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五八章 狮虎同笼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宝音送王贤出门后,返回时,便看到阿蘅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,正愣愣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。

“小鬼头,你果然醒了。”宝音对女儿自然比王贤了解太多。“还是一直在装睡?”

“都差不多了,”阿蘅轻叹了口气:“我爹唱歌跟狼嚎差不多,本来还有点困,听他唱完就清醒了……”

“哎,他也是疼你才唱的。”宝音苦笑道:“虽然他的法子都幼稚了点,就别嫌东嫌西了。”

“所以,我才装睡……”阿蘅小小的孩儿,却又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,白天见面时,我都不认识他了。是看他张牙舞爪那样,才知道那就是我爹。”

“……”宝音这个汗啊,“你到是挺配合。”

“不配合怎么办,他就待这么短时间。”阿蘅无奈的撇撇小嘴,“就当哄他开心吧。”

“呃……”宝音这个无语啊,合着这一下午一晚上,全是闺女在哄爹开心了。“你怎么知道他马上就要走?”

“这不是明摆着的吗,”阿蘅一边闭上眼睛,一边呢喃道:“要是他不急着走,萨娜干嘛大半夜带着我赶回来……”

“……”宝音嘴角抽动一下,小丫头说的还真是合情合理。

大王城,迎宾馆。

作为朝廷钦差、内阁大学士,还是王贤的多年老友,杨溥自然得到了最高规格的接待,光保卫迎宾馆的护卫,就足足有几百名,把个迎宾馆保护的针扎不透、水泼不进。

美中不足的是,住在迎宾馆里头的人,天黑之后,也一律不许外出。手下人跟杨溥抱怨,都被杨溥以‘入乡随俗’、‘少惹麻烦’为由,全都挡了回去。

是以直到第二天,杨溥到长公主府上,想再次拜见王贤时,才从宝音口中得知王贤已经不在大王城的消息。

“呃……”杨溥心中一惊,勉强保持镇定道:“公爷去干什么了,何时能归?”

“杨师傅也不是外人,”宝音懒得跟他磨叽,径直淡淡道:“我家老爷已经去张家口了,至于什么时候回来,只有天知道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杨溥惊的一下站起来,难以置信的看着宝音道:“他去张家口干嘛?和谁一起去的?”

“当然是带着他的部下了。”宝音微笑道:“我家老爷担心杨师傅难做,是以特意没有告别,还请杨师傅见谅。”

“我见什么谅?!”杨溥登时气急败坏道:“昨天他怎么说的来着,不是答应留在大王城等待消息吗?!”

“我家老爷又想了想,觉得还是亲自回京城问个明白的好。”宝音微微笑道。

“他这是要造反!”杨溥急的跳脚道:“这下子谁也保不住他了!”

“他人已经走了,你有本事把他追回来去。”宝音把脸一沉,冷声道:“你跟我在这吼什么?!”

杨溥一下子愣在那里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跺脚转身就走。走出老远,还听到他那把苍老的嘶吼声:“完了完了,全完了!”

宝音却只是冷笑,待杨溥走远了,便问手下道:“阿鲁台父子三人,押过来没有?”

“禀别吉,押过来了,您要见一见吗?”手下赶忙问道。

“不见。”宝音轻抚着手上碧绿的玉石戒指,那是王贤刚刚送她的,戴在她羊脂般得手指上,愈发显得青翠欲滴,夺人眼目。沉吟片刻,宝音轻声吩咐道:“把他们关在一个屋里,看看有什么好戏。”

“遵命。”手下领命而去。

到了大王城以后,阿鲁台和阿布只安便被关在一起。虽然老太师逃跑的本领天下第一,但这次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尝试过逃跑。一是,王贤的看守太过严密,根本不给他任何可乘之机。为了防止他逃跑,看守特意为他上了精钢打造的手铐脚镣,而且用同样的精钢锁链连了起来,而且还往锁眼儿里灌了铜汁,这基本上就是玉皇大帝绑孙猴子的待遇了,阿鲁台又没有三头六臂,哪有挣脱的可能?

二是按照他多年的经验来看,王贤应该会留他一条性命,好招安在漠北的鞑靼余部。

这样看来,说不定还有加官进爵的机会,老太师自然要先等等再说了。

这天,父子二人从军营中被押到一处宅邸,阿布只安看着周遭的环境,感觉十分熟悉,等到被关进小黑屋去,才一拍脑壳儿道:“哎呀,这不是那宝音琪琪格的公主府吗?”

“什么?!”原先还老神在在的阿鲁台,登时就变了脸色,狠狠瞪着阿布只安道:“你咋不早说?!”

“俺刚想起来……”阿布只安怯生生道:“爹,咋了?”

