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五九章 奇袭张家口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在阿鲁台和阿布只安凶猛的夹攻下,失涅干渐渐没了生息,身子也软了下来。

阿鲁台和阿布只安却仍不停手,又足足围殴了失涅干顿饭功夫,才把胸中那口恶气吐了出来。

两人这才松开了手,失涅干的身子便如一口破麻袋,轰然摔落在地,人自然早就死的不能更透了……

当手下向宝音禀报,失涅干被阿鲁台和阿布只安殴打致死时,宝音正在指挥下人修缮她的长公主府。

看完仆人们拆下破损的大门,宝音才对禀报的手下道:“这下可怎么了得啊,老爷还要封失涅干为鞑靼王呢……”

手下那个汗啊,不是您让把他送给阿鲁台父子的吗。

“哎,人有旦夕祸福,老天爷要收他谁也拦不住,”宝音掸一掸落在衣裙上的一片枯叶,语气平淡至极道:“大不了等将来,让老爷追封他吧。”

“是。”手下轻声应下,便带人把失涅干的尸首拖出来,送去城外乱坟岗丢弃了。

可怜读了一肚子兵书的失涅干,到死还幻想着王贤对他的保证,却始终没学会汉人的狡诈。王贤有一百种办法,在不违反承诺的情况下弄死他。王贤虽然不喜欢耍这种手段,但对方是一个驱赶妇孺攻城、出卖自己的部落和父亲的恶棍,在王贤看来,对这种人严守承诺才是最不道德的事情。

三天后,王贤的数万骑兵便直抵五百里外的张家口!

张家口横连燕云、北通塞上、乃是拱卫京畿、屏蔽中原的重要门户,自千年以前便在群山之巅修建了延绵长城,阻挡游牧民族南侵的脚步。然而自北宋失去燕云以来,这一段长城便一直没有得到修缮。

之前的主人辽金蒙古本身就是游牧民族,自然不会去修这劳什子长城。一直到几百年后的明朝,才重新夺回了燕云。但这时,蒙古已经衰落,汉人重新兴起,正是频频出关北伐,穷追猛打之际。哪怕洪熙年间,明军暂时处于战略收缩之时,鞑靼人也不敢越雷池半步。因为张家口身后,就是明朝九边重镇之一——宣府!

宣府由一座主城,十二座辅城,共同组成一道完善的屏障,其中屯兵无数,虎踞龙盘,至少此时的草原游牧,是绝对不敢冒犯的。朝廷自然也不会花费巨资,去重修这段长城。

所以,出现在王贤军将士面前的,是一段只剩基座的残破长城。只有南下的必经之路上,东西太平山之间,才有一座还算完善的要塞而已。这要塞平素里,是用来隔绝蒙汉人民的,只有在特定的日子里才会开放,用来让两族互市。当然也有一定防备进攻的作用,但也只限于点起烽火台,给宣府的大军示警而已。

但话说回来,凭借此处险要的地势,要塞中的几百号守军若真是豁出去,倒也可以阻挡大军一天半日,甚至更长的时间,给宣府的主力争取宝贵的时间。

而且自从朱瞻基重新出山,太子殿下便开始精心构筑起对王贤的层层防线来,张家口要塞作为国门,自然要重点加强。他命令新上任的宣府总兵,成国公朱勇,不惜一切代价,加固要塞、增加守城器械,务必要使其拥有阻挡大军脚步一到两天的能力。

只要一两天的时间,宣府的重兵就可以集结到位,给予敌人迎头痛击。

朱勇上任后尽心竭力,得知王贤归来,更是增派了两千官兵到张家口要塞驻守,守将也换成了以勇武著称的永顺伯薛斌。杨溥出关时,路过张家口,也捎带给薛斌传来了皇帝的旨意,命他日夜警惕,决不能放任何人过关。

此情此景下,薛斌哪还敢有丝毫松懈,连夜里睡觉都睁着一只眼,唯恐稍有不慎,遭到敌军的偷袭。然而千防万防,还是不堪一击……当王贤军的将士,趁夜色登上两翼太平山,带着滔天的怒气,以雷霆万钧之势,从山顶沿着废弃的长城俯攻下来,守军一下子就陷入了混乱。

长城是一个防御体系,只有将整段长城的烽燧、关城以及城墙全都修建完毕,再驻以足够的军队,才能发挥它的作用。只修建一个城堡,而荒废其他部分,长城反而会成为守军的噩梦,敌人的助力。

尽管薛斌拼命组织将士抵抗,然而王贤军的将士,身经百战、装备精良,杀气冲天,根本就不是薛斌手下那些久疏战阵的官兵可以阻挡的。王贤军居高临下,用火枪和弓箭射击守军,而守军准备的守城器械一样都用不上,至于他们的弓箭……水平还不如王贤军的汉族将士,还是不提也罢。

转眼之间,薛斌身边的官兵已经死伤大半,余者纷纷弃械逃窜,薛斌也被榴弹击中,倒在地上。亲兵赶忙背起他来,也跟着溃兵一起逃命去了。

顿饭功夫,明军的敢死队已经杀入要塞城头,放下了吊桥,将大军迎入要塞。

进关之后,王贤不做任何停留,便立即挥兵直逼宣府!

