破口大骂道:“懦夫!这些懦夫!”

城下的军队闻声,千百个声音一起反骂道:“你这个孬种,还好意思说我们?!”

“朝廷瞎了眼,用你这种白痴当主帅,焉有不败之理?!”

“你大爷的,有种下来,老子捏出你的卵蛋来!”

士卒们忙着和朱勇对骂,将领们则惴惴不安的来到王贤军前。

这时候,柳升也到了阵前,骑在马上睥睨着那些步行而来的官军将领,“怎么着,不打了?”

“自己人不打自己人!”那些官军将领早就想好了说辞,赶忙纷纷义愤填膺道:“就是,都是一家兄弟、军中同袍,我们不能自相残杀!”

“是啊是啊,公爷和侯爷横扫草原,为我华夏永除祸患,你们是我大明的英雄!”官军将领们又满脸钦佩的表态道:“我们不能对自己的英雄动手!”

柳升等人听的目瞪口呆,好一会儿,安远侯爷才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:“说得好,说的好啊!自己人不打自己人!”

官军众将领不由暗暗松了口气,他们真担心这帮阎王杀红了眼,不分青红皂白,也把他们给宰喽。

“但是!”却听柳升话锋一转道:“朝中有奸臣当道,蛊惑君上,居然勾结鞑子,断我粮道,屠杀我上万军民,险些让公爷的大军全军覆没!这笔账,不能不算!”

“对!不能不算!”官军众将领那叫一个感同身受,气的嗷嗷直叫。

“大军命悬一线之际,朝中的奸臣便迫不及待对我家公爷动手,大肆抓捕忠良,将我等无辜的家人下狱折磨,不知多少人惨遭横死!多少女眷受尽侮辱!”虽然这话说了好多遍,柳升一提起来,还是恨得咬牙切齿。

王贤军众将士也是目眦欲裂,不讨回这个公道,不报仇雪恨,他们这口气是永远也出不来!

官军众将领一下子就被那滔天杀意,压得喘不过气来,哪里还敢有一丝侥幸,赶忙纷纷捶胸顿足,跪在柳升面前道:“我等感同身受,愿誓死追随公爷和侯爷,清君侧诛奸臣,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!”

“是追随公爷。”柳升却呵斥道:“本侯不过是公爷帐下一卒!”

“是,我等誓死追随公爷!”官军众将领见马屁拍到了蹄子上,赶忙改口不迭。

城头上的朱勇等人,目瞪口呆看着这极具戏剧性的一幕,他们万万也想不到,整整四万大军,就这样毫不抵抗,儿戏般的便投降了王贤。

好吧,这里头有朱勇太操蛋的原因,可怎么说,他们也应该拿出点军人的样子来,和敌人拼上一场再说吧?!

但其实,这正是这场内战的微妙之处,双方军队都是一国同胞。而且因为军户制度,双方将士大面积的沾亲带故,儿子在王贤军、老子在官军,哥哥跟着王贤,弟弟跟着朱勇的情况比比皆是。所以,不到真逼急了眼的时候,双方很难拼个你死我活,互相投降起来也毫无心理障碍。

这也是王贤兵不血刃便拿下大王城那五万军队的原因,王贤军强大的让官军胆寒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也是官军对他们提不起战斗意志来。顺风顺水时还能顶一顶,一旦被王贤军占据了上风,他们便十分乖觉的缴械投降了。

当然,毕竟朝廷那边有大义有正统,洪熙皇帝也是难得的仁君,虽然对王贤的处置上失分不少,但毕竟没有失去人心,而且实力远远强于王贤一方。迫于形势叛变过来的军队,随时都可能再次迫于形势叛变回去。

这就全看王贤和朝廷各自的表现了,如果王贤能凯歌高奏,摧枯拉朽,把朝廷打得妈妈都不认识,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军队投降过来,跟他一起揍朝廷。可要是战事稍有不利,或者拖延日久,让人看到王贤哪怕有一丝失败的可能,那些投降过来的军队,马上就会倒戈易帜,甚至偷袭王贤来换取重归朝廷的投名状。

所以,一切都非常的清楚了,王贤必须要保持百战百胜的势头,尽快取得对朝廷的优势,否则只要他脚步稍一迟缓,局面就会急剧恶化。恶化的局面会让他愈加举步为艰,又会再次恶化他的处境。用不了这样恶性循环几次,王贤就只有败亡一途了!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