“坏了坏了,要出事了……”阿鲁台急的想站起来,可手脚都被铁链锁着,挣扎了几下,又一屁股坐在地上,老脸苍白道:“这是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啊……”

“啊,真的吗?!”阿布只安也吓坏了,他们和大王城,和宝音琪琪格,那可是有血海深仇啊!

“被押出营时,你没发现吗?王贤的大军要出动了!”阿鲁台没好气的白一眼阿布只安,又惊又惧道:“却把咱们送到公主府,莫非要请客吃饭不成?”

父子俩正在满腹惆怅,铁质的屋门吱呀一声又开了。几名蒙古勇士,把个高瘦的身影猛推进来:“进去团聚吧!”

说完,铁门咣当一声,再次紧闭。

阿鲁台父子本以为是王贤或者宝音来了,赶忙跪在地上不敢抬头,待铁门关上,才发现被推进来的乃是失涅干!

失涅干被推了个大马趴,趴在地上正一脸懵逼,待看清这屋里还有阿鲁台和阿布只安,一下就愣在那里。

阿鲁台和阿布只安也死死的盯着失涅干,良久,牢房中爆发出一声怒吼:“失!涅!干!”把外头站岗的蒙古勇士还吓了一跳。

小黑屋里,阿布只安怒吼着扑向那害的鞑靼全军覆没,他们父子沦为阶下囚的罪魁祸首。失涅干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阿布只安重重压在身上!

失涅干嗷的一声,险些被压断了肠子,但他的悲剧才刚开始呢,阿布只安抡起拳头,左右开弓朝失涅干打去!

一边打,阿布只安一边怒骂道:“我杀了你这狗娘养的畜生!”

“你才是狗娘养的!”失涅干赶忙举起双臂,挡住阿布只安的拳头,拼命拧着身子,想要挣脱他的控制。口里也不示弱,回骂道:“你不光是狗娘养的,你还是狗爹养的!”

“那你也是狗爹养的!”阿布只安双目血红,拳头冰雹般砸在失涅干的身上。

失涅干被揍得肋骨都断了几根,但他知道自己要不挣脱,会被活活打死的。便强忍着剧痛,张开嘴猛地一口,咬在阿布只安的手臂上。他也是用尽了全力,一口就把阿布只安的肉,硬生生从手臂上撕了下来!

阿布只安疼得嚎叫一声,不由自主抬起身子,抱住了受伤的手臂。失涅干趁机一个头槌,重重顶在阿布只安的胸口,阿布只安猝不及防,仰面摔倒在地。

失涅干哪肯错失良机,从地上腾地弹起,猛的扑向阿布只安,翻过来又把他压在身下。

蒙古人摔跤的本事天下第一,谁都有两手摔人的功夫,但失涅干这种牙咬头顶的老娘们战法,显然是他的独门绝技。

失涅干把阿布只安好容易压在身下,哪里还会跟他客气,也抡起拳头,劈头盖脸朝阿布只安砸去。他打的可比阿布只安讲究多了,后者是不分青红皂白,捞着哪里砸哪里,他却是专挑面门、肋下这些要害下手。

阿布只安手忙脚乱抵挡几下,大脸盘子上还是吃了重重几圈,一张脸登时开起了大染坊,青的黑的红的白的,被砸了个五颜六色。

脑袋被砸,阿布只安有些懵了,一时间只能机械的挥舞着手臂,根本无法抵挡失涅干刁钻的出拳。

失涅干见状大喜,便要趁机****几下要害,把阿布只安彻底废掉。

谁知他刚刚挥起手臂,突然被人用铁链从身后套住了脖子!

刹那间,失涅干心头猛地跳出一个念头:‘怎么把那老货给忘了!’

他赶忙收回双手,去抓那铁链,身后的阿鲁台拼上老命,死死的收紧锁链,想把失涅干给勒死!

幸亏失涅干反应极快,间不容发之际,用双手拼命抓住了锁链,但也被勒的满脸通红,喘气越来越困难。

失涅干使出吃奶的力量,想把锁链挣脱。阿鲁台也爆发出洪荒之力,拼命想把这孽子勒死!

“去死吧,畜生!”老太师咬牙切齿。

“该死的是你,老畜生!”失涅干也咬牙切齿。

失涅干毕竟年轻力壮,眼看渐渐就要挣开锁链。然而此时,阿布只安也终于回过劲儿来,定定神,看到老父正在和失涅干‘忘情缠绵’,阿布只安嗷的一声,便扑了上来,抡起双臂,把失涅干的肚子当成沙袋打。

失涅干登时被打的吐血连连,手上哪里还有力气去挣脱锁链,阿鲁台趁机拼命勒紧了锁链!

那锁链终于死死捆住了失涅干的脖子,将他的一张脸勒成了铁青色!

那边阿布只安还在拼命挥拳,将失涅干的肋骨尽数打断,断骨茬深深的刺入他的五脏六腑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