这时候,宣府城早就被张家口要塞冲天而起的狼烟惊动了。

朱勇被部下从睡梦中叫醒,甲胄不全便急匆匆赶到城头,眺望着四十里外的张家口。

深秋的朔风吹得成国公通体冰冷,内里更是心寒胆魄,颤声问左右道:“这是什么情况?!”

“公,公爷,这时候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了……”左右同样吓的面无人色:“王贤杀来了!”

“胡说八道!”朱勇高声道:“郑亨还有五万兵马在大王城,岂能让他这么快就离开河套?!”

“可是,除了王贤,这时候还会有谁啊?”左右大声叫道:“公爷,先别管那么多了,赶紧调兵吧,咱们得增援张家口,要是让他杀进来可就麻烦了!”

“那还杵这儿干什么?!赶紧去啊!”朱勇跳脚咆哮道。

“是!”左右赶忙飞奔而去,一面集中城中的军队,一面向十二座辅城发令,命守将率军到宣府城汇合。

朱勇虽然能耐不大,但也不是酒囊饭袋,上任月余,早已制定了相应的预案,并组织各城守将进行演练,只消半天时间,军队便可以集结完毕,向张家口进发!

半个时辰后,宣府城的三万大军已经全都调动起来,朱勇命副将率一万人马守城,自己则带着两万兵马,准备先期增援张家口!

就在此时,张家口派来求援的千户也飞驰而至,手下连忙带他来见朱勇。

这厢间,成国公已经披挂整齐,骑上了御赐的黄骠马,腰悬着御赐的天子剑……但凡皇帝赐的剑都叫天子剑,所以王贤砍折了一把,朱勇还有一把。

朱勇看着那满面惶急的千户,沉声问道:“敌人是何来路,有多少兵马,如今状况怎样?!”

“回公爷,敌军漫山遍野,望之不下十万,与我军装束无二,打着‘王’字大旗,从太平山两翼,沿着废长城,火器十分精良,对堡内猛烈俯攻,我家伯爷正拼命组织抵抗,但一应准备全都派不上用场,敌我太过悬殊,还请公爷火速增援!”那千户路上显然已经反复想好了说辞,立马噼里啪啦禀报一番,居然还有几分文采。

朱勇却没工夫欣赏他的文采,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方了。

手下众将只见骑在马上的成国公,一下陷入了呆滞状态,口中无意识的喃喃有词道:“去,不去,去,不去……”

众将在秋风中凌乱如麻,心说,‘您都被吓成这样,还让我们打个屁?’

“公爷!”朱勇的副将着急道:“快出兵吧!张家口不能有失啊!”

这勇气十足的当头棒喝,却找来了众将一片鄙夷,你丫又不用出兵,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!

不过,那副将的话还是起了作用,朱勇也知道,丢了张家口麻烦就大了,只好使劲一咬牙,嘶声高叫道:“赶紧出发!”

“出发!”众将赶紧纷纷下令,两万大军轰然出了宣府城,向张家口增援而去。

朱勇也出了城,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十分影响士气,一旁的参将拨马凑过来,给他鼓劲儿道:“公爷,张家口要塞防御完备,兵力充足,永顺伯又是勇武宿将,至少撑个一天半载绝对没问题,咱们援军一到,就可以稳住局面。等到十二辅城的军队陆续增援而至,把王贤挡在口外绝无问题!”

“你说的很有道理……”朱勇有气无力的瞥一眼那参将。

“多谢公爷夸奖!”那参将喜滋滋的抱拳道。

“可惜没个吊用……”下一刻,朱勇却一翻白眼道:“你说的那都是常理,你觉得姓王的能用常理猜测吗?”

“这……”那参将有些不服,还想争辩一句,但一想到王贤居然能从那样的绝境中逃出生天,率军反杀鞑靼、朵颜,这样的神兵神将,确实不可以用常理度之……

“哎,求老天保佑吧。”朱勇垂头丧气的不再理会那参将,他此刻与死去的郑亨,涌起了同样的念头。我怎么就鬼迷心窍,信了朱瞻基和杨士奇的鬼话,相信王贤这次翻不了盘呢?

过去的一次一次,还不够让自己警觉吗?哎,人真是记吃不记打啊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