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五三章 逼我动手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完了完了……”郑亨汗如浆下,两股战战道:“这下肯定完了,姓王的非把咱们剁碎了喂狗不成……”

“镇,镇定……”钱桉颤声道:“大不了计划取消就是,咱们有五万大军,他能奈若何?”

“五万大军,土鸡瓦狗尔……”郑亨却呻吟道.

无论如何老侯爷的眼光是不错的,虽然他的军队衣着光鲜、完好无损。而王贤的军队经过数月的行军苦战,早就一个个蓬头垢面、破衣烂衫,就像一支叫花子大军一样。而且军中还有许多伤号病号,看上去十分凄惨。

但那是一支从血火地狱中爬出来的军队啊!起先,郑亨军中的将士,看到远征军破破烂烂的样子,心里头还有几分轻视,可当那支大军走近了,他们却一下子就被压得透不过气来!

那是经过无数杀戮的淬炼、无数胜利的洗礼,战胜了千难万险,才生出的睥睨天下的豪气!王贤军中的将士,一个个固然衣衫褴褛、身材瘦削,可那残忍的眼神,冷漠的神情,还有浑身上下掩藏不住的腾腾杀气,都足以让这些未经战阵的菜鸟,吓得魂不附体……

对上这样一支军队,哪怕人数占上风,哪怕以逸待劳,也是毫无胜算的。他们就是一群可以撕碎一切的饿狼,而郑亨的军队,不过是鲜美可口的羊群而已……

何况,王贤的兵力还远远多于他们……

就在二位钦差和他们的军队彻底没了章法之时,狼群的头狼出现在钱桉和郑亨面前。

郑亨的五万大军根本没有任何作用,眼睁睁看着王贤的手下将两人包围。

王贤骑在高头大马上,手搂着宝音,睥睨着二人,并不开口。

此刻,所有人都明白了,他才是大王城的主人,河套是他的地盘!

可笑,钱桉和郑亨居然还想在他的地盘上,想要算计他这个主人……两人求助的看向身后的官兵,谁知那些官兵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。两人也不想想,他们都吓成这样了,手下的官兵们哪里还敢乱动。

在王贤冰冷的注视下,两人终于承受不住压力,噗通跪了下来,郑亨直接磕头如捣蒜,钱桉还好些,只是俯身在地,等候王贤的落。

“二位大人太客气了,”王贤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,微微笑道:“迎接本公无需行此大礼。”

郑亨和钱桉愣了一下,心说王贤这是什么意思,莫非他还什么都不知情?两人慌忙偷眼去瞧马背上的宝音。只见她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,微微摇了摇头。

‘啊!’两人心中一下透亮,看来这娘们儿没有出卖我们!想想也是,对宝音来说,两边下注才是最明智的。

郑亨二人心下稍定,这才抬起头来,满脸赔笑道:“我二人是太激动了,公爷能凯旋而归,实在是让人万分惊喜!”

“惊是一定,喜就不好说了。”王贤笑着点点头,道:“不知二位大人,是惊还是喜?”

“当然是惊,哦不,是喜!”郑亨说秃噜嘴,赶忙给自己一个重重的耳光:“瞧我这嘴,一高兴就胡说八道开了。”

“公爷一路劳顿,还请入城,长公主府中已备好酒席,我等借花献佛,给公爷洗尘。”钱桉说着,又瞥了一眼宝音。显然,刚才宝音的反应,又给了他希望。

宝音微微点头,钱桉和郑亨不由大喜,想不到她居然还站在自己这边。

“好的。”王贤点点头,对郑亨道:“侯爷,我手下兄弟几个月没吃一顿饱饭了,还得好好款待啊。”

“当然当然,炖羊肉、烙大饼,管饱管够!”郑亨从地上爬起来,就要溜号道:“老朽这就去嘱咐一下,以免准备不周,慢待了凯旋而归的将士们。”

“哎,这点琐事还需要劳烦侯爷?”王贤却摇头笑道:“你我许久未见,还是随我一同赴宴,咱们一定得喝个痛快!”

“那是那是,公爷请先行一步,老朽随后就来。”郑亨赔笑道。

“不行,你当我说话是放屁呢?”王贤却翻脸像翻书一样,郑亨吓得一个机灵,只好乖乖站在那里。

众将领便簇拥着王贤入城,大王城的百姓全都涌到街头,欢迎他们的额驸凯旋而归。他们已经知道,王贤扫平了朵颜和鞑靼,从此草原上再没有能威胁到他们的部落存在了,和平安宁的日子又重新降临了。

王贤一手搂着宝音,一手挥舞着向百姓致意,神气十足的到了长公主府门口,看到破破烂烂的大门,他不禁奇怪道:“这都两个月了,怎么还不修复?”

