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六零章 威震宣府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朱勇带着两万援军,离城还不到十里,就见前方数骑快马飞驰而至。

朱勇见状眼皮直跳,涌起浓浓的不祥之感。

“报!敌军攻入张家口要塞,薛伯爷重伤昏迷,请公爷火增援啊!”张家口派来的小校,还没见到朱勇,便远远的嘶喊起来,声音如夜枭一般,传遍了全军。

正在行军的将士全都变了脸色,竟几乎停下脚步,纷纷转头望向他们的主帅。

朱勇脸上却没了惊慌之色,反而一脸早知如此道:“哎,我就知道……”说完,他立即调转马头,急声下令道:“赶紧撤回宣府!”

“啊?!”前来求援的小校,登时整个人都方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朱勇,失声道:“公爷,你不能不管,前方的兄弟啊!”

“我管个屁!”朱勇只给他一个决绝的马屁股,没好气的大喊道:“这会儿张家口已经丢了,本公带人去送死啊!”

“快跑啊!”朱勇身先士卒,在前头策马狂奔,骑兵部队紧跟在后头,沿着来路折回。那些无马的步兵,状况可就悲惨多了,跟在骑兵后头,使出吃奶的力气撒腿狂奔,可怎么能跟的上四条腿的战马?

为了加快度,步军官兵纷纷丢下兵器,扔掉头盔、脱下盔甲,不顾一切的狂奔而去……

转眼之间,朱勇便带着两万人马跑的无影无踪,看着满地的盔甲、兵器,那几个来求援的官兵全都平方了……

“咱们咋办?”几人对视一眼,然后不约而同的狠抽一下马屁股,追着朱勇去了。

“我们要把他们叫回来!”

“对,一定要把援兵带回张家口!”

夜风中,几位官兵义正言辞的声音,传的很远很远……

宣府城头,送走了成国公,那位机智的副将,摆出了主帅的架势,正对一群部下号施令,让他们赶紧把守城器械从库房里运出来,将城门按照战时加固,把弓手派上箭楼,完全一副大战在即的架势。

众部下却很不以为然,在他们看来,既然成国公已经率军出击了,宣府城也就没什么危险了,根本没必要这么折腾。

其实,这位副将也是这么认为,他纯粹为了过一过主帅的瘾而已。

无可奈何,众部下只好不情不愿的开始做战前准备,副将大人站在城门楼上,神情严肃的看着被他调动起来的上万人马,感觉真是好极了。

“战场瞬息万变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敌情!让他们都打起精神来,别以为公爷不在,就可以偷懒!”副将大人手持着马鞭,指着城门楼下的官兵道:“本将起火来,连自己都害怕!”

众部下那个无奈,心说,‘可是我们不怕啊。’

副将大人正在作威作福,手下尽力配合他的亲兵,刚要转身下城楼去传令,却突然愣住了。

“愣着干什么,逼我火不成?!”见自己的心腹都懈怠了,副将有些不爽。

“大,大人,快看……”亲兵颤声指着城外。

“慌什么慌,为将者,时刻都要镇定自……”副将大人说着转过身去,往城外一看,登时整个人……就方了。

“这是什么情况?!”副将大人的尖叫声,响彻宣府城头。

城头的官兵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,循声往城外看去,只见一支大军正从北面滚滚而来。这时候,天色乌黑,距离又远,也看不清是谁的军队。

这时候,不应该有任何军队从这个方向过来啊!不对,哪个方向都不应该!十二辅城的军队,也应该去张家口汇合才对!

“难,难道是敌袭!”亲兵结结巴巴说道,对自家大人的钦佩,登时如黄河之水泛滥道:“大人真是料敌如神啊!”

“嘿,我这张乌鸦嘴啊!”副将却猛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,然后撕心裂肺的高喊道:“赶紧迎敌!”

城头将士也都慌了,一扫方才的懈怠模样,火烧屁股似的把滚石檑木推上城头,又卸下断龙石,将城门彻底堵塞!

弓手也慌里慌张登上箭楼,看到那支人马已经到了近前,不分青红皂白,纷纷张弓搭箭、乱射一气!

距离实在太远,弓箭只落在那支军队身前,却把他们吓出一身冷汗。尤其是一马当先的成国公,眼睁睁看着几支弓箭,落在他马前一丈不到的地方!

吓得朱勇赶忙死命拽住马缰,战马咴咴叫着人立而起,险些把成国公给掀到地下。

左右亲兵赶忙扶住朱勇,成国公坐回马鞍,屁股还没稳,便声嘶力竭的破口大骂道:“我曰你祖宗,连老子都敢射!活腻了不成?!”

