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五五章 恩断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我们远远还未做好准备,甚至该走到哪一步,最终该去向哪,都没有想清楚。”王贤头一次向他的将领们袒露心扉道:“只有一件事我很清楚,就是眼下不能轻易失去道义,没有道义就没有人心,也就离覆灭不远了。”

“我们听公爷的……”众将低头叹气。

“诸位既然把身家性命交到我手上,”王贤看着垂头丧气的众将,沉声道:“本公就一定会为所有人负责到底,为所有人找一条最合适的出路!”

听了王贤的话,众将神情一振,这才纷纷单膝跪下,齐声道:“我等誓死追随大人,粉身碎骨在所不辞!”

“我与诸位同生共死、福祸与共。”王贤点点头,沉声说道。

众将离开长公主府时,一个个神情都很凝重,正如王贤所说,想要造反容易,找根旗杆儿挂块布就可以了。可是想要有个好的结局,却是千难万难,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丘八能想明白的。

索性什么都不想了,跟着公爷走到黑就是……这是几乎所有将领此刻的想法。除了柳升和吴为两个。

“小吴,”柳升拉住了吴为,眉头紧锁道:“我怎么听着公爷的意思,讨还公道之后,不一定要造反呢?”

“公爷现在,应该也没拿定主意。”吴为叹了口气道:“我们确实还没有做好准备,目前成功的希望还是小了点……”

“造反这种事儿,别人还能等你准备充分了?”柳升却大不以为然道:“当年先帝靖难,起兵时手里只有几千兵马,地盘也不过是北平一府之地,对上朝廷两百万大军,你说是他当时的希望大,还是咱们现在的希望大?”

“你不能总拿靖难说事儿。”吴为苦笑道:“这几年,我们把靖难之役研究了无数遍,最终的结论你别生气……”

“你说,我不生气。”柳升闷声道。

“我们认为,是建文帝和他的大臣太过愚蠢,才会输掉必胜之局,先帝本身的因素反而不太重要。”吴为字斟句酌道:“所以靖难成功的经验,可能没有多少可以参考的价值。”

柳升一听就不乐意了,吹胡子瞪眼道:“你瞎说什么?合着当初的江山,不是俺们一刀一枪拼出来的,而是朱允炆拱手送的不成?”

“也不能这么说……”吴为心说可不就这么回事儿吗,嘴上还得安抚他道:“只是当时先帝的气运太盛,成功有许多不可复制的偶然因素,不能因为先帝成功了,就认为公爷也一定能成功。”

“哎……”柳升激动之余,也不得不承认吴为说的有道理。先帝当年是怎么撑下靖难之役来的,他最清楚不过。那几年里真是如履薄冰、命悬一线,任何一场战役失利,都会导致全军覆没、彻底完蛋的结果。

就算是柳升也不得不承认,要不是李景隆那个蠢货做南军的统帅,要是朱允炆那个蠢货,不下旨让自己的军队‘勿伤皇叔’,要是在白沟河没有那场突然而至的狂风……先帝确实没法笑到最后。

但纵使承认靖难之役确实有很多很多的运气成分,柳升也没有丝毫动摇道:“当年先帝倘若不是痛下决心、矢志不移,江山也不会自动飞到他头上来!”

“是……”吴为点点头,回头看一眼夜色中的长公主府,叹了口气道:“这是先帝不同于主公的地方。”

“也不能这么说……”柳升郁闷道:“其实先帝一直到靖难成功,也从来没有透露过他的真实想法。”说着苦笑起来道:“其实都是一个样……”

深夜里,王贤久久难寐。宝音半夜醒来,见他依然睁着眼睛看着帐顶,痛惜的将他的头搂在怀里,轻轻为他按揉着太阳穴。

王贤的身体这才松弛下来,良久长长的叹息一声。

宝音感到靠着王贤面颊的手臂有些冰凉,低头一看,见他竟然流下两行泪来。那泪光在黑夜里分外刺眼,让宝音心痛无比。

“我想起一些往事,”王贤有些歉意的擦掉泪,解释道:“不知不觉就掉泪了。”

宝音知道王贤和朱高炽情若父子,到了今天这一步,肯定痛苦至极。她柔声道:“怪我吗?”