“等自己男人回来修呢。”宝音白了他一眼道:“不然你怎么知道,我们娘俩儿被欺负成什么样?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尴尬的咳嗽一声,四下张望问道:“蘅儿呢?”

“才想起闺女来?有你这样当爹的吗?”宝音哼一声道。

“嘿嘿,我一直想着闺女,可得先把大的哄好。”王贤赔笑道:“不然,某人又要说我,光想着闺女去了,有我这样当丈夫的吗?”

“扑哧……”宝音终于忍不住笑了,瞥他一眼道:“活该,谁让你对我们娘俩不管不问的……”

“是是,”王贤逆来顺受道:“都是我的不是。”

“当然是你的不是。”宝音心情好极了,咯咯笑道:“不然还成了我们娘俩儿的不是?”

不远处,看到两人公然打情骂俏,郑亨和钱桉面面相觑,前者小声道:“我看咱们这事儿悬,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可那娘们儿一个劲儿打眼色,不像是要算完的样子。”钱桉拧着眉头道:“谁知道她是真情还是假意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两人已经把军队埋伏进府中,想撤出来也来不及了。再说从一见面,两人就被王贤盯的死死的,哪有机会去跟埋伏在地道中的军队通气?

心怀忐忑的二位钦差,硬着头皮跟着王贤二人进了府中,只见正堂中张灯结彩,酒席已经设好,只等宾主落座了。

“来来,不要客气,”王贤已经下马,却依然拉着宝音的手,招呼二位钦差道:“随便坐,就当自己家一样。”

两位钦差谢过王贤,等他两人在主位上坐定,这才在也紧挨在一起坐下。王贤手下众将,和二人的属官也纷纷落座,宝音笑着拍了拍手,便有悦耳的丝竹声响起,侍女上前为众人斟酒。又有舞女鱼贯而出,在堂上翩翩起舞。

王贤兴致极高,频频举杯与众人共饮,两位钦差却食不甘味,如坐针毡,十分煎熬。

不知不觉便酒过三巡。趁着王贤和众将领对饮的功夫,钱桉小声对郑亨道:“我寻思来寻思去,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
“我也正有此意。”郑亨忙点头不迭道:“局面太诡异了,恐怕咱们会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“是。回头再想办法吧。”

“嗯,回头再想办法。”郑亨大松了口气,要不是钱桉非要坚持,他早就跑的没影儿了,哪会在这里提心吊胆、生不如死。

两人决定放弃,可惜还有一个人不同意。宝音向他们投来催促的目光,见两人一起坚决的摇头,她满眼都是鄙夷,探出手来缓缓拎起一个酒坛子。

郑亨和钱桉的心,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儿,看到宝音高高举起那酒坛,两人吓得再也忍不住,跳起来就要阻拦。但已经晚了,宝音面带轻蔑的微笑,重重将那酒坛砸到地上!

‘喀嚓’一声巨响,吓了众将一跳,郑亨和钱桉更是魂儿都吓飞了。

宝音却像没事儿人一样,依偎在王贤身旁,笑吟吟的看二人如何收场。

“什么情况?”王贤像是喝高了,看着地上的碎酒坛奇怪道。

“失手打了个坛子。”宝音没事儿人一样说道。

‘你那是打吗?你那是摔!’郑亨二人心中狂叫。

王贤和众将却信了,便不再理会这点屁事儿,继续喝他们的酒。

这时候,郑亨二人已经能听到,密道门缓缓敞开的声音,间不容之际,两人快对视一眼。

“怎么办?”郑亨颤声问道。

“还能怎么办?干吧!”钱桉颤声答道。

说时迟那时快,他们埋伏在密道中的军队,已经蜂拥而出,高举着兵刃朝着王贤和众将杀了过来。

众将还懵在那里,贴身护卫他们的高手却第一时间拔出兵刃,迎上那些突然杀出的敌兵。

堂中登时乱成一团,侍女歌女尖叫着四下逃窜,护卫们和敌兵战成一团。那些将领也回过神来,登时怒不可遏,纷纷拔刀挥剑,加入了战团。

“你们要干什么?!”王贤醉醺醺的剑指两位钦差,他自然遭到最了猛烈的攻击,不过身边有闲云等人护卫,倒也不用担心什么。

郑亨和钱桉已经被手下保护起来,又听到屋外也响起了喊杀声,两人心下大定。到了鱼死网破的关头,钱桉反倒镇定下来,对着王贤冷笑道:“祸国巨盗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王贤气的满脸通红,吴为大声喝道:“我家公爷有丹书铁券,你们敢行刺等同造反!”

“哼哼,皇上早已下密旨,褫夺了他的铁券!”钱桉冷笑连连,大喝一声道:“皇上有旨,杀王贤者可封侯!拿下他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