城头上,众官兵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登时愣在那里,面面相觑道:“怎么像是公爷?”

“什么像是,就是公爷!”众将领整天在朱勇左右,对他的声音熟悉不过,连忙拉住那些还愣了吧唧,朝城下射箭的家伙,急眼吗霍道:“别射了!是自己人!”

城头的官兵相继停下了攻击,副将大人从城门楼上下来,听说城外是成国公,魂儿都吓掉了一半。等朱勇来到城门前,副将大人看清楚确实是成国公无疑,剩下的一半魂儿也吓掉了……

“哎呀,公爷!您老怎么回来了?”

“少废话,”朱勇顾不上跟他计较,在马上急的张牙舞爪道:“赶紧把城门打开!”

“快开城门!”副将赶忙下令,可是城门已经被万斤的巨石挡住,还有那么多的巨木支撑,哪是一时半会儿能打开的?

城外的朱勇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频频回头北顾,总感觉下一刻,王贤便会率大军从夜幕中杀出一般。

“赶紧的!还磨蹭什么?要害死老子不成?!”朱勇急的嗷嗷直叫。

“公爷别急,马上就好!”副将大人满头大汗,一面催促官兵拼命清除障碍,一面连声安抚着朱勇。

数百守城官兵使出吃奶的力气,用了几十匹驮马,终于将挡住城门的障碍清出一半。也顾不上等到全部清除了,便赶紧把城门打开了一条三尺宽的缝隙。

朱勇便跐溜一声,策马从门缝中钻进来。那一刻,他如奥运马术冠军附体一般,驱动着战马纵跃连连,越过层层木石障碍,向城门洞外窜去。唯一遗憾的是,战马没有经过马术训练,连跳了六七下,最后还是被一根木桩绊了马腿,悲鸣一声,巨大的马身便摔了个狗吃屎。

朱勇拼命抓住马缰,但那股冲力实在太大,还是把他狠狠的甩了出去。

“啊……”副将大人和众将领张大嘴巴,看着成国公惨叫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凄厉的弧线,然后扑哧一声,大头朝下栽在那些驮马堆里。

驮马没上过战场,一下子就慌乱起来,咴咴叫着马蹄乱踩起来。

“公爷!”副将大人和众将赶忙扑上去解救朱勇,要是成国公就这样被驮马活活踩死,非得成千古笑柄不可。

万幸,朱勇的运气向来不错。等将士们牵走马匹,将士们将他扶起来时,成国公居然没受什么伤,只是脑袋不巧拍在一堆马粪上,满脸黑黄色的粪便,看上去很不雅观。

“公爷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,要不是这堆马粪缓冲了一下,您非得磕坏脑袋不成。”摆威风只是副将大人的副业,拍马屁才是他的本行。

“滚!”朱勇狠狠瞪他一眼,一边接过一条毛巾,擦拭脸上的粪便,一边急声下令道:“赶紧让十二辅城的军队改变方向,全到宣府来集合!”

“啊,公爷,张家口不管了吗?”众将大惊失色。

“还管个屁,已经被王贤攻下了!”朱勇被马粪味儿熏得一个劲儿做呕,气急败坏道。

“那十二辅城怎么办?”副将大人怯生生问道:“没有这些城池协助,我们挡不住王贤的大军南下啊。”

“先保住宣府再说吧!”朱勇沉下脸道:“只要宣府在我们手里,谅他们也不敢去打居庸关的主意!”

“遵命!”众将心想也是这个理儿,便赶紧命烽火台燃起狼烟。

所谓十二辅城,乃是环绕着宣府城修筑的十二座军事堡垒,每个城堡驻守数千到一万不等的官兵,与宣府城共同构筑成一道固若金汤的纵深防线,作为京师最坚实的屏障。其实,张家口要塞,便是十二辅城中的一个,即是说,如今宣府其实只有十一辅城了……

一个时辰前,看到张家口的狼烟,不等朱勇下令,各城参将便纷纷按照预案,率领各自的人马,出城奔赴张家口。

谁知行军过半,又看到宣府城方向狼烟冲天,参将们只好赶忙调转方向,再往宣府奔去。在宣府城东边的独石城、永宁城、柳沟城,南面的怀来城、西城几个城堡的军队自然开心,本来就快到宣府,这下还能省一半路呢。

可在宣府北面的葛峪堡、万全右卫的军队就悲剧了,他们距离张家口比宣府还要近一半路程,等看到身后的狼烟时,这两支军队已经到张家口了!

他们之所以能在第一时间看到狼烟,是因为他们此刻正背对着张家口,被王贤的骑兵撵的屁滚尿流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