王贤微微摇头,轻声道:“我知道你是为了让我彻底打消幻想……”

“那你现在呢?”宝音轻声问道。

“没有幻想了……”王贤涩声道:“我知道自己一直在逃避,逃避这一天的到来。就算今天你不来这一手,我早晚也会醒过来的。但到那时,可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了……”

“你不嫌我夫人干政就好。”宝音这才放下心来,轻笑道:“不许觉得我心思狠毒。”

“你比我成熟。”王贤摇摇头,感受着宝音绸缎般光滑的肌肤,自嘲的笑道:“其实,我本质上,还是十几年前那个富阳街头的小混混,满脑子都是江湖义气、恩怨分明,有匹夫之勇,而无庙堂之谋。”

打开了话匣子,他便自顾自的说起来:“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毫无保留的信任过我,也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不顾一切的保护过我。是的,我爹也没有做到过……”

宝音静静的听王贤倾诉,她依稀知道王贤少年时,父亲锒铛入狱,他是在白眼和嘲讽中长大的,没有人把他当回事儿,甚至连他自己也不把自己当回事儿。

“所以,我就觉着,自己应该拼上一切去报答他,为他上刀山下火海,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。”王贤眼前浮现出,自己曾经那些蠢到家的举动,喃喃说道:“我也是这么做的,为了他我和如日中天的汉王,还有权势滔天的纪纲拼上命,最后干掉了纪纲,彻底得罪了汉王,也成了永乐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。”

宝音轻轻点头,王贤说的一点都没错,当时还是太子的朱高炽风雨飘摇,眼看就要被汉王和纪纲联手做掉,换做别人,肯定有多远躲多远,王贤却义无反顾的站在朱高炽身边,为他遮风挡雨,以卵击石。以王贤的聪明,怎么会不知道,最终自己一定会落到死无葬身之地的困境中?

但他却从来没有退缩过,更没有为自己想过退路,确实有够傻的。

“这才有了山东的那一场,葫芦谷之败,我全军覆没,一众兄弟为了救我,死无葬身之地。”王贤的眼中再次涌现出泪光来道:“当我从地狱中爬出来,向朱高煦和皇帝展开复仇时,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醒悟过来,我自己也是这样以为,但其实根本没有!”

“我只把矛头对准了朱棣和朱高煦,却从没想过是他害我和一班兄弟,到了那般田地的。”王贤双拳紧紧攥起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道:“我竟然还愚蠢的想着,一定要把他送上皇位!我的良师益友以死相谏,都没有让我改变主意!”

“因为我还痴痴的幻想着,他是不一样的,他是那个可以给天下人带来安宁的仁君,也可以容得下我,和我这班兄弟。”王贤的眼泪顺着面颊再次淌下,但这次的语气已经变得无比冷冽:“但是我错了,大错特错!其实他和他的父皇,根本没有区别!只要威胁到他们皇位的人,就是他们必须要除去的敌人!”

“是的,翻遍汉家史书,历朝历代的皇帝都是这样,从无例外……”宝音轻声说道。

“我以为他能是个例外,但是我错了,大错特错……”王贤痛苦的闭上眼睛,等他睁开时,那两只眼睛里再没有犹豫和迷茫,取而代之的是决绝和坚定。

“多少年来,我可能对不起天下所有人,但绝对没有对不起他!”王贤冷声说道:“既然,他要恩断义绝,我也不会再跟他客气!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这一套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!”

宝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紧紧将他搂在怀里。王贤那冰冷的目光透过帐顶,穿过殿顶,直透微明的晨曦……

第二天,几乎彻夜失眠的将领们,惊喜的现,他们熟悉的那位镇国公又回来了!再不见前些日的迷茫痛苦,自信和坚定又重回他的脸上。

王贤一人的情绪,对将领们的影响是如此之大。下一刻,所有人全都振奋起来,去他娘的愁肠百结,去他娘的忧心忡忡,有公爷领着他们,什么样的难关过不去,什么样的敌人搞不定?!

“看来,男人不能没有女人啊……”柳升老怀甚慰,拢着胡须哈哈大笑道:“宝音夫人居功甚伟!”

“你个为老不尊的东西!”王贤哭笑不得的骂柳升一句:“竟然敢调戏本帅!”说着作势要让人把柳升拉下去打军棍,柳升装模作样的讨饶,众将哈哈大笑,久违的欢快气氛终于重回军中。

正笑着,外头护卫来报,说朝廷有钦差前来宣旨。

“哦?”堂上笑声戛然而止,王贤微微一皱眉,便朗声说道:“有请!”

众将便迅分班列队,睥睨着从外头进来的使臣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