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五六章 义绝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钦差进来大堂,让王贤有些吃惊的是,来的居然不是太监,而是大学士杨溥。

王贤和杨溥关系素来融洽,后者更是他在内阁的支持者,皇帝派此人前来,还确实让王贤有些头疼。

“杨师傅怎么来了?”王贤也不托大,走下帅位相迎。

“哎,公爷啊,我不来能行吗?”杨溥本来满心忐忑,看到王贤以礼相待,苦笑着还礼道:“我还是晚来了一步,有些混蛋已经自寻死路了。”

王贤将钱桉和郑亨斩之后,便将他们的级悬于城门之上,杨溥入城时自然能看见。

“怎么说?”王贤笑容微微收敛,静静看着杨溥。众将也紧紧盯着杨溥,大堂内刚刚有些缓和的气氛,再度紧张起来。

“事情的经过,我已经大致了解了,”杨溥镇定道:“那两个杀材居然敢行刺公爷,实在该杀。”顿一顿,他叹气道:“只是公爷稍有些冲动了,把他们拿下就是,怎么说也是一个侯爵一个侍郎,天子剑斩不了四品以上啊……”王贤这个大元帅,可以节制所有官员,但只有四品以下才能先斩后奏。

“杀了就杀了,”柳升哼一声,打断了杨溥道:“哪来那么多废话。”

“哎,侯爷,下官也是为了公爷啊,本来这事儿,是公爷占着理,把人一杀,事情就不大好说清楚了。”杨溥苦笑道。

“朝廷什么时候跟咱们讲过理?”柳升冷声道:“老杨,咱们公爷不把你当外人,你也别来那套虚的!你说,朵颜三卫是怎么回事儿?!”

“这,下官真的不太清楚……”杨溥心里叫苦,我怎么跟你来实在的?我就是被派来玩儿虚的的!“皇上已经责令严查,如果查出来有人里通外国、陷害大军,不管是什么人,不管他的位份有多高,都定斩不饶!”

“不用查了。”柳升把手一挥道:“查可韩和达尔罕都被我们逮到了,他们已经招认了和杨士奇串通的经过!”

“侯爷,不要听信鞑子的挑拨啊……”杨溥硬着头皮道。

“他们交出了内阁的廷寄!你也是大学士,是真是假,一看便知!”柳升怒哼道:“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违心话,就立刻滚出大王城去!”

众将也是愤怒的瞪着杨溥。杨溥心里头把杨士奇骂了个祖宗八代,你个王八蛋惹出天大的祸端,却让老夫来给你擦屁股!

杨溥只好求助似的看向王贤,王贤叹了口气道:“不要为难杨师傅了,他身为钦差,自有他的难处。”

“多谢公爷体谅……”杨溥感激的深施一礼,也不能再跟王贤来虚的了,直起身苦笑道:“说正经的,皇上命我前来,务必劝公爷不要冲动,暂时留在大王城,朵颜卫的事情;还有东厂抓捕公爷亲朋旧友的事情;以及钱桉、郑亨行刺公爷的事情,皇上都会给公爷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
“皇上已经恢复了公爷的名誉和一切官爵,释放了被抓的所有人等。”杨溥见王贤没说话,咬牙继续道:“皇上让我给公爷带句话,他对朵颜三卫的事情完全不知情,得知大军粮道被断、公爷凶多吉少后,便病重不起,只能让太子监国。万万没想到,太子和杨士奇居然如此胆大包天。皇上察觉后,已经强撑着病体,重新视政,请公爷放心,皇上对公爷的感情从未改变,一定不会让公爷受委屈的!”

杨溥一番话说下来,若是昨日的王贤,很可能还会有几分相信。但经过昨夜之后,他已经彻底不再抱有任何幻想,待杨溥说完,王贤似笑非笑道:“这么说,一切都是太子和杨士奇搞的鬼?”

“朵颜三卫之事,皇上还未查实,如果公爷有确凿证据,相信皇上是绝对不会留情的。”杨溥拍着胸脯保证道:“哪怕是太子和内阁辅,只要参与这件事,绝对严惩不贷!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闻言笑起来,笑容有些瘆人。

柳升和吴为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庆幸。皇帝果然对公爷了解到骨头里了,如果杨溥早来一天,按住钱桉和郑亨,不让他们轻举妄动,如果没有宝音昨日宴席上那一出,公爷此刻恐怕真要被他的**汤给拿住。

“有个好老婆实在太重要了。”柳升小声嘟囔道。

杨溥没听清,愣愣看一眼柳升,王贤哭笑不得的瞪柳升一眼,转而对杨溥微笑道:“本公自然是相信皇上的,只是将士们百战余生,日夜思归,何必要在这草原上盘桓,还是让本公带他们回京,让他们和家人团聚,然后慢慢等候消息多好。”

‘大人果然回来了!’吴为暗暗竖大拇指,这凌厉的嘴炮儿,实在太让人想念了。

“这……”杨溥登时语塞,他说一千道一万,只有一个任务,就是不要让王贤离开河套。再怎么说,河套在明朝君臣心中,并非王化之地,宣府和大同才是大明真正的国门,王贤只要不离开河套,就暂时不会威胁到国门的安危,朝中君臣才能有时间调集重兵,对王贤形成绝对的优势。

河套毕竟刚刚开没几年,一旦断了和内地的贸易往来,自给自足都做不到,更别说供养王贤的几万大军了。到时候朝廷重兵就位,只要把王贤挡在国门之外一个冬天,就能把他的大军饿死饿垮……

这便是北京君臣的如意算盘,拿准了王贤重感情的命门,成功的概率其实不小。

面对王贤的诘问,杨溥哑口无言,好一会儿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道:“皇上的旨意是让公爷在大王城驻扎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惊扰,公爷的想法,下官立即禀明皇上,看看皇上如何回复再说,如何?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王贤笑着点点头,似乎一下子释然了,对左右道:“伺候杨师傅沐浴更衣,回头本公设宴为杨师傅接风洗尘。”

见王贤终于松口,杨溥心下稍定,谢过王贤之后,便随侍卫下去了。

杨溥一走,柳生便着急道:“公爷,他这是缓兵之计,一来二去,最少十天半个月,局面可能就对我们大为不利了!”众将也纷纷点头,兵贵神的道理谁都知道,尤其是他们只有这几万兵马,一旦等朝廷大军就位,局面就非常被动了。

“放心,我是敷衍他的。”王贤笑着摆摆手,神色一正,下令道:“众将听令,今夜二更吃饭,三更拔营东进!”

“得令!”众将神情一振,轰然应命。

中午,王贤在长公主府设宴款待了杨溥,席间两人撇开朝廷的纷纷扰扰,只叙别后之情,一顿饭倒是吃的宾主尽欢。未时左右,戴华匆匆进来,在王贤耳边说了几句。王贤闻言难掩激动之情,立即起身告罪道:“抱歉了杨师傅,小女回来了,本公要去迎一迎!”

“应该的,公爷舔犊情深,老朽就不打扰了。”杨溥喝的醉醺醺,笑着起身道:“我先去补个觉,公爷请自便就是。”

“多谢多谢。”王贤说一句,便撇下杨溥,飞马出了府邸,直奔城外而去。

出城不多时,便见一支人马护送着几名女子,从远处飞奔而来。那为的女子,乃是宝音的贴身侍女萨娜,萨娜马上还坐这个满头小辫的小女孩,看着王贤眉眼都是笑意。

王贤跳下马来,大步迎了上去,激动的大声道:“蘅儿!”

“爹爹!”小女孩脆生生的叫一句,便纵身从马上跳下来。

王贤赶忙上前一跃,双手接住了女儿,紧紧抱在怀里,在她的脸上亲了又亲,惹的小女儿咯咯直笑。他此刻的心情简直要飞到天上去了,本以为两岁以后就没有再见的阿蘅,会像她弟弟一样把自己当成陌生人,没想到这小丫头,竟一点都不认生,亲亲热热的管自己叫爹爹。让王贤那叫一个老怀甚慰,没口子夸赞道:“果然闺女是爹爹的小棉袄!比臭小子强多了!”

上马之后,他依然把阿蘅抱在怀里,要么高高举起来,仔细端详这个漂亮至极的小精灵,要么让她骑在自己脖子上,给她开开心心的唱着歌,总之是亲了又亲,抱了又抱,爱不释手的样子,像是要把几年不见的思念全都补回来一般。

父女俩亲近了好一阵子,王贤这才忍不住问怀里的女儿道:“乖女儿,这么多年不见,你还记得爹爹的样子?”

“记得呀,你是我爹啊!”阿蘅一脸理所当然道:“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嘛。”

“哎,真是我的乖乖亲闺女啊!”王贤激动的眼泪差点下来,自然又是亲了又亲。

“蘅儿,这么多年不见,怪爹爹吗?”王贤又忍不住问道。

“有点了,”阿蘅小大人似的仰着头,看着王贤道:“你要是再不来,我就真记不起你长什么样了。”

王贤的泪点,到了前所未有的下限,让女儿这一说,眼圈儿又红了。

“好了好了,别哭别哭。”阿蘅伸出白嫩的小手,给王贤擦擦眼角道:“看到你我就不怪你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王贤紧紧抱着女儿,别过头去,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没让眼泪夺眶而出。

这才是真正需要他守护的人啊,让那些虚情假意的伪君子见鬼去吧!为了自己怀里的小人儿,他愿意付出一切!

可要是这样还不能换来小人儿未来的幸福和安全,那么就让我与天下为敌吧!哪怕背上漫天的骂名,我也决不能让家人受到丝毫的威胁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